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尖兵 狂战越北 魔鬼本色5

飞永 收藏 1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8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81.html[/size][/URL] 谨以本章节向子弹《硝烟散尽》致敬。 "中国畜牲,你不是你妈生的,你是豺狼养大的,你根本就不是人。"刀疤脸气急败坏之下又无可奈何的破口大骂起来。 邓迪怒不可遏,箭步冲上去,抬手就是两巴掌狠狠的掴在他脸上,打得这家伙一阵咳嗽,和着血沫子的唾液从鼻子里直喷,两边的脸颊上清晰的现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81.html


谨以本章节向子弹《硝烟散尽》致敬。

"中国畜牲,你不是你妈生的,你是豺狼养大的,你根本就不是人。"刀疤脸气急败坏之下便无可奈何地破口大骂起娘来。

邓迪怒不可遏,箭步冲上去,抬手就是两巴掌狠狠地掴在他脸上,打得这家伙一阵咳嗽,和着血沫子的唾液从鼻子里直喷,两边脸颊上清晰地印现出五根手指拇印子。

就在邓迪疏于射击的当口里,敌人的子弹象冰雹骤降似将千疮百孔的木门彻底射成一堆朽木,碎烂的碴屑如鹅毛雪片般的飞得邓迪满头都是。

"妈些龟儿子,要跟老子玩狠的是不是?老子陪你们玩。"邓迪眼睛都气红了,脖子涨得比碗口还要粗,从地上横躺的尸身上抽出五个弹匣,端起两支AK47冲锋枪往破烂不堪的窗口上一架就是一通长点射。

两只冲锋枪左右开弓,交叉火力立即就覆盖了两冀,子弹有如死神手里挥舞的大镰刀,疯狂地收割看活生生的人命,伴着一蓬蓬红白相间的液物高高迸飞向天空,又有三五个拿枪射击的敌人躲闪不及,被打得四分五裂,身子还在旋舞着,花花绿绿的肠肝腑脏就洒得到处都是,一颗突目咧嘴的脑袋在四五米的空中翻着小跟头,在空中略微停顿了半秒不到的光景,又欢快地翻着小跟头砸落回地面,砸到一堆碎石子上,发出一声脆响。

脑袋微微往一侧偏出,邓迪躲过一串子弹,左手调转枪口,一条桔红火鞭横扫三点方向。

凄厉惨嗥声中,一个兀自扑向三点方向的正规军士兵头破血流,手舞足蹈地摔向一边。原来,他想扑过去拿邓迪从直升机上抛下的74式喷火器。

此刻,刀疤脸傻愣愣地瘫倒血泊里,热泪盈眶地等待着这些和他生活了多年的战友和乡亲们在不断被中国兵送上鬼门关,却没有一个人有着丝毫的犹豫或退却,伤亡惨重的情形下,仍能爆发出烈火一样的战斗热情。可是,从窗口响起的AK47喷射声,颇令他心脏剧痛万分,好似一双恶魔爪子把他的心撕碎了揉,揉碎了又撕一般。

"乡亲们,快分散隐蔽,这中国杂种厉害得很,不能跟他硬拼,用手榴弹炸,快把喷火器给我拿过来。"一个正规军扯着尖厉的嗓子指挥着溃不成军的进攻队形。

"你给老子去死吧!"邓迪左手的AK47喷射出一条火鞭似的火舌,澄黄的,灼热的子弹壳在欢快地跳蹿着,那个恪尽职守,竭尽全力指挥着战斗的正规军的身体象抽了筋一样疯狂抖搂着,胸口上立刻爆出七个弹洞,狂喷着血泉,四仰八叉的倒飞出去,刚才还是活蹦乱跳的人在这一瞬间里就被邓迪打成了一副血筛子。

毫不稍停,他右手掣电般往三点方向一挥,两个正想掩过去抢喷火器的家伙跳起了死亡芭蕉舞,曼妙绝伦。

密集的枪声早已淹没了一切的杂音。面对强大的火力,残存的负隅顽抗的敌方武装人员开始胆战心惊了,尤其是那一副副血肉之躯被酷虐的子弹撕绞成肉沫和碎糜时的惨怖情形就是神仙也得熊包起来。有的两个家伙经不起恐怖的折磨,从掩体里爬起身来就不要老命的往村外逃窜,可是没跑出几步,就被愤怒的7.62毫米子弹穿透了身躯,带出一抹抹血箭,尖嚎声似冤鬼泣血,破开了膛的身躯病病歪歪地摔了出去,连肚肠腑脏也筋筋绊绊绊地拖扯得到处都是。

刀疤脸的精神都崩溃了,他真不敢相信,这么多的人,这么多的火力,居然连一个中国兵都收拾不了,这太不可思议了,这个中国兵太可怕了,他真怀疑这个中国兵倒底是人还是魔鬼?

