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日本吞并琉球对今天中国的危害性分析

ssupersun 收藏 6 726
导读:近代日本吞并琉球对今天中国的危害性分析 本文摘自《十堰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07年第3期 作者:宋子玉 於全收 近些年来,日本政府不断地否认侵略历史,积极谋求向海外派兵,鼓吹修改和平宪法, 在许多涉华问题上频频发力,接连出手。特别是提出了要求与中国平分东海大陆架,制定“西南岛屿有事对策方针”(包括我国钓鱼岛),还与美国举行“2+2”会议,发表联合声明声称美、日在台湾问题上拥有共同的安全考虑等。日本政府采取的这一系列行动,对我国的安全和利益造成了严重的威胁。经过分析,我们可以发现,日本能够在这些问题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近代日本吞并琉球对今天中国的危害性分析

本文摘自《十堰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07年第3期 作者:宋子玉 於全收


近些年来,日本政府不断地否认侵略历史,积极谋求向海外派兵,鼓吹修改和平宪法, 在许多涉华问题上频频发力,接连出手。特别是提出了要求与中国平分东海大陆架,制定“西南岛屿有事对策方针”(包括我国钓鱼岛),还与美国举行“2+2”会议,发表联合声明声称美、日在台湾问题上拥有共同的安全考虑等。日本政府采取的这一系列行动,对我国的安全和利益造成了严重的威胁。经过分析,我们可以发现,日本能够在这些问题上对中国咄咄逼人,是与日本据有琉球有关,即琉球扮演了极为重要的角色。那么,近代日本是如何吞并琉球的?日本吞并琉球对今天中国利益形成了怎样的危害?从琉球历史的考察中,我们可以得到哪些有益的启示?由于当前形势凸现出琉球战略地位的极端重要性,使得我们不得不重新关注琉球。


一、日本吞并琉球是近代日本实行军国主义侵略扩张的结果


1868年明治维新以后,日本走上了资本主义发展道路。日本通过明治维新,逐渐摆脱了西方列强对它的侵略,但是自己却成为对外进行侵略扩张的世界列强之一。早在明治政府成立之初,就把对外侵略扩张作为它的基本国策。明治天皇即位时发表的《天皇御笔信》宣称“日本是万国之本的国家”,他要开拓万里波涛,建立一个“八紘一宇”的大帝国,布国威于四方[1]。为了实现明治初年制定的“大陆政策”,日本采取外交讹诈和武力掠夺两种手段。也由于中国清政府的颟顸无能,日本得以一步步地实现吞并琉球,割占台湾,征服并灭亡朝鲜,占据南满和内蒙[2]。


琉球历史悠久。在中国《隋书?流求传》中就载有对它的详细文字记录,当时它被称作“流虬”,形象地描绘出了它的地理形状。《元史》中写作“瑠求”。在公元12世纪即中国元朝末年时,琉球形成了北山、中山和南山3个各自独立的王国。公元1372年(明太祖洪武五年),明政府派杨戴出使琉球三国,分别册封了三国国王,三国也明确表示向明称臣,正式成为明朝的藩国。几年之后,中山国灭了其他两国完成统一,中山国国王被明政府册封为琉球王。明朝灭亡后,琉球继续与清政府保持了藩属关系。琉球国王被清廷册封为琉球国中山王,后又被改封为琉球国王。


在明朝册封琉球200多年后,1609年,日本军阀丰臣秀吉入侵朝鲜,派诸侯岛津氏向琉球敲诈钱财。在遭到拒绝后,岛津氏攻打琉球,俘虏了国王尚宁,逼其写下誓文,每年向日本萨摩藩输送粮食。日本将历史上的侵略视为上贡,并以此证明琉球一向是日本的“藩属”[3]。


明治维新之后日本政府走上对外扩张道路,琉球就成为了日本吞并的目标。在没有获得琉球国的同意之下,1868年,日本维新政府的“太政官令”将琉球王国置于日本鹿儿岛县的管辖之下。1873年,又命琉球受内务省管辖,租税上缴大藏省,将其纳入日本内政的轨道[3]。


