扫码订阅

今年初的时候我找了个贩卖水果活计。我们农村里,每个礼拜都有三个街天,而且也是在不同的地方,所以,我们的货要租一辆小货车运送到十多公里以外贩卖掉。那天快傍晚,我们小贩子都和往常一样,收好自己的东西,然后大堆大堆地往货车厢里装,人也是坐在货上面。前面驾驶室可以坐五六个人,都是女的或者是爱晕车的坐,后面的车厢里,有的双手拉住棚杆,有的把屁股死往货堆里挤,还有的一个抱一个(当然是同性的,不然的话……)。我脖子上挂着钱袋,一只手死曳住棚杆,另一只手垂着。

我知道驾驶室还有一个女的,她不病也不残,而每次她都把住驾驶室的一个坐位,并且把货车的音响开得很大,还不住地嗑大包真心瓜子。有一次我差点和她大吵起来,因为在半路上有一个脚受伤的女学生搭车,她挤在车厢不方便,我便提议让她去驾驶室挤一挤无奈那个死嗑真心瓜子的女人毫无道理地大吵大闹:“这里已经挤不下去了,再挤下去都快爆炸了。” 我顺口说:“那你和她换一下,你来后面坐不可以吗?”她便叮上了我:“关你屁事啊,管好你自己的事就行了,别多关闲事。老娘爱坐哪里就是哪里,没有人敢赶我!”“哦?你老娘来坐车的话你也不让?没教养的三八!”我心里道,并没有说出口,因为我明白,和这样的人不能一般见识。后来那个脚伤的女生只好怏怏地在车厢里煎熬了几个小时

货车前进几公里后,遇到前面一辆车子坏了,车上的人和货只好转车,把全部的货往我们坐的货车上塞,还有一个抱着三四岁小孩的妇女,后面的车厢已经货多人挤了,再也难安全地挤进去了,我是再也没有办法了,跳下车去,走到那个嗑瓜子女人的旁边,她还对我爱理不理的,那张嘴嗑真心瓜子活像是机器,快得简直不像地球人,驾驶室里瓜子壳乱飞,还配着吵死人的音乐:“吃吃噗,吃吃噗……”就是这样。

我站在车窗外面,感觉脸上一下湿凉,一摸,瓜子壳!我忍着火好好对她说:“大姐,你就不能行行好积点德吗?做件好事会把你怎么样?你也看到了,人家抱着小孩子挤不上去了,你脚手不残,这还有一段路程,你就不能让让吗?”她把真心瓜子狠狠一吐,翻了我一白眼:“你算什么东西?这车是你的?她是你老妈?是你奶奶?还是你外婆?自己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么样!”说完把车窗玻璃摇了上去。我在车窗外指着车窗大骂:“没见过像你这样没素质的女人!”然后愤愤地走到后面,苦苦寻了一个角落让抱小孩的妇女挤着,我站在旁边,以防小孩松手滑落。我在想,如果刚才司机也在,他回怎么说呢?司机刚才去和那个车坏掉的司机研究下策了,并没有在场。

后来我再没有坐那辆货车了,因为我改行不干了,更因为我害怕那个嗑瓜子的女人,最毒不过妇人心,我怕了她。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