"中国杂种,老子他妈跟你拼了。"尖号声令人心旌神颤。

这家伙趁邓迪在忙不迭的向屋外的敌人扫射之际,以极度惊人的勇气和毅力突地从地上蹿起来,如头猛鸷似的向邓迪撞过去,恨不得一口把邓迪吞下肚。

"***,你想找死呀!"邓迪在兀自扫射敌人,见刀疤脸猛不丁地朝自己撞来,不由得惊得一窒,本能地往旁边一闪,刀疤脸一头撞空,吊着一条血淋淋的手臂,撕肝裂胆地咆哮着,腾身跃出了被子弹扫射得稀巴烂的窗户,瞬间爆发的勇猛和悍强好不惊人。

"***,敢跟老子玩狠的。"怒火已到了无可抑止的地步,邓迪迅捷为两把AK47换上弹匣,腾身就冲了出去。

双目赤红如火焰,脸上遍罩冷光杀气,象煞一头欲择人而噬的魔鬼。不好!他被敌人给彻底激怒了,怒发如狂之下,他当真要大开杀戒了。魔鬼尖名这个杀气腾腾的称号可不是空穴来风。

"大家不要乱跑,集中火力给老子往中国杂种身上招呼,用手榴弹炸他。"刀疤脸全然不顾身上的剧痛,一边跌跌撞撞地从地上爬起来,一边声嘶力竭地呼喊着,他要为那些溃不成军的同伴们指引打击目标。

邓迪甫一跳出屋外就突然看到七点方向,约莫三十米远,稻草堆后面闪出一条鬼魅似的人影,一双恶毒的血眼在狠狠地迫视着他,哦!是个苦大仇深的正规军,肩膀上扛着一支RPG7火箭筒,炮口象张大嘴巴的死神直直地指向了邓迪,眼看就要把我们的魔鬼尖兵生撕活裂了。

千钧一发之际,邓迪一声狂吼恍若龙吟长啸,瘦削而修长的身形宛似一抹离弦疾矢一般向前弹射出五六米远,速成快得令人不可思议。

电光石火之间,他右手上的AK47冲锋枪一挥,一梭子弹劈头盖脸地扑向敌人,还带着死神大爷的狞厉尖笑。

与此同时,一发RPG火箭弹带着拖着一抹笔直的尾焰,凶猛地追上了邓迪那瘦削身影。

"轰"一声巨响,一团灼热的气浪搓着硝烟从邓迪刚才存身的地方猛冲而起,一大蓬泥土掺和石子滴溜儿地卷向天际。

那个发射火箭弹的正规军在这一刹间,竟然傻愣愣地僵立在那里,象是被人使了定根法似的, 如果你眼睛够尖亮的话,你会发现那个正规军的脑袋早已炸了一团稀柿子,鲜血红不呲咧,脑浆白不呲咧,而这些红白相间的黏糊液物如同掀翻了一盆浆糊一样泼泻了一地。

一颗大好的头颅齐鼻梁骨以上全没了,胸腹也在汩汩地冒出鲜血,猩红刺目,一截白花花的肠子从子弹炸开的腹部血洞里流了出来。那个正规军猛地弯了弯膝盖,重重地跪了下去,一头扑在了泥土里,双手抓挠了两下就一动不动了,而肩上的火箭筒抛出五尺之遥又砸在了涂满他自己脑血的地面上,发出一声脆利的响声。

"阿明…"刀疤脸摧肝沥血地吼叫了一声,那声音比鬼哭狼泣还要凄厉可怖。

"鬼叫你妈个头。"邓迪连眼皮子都不眨一下,箭步冲上去就是一嘴巴,直打得刀疤脸口血飞溅,颤巍巍地打了一趔趄。

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刀疤脸拼死一搏的勇锐之气着实大得有些惊人,他忍着伤口上的刺痛,一个猛子扑到邓迪的身上,一把牢牢地抓住邓迪左手的AK47就不要老命的往下夺。

邓迪正杀得兴起,怎么也不曾想到,这厮现在只剩下半条命了,居然还有莫大的勇气反咬他一嘴,一时竟急煞了眼。

刀疤脸一边拼了老命地从邓迪手里夺枪,一边撕心裂肺地向那些四散溃退的同胞吼道:"大家不要跑,快朝我开枪,快开枪,不要管我,开枪,快呀。"

"去死吧!"邓迪被惹急了,腾出右手上的那把AK47冲锋枪,枪管烫得象烧红的烙铁一般,抵实刀疤脸的胸脯就是一阵点射。

沉闷的枪声不断响起,刀疤脸的身躯在猛烈抽搐着,背后爆裂出一条条血线,肉糜杂和着碎骨迸飞溅射,那种惨厉情形就象肉食加工厂里的碎肉机,好不恐怖。

邓迪以一种难以置信的眼神死盯着刀疤脸,暗暗地将这家伙那种只要还有一口气就要拼死抗争,宁死不屈的玉碎精神佩服得五体投地。

刀疤脸的身体还在剧烈的抽搦着,他瞪着一双血红三角眼睛,眼仁珠子几乎夺眶而出,满嘴带着肉糜的稠血喷得邓迪一脸糊糊腻腻,他拼尽全身仅存的最后一口气,仅存的左手凶猛地揪住邓迪衣领就往地上扑,妄图把这个凶神扑压在地上。

"去你妈的。"邓迪迅急从刀疤脸胸腹内拔出枪管,闪电也似的抡起枪托猛力砸向这厮头颅,"咔嚓"一声骨骼碎裂清脆而腻耳,盔式帽碎成两半,脑浆夹着鲜血从裂开的头盖骨里狂喷而出,瞬间就将一张丑脸糊得面目全非,这厮顶着一颗血葫芦似的脑袋颓然歪倒在了一旁。 趁着失去指挥的敌人还在惊慌失措,溃不成军地乱跑乱蹿。

邓迪的杀机一发不可拾,照准人员密集的地方就狠厉地抛出了三颗74式木柄手榴弹。

"轰…轰…轰"

三颗手榴弹不分先后地砸在人群中炸开了花,浓烟滚滚当中,哀嚎尖号声此起彼伏,现场一片哀鸿遍野。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