当然这一切也都没有得到作为宗主国中国的同意。但是1871年,日本利用遭遇台风漂流到台湾岛的琉球船民被台湾高山族杀死这一事情,乘机大做文章。日本以保护“属国居民”为借口,派兵入侵台湾,并采取外交讹诈的手段,于1874年10月迫使清政府签订了《北京专条》。主要内容是:规定日本从台湾退兵,中方向日方赔偿白银50万两。条约还承认“台湾生番将日本国属民妄为加害”,日本侵台是“保民益举”[4]。 这就为日本下一步吞并琉球埋下了隐患。1875年,日本派兵进驻琉球,并命令琉球尊奉日本明治年号,不再向清政府入贡。第二年在琉球设立日本警察和司法机构,实行直接的殖民统治。1877年,琉球王派密使请求中国帮助。清政府驻日公使何如璋虽然奉命对此事进行了调查,对日本进行了交涉,但是日本政府摸清了清政府的懦弱本性,在1878年8月正式决定改琉球为郡县,终于吞并琉球。


清政府虽然在保护琉球问题上态度消极,但作为琉球的宗主国,始终没有承认日本吞并琉球,并以“灭藩属”向日本进行了多次交涉和抗议。


日本为了确保吞并琉球在国际上获得认可,并消除中国的异议,按照日本方的意愿,1880年10月,中日双方议定了《琉球条约拟稿》,规定琉球群岛的北部归属日本,群岛的南部即包括现在日本控制的宫古、石桓、八重山群岛在内的先岛群岛归于中国。但此条约在北京遭到了朝廷重臣的大力抨击。最后李鸿章上奏说:“日人多所要求,允之则大受其损,拒之则多树一敌,唯有以延宕一法,最为相宜。” 清政府采纳了李的建议,拒绝在《拟稿》上签字、对琉球问题采取了留待日后处置的拖延的做法。这样,琉球群岛主权归属问题,在1879年之后就被中日双方无限期地搁置了下来,到今天还没有解决[5]。


日本的对外侵略扩张一直发展到发动全面的侵华战争和挑起太平洋战争。1945年日本战败无条件投降。根据《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日本只能保有其本土四岛及其他由盟军确认的小岛,其他武力吞并的领土必须放弃。因此台、澎归还中国,朝鲜得到解放,但是却没有明确宣告对琉球的处置。战后琉球和钓鱼岛都被美国占领。1947年4月联合国《关于前日本委托统治岛屿的协定》,决定把这两块土地交给美国“托管”。


根据《波茨坦公告》及联合国委托管辖原则,美国是无权擅自处置琉球的主权归属的。但是随着战后世界政治格局发生巨变,1972年,美国竟然根据美日《归还冲绳协定》将琉球的“施政权”交还给日本。在琉球被交与日本的同时,一并“交还”的还有中国的钓鱼岛,显然这是十分荒唐的行为。


从以上材料可以看出,日本据有琉球是近代日本军国主义侵略扩张的结果。战后日本从美国手中接收琉球群岛,同样缺乏国际法理依据。正如台湾学者所指出,美国把琉球群岛交给日本,并没有得到参加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同盟国家的共同认可,是一种美日两国间的“私相授受。”[5]1951年在美国旧金山召开的对日和约会议,竟然把主要参战国之一的并作出重大贡献和牺牲的中国排除在外。


按照片面的《对日和约》,日本放弃对朝鲜、台澎、千岛群岛和南库页岛的一切权利、权利根据及要求,但没有明确我国对台澎的主权。该条约还规定:“日本同意将琉球群岛、小笠原群岛等置于联合国托管制度之下,而以美国为唯一管理当局。”[6]我国政府对这个片面的《对日和约》进行了严正的批判。另外,台湾当局至今没有承认日本对琉球和钓鱼岛的拥有权二、日本吞并琉球对当前中国利益的危害性


