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殇曲 第一卷:【御鬼剐妖之卷】 第三十九曲:【三尸两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0.html


楚狂沙暗暗叫苦,心中的恼怒已不知用什么来形容,想要把刀抽回,却蓦然发现自己身边紫气缭绕,身体竟动弹不得,分明是被眼前的自已人禁锢住了,想要说话,也是不能,头上不禁冒出冷汗。

那紫气里时时隐现起青红二光,忽明忽暗,如漩涡般卷起周围未散的真气,发着璀璨夺目的华光。萧子邪略显苍白的面庞便在这华光中愈显妖异。

楚烟云眼见爹爹被定住,心里大急,但还是平复心境,呵斥道:“你到底是何人?为何闯进我不羡仙?还伤我爹爹!”言辞虽然激烈,但是却丝毫不敢妄动,生怕萧子邪出手。

萧子邪此时委实也是极不好受,接连的大战终于让他元气大伤,本已是强弩之末,要不是刚才吸收了上千冤魂厉鬼补充元能,此刻萧子邪恐怕连站都站不稳了。

萧子邪心里渐渐升腾起一丝愤懑,原本波澜不惊的心境也开始出现一丝波动,一边强压住身体的不适,一边默运空空诀平复心境,萧子邪嘴角邪笑冷声道:“我在此处疗伤,你们突然对我出手,难道我要站在此处任人宰割吗?别说一个小小不羡仙,天下也任我去得!伤你爹爹有何防,就是杀了他,你又奈我何?要怪也只能怪你们学艺不精罢了!”

楚烟云听到萧子邪如此狂妄的言语,不禁恼羞成怒,但投鼠忌器,却又不敢轻易出手,只好银牙紧咬恨声道:“你要如何才肯放我爹爹?”

萧子邪邪魅一笑,并不与她计较,只是轻声道:“放了你爹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楚烟云细细打量着萧子邪,生怕他不肯放人,此时听到他这么说,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随即沉声道:“你且说来我听听,我能做到的一定答应你。”

萧子邪露出一个不屑的神情,嘿然道:“我要你带我进绝器山庄。”

楚烟云乍听此话,心里一惊,妙目圆睁失声道:“你说什么?”仔细打量萧子邪神情,终于确定萧子邪并非说笑,心下暗暗思忖,此人神秘莫测,一身修为强悍至极,即使如此也不可能以一人之力独挑整个绝器山庄,为何偏偏在与绝器山庄慕容婧仙那小魔女结仇后,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呢?随即心里一惊,莫非他也是为了那件宝物?但又有些不解,询问道:“你为何要去绝器山庄?”

萧子邪心境渐渐平复,眯起眼睛,微笑轻声道:“我本不是什么英雄侠士,是为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之人,所以天性随喜好而动,睚眦必报,绝不肯吃亏。”

看到楚烟云一脸莫名其妙的模样,萧子邪嘿嘿一笑,平静道:“今日栽在慕容婧仙那小丫头手里,怪我太小瞧与她,但是就这么走了,我是怎么也不甘心的,也太对不起我家老头子,所以怎么也要去整一整那丫头。这不羡仙是绝器山庄部署暗探的地方吧,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我根本就不在乎,至于你们为何潜入绝器山庄,更与我毫无关系,所以,你们的事情我可以保证绝不会吐露半句。只要你答应了我的条件,我自然会放了你爹。”

楚烟云思忖半天,暗暗想道,此人说话不像有诈,而且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此人修为如此之高,如果愿意相助自己,那么自己这方对于那件事就多添了一份把握,那件事事关圣门千年复兴大计,还是把这潭水搅得再乱些才好。况且帮他进入绝器山庄,此事虽然不易,但也不是不可能,爹爹在他手中,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现在先答应了他救下爹爹再说。然后以此事难办为由拖延时间,等待三位长老,到时候就算他不守诺言,只要三大长老赶来,又何须再惧怕于他?想到此处,楚烟云终于下定决心,一口答应道:“好,我答应你!现在放了我爹爹吧。”

萧子邪冷冷一笑:“先把这个吃了。”言罢扔给楚烟云一颗墨绿色丹药,那丹药虽盈盈闪光,却散发出淡淡的腥臭,让人不堪忍受。

楚烟云接过丹药,面色一变,秀眉紧皱,冷然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萧子邪嘴露邪笑,仿佛漫不经心般说道:“你手中的是三尸两心丹子丹,乃是用金、水、木三命之尸精血化炼,再加上摄心虫的幼蛹所炼,吃了后不会对你产生危害,反而可以增加修为,但同时也有一个限制,就是要在一个月之内吃下另一颗用母虫炼制的丹药,否则便会被摄心虫寄生,爆体而亡。”

看到楚烟云怒不可揭的模样,萧子邪不以为意道:“你表面看起来是一个小女孩,其实和慕容婧仙一样,都不过是用秘法变换了模样罢了,所以以你的心智和手段,我不可不防。你也可以不吃,我们刚才的约定作废,反正即使没有你们绝器山庄我也进得,不过是多费了点麻烦罢了。”

