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公务员高福利掏空国库 逃税与贪腐盛行

dongm777 收藏 0 158
导读:  债务缠身的希腊终于等来了“救命钱”。5月6日,希腊议会以172票赞成批准了一项近乎苛刻的财政紧缩计划,目的是争取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提供的价值1100亿欧元的一揽子援助。为了这笔挽救希腊于绝境的救援款项,以总理帕潘德里欧为首的希腊政府必须在2012年之前削减300亿欧元预算,而这意味着过惯了舒服日子的希腊人从此要勒紧裤带。当然,这是希腊人不肯接受的现实。但如果不对现有的经济模式动“大手术”、不改变弊端重重的福利制度,希腊终有一天会步入绝境。   [B]高福利和腐败掏空国库[/B]

债务缠身的希腊终于等来了“救命钱”。5月6日,希腊议会以172票赞成批准了一项近乎苛刻的财政紧缩计划,目的是争取欧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提供的价值1100亿欧元的一揽子援助。为了这笔挽救希腊于绝境的救援款项,以总理帕潘德里欧为首的希腊政府必须在2012年之前削减300亿欧元预算,而这意味着过惯了舒服日子的希腊人从此要勒紧裤带。当然,这是希腊人不肯接受的现实。但如果不对现有的经济模式动“大手术”、不改变弊端重重的福利制度,希腊终有一天会步入绝境。


高福利和腐败掏空国库


2009年12月,希腊政府自揭老底,曝出了该国长期被掩盖的债务黑洞:2009年希腊的财政赤字占到希腊全年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2%,债务总额高达2940亿欧元,平摊到1100万希腊公民的头上,相当于人均背负2.67万欧元(约合24万元人民币)的债务。


希腊政府财政多年超支,最根本的原因在于“希腊特色”的福利制度。“希腊的福利有多么好,看看码头工人的薪水就知道了。”希腊华文媒体《中希时报》记者汪鹏对《世界新闻报》记者说。据汪鹏介绍,希腊所有的码头工人都算公务员,一个初级工人的月薪在3000—10000欧元之间。“何况他们一年可以领14个月的工资”。


庞大的公务员队伍是希腊高福利制度的既得利益者。在希腊,仅政府部门的公务员数量就占全国劳动人口的10%。如果算上公共部门的从业人员,比例会更高。希腊公务员每个月可以获得介于5欧元至1300欧元之间的额外奖金,而发奖金的名目林林总总,包括会使用电脑、会说外语、准时上班等。尽管希腊法律保护公务员免于被辞退,但却允许他们在过了40岁之后就退休和领取退休金。希腊公务员的后代也能跟着沾光。如果公务员的女儿是未婚或者是离婚,她们可以在父母死后继续领取父母的退休金。


希腊的高福利制度有着深刻的社会原因。一方面,希腊人口的老龄化程度越来越高,据欧盟统计,希腊的老龄化负担占GDP的15.9%,是全欧洲最高的,老龄化的沉重压力意味着希腊政府需要承担更高的养老金支出;另一方面,希腊加入欧元区后,尽管其生产能力未能与高标准欧元区国家同步,但却在福利水平上大踏步向这些国家看齐。希腊不同的政党为了拉选票,不断开出各种福利支票以争取选民的支持。


一些经济学家认为,希腊财政状况恶化跟希腊的“全民逃税”现象也有很大关系。由于征管不善,希腊国内偷税漏税非常严重。根据希腊媒体援引希腊企业联合会的估算,希腊全国每年偷逃税款高达300亿欧元。此外,希腊的“贪腐文化”也是造成希腊国库亏空的一个原因。美国《华尔街日报》近日援引华盛顿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的一项研究结果显示,贿赂、献金和其他公职腐败致使希腊政府每年损失200多亿欧元,相当于希腊GDP的8%。


脆弱的政经结构


如此巨大的福利开支,需要一国政府较高的经济收入来维持。但可悲的是,希腊的经济产出远远低于政府的支出。


希腊是欧盟成员国中经济欠发达的国家之一,其支柱产业是旅游和航运。自2004年雅典奥运会令希腊元气大伤后,该国经济恢复缓慢。2007年起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沉重打击了希腊的两大支柱产业,并造成希腊国内居高不下的失业率和通胀率。希腊的经济效益与公共开支严重失衡,该国GDP增长率长期在1%至2%左右,而实际工资增长率却平均在5%左右,造成的结果就是日趋严重的财政赤字。


本月5日,希腊爆发了大规模的罢工浪潮,民众抗议政府通过财政紧缩政策,希腊长期积压的经济矛盾和社会矛盾再次爆发。


2008年12月,两名希腊警察执法时误杀一名少年,竟在希腊国内引发了持续两个月的大规模骚乱。希腊民众将怒火撒向政府,抗议政府在经济低迷的情况下推行养老金改革、削减福利开支。这起事件动摇了新民主党政府的执政根基,导致该党在2009年10月被迫提前大选,惨败下台。新上任的泛希社运政府雄心勃勃,力求提振经济信心,大力推动改革。然而,“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希腊经济的病痛仅靠几次“小手术”是解除不了的。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欧盟研究中心研究员刑骅对《世界新闻报》记者说:“希腊要想根除债务危机,不能仅靠外部援助,最根本的是要改变脆弱的经济模式,打造能够实现经济可持续发展的拳头产业。”刑骅还说,欧盟和IMF提供给希腊的经济援助,由于带有官方性质再加上利息比国际金融市场的利息低,对于希腊提高信誉度是有帮助的。但希腊要想重新赢回资本的信任,恐怕还需要对经济结构进行深度调整。


新闻链接:“德国病人”给希腊做榜样


实际上,希腊所面临的改革压力,作为希腊主要救援者的德国同样有过。十几年前,德国经济增长低迷、失业率高企、企业外迁、收支失衡造成巨大财政压力。这与当前希腊病症如出一辙,长久以来奉行的高福利体制被认为是“祸首”。


十年后的德国已成为当前欧洲经济的发动机和中流砥柱。在美国欧洲各国频现债务危机的情况下,德国却独树一帜,表现出社会稳定、出口强劲、财力充足等显著优势,究其原因,与德国两届政府持久的改革密不可分。德国前总理施罗德1998年上台不久制定了“2010年议程”,其改革涵盖了税收、薪酬、失业、养老等各个方面。2005年后的大联合政府中,默克尔组阁了新政府。她坚持了“2010年议程”的改革思路,致力于改革高福利、降低失业率、提高劳动效率,将推动就业作为政策的核心目标。十年改革初显成效,德国从“欧洲病人”摇身变成援助提供者。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