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外交政策》杂志网站5月3日文章,原题:(亚洲的)制衡行为 若中国国力继续上升,那中美之间的竞争肯定会大幅加剧。中国很可能谋求成为地区霸主,而美国或许着手阻止。中国的地区霸权之路将比美国昔日所走的路更为艰难,因为当年西半球没有其他大国,美国在北美扩张没遇到强劲阻力。相比之下,中国周边存在若干实力不低的中等强国。因此,关键问题在于,面对中国日益增强的国力,其他亚洲国家是选择制衡还是“投靠”。



国际政治中制衡行为往往是主流,但比起强国,弱小国家更有可能倒向强权。那亚洲未来事态发展将如何?一方面,制衡大有希望。尽管中国在亚洲潜力最大,但其部分邻邦不算“弱国”。日本拥有潜在核能力及不俗的军力,很难胁迫其屈从。越南从来就不是省油的灯。而印度有十多亿人口,又有核武器



而且,即便中国变得很强大,动用军力对付邻国也绝非易事,因为单靠地面部队无济于事,它必须借助海、空及两栖作战能力。鉴于美国有意提防中国,后者谋求地区霸主的努力将遭到强大联盟的反弹。



另一方面,美国为维持东亚防御同盟也面临明显障碍。比如,提供多少支持尺度不好把握。美国若对亚洲伙伴提供支持太少,一些国家可能与北京达成协议;若太多,无异于让亚洲盟友免费搭车。



此外,中国说话和和气气,着力增进与其邻国的经贸文化交流。这种策略最易奏效。若中国外交粗暴无礼,华盛顿反而更易维持稳固的亚洲伙伴关系。如果北京不懈推进“软实力”,一些亚洲国家可能会认为中国代表未来,中国的霸权并非那么可怕。总言之,跟冷战时期在欧洲相比,美国在亚洲管理同盟关系需要付出更多关注和手腕。▲(作者斯蒂芬·沃尔特,汪析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