楚烟云萧子邪被一下猜出自己的秘密,心里一惊,脸色微变,咬牙道:“好!希望你不会出尔反尔!”言罢,不顾楚狂沙对自己拼命使眼色,一口吞下了三尸两心丹。只是看萧子邪的眼神中充满了怨毒。

萧子邪哈哈一笑,轻声道:“对了,忘记告诉你了,此丹之所以叫做三尸两心丹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吃了三尸两心丹母丹的人可以随时知道吃了子丹的人心中所想之事,故此丹又叫做子母两心知。”

楚烟云身子微微一颤,恼怒之极,更是后悔莫及,没想到制人未成反被制,再看萧子邪,只觉此人实乃卑鄙无耻之极,一时气的面色通红,狠狠道:“还不放了我爹?”

萧子邪此时也终于支持不住,撤去对楚狂沙的禁制,倒坐在地上哈哈大笑起来,只是嘴角慢慢溢出一丝血丝,开始静静打坐疗伤。那绚丽莫测的紫色真气也慢慢以漩涡状缓缓运转,渐渐被萧子邪吸收。

楚狂沙禁制被解,顿时觉得天昏地暗,竟是不上一丝气力,仿佛全身的真气都被吸干了,全身都软绵绵的,也连忙坐在地上闭目打坐起来。

此时,楚烟云更是被气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这才明白过来,眼前这紫衣少年早已是强弩之末,刚才自己只要强行救人,定可以将他一举拿下,但此时木已成舟,开弓没有回头箭,吃了那劳什子三尸两心丹,再对他出手已然太晚,除非自己有万全之策解了那蛊毒。

想到此处,楚烟云更是恨恨然,只觉把这萧子邪生吞活剥了都不解恨,自己从小便是圣门内数一数二的绝世魔女,何时像今日这般被人玩弄于鼓掌之间?此仇不报枉为人!想至此处,便下定决心,今后定要把眼前的紫衣人玩弄千遍万遍,叫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虽然心思已是千回百转,但楚烟云却已是接受了自己现在是受人制约的,所以也不敢表现的太过明显,反而对着萧子邪笑盈盈道:“大哥哥,现在我们也算是坐在一条船上的朋友了,我叫楚烟云,我爹是`断魂狂刀`楚狂沙,还未请教哥哥大名?”

萧子邪心里暗笑,这楚烟云还是小看了三尸两心丹,她刚才所想的那些全被萧子邪听在心中,此时见她为了假意接近自己,装出一副亲近的模样,萧子邪更是觉得好笑,淡淡说道:“萧子邪。”

虽说萧子邪还真未把楚烟云放进眼里,但是如果想要进入绝器山庄,现在还是得依靠她的帮助,所以便没有指出来,反而可以借此来保障自己的安全。更何况自己现在身负重伤,而慕容婧仙今日在自己手下吃这么大的亏,定不会善罢甘休,自己现在既要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养伤,又要尽快了解绝器山庄,呆在不羡仙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楚烟云呆呆的望着正在疗伤的萧子邪,嘴里轻轻念到:“萧子邪……”心里暗暗想道,趁此机会,看他能不能为我圣门所用,如果可以,那定会是我圣门一大助力,如果不能,也可以尽快想办法除去他,但此事一定要谨慎,切不可操之过急。

想至此处,楚烟云笑靥如花,好言细声问道:“不知大哥哥为何非得去那绝器山庄。”

见萧子邪也不回话,只是静静地打坐疗伤,楚烟云装出一副推心置腹的模样,眨了眨大大的眼睛,嘟起小嘴说道:“大哥哥难道不知道吗?今日你与慕容婧仙那小魔不羡仙大打出手,以慕容婧仙的性格,她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你又何须自讨苦吃,要去绝器山庄呢?”

萧子邪闻言心里只觉得毛毛的,心中暗暗想道,叫大哥哥还叫的蛮亲切的,只是貌似比我还要大吧。刚才在心里还咒我要把我千刀万剐,现在却装得如此模样,果然是好心机。

萧子邪心思千回百转,只是一点也不表现出来,任凭那楚烟云如何询问,始终是一副淡然的模样,静静疗伤。

萧子邪默运无极神诀,却发现自己体内的真气根本就不受自己的控制,如走火入魔一般四处乱窜,甚至可笑的是,竟然拉帮结伙似地分了好几个派系。以紫火神兵真气为主的真气最为壮大,盘踞于自己体内丹田正中央,周围青红两道水火真气,以游离状交缠盘旋在紫火神兵真气四周,而体内又莫名出现了一些灰白色的粘稠状真气,散于整个丹田,并时时散发出淡淡的荧光。萧子邪登时愣住了!

而在外面,楚烟云则是看到萧子邪赫然变成了一个彩球,紫、红、青、白、灰无色真气萦绕于萧子邪周围,并将他紧紧包裹起来,转眼间,萧子邪就被包成了一个巨大的蛹状球体,并散发出璀璨绚烂的华光,楚烟云登时愣住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