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默川情仇 正文 土默川情仇65

连网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0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09.html[/size][/URL] 二十二 天色漆黑,夜空中繁星点点,偶尔听到远处传来几声狗叫。 巴特尔几个人骑马行走在坑坑洼洼的道路上。喜子和来顺一人背着一杆缴获土匪的步枪,紧跟在巴特尔身边。后面一匹马上骑着云奎兄妹。白天明和马贵并排走在最后。大家忙着赶路,一直没有机会说话,每个人的心里都是异常地兴奋和激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09.html

二十二

天色漆黑,夜空中繁星点点,偶尔听到远处传来几声狗叫。

巴特尔几个人骑马行走在坑坑洼洼的道路上。喜子和来顺一人背着一杆缴获土匪的步枪,紧跟在巴特尔身边。后面一匹马上骑着云奎兄妹。白天明和马贵并排走在最后。大家忙着赶路,一直没有机会说话,每个人的心里都是异常地兴奋和激动,只有云凤好像还没有从噩梦中清醒过来,不管云奎怎么问她,都是摇摇头,或者是“嗯”一声。

云奎望着前面的巴特尔、喜子和来顺,心想自己紧赶慢赶,还是晚了一步,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救出来的妹妹,这几个游击队的人肯定帮了大忙,这三个人看样子和自己的岁数差不多,他们为什么参加游击队呢?老阿玛说游击队是专门打日本人的,今天他们能帮着救妹妹,说明也打土匪。妹妹让三毛驴祸害成这样,这个仇一定要报!自己虽然有杆枪,一个人去报仇恐怕很难,如果参加了游击队,学会怎么用那杆枪,叫上游击队的人一起去收拾三毛驴,肯定没问题,可是,游击队是随便参加的吗?

“云奎,你怎么来啦?”白天明从后面赶上来问。

“听我爹说你们来了,我去你的骆驼队骑了匹马就往来赶。”

“哦,来了就好。天这么黑,你妹妹一个人骑马,我也不放心。”

“白叔叔,你们没遇见三毛驴?”

“他要在,今天就没这么顺利了。”

“土匪人多不多?”

“六个家伙。多亏了巴队长帮忙。”

“前面那个人是……是队长?”云奎惊讶地问。

“就是,别看年轻,了不起呀!你不认识哇?我给你引见引见。”白天明向前面喊了一声,“巴队长,你等一下。”

巴特尔放慢速度,等上了白天明和云奎。

“这是云哥的儿子云奎,想认识你。”白天明介绍云奎。

“巴队长,你们……你们游击队要甚样的人?”云奎直截了当地问。

“能吃苦、不怕死的,我们都要。”

“那……那我想参加行不行?”

“好啊!”巴特尔刚才在小树林就注意观察了一下云奎,看见他精精神神的,心想这可是游击队需要的好苗子,培养锻炼一下,肯定是个不错的游击队员,听到他想参加游击队,不知道他是一时冲动,还是真心实意,笑着问,“云奎,游击队生活很艰苦,你受得了?”

“我能吃苦。”

“这样吧,我知道你刚成了家,回去先和媳妇商量一下。一旦参加了游击队,不但不能回家,打仗还有危险。明白吗?”

“嗯,我知道呢。”云奎看出来巴特尔是个很不一般的人,跟着他一定能报了仇,心想回去以后就和大人们商量,相信他们一定会同意自己参加游击队。

几个人一路上边走边聊,将近半夜才回到旧城。

云明旺和王福成两家人在麦香村饭庄已经等候多时。明旺媳妇一直站在门外面,远远望见巴特尔几个人骑马过来,一眼就看见了女儿,心情激动地急忙跑过去,扶着云凤下了马,借着亮光看见女儿的脸上脏兮兮的,头发也乱糟糟,几天没见就像换了个人,忍不住呜咽起来。

杨满山招呼大家进了饭庄。明旺媳妇搀扶着女儿来到前厅坐下,众人一起围了过来。大家看见云凤坐在椅子上,两眼发直,神情恍惚,一副呆呆傻傻的样子,都伤心地落下了泪。云明旺两手捧起女儿的脸,小声问:“凤凤,咋不说话?你不认得爹啦?”

云凤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父亲,眼泪顺着面颊直往下流。云明旺把女儿紧紧搂在怀里,伤心地哭了。两家人一个个潸然泪下,唏嘘不已。

杨满山招呼巴特尔和白天明几个人来到一边,请他们坐下沏上了茶,吩咐堂倌端来了酒菜。

“杨掌柜,别客气。我们穆斯林有讲究,还是回去吃哇。”白天明站起来,安顿巴特尔,“巴队长,你们慢慢吃,我给你留着门。”

“他们就住在麦香村吧,都安排好了。”杨满山在一边说。

“嗯……那也好。”白天明招呼马贵,“咱们走哇。”

“白兄弟——”云明旺看见白天明要走,急忙跑过来,扑通一下跪在了他面前,“白兄弟,你们……你们真是我的大恩人呀!”

