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河山 正文 第四十章

风雪刀客 收藏 2 5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5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52.html[/size][/URL] 熙洽永远忘不了,那天酒后与大老徐的第一次,细细品味,大老徐真是名不虚传,熙洽玩过的女人数不清,都是过眼烟云,唯独这个大老徐,当他把她放倒在床上,面对白皙高耸的乳房,听着那伴着笑声的娇喘,他象一条饿狼,贪婪的撕咬着,在大老徐的身上翻滚着。大老徐也使出女人的本事,时而,象个面团,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52.html


熙洽永远忘不了,那天酒后与大老徐的第一次,细细品味,大老徐真是名不虚传,熙洽玩过的女人数不清,都是过眼烟云,唯独这个大老徐,当他把她放倒在床上,面对白皙高耸的乳房,听着那伴着笑声的娇喘,他象一条饿狼,贪婪的撕咬着,在大老徐的身上翻滚着。大老徐也使出女人的本事,时而,象个面团,任你揉来揉去,时而,象块高药,贴在你身上,溶入你的骨髓,解除你的疲惫。一阵阵的颤粟,一声声尖叫,熙洽的神经末稍都被调动起来了,当几次大汗淋漓过后,已近天明,两人也都瘫软下来……大老徐取来热毛巾,给熙洽擦去身上的汗水,间或用滑润的手,抚弄着熙洽那敏感的部位,咯咯地笑个不停,尽管熙洽已心有余而力不足,但还是又把大老徐压在身下……这个大老徐啊,真是个天生的犹物,在被窝里,花样不断翻新,使得熙洽乐此不疲,应接不暇。

都说男人喜新厌旧,这话不一定完全正确,就说熙洽吧,自从与大老徐欢愉之后,几乎忘记了太太和所有的姨太太不说,还很少再去寻找别的女人,平日里,一有空闲,就与大老徐粘在一起。有时,去沈阳,办完公务,火燎屁股似的,匆匆赶回,后来,若去外地,干脆带着大老徐。时间一长,熟悉他的人,都说他的魂儿让大老徐给勾走了。

世间上,最让人琢磨不透就是女人的心,拿大老徐来说,风骚无比,水性扬花,玩男人于股掌之中。难道她会改弦易辙,心甘情愿做熙洽的女人?其实,大老徐也有她的盘算,在她刚与熙洽接触时,她就看透了熙洽的心思,可是她不能轻易让他得手,用她的话来说,别人看她轻薄,她不能把自己看轻薄了,是的,她与男人周旋,各有所图,这么多年,她家境殷实,日子过得滋润,这都是靠她的女人手段。但她也清楚,象熙洽这样有权势的人,她一旦依附上,得到多,失去的也多,所以,她必须慎重。可就在这时,叶傻子出事了,她不得不主动出击。也就是因为这个叶傻子,在她与熙洽交往的日子里,熙洽心里始终疑神疑鬼,耿耿于怀。

有一次,两人躺在被窝里,熙洽又提起想娶大老徐当姨太太的事。大老徐还是摇头,不肯答应,熙洽说,若是大老徐归到他姨太太行例,他便可以名正言顺给大老徐置办庭院家当,他再来,也就有了家和主人的感觉。大老徐笑说,就因为家和主人,她才不同意,她说若那样儿,她的位子也就显得不重要了。她还说,她不想让熙洽反客为主,那般活着,她真的没意思了。

“你的姨太太都够一个排了,不缺我这一个人,再说了,我这辈子不求大富大贵,吃喝不愁,够过就行了。”

熙洽狠狠地捏了下大老徐一下说:“我知道你还想着他。”

大老徐疼得一咧嘴,熙洽旁敲侧击多少回,她知道这个他指的是谁,可她还是反问:“我想谁呀?”

熙洽酸溜溜地:“你心里清楚。”

大老徐笑了:“我想的人多了。”

熙洽:“放他走时,我跟他打个照面,我……我知道你为啥儿想着他了。”

大老徐明知故问:“你是说叶傻子?”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