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主席多次提到ECFA牵涉到党政高层个人利益的问题,内行人一听就知道话中有话,但未见蔡英文继续攻击下去,逼出真相,让小马轻松脱困实在可惜。(双英辩论前后----蔡逸儒教授/凤凰博报2010-05-03 )




我想蔡教授毕竟是大学教授,心怀宽大,且接触的多是彬彬有礼的读书人,不知台湾政党的肮脏龌龊,狗屁倒灶、下流无耻的行为模式,已经是如附骨之蛆,挥之不去的恶习。(其实举世皆然,看看台湾所购买的拉法叶潜艇法国涉及的罪犯层次之高,就明白了)。看倌不要误会,以为我说的是国民党。恰恰相反,我是说的锁门党。




需知两岸如因签署ECFA后相互免税,则原来很多采购大宗物资的大型案子,由于6%的关税,很多大公司或国营大企业原先是向别的地方进口的,如今关税减了,自然转向大陆进口。我这样说,套句蔡教授的话,内行人一听就知道话中有话了。下一步,反对党自然就是卯起劲来反对ECFA了,明白吗?在政治的场域中,通常反对最厉害的往往就是最先放水 (或条件谈好即放水)的,且往往是获利最多的人。看倌们不知是否还记得当年荣星花园开发的案子,在台北市议会发言反对最厉害的不就是锁门党的周某人吗?




按:1988年,周伯伦担任台北市议会第五届议员期间,在台北市议会工务审查委员会中,身为正副召集人的周伯伦跟陈俊源强烈反对荣星花园投资开发案。后来侨福建设董事长黄周旋送上新台币1,600万元,作为两人不再反对的交换条件。




不久周伯伦遭人检举并被起诉,从1989年台北地院判刑3年到台湾高等法院变更为图利罪至更四审,一共6次判决,周伯伦全都被判有罪,最后2003年以有期徒刑6年、褫夺公权4年定谳,前后缠讼14年。(摘自维基百科)。






所以我们看到了小英同志在大辩论输了之后,没有几天,突然180度的大转湾,居然在该党主办的「十年政纲座谈会」,以「台湾无可避免的挑战:变动的国际情势与台湾全球战略」为主题的第三次会上,抛出了一句意味攸长的话。


她说:「民进党不排除在不预设政治前提下,与中国进行直接并实质的对话,精确传达台湾人民的观点。」与此同时,民进党曾任陆委会主委的陈明通,公开主张两岸应互设官方机构,也与过去绿营人士处理大陆事务的闭关政策,完全不同(2010.05.04)]。




这样的新闻,你不觉得有些什么不太对劲吗?你不觉得有些我们不知道的事情,正在悄悄的进行吗?再度套用蔡教授的话,内行人一听就知道话中有话。这样进一步,退两步的干法,是否有必要摊在阳光下说清楚,讲明白呢?想起锁门党的某女立委,在立法院里大声疾呼,反对大陆学生来台就读,不旋踵,即被爆料自己老公在上海念书,该女立委犹大言不惭的辩称是知己知彼。实在让人感觉非常的@#$%*%#。所以同样的模式,一而再,再而三的话反复操作,难道没有新点子了吗?还是老狗变不出新把戏了呢?




所以,反对的人,由于目标不显著,不一定他就不会偷偷赞成。而赞成的人,由于目标太显著,他却很可能非常干净。明白这个道理吗?,这在民主运动中,不是常见的事吗?所以,吾人仿照数学公式,衍申出下列推论。系一:如果一个构想成功了,则第一个居功的将是自始至终坚信它行不通的人。系二:收割稻尾的人,往往是当年参与反对派阵营一伙的人。系三:任何机构里,反对改革的人,往往都是先升官(或发财)的人。




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