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欲发财 贩毒男四下广州终被捕

嗜血战神白起 收藏 1 30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冯帆贩毒,并非简单的“以贩养吸”,他将贩毒作为迅速积累财富的手段,以贩致富。刚满22周岁的他,有四下广州贩毒的经历。他落网时,被警方搜出185克冰毒和麻古……



09年5月,冯帆落网。12月3日,冯帆的上线供毒者在广州被捕。至此,这起两名年轻人贩毒供7名年轻人吸食的案件,终被长治警方彻底“打扫干净”,媒体也终于获准采访。



嚣张贩毒往返广州做发财梦



“结了这案子,我们真正意义上掐掉了一颗毒瘤。”长治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支队长贾文经所指,是22岁的毒贩子冯帆,他一门心思干“大事”,为了迅速积累财富,打起了毒品的主意。



09年春节过后,长治市禁毒支队发现辖区内不少瘾君子拿货的渠道来自同一个人--一位20岁出头的年轻人,名字叫冯帆。



他提供的毒品有两种:冰毒与麻古。长治地区流行吸食的毒品就是这两样。



冰毒,缉毒警们习惯称呼为“冰”。它的形状与味精一样。麻古多为黄色、粉色、绿色的小片,与B2片大小一样。海洛因是原生植物类毒品,而冰与麻古均为新型毒品,成分为甲基苯丙胺,属化学合成类毒品。



从人的生理角度分析,只要是毒品,吸食都会上瘾。贾文经介绍说,这两样的毒性与海洛因不相上下,只是成瘾的时间略微滞后。“毒贩们出售毒品时,通常不会集中给一部分人太多的量,以防被落网的吸毒者咬出来。”可是,冯帆不怕,他为了扩大自己的名声,向瘾君子出售毒品,很快被警方监控。



可是,与毒品打交道的人,行踪总是格外诡秘,监控起来困难重重。冯帆不在家住,与女友在长治市内租房居住,而且经常换地方。“为了将他这条线上的涉案人员全部挖干净,防止打草惊蛇,我们工作起来不得不秘密,甚至有些缩手缩脚。”专门负责情报信息的大队长范瑞办案习惯小心谨慎。“我们整整监视了3个月。”范瑞说,其间,冯帆的一切行动皆在掌握之中。连他经常去的网吧,平日里来往的朋友,爱去哪里吃饭,与哪些人聚在一起吸毒,都掌握得一清二楚。



被监控期间,冯帆去过两次广州,他总是坐飞机去,乘大巴回。这样安排的理由十分明显,方便携毒。



跟踪艰难,大海捞针似的,两次跟踪全告失败。



凡事得分析,不能慌。禁毒支队政委高殿智不停地给大家鼓劲儿:这两次,不外乎是踩点,估计携回毒品量很少。大家别泄气,咱给他来个老账新账一起算,盯牢了他,抓个现行!



原来,按照毒贩的“生意经”,头几次做生意时,以防范为主。不可能大额交易,大宗买卖。



冯帆与上线阿军最初的合作,一定处于摸索期的合作,此时动手,实属鲁莽。缉毒警遵循的办案原则是:当贩毒量微乎其微时,贸然行动只能是断了一条艰辛寻找到的贩毒之路,这叫“小不忍则乱大谋”。



货没出手一到长治束手就擒



抓捕冯帆的机会还是来了。今年五一过后,冯帆终于又要行动了。他的目的地依然是广州,上线仍是那个叫阿军的女人。这是他第四次下广州,他带上了自己的女友耿素慧,两人是在共同戒毒期间相识,出来后即同居。



这次,缉毒警准备收网了,向广州派出两名警力。依前两次监控路线,这一次,冯帆被迅速盯牢。但是,交易时,不停变换的地点,令跟踪非常艰难。



现场抓捕民警向局里请示,得到的命令是,盯牢冯帆离开广州的时间,一切等他回到长治后再说。



果然,这一次冯帆的胃口大了。他买了一辆二手黑色皇冠车,他要开着车,拉着毒品回长治。



依据前线民警反馈回的消息,冯帆驾车回长治的时间大约在5月9日晚。



当天傍晚,禁毒支队兵分四组,重兵力把守高速路长治口;晋城、长治县高速路口派出少量兵力;冯帆在市内的租住处,也埋伏了人马。大家手中,拿着冯帆的照片复印件。冯帆可能出现的落脚点,被一一封牢,“只要他回来,肯定跑不掉。”亲自带队的贾文经没想到,一个通宵过后,冯帆还是没有出现。



