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刀 第一卷 试刀忻口 第六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66.html


子弹,手榴弹,地雷,都已经开始了最后的准备,虽然它们的威力还在钢铁的包围之中慢慢积蓄着,但它们已经将自己愤怒的火焰燃烧到了最后的顶点,唯一就等着最后一声命令,一起朝目的地迸发,去完成它们的使命。一般情况下,它们只是一种让人生怕的东西,可在此刻,他们却象一颗颗正义的卫士,承载着成千上万人的期望。

“没我的命令,不许开枪。”

战士们都屏住了呼吸,充血的双眼安静的盯着公路上一举一动,耳朵则在等着宋勇彻底点燃他们的疯狂,周围静的几乎能听到每个人的心跳和呼吸的声响。小家伙的手紧紧的攥住导火索,细小的汗珠从他的指头缝里不听使唤的渗了出来,他转过头,看了看面部肌肉紧绷在一起的宋勇,又看了看那支陪伴宋勇七年的鬼头刀,重新将自己的目光投射到了公路上。

远处汽车发出的轰鸣声越来越近,与这寂静的环境及不协调,汽车乌黑的尾气已经在清楚的说着它们前进的位置。宋勇没有去和自己的战士强调别的任何事情,在这紧要关头,他相信自己的这帮兄弟。

马达的叫嚷惊扰着周围的小动物,树木丛中不时的冒出一两只活的有些安逸的小东西,用他们惊慌的身躯使得那些柔弱的荒草来回摇曳着。

没有任何征兆,鬼子的机枪发出了粗野的嚎叫,虽然宋勇不知道这些正在嚎叫的钢铁家伙具体型号,但它们那铿锵有力的叫声就已经让宋勇喜欢上了它们,并将他们确定为自己的首选猎物。

一排排子弹在战士们的身边飞过,兵们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子弹从自己脸前飞过的劲道,但是没有一个人因为这一切退却,反而这一颗颗狰狞的子弹更增加了士兵们对它们征服的欲望,在每个人心理都只有一个想法:它属于我。

第一列装甲车自信的走进了埋伏圈,它那坚固的身躯让埋伏在小山冈上的士兵无比羡慕,但他的通过却让士兵们更期待后面的精彩。一共十辆运输大卡车,前后分别有一辆装甲车跟随掩护着。引路的装甲车通过后,后面的运输车鱼贯而入,很快的钻进了宋勇设定的包围圈。

“1秒,2秒,3秒......”宋勇的心里默默的数着,他正等待着最后紧跟着的那辆装甲车压上埋设好的地雷上。

“打......”

最后跟着的装甲车压在了埋在公路上最后的一颗地雷上,宋勇的喊声还没落地,小家伙已经将自己手里的导火索猛的拉动,最后的那辆装甲车随着一声剧烈的爆炸声和浓墨的烟雾飞起,已经无法动弹了,紧接着,从路的北面一直到南面,一百多米的距离发出一连串的爆炸声,一团团烟雾如同一朵朵乌云从地上缓慢升起,充斥在这个狭小的道路上,被地雷触碰后,已经有六辆运输车和最后的一辆装甲车无法动弹,除了最前面的装甲车外,其余车辆都瘫痪在了道路上,熊熊大火在他们钢铁的身躯上燃烧着,并不时发出有些粗重的爆炸声。

爆炸声刚有稍微的减弱,小山冈上一条条火蛇向弹丸般的公路上倾泻,似乎是在发泄他们长久以来的怒气,而且越来越猛烈。

终于,公路上的鬼子开始还击了。依然是刚才那种清脆的“嗒...嗒...嗒...”的声响,在这激烈的交锋中格外引人注目,并有战士随着这“嗒...嗒...嗒...”的狂叫声倒在了草丛边上,痛苦的呻吟。

雨点般的子弹打落在战士们的眼前,那准确程度和密集度让战士们无法进行有效的回击。很显然,没有被炸的那辆装甲车上的两挺机枪压制住了整个连队的进攻势头。就在宋勇正在想办法压制住这两挺机枪的喷射的时候,一发炮弹在士兵们的身后爆炸了,冲击波发出的热浪让士兵们感觉到脸上灼热的难受,爆炸后,微小的弹片到处乱蹦,有些战士的脸都给划破了。

炮弹的爆炸,似乎让宋勇的眼睛中更充满了对猎物的占有欲,他的嘴角发出了有些让人琢磨不透的意思。

“三班长,压制鬼子的机枪。”

“是!”

