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敲诈政府罪” 让人不寒而栗

陆地沉沙抓海龙王 收藏 2 146


山西吕梁临县兔坂镇农民马继文上访反映自家土地被强占,没想到被判“敲诈政府”获刑3年。当地政府称,马继文多次上访,“索要赔偿150万元,至少不低于80万元”。对此,马继文女儿称“父亲只想要回我们的土地,要赔偿都是赌气说法”。


“敲诈政府”这个被“创新”出来的“罪名”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过去两年,多起农民被指“敲诈”政府案,在河北沧州不断上演。至少4名农民因到北京反映诉求被认定敲诈法院或政府而获刑;去年11月,沧州南皮县的两起“敲诈政府”案经河北省高检关注后撤销。


“敲诈政府”的罪名很雷人很荒唐,无论从法律层面还是从情理层面,都是不可能成立的。更何况“敲诈政府”的还是一个弱势的农民。如此罪名,只能是欲加之罪。


为何给农民强安上这么一个罪名?因为可以止息农民上访。上访对政府官员来说是最为头痛的事。当权力之手损伤公民的权利,而公民又无处可讨说法的时候,就将上访作为最后的稻草。但权力之手既不想纠错,又不愿意公民上访,就千方百计以权力来“压制”公民的上访,于是公民上访之路就充满了各种各样的阻碍,被送学习班,被送精神病医院,不一而足。给农民的上访安上一个莫须有的罪名,是最省力的事。同一法官对一起事件,可以有完全不同的判决。连法院院长都如此说:“各人有各人的理解。”法院既可以“不好意思抓人”,当然可以有“不同的理解”;当然可以随着权力的意志而实施不同的判决。


将农民诱入一个“罪名圈套”,其实很容易。“钓鱼执法”早就作出了“示范”。先给钱,再给个罪名。权力之手的威力不是普通老百姓所能够想象的。权力失范,法律的尊严无处藏身。


(本文来源:今日早报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