第一个危害性是日本政府提出了要求与我平分东海大陆架的“中间线”无理要求。


近些年来,为了缓解日益紧张的能源供应,中国进行东海油气田开发,在东海靠近中国这一侧开发了三大油气田——“天外天”、“平湖”和“春晓”。这本是我国主权内的事情。可是日本却一再制造事端,不仅要阻挠中方油气田的开发,而且提出了要与我平分东海大陆架的要求。众所周知,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规定,大陆架如果从测算领海基线量起,到大陆边外缘的距离不到200海里的,则扩展到200海里,但最大宽度不应超过350海里,或不得超过2 500米等深线100海里。这样的话,中国的东海大陆架应该延伸到冲绳海沟(历史上清朝与琉球国的分界线就是琉球海沟,又叫黑水沟[5]),东海绝大部分可包括在内。但是日本却坚决不赞成中方的观点,它以据有琉球群岛而强调专属经济区的概念。所谓专属经济区是从一国的领海的基线起,向海延伸不超过200海里的区域。但东海实际宽度最窄处远不到400海里,专属区存在重叠区域,故日本就提出了所谓“中间线”概念。中方自然不同意日本的“中间线”要求。因为中间线划法导致不公平的结果。中国驻日大使王毅曾指出,在东海的西侧中国占据亚洲大陆辽阔的疆域,东海的东侧只是狭长、分散的琉球群岛,如果以中间线来划分东海范围,显然有失公平。而在20世纪60年代,联邦德国与丹麦、荷兰对北海大陆架的归属出现了争执,国际法院判联邦德国胜诉,确立了领土自然延伸原则。而东海海底结构决定了中国东海大陆架自然延伸到琉球海槽(历史上的黑水沟),该海槽是中国大陆自然延伸的陆架和琉球群岛的岛架之间的天然分界线。


更有中国学者批驳指出,日本本土远在北方,它之所以将手伸向东海,就是认为它占据了琉球群岛,从而逼近了中国近海,给自己划出了大片海域。日本在东海问题上持强硬的态度,实际上掩盖了日本其实很虚弱的一个事实,那就是它并不拥有琉球主权。因为作为琉球的宗主国,清政府虽然腐败软弱,但却从未承认日本对琉球的吞并。日本一再企图与清政府签订划分琉球的条约,并未得逞。此后历届中国政府也都没有与日本签署有关琉球的条约。时至今日,日本占据琉球依然没有任何法理上的基础。它既不能以武力夺取而获得琉球主权,也不能由美国的私相授受而获得琉球的主权,更不用说依《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日本早已不能继续霸占琉球。既然“日本不拥有琉球主权”,那么以琉球为基点来划分中日两国的海域从根本上说是非法的,是根本站不住脚的,更谈不上什么“中间线”[7]。当前,中日之间为东海问题举行了数轮磋商。考虑到中日东海问题涉及经济、法律、政治以及历史,可判断其解决过程不可能是一帆风顺,也不可能是一朝一夕的。从现在来看,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是双方最可行的选择。


日本吞并琉球对中国危害性之二就是引发钓鱼岛争端问题。


钓鱼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是属于台湾岛的附属岛屿。可是日本却一直宣称它对钓鱼岛拥有主权。其依据有两条:第一,钓鱼岛属于琉球;第二,琉球属于日本。对于日本第一条依据的说法,事实上早在明朝,钓鱼岛就在中国海防区域之内,并非“无主地”。日本在甲午战争期间窃取了这些岛屿,并于1895年4月强迫清政府签订《马关条约》。后将其改名为尖阁列岛,划归冲绳县管辖。1971年美国在归还琉球协议中竟然将钓鱼岛划入“归还区域”。中国政府对此非法行为进行了强烈谴责,并重申了我国对钓鱼岛的主权[8]。其后,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表示,“归还冲绳的施政权,对尖阁列岛(即我钓鱼岛)的主权问题不发生任何影响。”


在2004年3月25日的记者招待会上,外交部发言人孔泉在回答记者有关钓鱼岛的提问时向大家推荐了发表在1996年10月18日的《人民日报》上的一篇文章《论钓鱼岛主权的归属》。这篇文章以无可辩驳的铁的史实,全面翔实地阐述了钓鱼岛属于中国的历史由来、法律依据、国际文件和中国政府的态度。


