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小军阀 平贼篇 第二章吊眼客连夜救主 杨从明单枪慑敌

yuxs112 收藏 16 9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7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77.html[/size][/URL]  待到半夜,孙易才忍住腹中饥饿,看到杨从明几人衣不解带的环侍在四周,心中镇定许多,勉强靠在一棵树下和衣迷糊一会儿。忽听得树林背面传来一阵鼓噪之声,须臾之间便是金铁交鸣。林中几人都各自那了兵器,站起身来,小心戒备。不久,一支身着黑甲的队伍在一个骑着战马,穿着文士服饰的人带领下冲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77.html


待到半夜,孙易才忍住腹中饥饿,看到杨从明几人衣不解带的环侍在四周,心中镇定许多,勉强靠在一棵树下和衣迷糊一会儿。忽听得树林背面传来一阵鼓噪之声,须臾之间便是金铁交鸣。林中几人都各自那了兵器,站起身来,小心戒备。不久,一支身着黑甲的队伍在一个骑着战马,穿着文士服饰的人带领下冲进树林中,许多的火把将林中照的通亮。

“是自己人。”一个跟着孙易他们的士卒高声的叫道。

“主公何在?”话音未落,骑在战马上的文士翻身下马,四下望着叫道。那个叫嚷的士卒指指孙易所在的地方。文士小跑着奔过来。杨从明上前一步,拦住欲靠近孙易的文士。文士也不理会,直接抱拳道:“属下周德庸营救来迟,望主公恕罪。”

孙易呆呆的看着那个长的有些矮小的文士,在火光的照耀下,看不清面目,只是声音沙哑。那文士见孙易不说话,焦急的道:“主公快快随我杀出去,我好不容易聚起几百兵丁,听闻主公受困,才来营救。如今贼营混乱,正是良机,若在迟疑,怕是难以脱困了。”

孙易看看周围的几人,却见人人皆不说话。而自己也不知道面前这个人到底是何方神圣,考虑了一阵,才吱吱唔唔的道:“如此,好,好,杀出去。”蒋仲德听了,将一旁的白马牵来,将孙易扶上马去。文士见了,才退回去,爬上战马叫道:“贼兵正乱,如今救了主公乃是大功一件。若得活命出去,主公定有荣华富贵相赐。众将士与我杀出去啊。”

周德庸的一番话果然激起这数百兵士的悍勇,各个俱是奋勇争先,顺着来路杀了出去。林外敌兵正处在混乱之中,见冲进林中的敌军再次杀出,顿时混乱不已。但是刚冲出一半,远处一片火光闪烁,却是其他地方的敌军增援过来。一白袍将军坐在马上,挥舞手中长枪,连着刺死了几个溃散的士卒,挥动手中长枪,向前一指。那溃散的兵士与增援而来的队伍合在一处,再次杀了过来,将想要突围而去的数百人团团围住。

突围的数百兵士不过是周德庸刚刚聚起的新败之师,刚才的一番话虽激起了兵丁的血气,而然敌军增援一来,见到眼前的情势,士气为之一滞,攻势也弱了下来。杨从明几人护着孙易,在敌军中左挡右杀,无奈敌军人多,渐渐的与数百人被挤在一块儿。

黑压压的敌军逐渐的挤压上来。骑在马上那将领大笑道:“儿郎们,且再加把力。等活捉了孙简之,本将军与你们请赏,犒劳三天。”说着,一勒马缰,战马双蹄飞起,一声嘶鸣。四周士卒闪开一条通道,那将领神气的走上前来,停住马步,用枪指着众人道:“喝,叫孙简之出来说话。”

孙易在马上听了来将一声大喝,两眼一黑,吓的差点从马上掉下去,如今他也知道别人叫的孙简之,就是他了,心中暗想,怎么自己那么倒霉,穿越吧,也不找个好时候,偏偏还是在这么个环境中,什么最大?生命最大啊。活在二十一世纪的他,哪里见过这种冷兵器厮杀的残忍,想想那刀刃入肉的疼痛,孙易不禁打了个冷颤。他慌张的看看侍立在一旁的杨从明,懦懦的小声问道:“可怎么办?”

杨从明侧身道:“主公勿忧,待我去会会来将。”说罢,推开前边的士兵,走上前去。那将领看阵中无人应答,哈哈笑道:“这长腿的孙简之,难道连出来与我说句话也不敢了吗?”

那将领的话激起他阵中兵士一阵大笑,他将枪在虚空中一划,道:“你若再不露出头来,我便杀过了啦。”

话音刚落,杨从明从身边士兵手中拿过一把木质长柄,精铁枪头的长枪,走上前去,厉声喝道:“休辱我家主公,待某来会会你。”

那将领将眉头一斜,不屑的看着来人,讥道:“我不与无名之辈打,你快快去将那缩头的长腿将军喊来。”

“欺人太甚!”杨从明怒喝一声,举枪便刺。那将领却没想到,见长枪刺来,慌忙举枪去档。砰的一声闷响,杨从明纹丝不动,只是那枪不甚结实,折成两节。马上的将领只觉得那一挡,直觉的虎口发麻。暗想这厮好大的力气。

