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岁苏军老兵:当年我们亲手抓住德军元帅保卢斯

jiwuy 收藏 17 13134
导读: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10_5_11_22552_11122552.jpg[/img] 斯大林格勒会战中被俘的德军第六集团军司令保卢斯上将刚被提升为元帅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10_5_11_22553_11122553.jpg[/img] 德军元帅保卢斯在斯大林格勒附近 不仅首都莫斯科,从斯大林格勒战场到西伯利亚,俄罗斯全境洋溢着热烈的节日气氛 [B]俄全境72座城市同步庆典[/B


87岁苏军老兵:当年我们亲手抓住德军元帅保卢斯

斯大林格勒会战中被俘的德军第六集团军司令保卢斯上将刚被提升为元帅


87岁苏军老兵:当年我们亲手抓住德军元帅保卢斯

德军元帅保卢斯在斯大林格勒附近


不仅首都莫斯科,从斯大林格勒战场到西伯利亚,俄罗斯全境洋溢着热烈的节日气氛


俄全境72座城市同步庆典


莫斯科时间5月9日上午10时整,在俄罗斯横跨11个时区的辽阔国土上,72座城市与首都莫斯科同步举行庆祝卫国战争胜利65周年的纪念活动。


为了迎接胜利日的到来,本刊记者眼中的莫斯科装扮一新,很多市民也不约而同地在私家车车身上喷上勋章和“圣乔治”丝带图案、并写上“感谢先辈赢得胜利”、“1945~2010”等字样。


在举行阅兵式的主场地红场,列宁墓旁搭建起了主席台和看台,各种彩旗、彩灯布置完毕,克里姆林宫墙体也被清洗和粉刷一新;在红场瓦西里斜坡旁,莫斯科河边,一幅长达数百米、高约20米的胜利65周年宣传画成为亮丽的风景线:在白、蓝、红三色的俄罗斯国旗,象征着硝烟和战火的黑橙两色“圣乔治”丝带组成的背景上,巨大的“1945~2010”、“胜利日快乐!”字样提醒着人们勿忘历史、珍爱和平……


在市中心的新阿尔巴特商业街和特维尔大街上,路边的花坛上摆放了鲜花,红、黄、橙等色彩鲜艳的旗帜遍布大街小巷;市区内的主要桥梁、莫斯科河边的护栏被重新加固和清洗;河两岸的楼房外墙新添了不少彩灯……


与此同时,广播、电视、报纸杂志、网站等各种媒体花大力气为节日气氛造势。从数月前开始,战争文献片、电影、老战士专访、战争回忆录等逐渐成为媒体的主要关注点。文化娱乐场所也不遗余力地大造声势,大剧院、柴可夫斯基音乐厅等频繁举办各种慈善文娱活动,让市民们能美美地享受视听大餐。


不仅是首都莫斯科,从当年厮杀最惨烈的斯大林格勒战场到作为战略纵深的西伯利亚地区,俄罗斯全境到处洋溢着热烈的节日气氛。


“我亲手抓住了德军元帅”


“保卢斯刚刚当上元帅就被我们抓住了!”今年已是87岁高龄的彼得·阿尔图霍夫满头银发,精神矍铄。谈起自己和战友们当年的英雄事迹,老战士的眼睛里闪现出兴奋的光芒。


在俄罗斯隆重纪念卫国战争胜利65周年前夕,本刊记者专程赶赴俄罗斯南部城市英雄城市伏尔加格勒(原名斯大林格勒)。


胜利日来临前夕的伏尔加格勒,到处插满彩旗。这是一座写满战争伤痕和记忆的城市:马马耶夫山岗上的“祖国母亲”巨型雕像、斯大林格勒战役全景画博物馆、市中心巍然矗立的废墟墙、永不熄灭的长明火……无一不在诉说着当年那场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根本转折点的战役给这座城市留下的惨烈与悲壮!


经过多方努力,记者终于找到了当年亲身参与德军元帅保卢斯抓捕行动的原红军第38摩托化步兵旅侦察班班长彼得·阿尔图霍夫。


“1943年1月末,我们终于攻进了斯大林格勒市中心,俘虏了很多德国人,从他们那里我们得知德军第6集团军司令部就设在中央百货商店的地下室,”按照阿尔图霍夫的指引,记者来到了离老战士家不过10分钟车程的伏尔加格勒中央百货商店。站在这座人流如织的百货商店门口,记者不禁感慨,如果不知内情,很难相信这座四层黄色建筑的地下室就是当年德军司令部所在地。如今,这里已改建为保卢斯博物馆。


穿过商店大堂,走下一段不长的台阶,一转弯,一个黑洞洞的地下室赫然出现在眼前。走进地下室凉意顿生。地下室角落的一间不过十平方米的小房间正是当年保卢斯的办公室。博物馆的工作人员用一张铁丝网将门封了起来。透过铁丝网,一尊按照保卢斯本人制作的蜡像端坐在办公桌前。


阿尔图霍夫向记者详细讲述了当年那极具历史意义的一幕:1943年1月31日清晨,红军开始进攻百货商店,德军先是试图反抗,但很快就在百货商店的三楼和一楼大门口插上了白旗。红军穿过院子进入百货商店,看到德国人都靠在墙边。“当天天气很冷,足有零下35摄氏度,我们看到德军穿着干草和纸做的鞋,他们的脸上都结霜了”,阿尔图霍夫说:“虽然我们恨死他们了,但我们当时没有碰他们。”


阿尔图霍夫告诉记者,一进到德军司令部所在的地下室,一股刺鼻的气味扑鼻而来,那里有非常多的军官和伤员,也是个战地医院。保卢斯的参谋长请红军军官进去,过了一会儿,红军军官用无线电向上级报告了保卢斯确在这里的情况。不久之后红军第64方面军参谋长拉斯金被派来和保卢斯进行谈判。


“我亲自负责保卫拉斯金参谋长”,讲到这里,老人的语气里隐隐透着骄傲,“过了一会儿,士兵们将保卢斯带走,经过我身旁,我看到他显得那么可怜,双手垂在胸前,不看任何人一眼,胡子也没刮,脸色发黄,本来很挺拔的一个人当时有点弯腰驼背。”就在保卢斯被俘之前,希特勒刚刚下令授予他元帅军衔。


阿尔图霍夫说,保卢斯是唯一一个要求不经过院子,而从地下室的楼梯被带出去的德军军官。可能是因为保卢斯不想让德国士兵看到自己的元帅变成了这副模样。


保卢斯在重重“保卫”中被押解到了位于别克托夫卡的红军第64方面军司令部。几天后,德军第6集团军全部投降或被歼灭。“就这样,斯大林格勒战役结束了”,阿尔图霍夫说。


斯大林格勒大会战是苏联军队在卫国战争中对德国军队的一次决定性战役。苏军在这场保卫战中所取得的胜利具有巨大的战略意义,不仅扭转了苏德战场的整个形势,而且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根本转折点

1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