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柔情之古道惊风 第十三卷 千里入蜀 第二百八十二章 乘酒舞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45.html


第二百八十二章 乘酒舞剑

楚枫左手端着酒杯,站起身道:“好,那我就以一曲《将进酒》为各位助兴!”

说着飞身离席,“铮”右手拔出古长剑,长剑向天一指,吟道:“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跟着长剑一圈,口中吟道:“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接着左手酒杯对着明月一举,吟道:“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酒杯一收,长剑向外一挥,跟着回转,吟道:“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长剑一转 口中念道:

“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君莫停。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楚枫一边念着,一边舞剑,身形飞舞,剑锋随诗句而流转,而他左手酒杯竟然一滴酒也没有溅洒出来。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楚枫长剑一顿,一仰头,举杯一饮而尽,一扬手,酒杯平飞而出,不偏不倚,刚好落在他原来座位桌面上。

长剑一舒,楚枫又舞起来,动作很慢,慢得有点出奇,却十分舒缓流畅。

无双奇怪问唐拙:“怎楚大哥耍得这般慢?”

唐拙动容道:“快……有何难?慢……才……显真……功夫!”说着站起身子,道:“我……来……与楚兄……助兴!”

唐拙离席而出,抽出长剑,剑锋一偏,斜斜刺向楚枫,楚枫闪身,手腕一转,剑尖点向唐拙左肩,唐拙右脚突然一跛,身子向右一歪,恰好让过剑尖,同时长剑已经向楚枫小腿刺出,楚枫回剑一格,两人一时交起手来。

唐拙的剑法看似十分古怪,甚至有点笨拙,脚步更是不稳,身子东歪西倒,似乎随时都要摔倒在地,不过他每一次歪倒,都恰好避过楚枫之剑,而他随后之出剑又与歪倒的身形配合得极之巧妙。

“醉剑?”楚枫轻呼一声。

“楚兄……好……眼光!”

原来唐拙所使的正是绝迹江湖多年的醉剑,传闻醉剑由醉翁子始创,醉翁子嗜酒如命,每醉必达数月,传闻有次竟一醉千日,却从酒醉中悟出剑道,乃创下醉剑一门,但当时九大门派以为醉剑颠倒怪异,有悖常理,皆不承认其剑法,于是醉翁子携醉酩剑,挑战九大门派掌门,竟然将九大门派掌门逐一击败,自此,醉剑名扬天下,自成一家。可惜,醉翁子之后,再无人物能将醉剑发扬光大,偶有出色的,亦始终无法领悟醉剑之神韵真意,难成大器,醉剑门逐渐式微,最后甚至完全绝迹于江湖,几为武林所遗忘。

当下两人一个使醉剑,招式古怪,奇变莫测,出手部位常让人始料不及;一个使太极剑,剑法松容,以不变应万变;但见剑影翻飞,一个如灵蛇出洞,一个若游龙出海,难分难解。

相斗一会,两人各自分开,无双跳出来,兴奋道:“真是厉害,耍了这么久,真是一片花叶也没有削落!”

两人哈哈一笑,唐拙道:“楚……楚兄……太极……剑法……果然……博大精深!”楚枫笑道:“唐兄醉剑出神入化,要是唐兄再多喝几杯,我早败下阵来!”

“楚兄……说……说笑了!”

无双拉着唐拙手臂道:“三哥,原来你醉剑这么厉害,为何不教我?”

未等唐拙答话,楚枫已笑道:“练醉剑可要喝酒,你三哥怕你酒量不行,会醉酒闹事,所以不肯教你呢!”

“胡说!”无双两眼一瞪,“唐门论酒量,除了太君,就数我!谁敢说我酒量不行?”

众人不禁偷笑起来。

当晚,众人尽欢而散,楚枫被安排在后花园旁一间厢房休息,兰亭自是被无双拉往自己香阁共枕同眠。

无双和兰亭躺在床上,无双一点没有睡意,她问兰亭:“上官姐姐,楚大哥为何会跟你一道入蜀?”

兰亭道:“这事说来凑巧!”

于是兰亭乃将二人在泰山脚下合力医治村民瘟疫之事讲了,无双道:“楚大哥如此仗义,真不明白为何江湖上人人都要追杀他?”

兰亭连忙问道:“无双,你说天下武林都在追杀楚公子,是怎么回事?”

无双瞪大眼道:“上官姐姐,你真不知道你身边那位楚公子是何等人物?”

兰亭摇摇头,她确实不知,一路上,楚枫从未提起他自己之事,她也没有问,她不是不想知道,而是她察觉楚枫似乎在回避、或者说是逃避着以前之事,所以她没有问,但她知道楚枫绝非寻常人物。

无双道:“上官姐姐,你就知道悬壶济世,你身边那位楚公子可是现今江湖最轰动的大人物呢!”

于是无双从古荡棋局开始,到震江堡灭门,到江南镖局贺寿,到闯入云梦泽,到回龙寺遭算计,到被击落汉水,到采石矶击杀河怪,到魔神宗分堂,到护送赈银,到莫高窟被一剑穿心,到月牙泉被三大派掌门围杀,到单人匹马独挡蒙古铁骑,到大闹净慈寺,将楚枫之事一件一件说给兰亭听。

兰亭心下十分震惊,她万没有想到楚枫整日嬉皮笑脸、嘻嘻哈哈,背后却原来藏着如此多辛酸之事。

最后,无双道:“有人说,楚大哥是星魔主之子,他的出现会给整个武林带来灭顶之灾,上官姐姐,你信不信?”

