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特工战 破城时刻 32、潜伏在解放后的共产党员

幸运特快 收藏 4 75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1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12.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51598.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12.html


欧阳到商行来,当然是有人进行了严密的保护的,只是没有让那个冒充伙计的小特务发现而已。

在这种最重要的时刻,在外面带队的当然是于效飞本人。

这次行动非常机密,所以他只挑选了几个人跟着他来。安长征和几个作战经验最丰富的战士在于效飞身边隐蔽着,连个大气也不敢喘。

安长征有点不服气,今天下午,于效飞回到机关的时候,做了一次小小的总结。于效飞说:“这次突击检查,发现了不少情况。不过,咱们的几个小组,成绩也大不一样。查军这一组抓住的坏人最多,安长征这一组抓住的人最少。你们小组要总结一下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安长征朝四面看了看,没有说出什么话来。

于效飞说:“这样吧,你再跟我去执行一项任务,这次要拿出真本事来,最近咱们整个机关的工作都没有什么起色,大家可得努力呀!”

于效飞就把安长征带到身边,要亲自看看他到底在行动上出了什么问题。


第二天晚上,欧阳如期来到商行,李春这次是一脸热情,急忙迎接到大门口。

昨天晚上,李春已经找到了为他提供情报的那个更加绝密的联络点,向那个神秘人物打听欧阳的详细情况,了解这次欧阳找上门来,是不是共产党的圈套。

经过了将近一天的紧急调查,消息终于传了过来,欧阳确实只是一个因为走运,抱住共产党粗腿的人。通过多个渠道,特务已经把欧阳解放前在国民党警察局的所作所为全都打听清楚了,他们确认,欧阳不过是一个杜月笙那样会做人的人物,这种人,到处都有朋友,不过,绝对不会真正相信共产党那一套。

原来,上海解放之后,因为环境复杂,形势需要,组织上仍然没有公开欧阳的真实身份,只是把他和其他留用的原来国民党的旧警察们一起留在了公安局。只是,这种真正可靠的自己人,当然可以放心地把领导岗位交给他。因为没有公开身份,所以其他的旧警察,社会上认识的那些各种各样的社会关系,还误以为欧阳是因为朋友多,兜得转,被共产党请出来撑场面的。

欧阳的真实身份,其实还是社会部的情报人员,专门负责利用他从前的关系,收集一些从官方角度掌握不了的情报。一些以为有机可乘的别有用心的人,被欧阳的假面目所迷惑,还是会象飞蛾投火一样跑到他这里来,这收到了从公开角度完全达不到的效果。

说起来,一个共产党员,在自己的组织取得了成功之后,本来应该感到高兴,从此彻底扬眉吐气,挺起腰杆做人,可惜,直到现在,他还不能象其他同志那样,真正回到自己的队伍中去。这确实有点悲哀,可是,那些特务恰恰就是上了这个当,终于利令智昏,自投罗网了。


讨了个定心丸吃,李春回到了自己的商行,这下他是浑身轻松。他这才重新拿出欧阳送来的纸条,又重新研究起来。到了现在,他才看出纸条上边的真正含意。

原来,纸条上边的意思是要他把金条交给欧阳,第一是要赶紧把焦明从共产党手里赎出来,第二,焦明还有一层更深远的意思,焦明的意思是,看到这个欧阳也是个出家人不贪财,多多益善的人,要是能够把金条下雨似的砸上去,把这个已经在共产党里边当上了小头目,在那么敏感的公安机关里边当官的欧阳拉进自己的“上海特别行动组”,那可是在共产党的心上扎上了一刀。

李春越想越觉得从心里由衷地佩服,焦明已经被人家逮捕,居然不但没有被敌人发觉,没有暴露秘密,反而还收买了关押他的看守,帮助自己完成暗杀任务!这可真是一个超级特工啊!放眼整个中国间谍史,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大概只有老板的兄弟毛森才能做到。

看到欧阳进来,李春满面春风地陪着欧阳来到客厅,这次和上次提心吊胆,步步设防完全不同了。

欧阳笑着问道:“李老板,今天怎么这么高兴啊,有什么喜事上门吗?”

李春陪笑说:“欧阳处长真会说话,要说我有什么喜事,还不是处长大人你给送来的嘛!昨天我不知道处长的来意,招待不周。在共产党的地盘上,我们不得不防,处长也请多见谅。”

欧阳大度地一摆手:“算了算了,一场误会,不必放在心上。别老是处长处长地叫,我这个挂名的小处长,在你们这些军统的红人面前,根本不值一提,就别讽刺兄弟了。要是看得起的话,就叫我一声兄弟好了。”

李春赶紧客气说:“那怎么好。欧阳处长可比我们强多了,脑子灵光,早早就安排好了路子,几天功夫,就青云直上,当上了处长,真是让我们这些兄弟惭愧啊!”

