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式教育没教育出几个有教养的人却教育出了N多野蛮人

德现生 收藏 6 277
导读:  上世纪六十年代搞“四清”,有个专用名词叫“洗澡下楼”,说的是先让干部交代自己“四不清”,叫做“上楼”,让群众斗来斗去叫“洗热水澡”,交代清楚群众满意叫“下楼”,而下不了楼者就面临从降职丢官到开除戴帽劳教劳改以至杀头的下场,怪可怕的。不过本文不说这一种,只是写到这个题目,想到年轻朋友也许还不知道这项日常活动还有那样的讲究,并且也曾属于“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的发明,顺便提一下备忘。   本文说的下楼,就是日常活动的这种,从楼上经过楼梯走向楼下。其实这项日常活动也有可怕的一面,就是学生下课从上而下踩死

上世纪六十年代搞“四清”,有个专用名词叫“洗澡下楼”,说的是先让干部交代自己“四不清”,叫做“上楼”,让群众斗来斗去叫“洗热水澡”,交代清楚群众满意叫“下楼”,而下不了楼者就面临从降职丢官到开除戴帽劳教劳改以至杀头的下场,怪可怕的。不过本文不说这一种,只是写到这个题目,想到年轻朋友也许还不知道这项日常活动还有那样的讲究,并且也曾属于“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的发明,顺便提一下备忘。


本文说的下楼,就是日常活动的这种,从楼上经过楼梯走向楼下。其实这项日常活动也有可怕的一面,就是学生下课从上而下踩死人。此事一次再次发生,最近的一次是湘乡育才中学的孩子们下晚自习,在拥挤的楼道里踩死八人,伤者数十。事情出了,各方自然纷纷总结教训,除了说“因有一人跌倒”(该市新闻通稿称:“学生们在下楼梯的过程中,因有一人跌倒,导致拥挤”)以外,有说楼道修窄了,有说没有电灯,有说学生招多了,有说那晚天下雨,有说制度太死板(晚上九点十分下自习,九点半就得熄灯就寝),应该都是原因。只是这些原因并不等于教训,“下雨”就不是,“一人跌倒”好像也不是;而教训即使都被教育家和教育官们“吸取”了,可能也非立即改正得了:改造楼道、辞退学生等等,想来都未必好办。所以总结归总结,教训依然是教训,留待下次哪里出了事,照抄一遍了事。所以尽管对事件负有责任的该市教育局长被免职、学校校长和“另一责任人”被刑拘,但市委宣传部的官员仍说这是“意外事件”,而非“责任事故”。谁能预防“意外事件”呢?


我以为有一个“意内”的教训似乎被忽略了,如果认真吸取它,可以避免好多“意外”。这就是,老师们是否忘记教孩子们该怎样下楼?


下楼还须教吗?


下楼其实有多种下法。有序地从楼梯的一侧下,留出另外一侧为上楼的或有急事须迅速下楼或走得稍慢的人留出空间,是一种;让前面的人空出了楼梯自己才把脚踩下去,又是一种;无论如何避免和别人发生肢体接触,也是一种。然后就是我们在每次事故后所见到的现场描写:争先恐后,挤成一团。简而言之,文明下楼和野蛮下楼两种。野蛮不须学习,“文明”可是要教才会的。请问教育家和教育官们,你们教过吗?


不妨比比人家。“九一一”时的世贸大厦,几千人下几十层楼逃命,都有序地排在一侧让消防队员上楼救人,还自动地让导盲狗牵着盲人先走。他们中的多数虽在这有序的“文明”里遇难牺牲了,可是却赢得了举世的尊敬。这样的文明,可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而是从小跟着大人养成的。可惜我们这里的大人们,好像也是从小就未学习下楼术。其实岂止下楼之术,举凡与公众相处的场合,大抵都显现出缺学乏术。人行道上三五好友走成一排,便于嘻嘻哈哈彼此交流,却想不到给别人留下一点过往的空间;乘现代化的自动扶梯上下楼,三几个人也把扶梯挤得满满的,不给别人留点缝隙穿过;餐馆里面一坐下,就开始呼五喝六猜拳行令,一点不顾旁人的感受。


这“一点不顾旁人的感受”,乃是本文论述的核心。所谓文明这样文明那样,不外是在顾自己的同时也顾旁人的意思。这种文明,其实在我们“悠久的传统”里面并不缺乏,推己及人,仁者爱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如此等等,好像全都留在“辉煌六十年”的前面了。六十年过去,再没有老师教,无怪乎下楼踩踏事件一而再再而三地演出于各校也。