兰亭摇摇头:“我不信,楚公子不是这样的人!”

“我看也不像。对了,我看楚大哥对上官姐姐颇有意思的?”

“别胡说!你不是说他已喜欢谪仙子和天魔女么,而且还有天山飞将军在等着他?”

“那些都是江湖猜测而已,天魔女杀人如麻、嗜血成性,楚大哥怎会喜欢她?谪仙子要跟楚大哥一起,她师父绝不同意,况且天魔女和谪仙子还有不共戴天之仇,现在两人还不是都离开了楚大哥?”

兰亭忽然想起席中楚枫写的句子:“蝶恋花香待仙临!”不禁自语道:“原来如此……”无双奇怪道:“什么原来如此?”

“没什么!”

无双又道:“我看上官姐姐也是对楚大哥有意思呢?”

“别胡说,我是感激楚公子一路相伴入蜀……”

“是么,我看不像呢?”

……

那边厢无双与兰亭谈着楚枫,谈得兴致勃勃,这边厢楚枫大概酒意上头之故,一时合不上眼,索性走出房间,来到一假山鱼池边。

这个鱼池中的鱼是一种鳜鱼,巴掌大小,口中却有锋厉小齿,专以小鱼为食。

楚枫望着鱼池,想起百杖太君杖法,思索着自己为何会躲不开那重重杖影。忽见一条修长小鱼从假山缝隙游了出来,周围的鳜鱼即时汹涌围上,张嘴向那小鱼咬去。那小鱼极之灵活,在一排排利齿中绕来绕去,竟然让它绕出了鳜鱼包围,窜身钻回假山缝隙。

楚枫双眼一亮!

在妃子园石亭处,剑光飞闪,一条人影正在月夜下舞着剑,正是唐拙。

只见他在一株荔枝树前,左手执酒壶,右手执长剑,身形一歪一倒着,而长剑剑尖接连不断向枝头一朵花刺出,迅疾无比,几乎不见剑光。唐拙不时举起酒壶喝上一口酒,但长剑却一刻未停地刺着那花儿。再一细看,原来花蕊上有一只小蜜蜂在飞舞,而剑光就擦着蜜蜂闪过,或左或右,或上或下,虽然小蜜蜂不停绕着花蕊忽左忽右飞着,但剑尖总是在它身边擦过,却又不伤它分毫,甚至连旁边的花瓣也没有削落半片。

“唐兄,好剑法!”

唐拙“嚓”的收住剑,回头道:“楚……楚兄!”

楚枫走了过来,道:“难怪唐兄剑法如此之高,原来夜静更深也不忘练剑?”

唐拙笑道:“楚兄……见笑,刚才……与……楚兄对剑,甚有……获益,所以……乘夜……再……领悟一下!”

楚枫道:“刚才与唐兄对剑,我也颇觉获益,不如我们再比试一番?”

“好……好!”

楚枫“铮”抽出长剑,两人交起手来,因为四下无人,两人放开手脚,一时剑影翻飞、互不相让。

唐拙身形一歪,四道剑光似醉非醉罩向楚枫,楚枫身形连闪,竟然绕着四道剑光而出,反手一剑斜挑唐拙,唐拙挡开长剑,暗暗惊讶楚枫身法之妙。

两人足足激斗一个时辰,才各自收剑,大感畅快,唐拙道:“楚……楚兄……太极剑……越发……精深了!”

楚枫道:“唐兄醉剑也越有醉意哩!”

两人哈哈一笑,楚枫见唐拙左手还执着酒壶,乃问:“唐兄时常一边练剑一边喝酒么?”

唐拙笑笑,道:“不瞒……楚兄,为了……练……醉剑,我……时常……借助酒意,可惜……总……总觉……未得……其神髓!”

楚枫道:“我听老道士点评天下八大奇门,曾提过醉剑门,他说醉翁子飞仙时曾留下一句话,希望有弟子能从中领悟醉剑最高境界!”

唐拙两眼一亮,道:“是……是何话?”

“似醉而非醉,形醉而意不醉,意醉而神不醉!”

“似醉……而非醉,形醉……而……意不醉,意醉……而……神不醉,形……意……神……”

唐拙喃喃琢磨着着这句话,眼神渐渐露出惊喜之色,突然身形一歪,长剑虚空一刺,他这一歪一刺,醉态毕现,而剑锋却是沉稳精准,剑气突显,显然比之前骤然跃升一层!

楚枫惊喜道:“唐兄,看你刚才一下出手,恐怕已登‘形醉而意不醉’之境!”

唐拙一收长剑,激动道:“多……多谢……楚兄……提点!”

楚枫哈哈笑道:“我哪有本事提点唐兄,这是你们醉剑门开山祖师留下之话,只是不知怎的让老道士听了去!”

“老……道士……想必……就是……楚兄……师父了?”

楚枫一听,心中又犯愁,看来又要解释一通了,乃道:“老道士不是我师父,老道士是教我武功的,我师父没有教我武功。”

唐拙有点愕然,不过只是笑笑,没有再问。

楚枫道:“唐兄,难得今晚如此兴致,我们不如再畅饮一番?”

“好……好!难得……楚兄……不嫌,我……陪……楚兄……痛饮……三百杯!”

楚枫哈哈大笑,于是两人在亭中坐下,边饮酒边畅谈,相谈甚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