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世界大战,作为人类历史的最伟大的一场战争,改变了20世纪的历史。今年是这场反法西斯大战胜利的65周年,各大国都举行了形式不同的纪念活动。但是,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它们选定的纪念日期,却大不相同,颇具各自特色,或许这也算是世界多样性的统一吧。


美国和欧洲来说,纪念的重头戏不是今年,而是去年6月6日,在法国诺曼底海岸举行的纪念盟军庆典。当时欧美各国元首和政府首脑几乎悉数到齐,显示了对这一历史时刻认同上的高度一致性。尽管俄国总统也参加了仪式,但是,对俄国人来说,这个著名的D-日(当年登陆战役的代号)来得太迟了。当年的斯大林和后来的一些苏联领导人甚至怀疑美英两国有意拖延开辟欧洲第二战场,以便让俄国人单打独斗德国法西斯,自己坐享其成。因此,对俄国来说,苏联人占领柏林、迫使德国法西斯投降,才是最值得纪念的日子。因此,今年俄罗斯纪念二战胜利65周年的庆典,定在其伟大的卫国战争胜利日5月9日,也就是德国法西斯对苏联正式签订投降书的日子。包括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在内的20多个国家领导人应邀参加了这个包括阅兵、烟花等内容的隆重庆典。


相比之下,美国今年却几乎没有什么纪念活动。按说,美国队二战的贡献也不算小,它是惟一在两洋(大西洋和太平洋)、三洲(欧洲、非洲和亚洲)进行大规模作战的国家,仅参战的大兵就达1600万之多,而且,美国还向反法西斯国家提供了500多亿美元的“租借”援助,成为反法斯战争中盟国最重要的后勤供应基地,实现了当时罗斯福总统作出的要美国成为“民主国家兵工厂”的许诺。美国对二战的相对淡漠也从美国二战纪念地迟至去年才建成可见一斑。本来,参加和经历二战这一代人,经历了1930年代大萧条的艰难和40年代战火的考验,被认为是“最伟大的一代美国人”,可是,美国却没有一个爱国主义基地来纪念他们二战中浴血奋战、最终胜利的光辉成就。相比之下,美国战后两次不成功的局部战争,却建有专门的纪念基地,这就是1980年代建成的越南战争纪念地(碑和塑像)和1990年代建成的朝鲜战争纪念地(碑和塑像)。除了雕刻了阵亡将士名字的纪念碑外,两个纪念地的美国大兵塑像,根本看不出英雄主义的气概,更多体现的是战地士兵略带迷惑的眼神以及战场上的紧张气氛。针对这一不平衡的现象,美国二战老兵愤愤不平,促使国会在1993年立法批准在上述两个纪念地相同的地方——华盛顿国家胜地,建立二战纪念广场。但抠门的国会除了拨地以外,只提供1600万美元的启动资金,其余要老兵组织自己募集。为此,他们请二战老兵、参议院共和党领袖多尔作为募捐委员会的两主席之一,请主演《拯救大兵瑞恩》的好莱坞大牌明星汤姆·汉克斯作为形象代言人,历时数年才募集到其余的1.81亿美元。为此,纪念广场虽然1995年就举行了奠基礼,但迟至2001年才动工,去年4月建成开放。前后历时11年。要不是《拯救大兵瑞恩》风靡一时,让美国人重温军人的英雄事迹,个人和社团纷纷解囊资助,还不知道建造资金能否及时到位。


美国人现在注意的不是“最伟大的解放军”如何如何,而是如何面对后金融危机,克服困难,重建家园。毕竟,对美国普通百姓而言,重要的是管好自己家里的事,而不是扮演世界警察。


本文内容于 5/11/2010 2:16:47 AM 被相思的哀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