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专访蒙古国总统:将加强与中国的军事合作

claire37 收藏 6 18730
导读: 大家好,欢迎收看今天的《风云对话》,我是阮次山,我们中国跟蒙古国之间的历史非常的悠久,当然,我们也可以追溯到元代的成吉思汗时代。可是因为1949年以后,外蒙古独立变成蒙古国了,那时候呢,是在国民政府蒋家时代,在联合国为了换取毛里塔尼亚的承认台湾,所以允许了外蒙古的独立。在这么长的历史纠结当中,蒙古国跟中国之间的关系一直保持着密切的接近,因为它毕竟是我们邻边的一个国家。当然有很多历史的渊源会造成很多人说,从蒙古国独立了以后,我们中国的国土已经不是“海棠叶”了,可是这些都是历史的陈年旧迹。那么,最近,

大家好,欢迎收看今天的《风云对话》,我是阮次山,我们中国跟蒙古国之间的历史非常的悠久,当然,我们也可以追溯到元代的成吉思汗时代。可是因为1949年以后,外蒙古独立变成蒙古国了,那时候呢,是在国民政府蒋家时代,在联合国为了换取毛里塔尼亚的承认台湾,所以允许了外蒙古的独立。在这么长的历史纠结当中,蒙古国跟中国之间的关系一直保持着密切的接近,因为它毕竟是我们邻边的一个国家。当然有很多历史的渊源会造成很多人说,从蒙古国独立了以后,我们中国的国土已经不是“海棠叶”了,可是这些都是历史的陈年旧迹。那么,最近,我们在检讨中国对外关系的时候,我们必须要把我们的眼睛往外看,我们跟蒙古的关系越来越密切,经济、军事还有各种交流的关系越来越密切。最近,蒙古现任的总统额勒贝格道尔吉阁下到中国来访问,到我们上海的世博会去参观,去参加了开幕典礼。过去蒙古的总统我们《风云对话》节目已经访问过四位,他是在去年刚刚就任的蒙古国的总统,那么我们从他的言谈当中,跟前面几个总统,我们发现,现在蒙古国最近的这几位总统越来越年轻化,受到西方国家的教育程度越来越多。额勒贝格道尔吉是在美国哈佛大学毕业的,他具有非常雄厚的学术基础,前一任总统是英国毕业的念英国文学的。我们觉得蒙古的未来全系于这几位总统,他们把蒙古的前途带到什么样的地步,我们今天跟额勒贝格道尔吉之间的谈话,我们偏重于他要把蒙古这个传统上的游牧民族的国家带向什么样的现代化的经济工业的国家,我们且听听他在这个方面他是怎么说的。


阮:总统先生,这次到中国来访问,除了去参加世博会的开幕仪式以外,您还有什么样的目的没有?


答:在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的行程里,昨天我在北京会见了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就双边合作关系广泛地交换了意见。访问期间,我也参观了吉林省。在我国参与东北亚多边合作的过程中,吉林省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因此这次我选择了去吉林省参观。今天我们出席上海世博会开幕仪式。我还要与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进行正式会谈。最后参观访问内蒙古自治区后回国。


解说1:4月28日,蒙古人民共和国总统额勒贝格道尔吉抵达北京,这是2009年6月他上任以来对中国进行的首次国事访问。在新中国成立伊始的1949年10月16日,蒙古便与中国正式建交。60年来,中蒙两国的睦邻友好关系逐渐发展、不断巩固。2004年和2005年,蒙古两位前总统巴嘎班迪和恩赫巴亚尔也分别访华。增进彼此的了解和相互的信任,已经在中蒙交往的各个层面上延展开来。


阮:您从去年就任总统以来,您觉得中国跟蒙古国之间的友谊或者是外交关系,在您的领导之下,要走向什么样的新的方向?


答:蒙中两国之间一直保持着传统的睦邻友好关系。我认为,有潜力使这一关系得到进一步的扩展和巩固。我国有两个邻国。这是我就任总统以来对中国进行的首次国事访问。我希望,这次访问为两国关系迈上新的台阶作出推动的作用。


阮:那么在经济的合作上面,总统先生,您觉得我们两个国家应该是做什么样的方向?现在蒙古国在经济上面对中国、对中国的企业有什么期望吗?


答:目前存在着两国进一步深化经贸合作的良好的前景。蒙古国的矿产行业已开始高速发展,而中国有着对矿产的旺盛需求。蒙古国也是一个畜牧业国家,因此存在着通过深加工扩大对中国的畜牧业产品出口的机会。除此之外,中蒙两国共同实施在蒙古境内的、较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的潜力也是巨大的。所以,我想向中国观众朋友们说,两国经贸合作关系进一步扩大的前景非常广阔。蒙古有句俗话说,百闻不如一见。我想请中国的企业家到蒙古看一看,走一走,利用好两国经贸合作关系进一步深化的良好机遇。


解说2:蒙古是全球人口密度最低的国度,又是世界第二大内陆国,只与俄罗斯和中国接壤。蒙古拥有丰富的矿产资源,铜矿、钼矿储量更居亚洲之首。近年来中国企业赴蒙投资主要集中在资源开发和生产加工类企业,在蒙投资存量已达10.11亿美元。截至目前,中国已连续11年成为蒙古最大的贸易伙伴国,双边贸易额近23.97亿美元。


阮:我们知道有很多的中国企业,尤其矿产业也到了贵国去进行投资,现在可不可以请总统先生告诉我们,现在蒙古对中国来讲,它的投资环境怎么样?对中国或者对其他国家的投资有优惠吗?还是说希望中国的投资者去,对中国的投资者进行特殊优惠?