欧阳连连摆手:“这也都是兄弟们帮衬,见笑,见笑,咱们还是兄弟相称吧,要不然就是诚心取笑小弟了。”

李春乘机问:“好,既然这样,那么我就高攀一下,咱们就以兄弟相称了。兄弟既然已经在共产党里边当上了处长,已经和我们保密局是势不两立,为什么还要走这条路,要帮助我们呢?”

欧阳叹了一口气说:“唉,国民党去了台湾,共产党马上就要进城,所以兄弟也只好见风使舵,跟上了共产党。过去兄弟没本事,在国民党里边什么升官发财的好事也没混上,这次总算在共产党这儿看准了苗头。不过,虽然当上了这个小处长,面子上是好看了,可惜,这共产党是个穷党,又管得特别严,这手头上老是紧巴巴的。当了这么长时间的处长,房子还是那间,舞厅也不能经常去,跟从前当小人物的时候没多大区别。所以呢,就老是想,捞点油水,调剂一下。

“再说,别看共产党现在闹得凶,可是,国民党毕竟有美国人撑腰,有钱有势,飞机大炮多得很,过几天可能就打回来了。聪明人,最好还是给自己留条后路。你说,是吧?”

李春一听,这话可真是说到他心里去了,他要听的就是这个。话说到了这个份上,他完全彻底地对欧阳打消了怀疑。于是他对欧阳说:“兄弟,你果然是聪明绝顶啊!能在这么复杂的形势里边看清局势,左右逢源,真是了不起。我实话跟你说吧,这次兄弟们回来,是接受了老头子亲自下的命令,这一次要干一次大的!”

“干什么大的?”

“保密局接到了老头子的死命令,要不惜任何代价,采用枪击,爆炸,投毒,撞车等一切手段,从肉体上消灭共匪要员,第一号目标便是陈毅,此外还有华东财经委员会主任曾山和邓颖超,以及在上海的著名民主人士。保密局这次下了大本钱!”

“噢!”

“刺杀掉陈毅,可以得黄金2000两!”

“噢!”

欧阳先是装作大吃一惊,又装出见钱眼开的样子,把上身探了过去,竖起耳朵,听着下文。

李春看到自己的这一番话果然打动了欧阳,更加得意,更加夸张地大肆吹嘘起来。

欧阳听到他开始扯什么国际局势,自由世界那一套废话,赶紧把话题拉回到自己关心的问题上来,欧阳问道:“话是这么说,可是,要真的想办到可就难了。军统在台湾呢,最近也在舟山,根本就过不来,你看看,好容易来了个人,还让人家抓住了,这要不是我,他的脑袋可就搬家了。”

听到欧阳这么说,李春的脸上有点挂不住,他赶紧解释说:“兄弟,你太也小瞧我们了!这次我们来的全都是高手,我们来了几十人,在这儿又拉起了几百人的队伍,只要组长一声令下,就是把上海翻个个儿来,都轻而易举!”

欧阳大笑起来:“哎呀李老板,咱们当着真人就别说假话了。你这一套唬别人去行,想唬我,那不是找错了人了吗?我又不是没跟你们军统打过交道,你们那次要抓共产党的时候不是吹得很凶,可是抓住一个了吗?全都是嫌疑犯。要不然,现在共产党能把大上海占了吗?”

李春更觉得没面子,他大声说:“兄弟,你的消息也太不灵通了,我们早就不叫军统了,现在叫保密局!这次我们是把全局的高手都派进上海了,我们组长,我已经跟过他十几年了,他可不是那群吃干饭的饭桶!你知道他杀过多少人吗?他是全局第一高手,在进来之前,又专门跟美国专家学了最新的特种爆破技术,又有最可靠的情报,这次行刺是十拿九稳的!”

欧阳还是忍不住要笑似的问:“那来的人是谁呀?”

李春刚要说话,忽然又刹住了,眼珠转了一下,故作神秘地说:“他叫诸侯。”

“诸侯?”

欧阳一眼就看出这个家伙没说实话,所以故意挖苦他说:“没听说过这一号啊?你还帮人家吹呢!这次又完了,又来了一个无名之辈,根本就别想靠近人家!”

