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已拜读]大蒜价格超肉价,资本投机是主因

阳信人 收藏 20 22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5月6日,工信部发布一季度食品消费市场统计结果显示,3月份全国百家大型零售企业蔬菜类零售额增幅在所监测的各类食品中排名第一,同比增速达47.7%。


笔者对此深有感触,连日来持续不断上涨的菜价确实已让百姓寝食难安。据5月4日《农民日报》一组报道显示,有些城市,已吃不到3元以下的蔬菜了。中国人吃的比美、日、韩便宜的心理优势,正在被上涨的菜价蚕食。尤其是大蒜价格从去年暴涨后,近期再次上扬。近日,济南易初莲花超市等零售市场的大蒜,创出了18元/公斤高价。家住郑州的娄女士在丹尼斯超市买了5个大蒜,花了5.5元,标价19元/公斤,而柜台上的猪后腿肉则是14元/公斤。


虽说蒜价高涨,既有种蒜面积缩小的影响,又跟业界对今年大蒜的减产预期有关,但蒜商的炒作、有钱人的投机更是不可忽视。据新华网5月10日消息,山东鱼台一位经营大蒜生意近20年的蒜商秦斌(化名),透露社会资本如何炒高大蒜价格的细节时说,“民间资本的炒作,首先是在种植环节重金圈地,尽可能控制蒜源。这是近期蒜价快速上涨的主因。”


一些经销商根据苗情,与蒜农商谈承包价格,签订承包合同,提前出资“圈占”了部分蒜地。根据合同,经销商预付给蒜农部分承包金,抽取蒜薹后再付一部分,收蒜后付余下的承包款。自“圈占”合同签订之日起至大蒜收获,蒜农只负责浇水,照看蒜苗;追肥、打药等成本全由蒜商承担,蒜农只需出工。蒜薹和大蒜全归蒜商所有。在秦斌的农村老家,目前,“包地”价格已从今年元旦的每亩3000元涨到4000元,秦斌先后共包了97亩蒜地,直到老百姓回过神来不愿再“外包”。


最近几天,秦斌不断接到海南、杭州、广东等地老板电话,要求提前订购大蒜,鲜蒜报价4.66元/公斤,商品蒜(干蒜)则达到5.6元/公斤,而且不讲规格不看形状,只要没病的蒜头都要,有多少收多少。“一些山西煤老板开出的条件更优厚:谈妥了价格先签合同,马上就预付订金,目前每亩蒜地订金已经开到4000元。仅订金就抵了包地成本!”而经销环节的蒜商还分多个等级,这些中间商收到大蒜后,会库存大蒜层层转包或囤积居奇,最后层层加价倒手。


最令人气愤的是,在这些炒蒜人中,就有人民的“公仆”—政府的公务员。据新华网5月10 日消息,山东金乡县一位三十几岁的“干部”透露,去年他们单位几个同事每个人都出钱“结伙”参与到大蒜投资中去。在他们看来,这是“很正常和正当的投资渠道”。一位蒜商私下披露,他认识的一位公务员“财大气粗”,并且颇具投资眼光。在去年筹措百万资金杀入蒜市, “保守估计,净赚了70多万”。


农产品价格炒作虽使农民短期内“多收了三五斗”,但市场投机横行,干扰了农民和普通经销商的正常判断,最终受伤的一是农民和城市低收入居民,二是普通小经销商。“资本炒家快进快出,赚够了撤走,最终接盘的小经销商可能血本无归。”


但对于菜价的无序上涨,官方的解释完全是清一色的气候原因、天灾原因造成的。对于这样的解释,完全不能让民众信服。天灾,不是菜价过高的理由,而是某些部门推卸责任最好的理由。对于一个政府部门,从影响菜价的长期价格因素来看,必须要考察劳动力价格、利率水平、生产资料、水电油等基础性产品的价格,以及政府税费的变化等。如不去考虑市场经济的失策,而用一些低级的说法糊弄消费者,显然是一种失职。不说别的,只说监管吧,当前政府部门就明显滞后,对农产品炒作行为的监管几乎空白,希望有关部门尽快探索和出台新的调控和监管制度,有效遏制住农产品炒作行为,从而保护农民种植积极性,并最终保护居民的菜篮子少受影响乃至不受影响。


山东省阳信县国土资源局 邱海昌


本文内容于 5/11/2010 12:27:02 PM 被地对地导弹的编辑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