答:蒙中经贸合作的规模逐年增长。据统计,最近10年内,两国之间的贸易额增加了20倍。在贸易额方面也好,在对蒙投资额方面也好,中国连续10年保持了第一位。目前我们不主张对某一个国家的投资者提供优惠政策,而对各国投资者提出一样的要求:在我国法律和国际法准则允许的范围内,从事符合国际标准的业务。我认为,与其他国家的投资者相比,中国的投资者在蒙古进行投资、从事业务方面有很多优势。这些优势包括:两国之间的友好关系、两国有着漫长的共同边界线、两国地理相近等条件。


解说3:蒙古国的东、南、西三面与中国有着长达4710公里的边界线。去年6月,中国人民解放军与蒙古国军队进行了行动代号为“维和使命-2009”的军事演习,这也是中国军队首次与外军举行的以维和为主题的联合训练。


阮:那今后的军事的交流是朝什么样的方向进行?


答:两国之间保持着军事领域的交流。具体来说,两国国防部和边防部门之间实现了互访、互派观察员出席对方举行的军事演习,也互相提供援助。我们认为,加强军事装备领域合作对推动两国关系进入新阶段是很重要的。就这一具体领域合作,双方已开始协商了。


解说4:蒙古国总统查希亚·额勒贝格道尔吉1963年3月30日出生,2002年在美国哈佛大学获得硕士学位。1998年和2004年,他曾两次担任蒙古国总理。2009年5月,作为蒙古国民主党候选人,额勒贝格道尔吉以51.24%的得票率在总统选举中胜出,6月走马上任。


阮:总统先生,您从哈佛大学念过书,那么您对于蒙古跟美国之间的关系,您有些什么样的期望呢?


答:蒙古国只有两个邻国。我们认为,对俄罗斯和中国的关系是我国对外政策的优先方向。我们坚定不移地奉行着这一政策。不过,我们把一些其他国家视为自己的“第三个邻国”,并主张跟那些国家开展密切的合作关系。我们有兴趣跟那些国家发展各个领域的,尤其是经贸、投资领域的合作关系。


欢迎回来,刚才我们和蒙古新任的总统,我们可以说新任,因为他去年才上任的额勒贝格道尔吉,我们已经谈到双方的各种的关系。当然呢,蒙古国跟我们中国之间呢,不管是在过去在现在,尤其它现任政府,它在它非常希望提升国内的经济的情况之下,中国是它最近的选择,而且也是最值得信赖的选择。所以你不管跟他提什么样的双边关系的问题,他的答案都是非常积极的,而且必然的积极。我们到蒙古去访问过多次,在蒙古国各种民生的日用品甚至于蔬菜水果全都是从中国提供的援助跟进口的,那么,在它今后的发展上面呢,它希望发展它国内的矿业,因为蒙古国的矿业是很丰富,比如讲它的煤,它是露天就可以开采的,固然这种褐煤,要经过精炼才能变成焦煤,炼钢用的焦煤,可是它过去没有意识到它可以开放这种开采,它现在已经开放了,那么它的石油,它的化学的冶金的工业也逐渐地开发,那么在这方面对它的社会当然会有不同程度的影响,那么这些,这位现任总统他会跟我们一一道来,请看他跟我另外一段访谈。


解说5:受全球金融风暴的影响,铜、铁等国际原材料价格近两年来大幅度下跌,这对以矿产资源出口为主要外汇来源的蒙古国经济造成了重大冲击。为此,蒙古政府出台多项政策进行调控。截至2010年第一季度末,蒙古国对外贸易同比增长了50。3%。面对如此强劲的复苏势头,日前,蒙古国政府表示将提高技术含量,实现从“棕色经济”向“绿色经济”的转变。


阮:有几个问题我想请教总统先生,是关于贵国内部的问题,蒙古过去一直是游牧社会、畜牧社会、农业社会,它的文化也随着、人民的生活也随着这个方向走。到蒙古想发展经济、发展工业的时候,蒙古国内部的文化会不会有所转变?这个转变在您的领导之下怎么让社会走过这种转型的过程呢?