李春看到欧阳根本没相信他的话,有点急了,就急忙说道:“绝对不是!诸侯可是整个保密局的第一高手,他们带的武器更是美国盟友援助的世界上最先进的武器,不但有美式无声手枪,轻机枪,长短枪支几十支,还有全套的电台设备。更厉害的,还有美制雷管,黄色炸药,手榴弹,及氰化钾之类的剧毒药品。”

欧阳心想,看来这次敌人是真的下足了本钱了,真的需要认真对付了。

但是他还是按照原来的路子,故意激李春:“再有这么多的枪有什么用啊?我虽然不在市政府上班,可是也在开会时候见过几次市长,人家警卫的那个严啊,一般人根本不能靠近。”

李春急忙摆手说:“诸侯来之前,老板特意让他在台北专门跟美国中央情报局的职业杀手系统地学会了当时世界上最新的特种爆破技术,老板又亲自和他一起研究制定了一套极其周密详细的暗杀方案,把什么全都考虑到了,什么警卫呀,保护啊,全都没用了。另外一起来的还有具有各种暗杀专长的几个人,所以这些你完全不必担心。”

说着,李春又朝欧阳一挤眼睛:“再说了,现在这不是来给你送钱来了,他们是有困难,可是现在有你在里边给提供消息,这不是天助我也吗?你可别忘了,只要干掉陈毅,那可是2000两黄金啊!”

欧阳叹了一口气:“钱是不少,可惜,我是没那个本事赚,怎么也轮不到我名下呀!”

李春加重了语气说:“是每个人都有2000两!你提供了可靠的消息,帮助我们办成了这件事,你就能得2000两!”

欧阳装出震惊的样子:“噢!”

他心想,这特务还真下血本啊!看来蒋介石和毛人凤他们这次是真急了。

李春用诱惑的口气说:“怎么样,这简直是从天上掉下来的金子啊,你不想拿吗?我是真羡慕你呀!”

欧阳做出在内心进行激烈的思想斗争的样子,最后狠狠一拍桌子:“好,干!”

李春大喜,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看来老头子和美国顾问说的不错,人心毫无价值,有了美金,任何国家也可以改变颜色!

两个人既然已经成了同伙,双方的关系自然就更近了一层,李春赶紧让人摆上了酒席,两个人边吃边谈起来。

李春这才告诉欧阳,原来被捕的焦明被保密局委任为太仓支队支队长,是来为诸侯摸底的,如果他遇到了麻烦,那么整个行动就可能改变计划,无法进行下去。老头子因为上次行刺毛泽东时老板夸下了海口,却连一枪都没放就遭到了可耻的失败,十分震怒,所以这次给老板下了死命令。而老板也就给大家定了期限,要赶在共产党的大日子到来之前,给他们送上一份大礼,所以上峰受到的压力极大,心里也十分焦急。

欧阳心想,共产党的大日子?送一份大礼?什么大礼?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而且,这个大礼要送出来,必定是要有一个期限的,必须赶在敌人行动之前,摸清他们的全盘计划!

他正在想着,李春就又说:“所以,现在得赶紧把焦支队长放出来,现在就看你的了。”

欧阳满口答应,但是接着,他又装出来为难的样子说:“不过,这次就是专门为了去抓特务的,虽然我可以把他当成一般的犯人,减轻他的罪名,可是,在这样的大行动中随便放人,还是不大可能,要是一下子就放出来,比较麻烦啊!”

李春知道欧阳说得有道理,但是,事关重大,他只好说:“那么只好请老兄多想办法。”

欧阳还是做出一副沉思的样子,李春明白他的意思,赶紧跑到旁边,从一个抽屉里边拿出三根金条来,放到欧阳的面前,他笑着说:“怎么样,我们还是说到做到的吧?那,三根条子,已经放到你面前了。如果能够提供奸匪的消息,尤其是共产党市长的消息,那可就不是三根两根条子的事了。常言说,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呀!发财的机会可就这么一次,老弟,你可要想好啊!”

欧阳看到金灿灿的金条放在自己的面前,心花怒放,一把抓起金条放进自己的口袋,满口答应说:“好,我马上去想办法!我把他和其他的轻犯关在一起,换一个地方关押。到了那边,再来它一个混水摸鱼,提前释放。反正完事以后我就到台湾享福去了,共产党就是发觉了也拿我没办法!”

李春一拍桌子:“好!就这么办!不过,你说错了一件事,事情成了之后,你就是党国的有功之臣,老头子反攻回来,你就是全上海数得着的人物,还用得着上什么台湾!”

欧阳心想,看看这些人,还真把这事当真了,国民党还回得来吗?


欧阳从李春那儿出来,在几条街外,于效飞的汽车从后边无声地靠拢过来。

欧阳上了于效飞的汽车,把刚才和李春交谈的经过告诉了于效飞。

于效飞皱着眉头说:“你们还不知道吧,咱们快要建国了,日子就定在10月1日,敌人说的大日子肯定说的就是这个。这说明敌人一定要赶在这个日子之前动手。可是,敌人的计划到底是什么呢?敌人好象已经是十拿九稳的了似的。”

欧阳和旁边的安长征这是第一次听到这样大的好消息,他们一阵激动,但是随即想到,自己肩上的担子可就更重了,在这样短的时间内,怎么防止敌人的破坏呢?

他们一齐问道:“那咱们怎么办?”

于效飞说:“再用一次连环计,彻底搞清敌人的阴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