杨从明拿了半截折了枪头的木柄,欺身上前。马上将领欺杨从明手中木柄太短,举枪刺来。好个杨从明,疾行中身子一侧,堪堪躲过来枪。那将领正要收枪再刺,杨从明左手一揽,将枪抓在手中,用力一拉。马上将领不曾防备,被拉下马来。

双方各持一端,互相争持。将领眼看不支,便要叫人掩杀。说时迟,那时快。杨从明放开左手,那枪的一头失了力气,将领向后一仰,杨从明欺身上去,挥起手中木柄刺去。那一仰,面门大开,木柄直生生的从面门灌入,当场便毙了命。

场中数百人见了,齐声叫好。敌军一时没了声音。杨从明拾起那将领的精钢长枪,跨上战马,将长枪撇在身后,一勒马缰,大声喝道:“还有谁来受死。”

战场一片哑然,过了片刻,敌人中一个小校大声喝道:“贼军人少,大家一起上。活捉了孙简之,赏万金,封万户。”话音刚落,孙易阵中三支长枪飞出,一支长枪直直的穿进小校的胸膛,去势不减,连穿了三人,才止住。三人被一根长枪穿着,倒在一起。另两支长枪也一般无几。杨从明回头看去,正是何方言三人。蒋仲德却是牵着马缰,站在阵中。

敌军刚刚蠢蠢欲动的阵中再次一滞,孙易阵中则士气高涨,周德庸见了情势,大声喊道:“快快杀出去。”

数百军士高声呐喊,一齐戮力向前。敌军士气崩坏,一时无法抵挡。杨从明坐在马上,一人一骑行在最后,遇着从回边冲上来的,便一枪挑了。

失了主将的敌军无力支持,更加上众人奋战不休,纷纷崩散,几百人保了孙易,向南而去。

疾行三十余里,天色已近大亮。孙易看看四周,却是道了一处山岗下,大道至此分了左右两条,周德庸一直走在前边,到了此地,才缓下马步,等孙易上来。

孙易的马在蒋仲德的牵引下,一直跟着众人而行。有了代步的工具,却是少了许多的奔波的苦楚,尽管如此,还是被马鞍将两股磨得生疼。追上放缓的周德庸,两匹马儿并排而行,周德庸双手拉着马缰,转头说道:“主公,前边官道便分开了。向左行百里是山阳郡,向右行五十里是陇东郡,如今该向何处走,正等您拿个主意。”

暂时摆脱了生命的威胁,孙易这才安心了许多,稳住了情绪。昨晚没曾看清这周德庸的长相,如今天色大白,方才看清,却让孙易愕然。只见这人斜眉吊眼,消瘦的脸庞,一张满是黄牙的嘴,下巴一撮山羊胡,像极了那奸猾师爷的形象。

周德庸见孙易不说话,问道:“主公何故不答话?”

孙易醒过神来,道:“啊,这个,这个,实在抱歉,昨夜受惊,还没缓过来。”孙易一边回答,一边却在想:来到这个世界,却什么都不知道,得像个办法问问清楚才行。

沉默一阵,孙易道:“那个,啊,昨天我骑马突围,不小心跌落马下,撞得不清,许多事情都记不得了。呆会你给我说说,至于去哪个地方,你拿主意吧。”

周德庸放开马缰,拱手道:“那就去山阳郡,主公看可好?”

孙易想到:山阳离得比较远,敌军要打也先打那个什么陇东郡,去山阳比较安全些。于是连忙点头道:“如此最好,最好。”

周德庸又道:“如今追兵尚远,军士疲惫,可休息一二,再向山阳进发不迟。”

如今孙易是头脑不清,对所处的情况也不明白,只好一切都依了周德庸的意见。点头道“也好,也好。”真正表现了一个从善如流的好主公的优良品质。

队伍停下来,蒋仲德牵住了马,孙易从马上翻下,寻了一个树荫下的空地走去。周德庸也下得马来,将缰绳交给旁边的兵士,跟着孙易向空地走去。蒋仲德看看四周,将马缰交给旁边的士卒,快步跟着两人走过去。

孙易与周德庸才坐下,杨从明几人也走了上来。“主公何故不前?”杨从明抱拳问道。

“士兵疲敝,追兵尚远,可稍做休息,恢复了力气再走。”周德庸看了杨从明一眼,答道。

杨从明看看四周,也不再说话。四人各持兵器,站在四周,小心戒备。只留蒋仲德随侍在一旁。周德庸看看几人,问道:“一日不见,主公从何处寻来几位壮士,委实不凡。”

孙易不置可否,只是道:“这,这位周先生,你还是告诉我详细的情况吧。我委实是失去记忆了。”

周德庸惶恐的拱手道:“周先生这个称呼实在不敢当,主公还是唤我的表字吧。”

“那······”孙易迟疑道。

见到孙易的迟疑,周德庸才记起孙易坠马失忆一说,连忙解释道:“属下姓周名亮字德庸,添为主公随军幕宾。常献拙策,供主公参详。”

孙易点点头,道:原来是军师,不过看他的样子,倒像是个狗头军师,不然如何搞得我的前任如此仓惶。想到这儿,孙易问道:“那个,德庸先生,不知我等是何故至此步田地。”

周德庸苦笑道:“说来话长,还得属下与主公细说。”

孙易点点头,等着周德庸的分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