刚才子弹射击还有点四处分散的四挺捷克试轻机枪,在宋勇的话刚一结束,同时向三班长所在的中间位置靠拢,四根呼啸的有些麻木的枪管,集中到了一点,朝同样的方向射击,它们猛力的吞噬着一颗颗子弹,但很快又让这一颗颗加速到极限的子弹射向装甲车周身的任何缝隙中去。

鬼子的机枪有些结巴,凶猛的样子也大大减弱,步枪一直保持着它那零碎的声响,但是却依然有一发发炮弹在战士们的周围爆炸着,并逐渐向战士们的身上移动的趋势。

“上刺刀,冲锋......”

嘹亮的军号声撼动着周围的一切,那清脆的声响早已经压制住了那些钢铁武器制造出的不和,大地如同被这亢奋的军号刺激一般,在枪炮声的催化下抖擞着它土黄色的躯体,在为山冈上的这些保卫者呐喊助威。

一只只雪亮的刺刀在耀眼的阳光下闪烁着它自己所固有的骄狂,一把把大刀在战士们的手中似乎变成了猛兽,随着军号高亢,从山冈上一同向狭小的公路上冲刺而去。在这短小的山坡上,即便是鬼子机枪和步枪的疯狂呼啸,却始终无法阻挡的住战士们奔向自己猎物的决心,一个个战士倒在了冲锋的路上,但丝毫没有吓退继续前进的士兵,反而让兵们更加疯狂。

看着被鬼子子弹射着的战友,三班长怒吼着,端起他那挺捷克式轻机枪,顺着山坡,将枪口对着鬼子机枪嚎叫的方向,不做停歇的射击,其他三个机枪手,除了一个依然用

奋力的用机枪掩护着战友冲锋,其余两个,分别跟在三班长的两侧,三个人成犄角之势,互相守护着,压制着鬼子的火力,保护着向前冲刺的战友。弹夹飞快的从机枪上拔出,另一个马上有插上,三挺轻机枪,一刻不停的喷射着,弹壳在他们的身后形成了一条美丽的弧线。

跑在最前面的士兵很快的就和鬼子粘合在了一起,双方的刺刀碰在了一起,发出了钢铁特有的声音,刀刃和刀刃碰撞,金星在彼此的面前飞溅;大刀也已经开始显示它自己特有的优势,用它那宽广的刀身迎接着鬼子的勇猛。

宋勇早已抽出自己身后大刀,在冲锋的路上他就盯住了正第三辆汽车后的那个中士鬼子兵,就是这个鬼子用手里的那把步枪打倒了自己身边一起冲锋的兄弟,作为营长更作为一名军人,他要为自己的兄弟报仇,要用自己的这把大刀砍了小鬼子。这个鬼子兵也似乎看出了宋勇的图谋,他没有动,上了刺刀,等着宋勇的到来。

三步并做两步,宋勇已然到了鬼子兵的身边,他没有考虑自己是否站稳,双手抓着刀柄用尽全身的力气向鬼子兵的头上砍去,鬼子兵慌忙用枪杆保护自己,结果被宋勇的力气压的跪到了地上,还没等鬼子兵完全反应过来,借着身体积聚的力道宋勇已经将左脚踢了出去,鬼子兵啊的叫了声,扑通趴到了地上,嘴巴和黄土连接在了一起,宋勇没有等鬼子兵反应,右脚踩在鬼子兵的后背上,双手抡起大刀,朝鬼子兵的脖子砍去,一颗流着鲜血的头颅顺坡想路的中央滚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