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地精 正文 43

半残的小兵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8.html[/size][/URL] 地精见对面的日军这么快就投入了战斗,心想这肯定就是那个老冤家在指挥,这小子当然不会客气,动用大力神、鱼叉和雄风导弹、火箭炮、温压弹等各种杀手锏对其进行地毯式打击,挫伤了日军的士气。 松村为了躲避这样的凌厉攻势,也早就做出了一些准备。在谅山市区修筑了大量的半地下掩体,将一部分高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8.html


地精见对面的日军这么快就投入了战斗,心想这肯定就是那个老冤家在指挥,这小子当然不会客气,动用大力神、鱼叉和雄风导弹、火箭炮、温压弹等各种杀手锏对其进行地毯式打击,挫伤了日军的士气。

松村为了躲避这样的凌厉攻势,也早就做出了一些准备。在谅山市区修筑了大量的半地下掩体,将一部分高楼改造成日军据守的火力点,并采用大量的钢筋混凝土进行加固,有的还设置了伪装。

因此当中国军队强大的金属风暴过去之后,日军除了暴露在外面的少数人被炸死外,大部分都从他们那些秘密的掩体当中安然无恙地钻了出来,返回表面阵地,然后便开始猛烈打击冲进城里的中越联合战斗群。

日军的97-3坦克躲在轰炸后的废墟里,当战斗群的坦克装甲车经过以后便从后面开炮袭击,他们将行进在北街的2辆M41D坦克和3辆云豹的驱动系统炸瘫。不过由于炮塔还能转动,国军随即向后开火反击,将其中的2辆97-3击毁。

国军快速工程队的工兵搭乘VN3和BRDM2四轮战车开来,对受损的装甲车辆进行检查,然后根据损坏程度进行修复,如果是比较严重的就会被送回后方。

日军在利用防御工事反坦克的同时,也安排狙击手和机枪手在各个楼房据点里对敌人步兵进行精确射击,99式步枪和92式重机枪的7.7毫米子弹因为穿透力强,使得身穿拦截者防弹衣的国军步兵和没有什么单兵防护要求的越军士兵大吃苦头。要是被打掉肋骨的话还算幸运,可要是打到肚子以上的部位那就麻烦了。

不过战斗群官兵的素质还不至于比鬼子差,他们在吃了点亏以后,重新表现出了本来就有的敏捷性,借助建筑物隐蔽自己,然后用火箭筒、机枪、喷火器和榴弹发射器进行反击。联军的坦克装甲车也对日军火力点进行直射压制,直升机也临空穿梭在日军阵地之间进行猛攻,给予步兵以强力的支持。

双方就这样在市区打成了胶着状态,松村这时候便命令炮兵加强火力,日军配置在城北的十几门加农炮和榴弹炮将大量的炮弹打进市区,另外日军陆航的96式攻击机和97式战斗机也开始了空中支援。

地精随即命令部队暂时撤退,他自己要回国做些准备,副官有些不解“现在情况紧急,长官您为什么要走呢。”

阮大明说“对啊,我们还需要您的支援。”

地精说“你们俩就放心好了,我是去搬救兵,毕竟咱们的人也不是很多,那肯定是会吃亏的,不如咱们先停一下,等准备充分了再打也不迟啊。”他说完这话就跳上了身边的一架直升机,朝着远方的山区飞去。

海防那边的情况基本上和谅山差不多,也是如火如荼,中越联军一共动用了两个师的兵力,重创日军的台湾第2混成旅和海军陆战队。XS1V和定江舰击沉了18艘从海南岛和台湾方向开来增援的日军运输船,不过由于日军的战斗力较强,联军咬牙攻击4个小时才将海防给完全包围。

地精对这种乌龟般的进度感到非常不满,他操纵着自己的OH58D武装直升机发射了一些海尔法导弹,帮助海防的联军摧毁了部分日军阵地。

这时日军陆航的几架97式战斗机可能已经盯上了地精的这架墨绿色的直升机,一串7.7毫米机枪子弹嗖嗖地擦过机体,但似乎并没有击中。地精回过头来看到了日机,他立即让直升机转弯,然后按动操纵杆上的按钮,副翼上的7.92毫米米尼冈机枪立即冒出火球,将日机全部击毁。

