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头军阀之民国乡村改革风云 正文 第八十四章 醉醺醺 刘永义提出奇议

张海祥 收藏 0 5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77.html


香香楼里,十来个人正在开怀畅饮。

“刘老弟,第一次上南京,我就把你的碉堡链战术报告给了蒋主席,我建议蒋主席采用这种战术来包围和进攻红军,可是,蒋主席并不赞成,他觉得这种战术耗时太多、花钱也太多,现在,有了金老师的碉堡生产线,碉堡链战术的耗时大大减少、花钱也大大减少,所以,第二次上南京,我要再建议蒋主席采用刘老弟的碉堡链战术,我觉得,这次,蒋主席一定会改变态度。”吕志民说道。

“说的对,说的对,来,让我们共同干上一杯,预祝吕大哥马到功成。”刘永义提议道。

大家站起来共同干了一杯。

他们一边胡说一边胡喝,喝着喝着,大家都有些醉了,刘永义尤其醉得历害。

“各位,各位,我有了一个想法,一个非常非常好的想法。”刘永义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好想法?什么好想法?说出来听听。”吕志民说道。

“是……是……”刘永义刚要开口说话,腿一软,又坐了下去。

“说呀,说呀,把你的好建议说出来。”吕志民催促道。

“嗯……是……咦?我怎么忘了,我怎么把刚才想到的东西忘掉了。”

“忘掉了?刘永义,卖什么关子?把你想到的东西说出来,快说出来,听到没有?”旁边的杨心红伸手拍着刘永义的脑袋。

“哦,哦,你一拍……你一拍我想起来了,我建议选一支部队,一个营或一个团,首先对这支部队进行训练,让他们熟练掌握金老师的碉堡生产线,然后……然后我们带领这支部队深入红区,深入四十里……不,五十里,在那里构筑堡垒坚守。”

“好建议!好建议!”吕志民用力拍着桌子,“这样做,第一,可以向蒋主席显示我们碉堡链战术的威力,第二,可以吸引住一部分红军,减弱红军的反攻力量,现在,第三次围剿过去三个月了,休整完毕的红军必然要进行反攻了,不能让他们反攻!”

“确实是好建议,太好了。”戴正也表示赞成,“这件事惊天动地,做成了,蒋主席一定对我们另眼相看。”

“蒋主席对我们另眼相看?太好了,太好了,我提这个建议,就是为了让蒋主席注意我们、器重我们、提拔我们。”刘永义带着酒意结结巴巴地说道:“大……大家知道,一级一级地升官是很慢的,连长升营长,营长升团长,团长升旅长,这样一级一级地升下去,升到能聚十个漂亮姨太太的军长司令至少要二十年,那时我们还不都老了?就算有了十个漂亮的姨太太又怎么样,干……干得动吗?”

众人哄堂大笑,杨心红则满脸通红。

“说的对,说的太对了,不能这样一级一级地升官,这样升官太慢了,我们要狠狠地大干一场,趁年轻时狠狠地大干一场,好让蒋主席记住我们,蒋主席记住了我们,我们的升官就快多了,杨同志,你把刘永义的酒杯收起来,不能让他再喝酒了,酒席结束后,他必须马上动手写那个……那个计划,他喝醉了可不行。”吕志民说道。

“好,我把他的酒杯收起来,这个刘永义,喝醉了就口无遮拦、胡说八道。”杨心红拿走了刘永义的酒杯。

“杨同志,不用把他的酒杯收起来,你把酒杯里的酒倒掉,换上醋就可以了,让他喝点醋,让他解解酒。”戴正说道。

“对对对,让他吃醋,杨同志,这件事你做最合适了,伙计。”吕志民向楼下叫道。

伙计走了上来。

“你去弄一瓶醋来,倒给这位刘连长,给他倒满,他是山西人,他最喜欢吃醋了,尤其喜欢吃美女的醋。”吕志民吩咐道。

“好的。”伙计答应着下去了。

“吃醋?不用了吧,我不喝酒就是了,不用吃醋。”刘永义说道。

“不不不,一定要吃,一定要吃,这是杨同志的醋,怎么能不吃呢?”吕志民坚持道。

“我们给刘连长的计划起一个名字吧,起一个好听的名字、响亮的名字,我提议,把这个计划命令为‘堡垒计划’。”戴正说道。

“‘堡垒计划’?不好不好。”吕志民摇头道,“意思倒是很贴切,可是不够响亮,我觉得,应该叫‘穿心计划’,这个名字响亮。”

“‘穿心计划’?这个名字倒是响亮,可是,意思不够贴切,我们是进去红区构筑堡垒坚守,不是直插进去,哦……对了,叫‘钢钉计划’,我们像一枚钢钉一样,牢牢地钉在赤匪的心脏上。”

“好极了,好极了,这个名字太好了。”刘永义兴高采烈地表示赞成,“钢钉?牢牢地钉在赤匪的心脏上?好极了,好极了,这个名字既响亮,表达的意思又贴切。”

“来来来,为我们的‘钢钉计划’干上一杯。”吕志民提议道。

“好好好,干上一杯。”大家举起了酒杯。

“哎哎哎,我能不能不干?”望着杯里满满的醋,刘永义直皱眉头。

“那怎么行?一定要干,杨同志,这件事你来负责,刘永义不干的话,你就捏住他的鼻子,把醋从他的嘴里灌下去。”

“好的,我负责。”杨心红转脸对着刘永义,“刘大连长,你是想自己灌下去呢?还是想我帮你灌下去?”