答:在全球化的过程中参与世界的发展时,我们在努力地保留自己的文化、传统和习俗,希望有自己的风格。我们希望,蒙古人将分别与其他国家的人、蒙古国分别与其他国家的那些传统、习俗进一步得到巩固,流传给后代。就文化遗产问题,我们跟其他国家,尤其跟中国加强了相互的了解,开展着富有成效的合作,对此我感到十分高兴。前不久,我们两国文化部就这个问题签署了谅解备忘录。值得指出的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为这一备忘录已经成为就文化遗产问题国与国之间合作的典范。


解说6:处于亚洲腹地,蒙古曾深受苏联文化的影响,渐渐地失去了自己的传统。然而近年来,被停用了50年的老蒙文恢复使用,蒙古国开始着力寻找和回归本民族的文化特色。如今,每年7月11日,蒙古都要举行传统的那达慕大会,然而,即使在传统的仪式上,乐队也会演奏起欧美的流行乐曲。


阮:我过去到过蒙古国,我对那里的天然风光、对那里的人民印象深刻,那么总统阁下您担不担心有一天蒙古朝着工业化、朝着商业化的方向走了以后,会对这些自然的生态、对于蒙古原有人的生活习惯,比如讲像年轻人的穿着、衣着,它会有这种过大的改变让你担心跟过去的文化有冲突吗?


答:随着蒙古的经贸往来和社会进步,我们的生活习惯总会有些要改变。但是,我认为,也有一些东西不会随之而变。这些东西包括蒙古人民的语言、文化、习俗习惯、孝敬长辈的态度、对自然友好的态度以及具有蒙古特色的节日等等。我认为,通过这些东西,文化的特点可以世代传承下去。我总觉得,在现代化的过程中出现的新东西,能够丰富一个国家的传统文化,而不是否认或作废那些传统文化


阮:总统先生,我们知道您也是属于蒙古国年轻又有活力的一代。在您带领这些年轻人,尤其是现在二十几岁、十几岁的年轻人走向蒙古的发展的时候,比如讲像我到蒙古国的时候,我发现很多女孩子的裙子穿得很短,显然是受到西方文化的影响,那您对于这些年轻人,您有什么样的期望?要带领他们走到什么样的新的境界没有?


答:蒙古一直是一个开放的、自主的民族。另一方面,蒙古人民很了解和尊重他国的文化。我衷心希望,我们的后代、年轻一代要有教养、要接受良好的教育、要健壮,同时要有深入了解和继续发展自己文化、习俗的能力。在这方面,国家和政府要注意的、要做的事情也很多。其实我们已经启动了不少工作。


阮:那么请问总统先生,在您的领导之下,您希望我们两国之间的文化教育的交流,您是不是也鼓励蒙古国的年轻一代到中国来念书呢?


答:蒙古的许多年轻人正在中国留学。在蒙古,有很多想学汉语、研究中国文化的人。因为我们两国人民自古以来毗邻而居,对彼此的文化非常尊重。我们年轻人要学习的东西、要掌握的知识很多。因此我鼓励我们的年轻人到国外,尤其到邻国留学。因为他们将来会成为我国与其他国家之间交往的桥梁。我认为,蒙中双方应更多地为两国年轻人互相学习创造更方便的条件。在这方面双方合作已经有了良好的开端。


我们今天和蒙古总统额勒贝格道尔吉之间的这些谈话,我们可以发现,蒙古现在已经处于一种转型的时期,为什么呢,比如讲,如果在过去他们的游牧习惯没有改变,游牧文化没有改变的话,至少有一个状况,是它生活必须做不改变的维持现状,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教育,如果你要国民受适当的教育,如果你是逐水草而居的游牧生活,你就没有办法让孩子、年轻一代在固定的地方享受固定的教育的文化,所以它现在要改变它的游牧状态,要进行国内的工业化,要经济朝现代化的方向走,换句话说,就必须要把游牧生活、游牧的习惯改掉,那么是不是象征着把游牧的人民的数量,把它约束在某一个地方,比如讲这个地方不再逐水草而居,这个地方可能要进行畜牧业,要有现代化的畜牧业的概念,这些都是蒙古历任的领导人必须要往前看的地方,我们过去采访过那么多的蒙古国的总统跟政要,在这方面,他们并不见得有一套具体的方式,因为社会的改革、文化的改革不是一天两天的,牵涉到一个长远的、根深蒂固的改变,所以他们现在已经开始要朝着这个方向走,但是他们能够走多远,我们现在还不知道,可是呢至少在最近的情况来看,它们的GDP已经提升了,国民教育、国民的经济生活已经有所改善,可是呢,这种改善从文化的观点来看,你是不是也跟进,那么以后的蒙古国的文化,我们问了这位总统,以后蒙古国的文化是不是随着经济生活的改变而改变,他当然,他的答案是我们要在现有的文化基础上面做现代化的发展,那么至于什么样的现代化的发展呢,我认为这个是一种非常难解的习题,那么这种新的文化对于蒙古国带来什么样的影响,我觉得我们对于邻边的这个蒙古国呢我们要拭目以待来看看他们的发展。感谢您收看今天的《风云对话》,我们七天之后再见

4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