对于日本上述第二条依据的说法,近期有中国学者撰文指出,多少年来海内外媒介关于钓鱼岛的无数文章,全是批驳日本的第一条,几乎无人提到日本的第二条“主权”依据可能比第一条更站不住脚,但这是一个比钓鱼岛更复杂、更长远的问题[9]。该文认为,不管日本今天表面地位如何巩固,我们应该看到日本强占琉球和美国私自“交还”琉球并无任何国际法以及当地投票依据。直到上世纪70年代,受国民党公开支持的蔡璋“琉球复国运动”还有不少活动。随着东亚向其传统秩序回归,中国在将来有必要重开琉球归属之议。


日本吞并琉球对中国利益危害之三在于牵制我国解决台湾问题,阻挠中国完成国家统一。


我们应该看到,日本在历史上吞并琉球,其中一个最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侵略中国台湾。在1879年日本控制琉球仅15年后,日本就如愿以偿地割占了中国台湾。二战后虽然战败的日本被迫放弃了台湾,但它仍然占有琉球,这样就造成了日本国土与台湾岛近在咫尺的形势。


今天的日本存在一个普遍的共识,即中国如果完成了统一就会损害它所谓的“海上生命线”的安全。菲律宾的媒体也认同日本的看法,“对于日本来说,台湾是防守中国的天然屏障,具有重要的战略价值”[10]。而中国民众也普遍认为,尽管世界上有一些国家不愿意看到中国完成统一,但是日本可能是最不愿意看到中国完成统一的。


事实上,2004年底日本新的《防卫计划大纲》明确将中国列为威胁。2005年1月26日日本共同社报道,日本防卫厅制定了“西南岛屿有事对策”,表示要坚决彻底打击“侵犯”西南岛屿的外国军队。西南诸岛主要包括琉球群岛,但也将我国领土钓鱼岛划归其中。“西南岛屿有事对策”表明了日本在台海发生冲突时的立场和可能采取的行动方式。2005年2月,美、日首次召开了“2+2”会议,声称“和平解决台湾问题”是美日共同的安全目标。笔者认为,这是它们妄想用武力阻止我国解决台湾问题。


现在日本已经将防御的重点从以前针对前苏联的北海道和东北地区转移到靠近中国大陆和台湾地区的西南冲绳(琉球)这一带。日本在那霸、宫古岛上增强自卫队军事力量,在下地岛上部署战机,并把它作为日美双方共同运输兵员和物资的据点。日本还增强它在西南诸岛地区搜集中国情报的能力。“日本加强其在冲绳(琉球)地区的军事部署,目的就是为了牵制中国大陆对台湾的影响,以迟滞中国的统一进程。”[11]


日本吞并琉球对中国利益的危害性第四个方面就是与美国联手对我国制造的岛链锁国的战略困局,并从冷战时期一直持续到今天。


岛链政策最早于1951年由美国国务卿杜勒斯首次提出,它是依据地缘政治关系,用岛链围堵中国为主要目的的一个反华制华战略,它既有地理上的含义,又有政治军事上的内容。美、日等在太平洋上联手打造有三道岛链。在每道岛链上,美日都建有大量海空军基地,重兵把守,牢牢控制着西太平洋地区战略地位极为重要的海峡、航道和海域。其中第一岛链北起日本列岛、琉球群岛,中接台湾岛,南至菲律宾、大巽他群岛的链形岛屿带。第一岛链处在对中国形成包围和封锁的最前沿。琉球群岛本是中国走向太平洋最近最便捷的通道,但是在美日共同经营的第一岛链里,它成为了美日围堵中国的一个关键链条,成为中国走向太平洋的天然屏障,起到了“门栓”的作用[12]。目前,美国在日本的大量驻军中60%驻扎在冲绳(琉球)地区。美、日以琉球群岛为经营重点的第一岛链,不仅在长时期里威胁中国的国家安全,牵制中国的发展,而且对我国完成国家统一大业起到了难以预测的破坏和阻挠作用。


