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也谈"是人还是制度制造了赵作海错案"

长江岸柳 收藏 10 535
导读:也谈"是人还是制度制造了赵作海错案" 10年前,河南柘城县村民赵振晌殴打赵作海后失踪了,1年多后,邻村村民在野外发现了一具无头尸体,赵振晌的亲属向公安局报案,警方调查后拘传了赵作海,赵作海供认是他杀死了赵振响,从公安到检察再到法院,赵作海一直供认不讳,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赵作海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后改判有期徒刑29年,赵作海投劳后也没依法伸诉,更没翻供。10年后,赵振晌殴打赵作海逃到外地捡破烂为生,因患病才回到村里。死人复活,活人坐牢,一起冤案。经河南省高院认定赵作海故意杀人案为一起错案,赵作海蒙冤入狱11年

也谈"是人还是制度制造了赵作海错案"

10年前,河南柘城县村民赵振晌殴打赵作海后失踪了,1年多后,邻村村民在野外发现了一具无头尸体,赵振晌的亲属向公安局报案,警方调查后拘传了赵作海,赵作海供认是他杀死了赵振响,从公安到检察再到法院,赵作海一直供认不讳,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赵作海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后改判有期徒刑29年,赵作海投劳后也没依法伸诉,更没翻供。10年后,赵振晌殴打赵作海逃到外地捡破烂为生,因患病才回到村里。死人复活,活人坐牢,一起冤案。经河南省高院认定赵作海故意杀人案为一起错案,赵作海蒙冤入狱11年后被无罪释放。

看完报道,有人大喊惊奇。有人大呼小叫地要追究当事人的责任。而我有的只是沉思,只是庆幸,只是无奈。让我想起另一个赵作海式的案件。

那年七月二十八日,正是南方"双抢"的季节,也是一年中最热的日子。

武穴区余祥村蔡祖垸村民蔡亮(化名)请朋友帮忙抢割稻子,中午吃饭时,他让上初中在家放农忙假的女儿蔡仙容(实名,13岁)去中官供销分店去打白酒招待朋友。可是,蔡仙容手拿一个葡萄糖瓶去打酒后就再没有回来。蔡亮喊来亲戚朋友四处寻找,当晚凌晨4时许,在蔡祖垸至中官供销分店之间的田家镇中官村吕陆陈垸之间,一处棉地和稻田之间的放水沟里,发现了被人踩在水沟底的蔡仙容,已死去多时了。

凶讯很忙报到公安局,袁局长带领全局干警投入破案。现场勘查中,发现蔡仙容尸体的水沟南边是吕陆陈垸的棉花地,西边是吕陆陈垸的稻田,北边是吕陆陈垸的菜园地,东边是一条去蔡祖垸的路。稻田东头有一小块凹地,地上有一张丰收牌香烟外包装纸,纸上粘有男人精液(高温已腐败),己收割的稻田里有明显的打斗的脚迹。蔡仙容满身泥浆,已被奸污后扼死。

在现场棉花地的畦沟中有一成趟的犯罪分子逃离现场时的赤脚足迹,与中心现场相同,技术人员提取了足迹。

全局干警日夜调查,技术人员踩捺了所有年令段男性足迹印。经过调查和村民秘密提供,吕陆陈垸"三光棍"的吕正阳(25岁)有作案嫌疑。何为"三光棍",即是他和父亲及弟弟三人都是光棍,家里太穷,二间小茅屋就在路边。经多次讨论分析嫌疑线索不少,当技术人员决定提取吕正阳的足迹,他却去了江南某国营农场集体务工去了。

一天,他从农场回来了,村干部把他带来踩捺足迹。我对他说:吕正阳别害怕,别人都踩了,就你一个人没踩。吕正阳说:"我不害怕。"

吕正阳脱下塑料凉鞋,我用抹布擦干净他的右脚足底,然后放在用油印机滚子滚上黑色油墨的玻璃上踩粘油墨。我双手握着他的右脚,感觉吕正阳的脚在颤抖,这是近百人中的唯一的一人。我把吕正阳的脚放在玻璃上,"叭"吕正阳把玻璃踩破了。这又是近百人中的一个。我调换了另一块玻璃让吕正阳踩,又被吕正阳踩破了。

吕正阳的脚颤抖又连踩破两块玻璃,从心理学角度上讲,吕正阳有重大作案嫌疑。我提取完他的足迹,根据局长的命令我让他回去了。

上级公安机关的技术科李科长就住在现场,我立即把足迹送给李科长。李科长一会儿对袁局长宣布:任何人不准打扰他,饭送进房里吃。我心想"有门"了。

第二天上午,袁局长突然命令全体干警开会,说李科长有重要指示。李科长是我的一位苏式专家,技术严谨,要求严格,会上他宣布"杀死蔡仙容的犯罪嫌疑人就是吕正阳。

老师在破案现场场正式宣布了技术鉴定结论,这里第一次。第二次是侦破哑巴杀人案件,那鞋也是我提取的。袁局长立即命令预审科游科长办理法律手续拘人。吕正阳被村干部叫到了,袁局长让用他的车把吕正阳带走。

车子进了看守所,游科长叫吕正阳下车,可他动不了脚,好不容易把他弄下来,发现他裤裆里尽是屎和尿,人已经吓傻了。

很快,吕正阳交待了祥细的犯罪过程,根据他的交待还在垸前水溏中捞起了蔡仙容打酒的瓶子。

此案,公安局报检察院批捕,又经检察院向法院起诉,二审法院判吕正阳死刑。吕正阳不上诉,他父亲已给他准备好棺材。

死刑复核时,高院提出疑问:之一,卷宗中诸多足迹照片中有一幅赤足印叠影了一解放鞋印,到底是赤足印在解放鞋之上?还是解放鞋印在赤足印之上?之二,卷宗中诸多足迹照片中有一幅赤足印的中趾有泥沙趾纹,要用趾纹来鉴定,足迹鉴定不可信。

结论:退回重侦!

经上级派员我重返现场,重侦半年有余,有人私下对我说:垸子里的人都说是吕正阳强*人错不了。泥沙趾纹无法鉴定,最后高院以"疑罪从无"宣布放人。

吕正阳放回去了,两年后无疾而亡。

一个吕正阳,一个赵作海,都是无罪释放的人。

要说吕正阳,法院宣布他无罪,就无罪吧!

要说赵作海无罪吧?赵振响死而复活了,自然是无罪了。

有人又会说这又是公安刑讯逼供的,我想对这样的杀人案是不会有人搞刑讯逼供的。假如对赵作海动刑讯逼供,那是帮了他。他只有一说公安打他,岂不引起检法高度重视,只要重视了还不会发现赵振响的疑点?有了疑点就会翻供翻案。

可公安没刑讯逼供,赵作海不翻供,检法发现不了疑点,这又怎么办?

说公安有错,有了案子总要结案,是真是假,检察院把关。检察院的检察官文化高,素质高。

假如,赵作海碰上了审理吕正阳的法官,岂不也放人了。

看来当法官的一定要文化高(硕士、博士),一定要从律师中选考。因为人的生杀大权在法官手里。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