“当哥的,这可不行,快起来。”白天明赶紧扶起云明旺,“谁遇上这事都会帮你的。今天全靠巴队长,你好好谢谢人家哇。我们走了。”说完和马贵出门骑马走了。

“你们……你们就是游击队的?”云明旺感激地看着巴特尔。

“这是我们巴队长。”喜子在旁边介绍。

“巴队长,我……我咋感谢你呀?”

“云叔,不用客气,我也是蒙古人,帮你是应该的。”

“你也是蒙古人?”云明旺感慨地自言自语,“没想到啊,转弯了一大圈,央求了一片人,最后还是自家的兄弟出了大力。”

杨满山为巴特尔三人斟上酒。王福成走过来,诚恳地说:“好兄弟,明天中午我们亲家俩过来,在麦香村好好请请你们。”

“不了,我们还有事。明天一早就回山上了。”巴特尔笑着谢绝。

“福成,你们早点回吧。我陪巴队长喝几杯。”杨满山建议。

“哦,那我们走了。”

两家人簇拥着云凤离开麦香村饭庄。一路上,明旺媳妇拉着女儿的手,不停地问长问短。云凤始终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梅梅也在旁边搀扶着云凤,想到自己早就回来了,留下小姑子一个人待在土匪窝,看样子一定是遭受了很大磨难,心里感到内疚,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云明旺紧紧跟在后面,看到女儿几天不见,就让土匪祸害成这样,忍不住又流下眼泪。王福成两口子也是一边走一边不住地唉声叹气。

云奎一个人走在最后,还在琢磨怎么和家里人说自己想参加游击队的事,看来好心的人们只能帮着救回妹妹,报仇雪恨只能靠自己了,一定要亲手杀了三毛驴,不杀了他,誓不为人!

早晨天刚亮,云明旺就起来了,他和王福成商量想去麦香村饭庄送一送巴特尔。王福成也觉得应该去,想到游击队住在山上,吃的方面一定很艰苦,就从杂货铺装了两口袋各种调料和日常用品,两人扛着来到麦香村饭庄。巴特尔收下了口袋,对亲家俩的盛情表示感谢,告别他们骑马回了大青山。

送走了巴特尔,云明旺琢磨想租两间房子搬出来住,进城这么多天,一家人吃住在亲家的家,这几天晚上,亲家母两人和梅梅睡在里屋,自己和儿子睡在外屋,亲家一个人在杂货铺里将就,云凤一回来,里屋就有点儿睡不开了,虽然亲家两口子没说什么,可总觉得这样下去不是个长久之计,特别是云奎和梅梅小两口,自从典完礼还没圆过房,一时半会儿又不敢回村。他和王福成一商量,王福成也表示同意。两人开始在巷子里转悠,问询哪里有空房子。

将近中午,亲家俩碰巧来到德盛庄商号门口,看见段宇轩刚好走出来,王福成主动迎上去问候:“段掌柜出去呀?”

“哦?是你们亲家俩,是不是找我有事?”

“没事。我们是瞎转悠,想租两间房子。”

“租房子干甚?”

“段掌柜还不知道哇?”王福成高兴地讲了昨天晚上亲家女儿已经回来的消息,特别对白天明和巴特尔大加称赞,然后说了云明旺想租房子搬出来住的打算。

“孩子回来就好!”段宇轩歉意地看着云明旺,“我对不住孩子呀!一想起那天在大车店,孩子跪在我面前,求我把她带回来的情景,心里就特别难受,真有点儿没脸见孩子。你和孩子说,可不要怪罪我呀!”

“哪能怪罪段掌柜呢,”云明旺感激地说,“如果不是段掌柜帮忙,也接不回来梅梅。不是您和众人操心,恐怕闺女也回不来。”

“哪天我去看看孩子。对了,我听说这个院里好像有几间空房,”段宇轩指了指德盛庄商号旁边一个院子,笑着和云明旺商量,“搬过来和我做邻居吧?有事咱们好照应。”

“好呀,挨着段掌柜住,我心里踏实。”

“咱们进去看看。”段宇轩带着两人走进那个院子。

这是个小小的四合院,住着一些做小买卖和打短工的人。正房住着房东,是个又矮又胖的寡妇,她告诉段宇轩有一间东房和两间西房闲着,一间房子每月租金五元蒙疆票子,必须月月预付房租。段宇轩和女房东商议了一下,说好每月八元蒙疆票子租下两间西房,他主动交了一个月房租。

“段掌柜,哪能让你破费?”王福成在一边阻拦。

“别争了。算我的一点儿心意。”

几个人从院里出来,段宇轩关心地问云明旺:“你儿子拉车的生意咋样?”

“不是太好,”云明旺苦笑了一下,“每天交完份子钱挣不下几个。孩子老实,不敢多要。咱们庄户人没眼色,嘴又笨,干不好城里营生。”

“干脆来我这儿干吧,一个月10元蒙疆票子,你看行不行?”

“我知道段掌柜是想帮我呢。给你干哪能要工钱?能帮你做事是应该的,工钱可不能要。”

“我也帮不了多少。让孩子今天就过来吧。”

“段掌柜,你……你可真是大好人呀!”云明旺感动得不知道说什么好,“我一会儿就让孩子退了车过来。娃娃不懂事,你就调教哇。”

亲家俩告别了段宇轩回家了,一路上都在夸赞段宇轩。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