“我……我自己来,我自己来。”刘永义急忙张嘴,喝下了满满的一杯醋。

“哎呀,杨同志的醋可真酸呀。”放下酒杯,刘永义说道。

众人大笑起来。

酒席结束后,杨心红扶着刘永义回宿舍。

“杨同志,记住,回到宿舍后不能让他睡觉,你用凉水浇浇他,让他清醒,让他动手写计划。”吕志民嘱咐道。

“好的,我一定让他写计划。”杨心红答应道。

回到宿舍后,刘永义脸朝下,一头扎到了床上。

“喂喂喂,不准睡觉,起来,起来写计划。”杨心红伸手拉着刘永义。

“我的头好晕,没办法写,让我睡一阵吧。”刘永义赖在床上不肯起来。

“不行!不准睡!”杨心红继续拉着刘永义。

“只睡四个小时,四个小时。”

“不行!”

“三个小时。”

“两个小时!”

“三个小时。”

“两个小时!”

“好好,两个小时就两个小时,我现在开始睡,两个小时后叫醒我。”说完,刘永义很快就睡着了。

“睡觉也不好好睡,什么姿式?”杨心红一边嘟囔一边费劲地翻动着刘永义。

杨心红把刘永义的身体翻了过来,随后,帮他脱下鞋子,松开腰带,解下手表。

这一切做完后,杨心红搬过一张椅子,她坐在刘永义的身边,静静地看着熟睡中的刘永义,看着看着,她的心“怦怦”地跳了起来,脸上开始发烧。

三个小时过去了。

“喂喂喂,起来,起来,别睡了。”杨心红推着刘永义。

“几点了?”刘永义迷迷糊糊地问道。

“六点了,你睡了三个小时,不,三个多小时。”

“三个多小时?”刘永义习惯性地抬起左手。

“手表在这,好好看。”杨心红把手表递到刘永义面前。

“哦,还真是睡了三个多小时,我说嘛,杨同志脸硬心软,不会只让我睡两个小时的,杨同志,谢谢你。”

“别说那么多了,快起来,起来洗脸,洗脸水给你准备好了,洗完脸好写计划。”

“好的,起来洗脸。”刘永义扎紧腰带,穿好鞋,站了起来。

洗完脸后,刘永义拍拍肚子。

“杨同志,肚子‘咕咕’地叫唤了,我们先去吃饭吧,吃完饭再回来写。”

“什么?你还不写?刘永义,大饭桶,大大饭桶,吃完就睡,睡完又吃。”杨心红伸手就去揪刘永义的耳朵。

“好好好,先写后吃,先写后吃,我们马上去连部。”刘永义急忙说道。

两个人去了连部。

刘永义和杨心红在连部折腾到晚上八点多,写出了那份‘钢钉计划’。

“走,我们去找吕组长和戴副组长,听听他们的意见。”刘永义说道。

吕志民和戴正的办公室离三连的连部不远,他们两人也在忙碌,忙着写关于碉堡生产线的报告。

拿到刘永义草拟的那份“钢钉计划”后,吕志民和戴正一边看一边提意见,三个人说说改改,一直折腾到晚上11点才修改完。

“好了,两份计划总算拟定好了,明天下午我就出发去宁州,劝说蒋主席同意我们的计划,跟你们说,这个‘钢钉计划’我干定了,蒋主席不同意我也干,我自己找人干。”吕志民拍着桌子说道。

“说的对,蒋主席不同意我们也干,这件事,我们干定了!那些老头子别想阻止我们。”刘永义也拍起了桌子。

“对,这件事,我们干定了!那些老头子别想阻止我们,就是校长这个老头子也别想!”戴正第三个拍起了桌子。

“对,这件事,我们干定了,那些老头子别想阻止我们,就是……就是上帝这个老头子也别想。”杨心红不甘示弱,她第四个拍起了桌子。

“我们去香香楼再吃一顿吧,没吃晚饭,肚子饿极了,吕大哥、戴大哥,你们吃了晚饭没有?”刘永义问道。

“晚饭?没有呀,中午回来后,我们一直在这里忙碌。”

“那太好了,太好了,一起去,一起去香香楼大吃一顿,我们要好好地快活快活,这次,我不用吃醋了吧?”刘永义说道。

“要吃,一定要吃,有杨小姐在你怎么能不吃醋呢?哈哈哈哈。”吕志民大笑着说道。

四个人去了香香楼。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