地精这会儿观察了一下地面上的战场情况,随着联军火力的加强,日军的阵地开始出现了松动,随后联军彻底突破了敌人的防线,于1月28日将海防占领,看样子这里的情况要比谅山好得多。

松村和中越联军的战斗群在谅山市区打了一天,日军损失了8辆坦克、7辆装甲车和1500多人的兵力,联军也损失400多人和5辆坦克装甲车,双方基本上都保持着一定的压力,没有什么较大的进展。

地精在看到联军已经顺利攻占海防以后,立即命令刚刚占领海防的第54师的一个加强团火速赶往谅山进行增援,并派出航空兵实施轰炸和争夺空优。

松村发现中越联军的攻势突然变得比原来更加猛烈了,于是便也跟着求援,同时继续指挥现有的部队一面发动反击,一面收缩阵地。日军的一个联队很快就从城中心的主阵地出发攻击占领西侧的联军,他们坐在附加了装甲板和机炮的卡车上向外射击,企图打破联军的火力封锁,并杀伤了一些人。

地精和阮大明迅速将原有的部队和新来的援兵进行重组,放鬼子进入西面的各个路口,然后将其拦堵包围。结果这一群日军有的被狙击手打死,有的火箭筒和迫击炮给炸死,有的更是被联军士兵给肉搏群殴死,这景象看上去简直就是在杀猪一般热闹。

松村对市区西面街道的血腥场面感到震惊,他立即命令手下的炮兵团向那里猛烈开炮,不管三七二十一,这样一来还处于混战当中的双方士兵就都会同归于尽。不过联军士兵还是比较灵活,看到天空中的炮弹将要落下,便果断地撤出了战斗。而日本兵因为有野心蛮力的驱使,根本就不管自己的死活,结果反倒成了自己炮兵的冤死鬼。

其实松村这家伙也有他的苦衷,他知道在这种非常混乱的情况下,日军的万岁冲锋战术对配备大刀和冲锋枪的支那人和越南人根本起不到应有的作用。既然如此那就只好用这种极端残酷的部分让那些武士能够减轻痛苦,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到了夜里,地精和阮大明的中越联军已经控制了谅山的东西两侧和南部的一些区域,松村的日军则依然据守北部和城中心等地,双方官兵此时都已筋疲力尽,只想能够在硝烟和废墟中好好地睡上一觉。

不过地精可没这么好的心情,他找来手下的工兵和特种兵商讨部队作战的经验,两个队长都说日军工事坚固,火力猛烈。挖洞塞爆破筒的时候经常会暴露在敌人的眼皮底下,士兵很难完全施展,最后只能撤退。

地精点点头说“看来那家伙已经开始学聪明了,我们的近距离爆炸法子不管用,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来点更厉害的。明天早上命令主力暂时不要继续跟他斗,特种部队要对日军的据点实施定点清除,另外把那些习惯打火箭和手榴弹的士兵给我找来,有事情要交待。”

两个队长立即回答“明白。”

没过多久,很多士兵就围坐在地精的周围,他们知道上校一定是有了什么好主意,因而个个都摩拳擦掌。

地精朝着这些比他要大些的士兵们说道“现在咱们的攻势效果没有以前那般灵验,是因为那鬼子已经变得狡猾起来了,把人和武器都给放进了钢筋混凝土里面,让咱们根本就打不进去。我知道你们都是优秀的掷弹兵,所以把你们从前面给撤下来,大家说一说自己的看法,别有什么拘束。”

大家随即开始了七嘴八舌,一个少尉说“我带着自己的连队刚刚从西大街的外面冲过去就挨了炸弹,那些鬼子把自己潜伏在高楼里,等我们一过去就扔手榴弹和炸药包,伤了20多人。”

另一个排长说“我的人有装甲车掩护,本来要在靠近鬼子据点的一个路口侦察,谁知他妈的居然从沙袋后面用狙击枪和掷弹筒轮番射击,把车子的轮胎和步兵都给伤了。”他指了指自己开了孔的拦截者防弹衣,然后接着说“要不是有这玩意挡着,我估计早就没命了,小鬼子真够可恶的。”

阮大明好像想起了什么,对地精说“我们越军好像没有防弹衣啊。”

地精想了想说“你不是说不要的吗,怎么现在才知道好处。”