等下去还是撤离?为了盯住毒品,全部警力从高速路上撤回市区,架网守候。



前线负责跟踪的民警传回信息,其实,在大兵团撤离高速路后不久,冯帆于11日凌晨两点,开车潜回市区。原来,他驾车行至武汉时,车出了故障,两天时间修好车后,再次出发。



5月11日中午,缉毒警发现冯帆女友出现在租住屋内,即开始全城抓捕行动。而寻找始终没有露面的冯帆,惟一的办法,只能驾车在街上找了。



寻找并不盲目,依据是那辆3.0黑色皇冠车。



5月12日上午,缉毒大队安建民大队长与缉毒民警驾车在长治市大庆路上巡逻时,突然看到前面的一辆黑色皇冠车。超车后一看,驾车人果然是冯帆。“当时来不及高兴,马上向支队汇报,要求加派警力,全力抓捕。”安建民驾车一直跟在冯帆车后,随他行至附近一处公寓楼。冯帆将车停下后,独自上楼。



抓还是不抓,里面会不会还有别人,会打草惊蛇吗,会搜不出毒品吗?“支队领导再三研究,怕货跑了,半小时后,命令我们抓人。”



接下来的情节并没有想像中的惊心动魄。缉毒警冲进屋内,独自躺在床上发呆的冯帆束手就擒。被抓的同时,冯帆不解地提问:“你们怎么能抓到我?”



缉毒警在冯帆身上、皇冠车内、他与女友的租住地,共搜出185克冰毒与麻古。这次,是冯帆的一次大手笔。然而,却没来得及卖出一克,“生意”便就此夭折。



冯帆刚一落网,当身在广州的阿军在约定时间内没有得到冯帆发出的消息,立即销声匿迹。



11月,当阿军以为风声已过,出现在广州时,被广州警方抓获。12月1日,她被押送至长治。



至此,这件以两名年仅22岁的年轻人贩毒,供7名年龄在17岁至23岁之间的年轻人吸食的“以贩毒致富”案件,终于画上了句号。



现在,冯帆已被移送检察院,开庭受审在即。



对话冯帆



别说我家我犯事与家里无关



12月3日,长治市公安局看守所内,记者和冯帆进行了一番对话。



他长的大高个,结实,白净清秀,略带书卷气。然而,当他开始回答提问,颓废之气立现,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关于何时开始吸毒这一问题,冯帆径直取最低值,“根本就没吸几次,去年6月份,我第一次吸。”



而且,更为 “凑巧”的是,当他“第一次”吸时,被公安机关抓获,然后开始了长达半年的强制戒毒。



“这么凑巧?”



“就是啊!”冯帆抬起头,眼神斜着瞟过来,一脸的不屑。



“你贩毒是为了保证自己吸毒的毒资,还是将它作为一门生意做?”



“我没有贩毒,我从来没有做过。”



“在你的车上,你的家里都有毒品,这是你的吗?”



“那是我朋友放在我车上的,放在我家的。”



在与冯帆艰难的沟通中,他说出了自己的人生轨迹:自小父母离异,他跟着父亲生活。父亲任某县工商局副局长,父亲与他的生活原本过得平静,幸福。



“别说我家,我犯事与我家里没关系!”冯帆拒绝回答有关家庭的提问。



“你为什么要吸毒,不明白这东西不能沾吗?”



“朋友们在一起,他们吸,我不吸会被看不起的。”



按照冯帆的说法,他第一次吸毒,被抓了现行。之后被警方送去强制戒毒。“等我出去了,一定要 ‘大干’一场!”在那里,冯帆做出这样的决定。



出来不足一个月,冯帆立即复吸。



“戒毒出来后,靠什么维持生活呢?”



“我在工地上挖土石方!”



“你能干苦力活儿?”面对记者的惊讶,冯帆不乐意了,甚至有些生气,“我能去干苦力?我是雇机械挖!”被与卖苦力谋生联系到一起,冯帆显然难以忍受。



更多精彩请关注新岛网:www.xind.tv

本文内容于 2010-5-10 15:39:29 被嗜血战神白起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