我的朋友、教育家吴非昨天就校园踩踏事件在《新京报》发表评论《校园踩踏事件的深层原因》,指出那原因就是“‘教育产业化’和应试教育”,我觉得吴说和我的想法相通,因为产业化的教育和应试教育显然没有“下楼教育”即关心他人的人文教育的空间,乃把上述想法扼要告他求教。他迅即回信,说“学校教育中已经没有‘教养 这个词了,连校长和教师都像商人一样处世,他们怎么可能教育出绅士和淑女?国民已经是那种麻木状态了,学校也是如此,所以我一直在喊‘绝望’”。我倒没有让孩子们成为“绅士淑女”的奢望(不过某些贵族学校宣称要制造的给女士开车门的绅士和会布置温馨的客厅的淑女倒是可能有的),只想孩子们今后下楼时听见前面叫喊出事了的时候及时停住脚,以及对于不幸遇难的同窗,从心里有所同情和哀悼,就好了。顷见《中国青年报》报道,该报记者在事件发生不到一天采访育才中学时,“同学们还像往日一样嬉闹着,”“悲伤似乎已经远离这个校园”。当他“采访死者的一个同学时,这位同学的脸上洋溢着笑容却丝毫见不到失去好友的忧伤,在问及他自己的同学遭遇这样的不幸是否难过时,他的回答却是一个惊人的‘不’字。”有评论说:“学生之所以缺失对逝去生命的敬畏,之所以对同学失去生命表现得麻木不仁,其原因不仅仅在于学生年幼无知,而在于这所学校的学生早已变成失去生命活力的应试机器。”


把我们的孩子“教育”到这个地步,我们的教育还不该猛省么!



人性是如何被教育掉的?[转贴]



我是一名中学地理教师。


5月12日下午,在课堂上我把地震的消息告诉了学生们。


他们第一反应是很兴奋,很激动。


我说,估计这次可能有比较大的伤亡,他们有人嘀咕“为计划生育又做出了贡献”。


我很难受,停顿了好一会儿。在黑板上写下了“终极关怀”和“喝狼奶长大”几个字,那些兴奋的人收敛了很多。


我随后说:“我们的教育有问题,我们都是受害者。教育出这样的学生,老师和社会难咎其责。教育到最后连人性都没有了。”


这两天,终止了正常教学计划,详细谈了下这次地震


总之,心里堵得慌。


每当介绍重大灾害时,都有类似的言论。。。


以下是原作者的续文、跟贴:


我们都远离地震,对于陌生而恐怖的地震,有一个认知过程。 也许,好奇和兴奋是我们对于新鲜事物的本能反应吧。从局外人的新鲜刺激到同情心激发后的心同感之。


我在高一各个班都谈到四川地震。上课前,我提议默哀三分钟,平时略有喧闹的教室会立即沉默下来。


之后,大家都很急切地询问近况和进展。


课堂中,分析了地震成因和前兆,他们听得很仔细很用心。然后,介绍了地震的自救知识。当然重点内容就是现场图片的展示,给学生们观看了许多图片资料后,他们由最初的兴奋变成了关注和伤心。讲到日本和台湾的援助时,大家纷纷鼓掌表示谢意。也对比了日本发生地震时,大陆这边的网友评论。


我五五开 点评了一下这次政 府的表现:闪光点不少、但提升空间很大。优点:信息相对以前透明、动员迅速、最后肯放下面子接受外援。缺点:协调欠妥、没有第一时间开放外援、教学楼倒塌太多、捐款缺乏透明度。另外把政 府雇佣五毛的一些言论介绍了给他们认识。


最后,我问:为什么上次我说地震时有同学那么高兴?


沉默了很久,有个学生答道:“我初中地理老师每次介绍灾害时,都是兴高采烈。教科书上总是说人多是中国的包袱。新闻联播介绍国外灾害时,也看不出有多么难过。”


这次,我沉默了很久......


在网上匆匆看到一个关于陈雪的消息,视频内容我不很清楚。


从评论看,她可能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做了错误的举动。


我想请求大家给她多点宽容,而不是人肉搜索加上人身攻击。


反求诸己,给孩子们多点宽容。


站在道德制高点批判的成本很低,但是收效如何呢?


摧毁总比建筑容易。


我们在黑板上写着“诚信”,当我们为迎接上级检查忙忙碌碌统一口径时,已经教会了他们“欺骗”;


我们在黑板上写着“同情”,当我们介绍充满笑意介绍别人痛苦时,已经教会了他们“残忍”;


我们在黑板上写着“反省”,当我们教科书把59—61年大饥荒归结为“自然灾害”时,我们已经教会了他们“借口”......


灾区在搬开孩子们身上的看得见瓦砾,我们应该也要搬开一些看不见的瓦砾,自己身上的,孩子身上的……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