阮大明说“本来我觉得作战就要不怕牺牲,可我现在想要珍惜生命,只有这样才能做更多的事。”

地精哈哈大笑“看来你是个明白人,那好,我保证防弹衣可以送到你们越南人的手上,哈哈。”这小子没有骗人,不到两天就用大力神从中国西南的军工基地运来了一大批新造的轻型防弹衣,这玩意是用特种棉和软钢弹片制成的,可以对付200米以内的子弹和爆炸破片所产生的直接伤害。

松村那边当然也没有闲着,经过一个晚上的经验总结,日军发现他们的半地下隐藏战术还是比较有效的,至少可以不用付出很大的代价就能够阻止敌人的进攻。

不过松村也提醒他手下的那些队长“鉴于目前的情况,我估计支那人会在明后两天进行增兵,想要把我们都给包围起来。现在我军虽然取得了一些小的胜利,但还是不能掉以轻心,万一敌人真的对我们形成了包围,那补给可能就会出问题。”

副官说“我们已经给友邻部队和海军发了几封电报求援,可是他们都遭到了支那人的阻击和空袭,无法加以配合。另外海军的运输船队的十几艘船原本要在海防靠岸,不过被支那人的军舰拦截损失,现在敌人已经占领了海防,我们的粮食和弹药只够用一个星期。”

松村盯着桌上的地图看了两眼,脸上浮现出愤怒的表情,他使劲拍了一下桌子,然后恶狠狠地说“这太不象话了,我们现在已经没法接受外面的补给了,这样下去就有可能全军覆没。”

副官说“要不要再发一个电报,就说部队已经坚持不了多久,情况紧急。”松村点点头,他觉得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只不过是希望上面能够了解到他们的处境罢了。

在海南岛的日军南方司令部很快就了解到了北越战区的情况,为了不至于使松村陷入绝境,河边司令官命令在谅山外侧和占领区其它地方的日军迅速打破中越军队的攻势,最好是把支那人从越南赶走。然而此时中越联军已经在河内与西贡等地集结了多达8万左右的重兵,日军却只有3.5万人。

结果那些日军装甲部队和海军陆战队在开始攻击以后,便遭到了中越联军的迎头痛击,日军就算是有空中支援也硬是没把联军的阻击阵地给拿下来。中国军队的坦克装甲车利用其火力优势不断打击日军的步兵和坦克,同时战斗轰炸机也起来支援,再加上国军特种兵和越南游击队的敌后活动,使得日军的增援变得毫无进展。

与此同时联军在谅山的部队也对松村发起了新的攻势,这次因为双方已经进入巷战的缘故而没有实施大规模的远程火力打击,而是换了一种爆破的方法。

地精根据前线官兵所提出来的建议和实战经验讨论的结果,利用日军的摩托车改装了一种特别的车辆,这玩意从外形上看就是缩小版的甲壳虫,不过并没有什么车灯之类的时尚设计,但却增加了60毫米厚的复合防护装甲和一个可以折叠升降的前甲板,座椅也仅是加了一层真皮的木椅而已,发动机基本上没有变化。

它的主要用途其实只有一个,那就是以最快的速度将拿着爆破筒的掷弹兵送到敌人堡垒的跟前,依靠前部的升降甲板来挡住当面密集的枪弹和爆炸破片,另外还得加上一个机枪手或者精确射手负责掩护,直到掷弹兵把爆破筒或者手榴弹给塞进去就完事了。这东西的成本非常低,快速工程队仅需20分钟就能产出一辆。

2月2日,这些看上去既土气又有些可爱的小家伙在坦克装甲车的掩护下朝着市区的日军据点横冲直撞,掷弹兵由于有它的保护,效率一下子就提高了不少。他们就这样爆破摧毁了大部分的日军火力点,然后步兵的喷火器和机枪开始了进一步的扫荡。

松村见谅山现在到处都在爆炸,心想是非之地不可久留,赶紧带着副官和参谋以及一些士兵乘车出逃。中越联军在当天成功地占领了谅山,此战联军歼灭日军5000多人,自身损失900多人。这也迫使日军不得不彻底放弃了对越南的侵略,他们在2月5日在越南东海岸分三批乘船撤退,灰溜溜地回到了海南和台湾。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