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林莽 正文 第三十章

风雪刀客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9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96.html[/size][/URL] 接连几天,田虹都主动来全生堂,在杨天顺回家时,她又来了,送他到镇外。两人的话题,已不局限在全生堂和太平镇,杨天顺也不知是怎么回事,与她谈起来如江堤决口,想收也收不住,他注意到了,每当他说话的时候,田虹总是那么全神贯注地听着,眸子一动不动地看着他,这使他想起黄青青听霍颜平讲话时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96.html


接连几天,田虹都主动来全生堂,在杨天顺回家时,她又来了,送他到镇外。两人的话题,已不局限在全生堂和太平镇,杨天顺也不知是怎么回事,与她谈起来如江堤决口,想收也收不住,他注意到了,每当他说话的时候,田虹总是那么全神贯注地听着,眸子一动不动地看着他,这使他想起黄青青听霍颜平讲话时的那番神情,那时,杨天顺从黄青青眼睛看出什么,现在田虹是不是也……。杨天顺意识到什么,但不敢深想下去了,他与田虹接触的越频繁,心中疑团越重,他很纳闷,象田虹这样的姑娘,为什么在日本的开拓团里做事,为什么离开海滨城市——田虹说她的家在旅顺。他曾装着很不在意地问起这事,田虹说,她的父亲在满铁株试会当职员,数年前病逝,她为养活母亲,辍学谋生,但一个姑娘养家糊口其艰难是可想而知的,父亲的朋友——一个日本人,把她介绍到太平镇开拓团本部工作,因为太平镇偏僻,薪水自然高。

“天顺,我看出你讨厌日本人,也怀疑我,可我有苦衷,我一个姑娘家在别处,不可能挣这么多钱,我也知道为日本人做事不光彩,但生活所迫,我顾不了那么多了。”田虹与杨天顺熟悉后,不再叫他掌柜,刚才在镇边告别时,她忧郁地说出这番话。

杨天顺联想起田虹的身世,无言以对,反驳、指责,似乎都无道理。

“天顺,我是个中国人,我不会做出有损于中国人的事,这一点请你相信我。”

杨天顺想,她为什么对他说这样的话,是表白,还是……。杨天顺不能否认自己已不知不觉被一种迷惘的情感羁绊住。仿佛有一张网在向他罩来,他想躲也躲不开,更何况以内心讲,他还没有躲避的想法。

其实,田虹一开始就欺骗了杨天顺,她来全生堂是有目的,川岛去杨家大院遭到拒绝,田虹决意从杨天顺这儿打开缺口,通过杨天顺建立与杨家大院联系,她在接触杨天顺前,对杨天顺进行了解,为的是先声夺人,获得杨天顺的好感,事实她真的如愿以偿了。

大车走过青岭口子,凌空响起一声喝喊。

“喂,车老板,勒住马头,麻溜停下。”

杨天顺一惊,挺直身往前寻望,不见喊话之人。

车老板耳朵有点聋,继续吆喝着马。

“再不停下,搂火了。”随着话音,真有哗啦啦子弹上膛的声。

杨天顺忙让车老板扳住闸,他意识到不妙,大声问:

“那位朋友喊话,出来见一见吧。”

“把家伙儿扔过来。”声音是从前面的树后传出的。

杨天顺知道这是指枪,父亲和哥哥在他来太平镇时,让他揣支匣枪防身,他不愿带也不会用。

“我们没有枪啊。”

树后闪出两个汉子,手持匣枪。

车老板惊恐地对杨天顺小声说:“少东家,我们八成是遇上胡子了。”

杨天顺心里发慌了,望云山里有好几绺胡子,但没想到他们会溜来山外,他强迫自己镇静下来,跳下车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