三、当前关注琉球群岛的必要性


我们当前重新把眼光投向琉球群岛,不仅是因为历史的原因,更是因为现实的需要。在东亚近代史上,正是由于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扩张、中国历代政府的一些失误、战后世界政治格局的变化等诸多因素导致了日本至今占据琉球群岛。而这也造成了今天日本不断地在东海、钓鱼岛、台湾岛等问题上对中国的安全和利益进行挑战的现实局面。随着中国国力的增强,中国在东亚传统地位的回归,我们有必要从东亚近现代史中总结经验和教训,以顺利实现中国的崛起。


当我们总结这段历史时,以下一些问题值得我们思考。


1.主动和被动问题


有人认为,日本近年来在一系列问题上不断挑衅中国,把中国作为它的“威胁”和对手,不断强化美日同盟,以实现其遏制中国崛起的长期战略的情况下,我们继续在许多问题上不予主动提出而保持沉默,那么我们在对日一切问题上都将处于被动,最终在被动中将付出不应有的沉重代价。新加坡《联合早报》撰文指出:“鸦片战争以来,华夏积弱久矣,数十年只知诉诸台湾自古是中国领土,而没有以攻为守,积极挑战日本掠夺所得的琉球决非其固有领土,在台海问题上的路越走越窄,最终仍然可能被迫诉诸军事手段。如今日本已经公开表态,届时将作为对立一方卷入冲突,那么二次大战后并无国际法基础的琉球群岛归属问题,也应该成为这一冲突中的国际议题。北京如果以此类抬高日本干预台海要付出的领土价码和风险,反而可能加大台海问题和平解决的机会。”[13]


也有人认为,由于中国在历史上所犯的错误,放弃了对琉球主权的要求,导致了中国现在提出琉球问题在国际上似乎名不正、言不顺,压力和阻力很大。


笔者认为,中国在处理中国历史上的另一个藩属——锡金的做法值得借鉴。锡金在乾隆时期成为中国的藩属。1949年,印度派兵进占锡金,规定锡金为印度的“保护国”。1975年,印度通过武力吞并了锡金,成为它的一个邦。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过去一直不承认印度对锡金拥有主权。直到2003年态度才有所松动,因为印度总理瓦杰帕伊访华后通过联合公报正式承认了西藏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在中国外交部网站上标示的锡金国不再存在。2005年,中国出版的地图上不再把锡金标示为主权国家。


但是反观日本,在对待中国台湾的问题上,即使在1972年的《中日联合声明》中,日本政府只是表示“充分理解和尊重”中国政府关于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这一立场。在今天中国进行的统一事业中,日本处处予以牵制和阻挠。琉球和锡金,相似的地位,相似的遭遇。我们与印度打交道显得很主动,但与日本却显得很被动。


2.“拖延战术”的策略问题


1880年由日本提出的由中日分割琉球主张的《琉球条约拟稿》,在清政府内部产生了分歧,最后清政府认可了李鸿章暂不签字、留待日后再解决的“延宕之法”。在力量不逮、时机不成熟的情况下,拖延可能不失为一种方法。这也是清政府从1858年中俄《瑷珲条约》的签订中吸取的一个沉重的教训。李鸿章的“延宕之法”实际上是想把琉球问题留待日后(有利时)再解决。今天,我们在处理与有关国家的争端时,如中、日之间关于钓鱼岛问题、中国与东南亚一些国家关于南海问题以及中日关于东海划界的问题上,我们提出了“搁置主权,共同开发”的主张不失为一种可行的现实做法。在一些问题的解决上,我们要看到“势之变”。比如中日之间力量的对比,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所杨伯江教授指出,冷战后中日关系“势变”的起点是1992年,即中国邓小平南方谈话、经济恢复高速增长的那一年,也是日本经济泡沫破裂的起始年。从那时起,中日GDP之比,从大约1∶10拉近到1∶3(今年1∶2),按CIA预测,2017年中国将超越日本。对“贸易立国”的日本来说冲击最大的是,2004年中国外贸总量达到1.2万亿美元,超过日本(1.03万亿美元),跃居世界第三[14]。


看来,为了更好地维护我国国家利益,处理与有关国家的冲突和争端时,必须发展自己的实力,把握住解决的时机,这也是我们重新关注琉球问题得到的一个启示。

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