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名农民工因讨薪被打在郑州闹市集体乞讨(图)

但恃铁血报中华 收藏 34 6919
导读:  [img]http://news.xinhuanet.com/local/2010-05/10/1284769_11n.jpg[/img]   [color=#0000ff]农民工在街上乞讨时,有盲人向他们乞讨,一名农民工把乞讨来的零钱给了盲人。[/color]   [img]http://news.xinhuanet.com/local/2010-05/10/1284769_21n.gif[/img]   [color=#0000ff]医院没有床位,被打伤的农民工只能躺在走廊加的床上输液。[/c
近期热点 换一换

26名农民工因讨薪被打在郑州闹市集体乞讨(图)

农民工在街上乞讨时,有盲人向他们乞讨,一名农民工把乞讨来的零钱给了盲人。

26名农民工因讨薪被打在郑州闹市集体乞讨(图)

医院没有床位,被打伤的农民工只能躺在走廊加的床上输液。

26名农民工因讨薪被打在郑州闹市集体乞讨(图)

12个瓷碗一字排开,26名农民工为受伤工友乞讨医药费

一年多过去了,200多名来自河南信阳的农民工还没有拿到被拖欠的60多万元工资,30多名农民工还被打伤。昨日,在郑州闹市区,为帮被打伤的工友筹集医药费,26名农民工端着碗向市民乞讨。

现场

闹市,26名农民工路边乞讨

昨日上午10时许,在郑州市园田路与东风路交叉口西北角处,一群乞讨的农民工引起了过路市民的驻足。

农民工一共有26人,他们一字排开,蹲坐在路边的台阶上,在他们面前,放有12个白瓷碗。

几名农民工还拿着“工友被打,乞讨看病”的牌子。

“差多少钱呀?伤得重不重?”过路市民赵大爷问其中一个小伙子。小伙子说,具体还差多少钱,要等医生全面检查以后才会知道。“被打的工友主要伤及头部,现在还有些神志不清。在济源市的医院里已经花了一万多元了,我们这么做,是想帮他们筹集一些医药费。”

赵大爷拿出50元放在了碗里,一些围观的市民也拿出5元、10元、20元面额的纸币放在碗里。

截至昨日上午11时许,农民工们共讨到了100多元。农民工代表殷占锋说:“我们会尽最大的努力帮助工友看病,毕竟我们是老乡,在一起打拼了这么长时间,实在不行,就派人回家借钱。”

缘由

讨要被拖欠工薪被打

农民工代表殷占锋说,他们来自信阳市潢川县。2008年9月,他们经介绍到济源市宝业五福园(现改名为五星置业)1、2号楼干主体工程。

“干活至今有一年多了,但开发商拖欠我们的60多万元工资至今都没给。”农民工代表阮成亮说。起初,他们是跟着郑州宏鑫建筑公司(以下简称宏鑫公司)去的,说好了工资是150多万元。后来,开发商给了90多万元,但他们光买建筑设备就花去了140多万元。在进场施工时,还给建筑商缴纳了70万元的履约保证金,后来保证金转交给了开发商。

断断续续干了一年后,开发商五星置业和宏鑫公司因合同问题引发纠纷,合同随即被终止。没办法,这些农民工就跟着后来进场的新乡市建筑公司继续干活。

但是,新乡市建筑公司又和开发商发生纠纷,工地停工。“我们200多农民工不能都在工地等着,就选出了32个代表守在工地讨薪。没想到,五一劳动节当天上午9点多,开发商一‘刘总’领着一群人到工地,将我们住的房子铲倒,又将建筑设备全部抢走。几名代表在保护设备时,被他们打伤,其中,杨长红伤势最重。”殷占锋说。

殷占锋说,杨长红的头部是被开发商一负责人刘保康(音)用砖头砸伤的,事后被送到医院。“开发商还到医院威胁恐吓,没办法,我们才将杨长红转到郑州。”

转院

背着工友,走到郑州

殷占锋说,5月4日下午,大家给杨长红办理了出院手续后,30多人就决定来郑州。“因为没钱,我们是走着来郑州的,在路上,遇到有农用车或者拖拉机,我们给人家说说好话乘一段车。杨长红则由工友轮流背着。5月5日晚上八九点我们来到郑州。”

到郑州后,殷占锋领着大家在郑州北郊张家村租了间民房,一天10元钱。32名农民工全部打地铺,睡在一间屋子里。“刚开始,我们在村里的小诊所里给杨长红看病,但后来他头痛得越来越厉害,5月9日上午,我们找一老乡借了500元钱,让他住到了省中医院。”

殷占锋说,这些天,大家都是吃馒头,连点咸菜都不敢买,偶尔吃上一包方便面换换口味,就不错了。

开发商

受伤农民工是自己摔伤的

在河南省中医院住院部外科四楼的走廊里,杨长红正躺在床上输液。

“我们聚在一起吃苦给人建房盖厂,到头来连工钱都没有拿到手,我在讨薪时也被刘总用砖头砸伤。”杨长红说。他的妻子在旁边哭泣起来:“出去一年半了,没拿回来一分钱,反而被打伤,给他看病我就借了一万多元,孩子在家都是饥一顿饱一顿的。”

对于杨长红的病情,杨长红的头部伤势,现正在观察中。

昨日下午,记者联系了济源市五星置业公司负责人刘保康。刘说:“我们没拖欠农民工工资,更没打人。”

当记者说到“农民工代表说你用砖头将杨长红的头砸伤”时,他随即挂断电话。2分钟后,他又致电记者称,不要听一面之词,他头部受伤是因跑时自己摔伤所致。“这件事情我们和农民工之间没有任何关系、合同,我今天接到了很多记者的电话,也不知真假,要想知道详情,最好还是来当地采访。”

对此,济源市公安局济水分局副局长赵勇说,农民工被打一事,他是后来去的现场。当记者问及杨长红头部如何受伤时,他说:“今天我不上班,在外地,这个事上班以后再说吧。”(大河网-河南商报)

8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