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默川情仇 正文 土默川情仇64

连网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0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09.html[/size][/URL] 白天明看见里屋门上着锁,走过去一脚踹开了门,发现一个头发乱糟糟的女人躺在炕上盖着被子,听见门被踹开,吓得猛地坐起来,身上什么都没穿,脸上露出惊恐的表情,两眼疑惑地盯着白天明。 “是不是云凤?”白天明问。 云凤愣怔了一下,瞪着两眼不吭声。 “快起来,你爹让我救你来啦!”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09.html


白天明看见里屋门上着锁,走过去一脚踹开了门,发现一个头发乱糟糟的女人躺在炕上盖着被子,听见门被踹开,吓得猛地坐起来,身上什么都没穿,脸上露出惊恐的表情,两眼疑惑地盯着白天明。

“是不是云凤?”白天明问。

云凤愣怔了一下,瞪着两眼不吭声。

“快起来,你爹让我救你来啦!”

“我……我爹来啦?”云凤向白天明身后看了看。

“你爹没来,在城里等你呢。衣服呢?快穿上走!”

云凤看着眼前这个戴白帽的陌生男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害怕得缩成一团,两手抓起被子把自己裹得紧紧的。

巴特尔从外面走进来,看见云凤一动不动,好像不相信他们,着急地喊道:“妹子,赶快走。一会儿三毛驴回来,你就走不成啦!”

云凤两眼茫然地盯着他们,有点儿不知所措,伸头向外屋看了看,发现马贵把两个小土匪按倒在地,解下两人的裤带捆绑着,这才相信了白天明和巴特尔,明白他们确实是来救自己的,捂着脸呜呜哭起来。

“闺女,别哭了。衣服呢?快穿上走。”白天明催促云凤。

云凤一边哭一边光着身子跳下地,告诉白天明,衣服都被郭三青锁在了靠墙的柜子里。白天明走过去,两手搬住柜子盖,运了一口气,脚下一使劲,只听见“咔嚓”一声,柜子盖整个掀开了。

白天明和巴特尔来到外屋等了一会儿,云凤穿好衣服出来了。几个人带着云凤离开大车店,直奔小树林。

云凤刚进小树林,看见了王银锁,一头扑进了他怀里,放声大哭。王银锁看见云凤面容憔悴、披头散发的样子,眼圈也湿润了:“凤凤,你……你可受苦了。赶快进城哇,你爹妈想死你啦!”

“银锁,让闺女骑你的马,你走上回哇。”白天明和王银锁商量。

“行呢,你们快走哇。”王银锁搀扶云凤上了马,又想起了什么,扭头问白天明,“你们咋出来的这么快?土匪人不多?”

“就五六个土匪,都捆上了。你快走哇。”

几个人骑马刚准备走,远远看见一个骑黑马的人向小树林跑来。王银锁一眼认出是云奎,高兴地告诉云凤:“凤凤,快看,你哥来啦!”

“我哥?”云凤一听赶紧下了马。

云奎来到跟前跳下马,一把抱住云凤,眼泪流了出来。

“快走哇!不要耽搁了。”王银锁催促云奎。

云奎搀扶妹妹上了自己的马,从后面紧紧抱着她。几个人离开小树林,快速向东而去……

王银锁看见大家走远了,长出一口气,心想总算办成了一件大事。他坐在地上点了一袋烟,两眼盯着大车店,又想起云明旺家婚礼那天,郭三青扇他的那个大耳光,心想大车店里的土匪都让捆上了,这可是个好机会呀!现在不报这个仇,还等什么时候?他把二虎旦叫到跟前:“你骑上马走哇,三爹走上回呀。”

“三爹,咱们一起走哇。”

“听三爹的,你先走,三爹还有点儿事,一会儿去追你。”

二虎旦听话地骑马顺着干河沟走了。王银锁把烟袋锅使劲往树上一磕,从怀里拿出包土豆的布,蒙上半个脸,只露出两个眼睛,回头招呼一声大黑狗:“黑子,快走!”说完撩开大步向大车店跑去。

二娃子和三娃子挣扎着互相解开捆绑的手,刚走出大房间,看见王银锁领着大黑狗闯进院里。二娃子大声喊道:“你……你想干甚?”

王银锁没料到土匪能解开绳子,看见只是两个小土匪,咬着牙一挥手:“黑子,上!咬这两个小圪泡!”

大黑狗闻声呼地一下扑向两个小土匪。两人吓得满院乱跑。大黑狗在后面猛追。二娃子跑得快,几步就蹿出了大门外。三娃子刚跑到大门口,被大黑狗一口咬住了裤腿,一个趔趄扑倒在地,哇哇喊着使劲向前爬。大黑狗咬住裤子不松口。三娃子急得两手刨地向前挣扎,裤子和鞋都脱了下来,爬起来光着屁股跑了。大黑狗昂首挺胸,瞪着两眼守在大门外,嘴里汪汪叫个不停。两个小土匪远远站着不敢回来。

王银锁捡起三娃子的裤子,跑进马厩抱起一大捆柴草放进大房间里,用裤子点起了一把火,熊熊火焰立刻燃烧起来,然后又把一捆捆柴草扔进几个房间点着。当他抱着柴草走进大房间旁边的屋子,看见四个土匪被捆在一起,正在拼命地想挣脱绳子。他冷笑了一声,扔下柴草点着了,转身跑到院里,看着四处燃烧的火光,兴奋地高声大喊:“三毛驴!你个灰圪泡!爷爷看你再厉害!”说完出了大门,招呼上大黑狗,撩开大步就往家跑。

二娃子和三娃子看见大车店着了火,急忙跑回大院。二娃子先跑进屋里救出四个土匪。几个人急忙从井里往上提水,端着水盆向屋里泼洒,可是已经太晚了,大火越烧越旺,院里很快成了一片火海。

三娃子忽然想起,大烟是郭三青的命根子,无论如何也要取出来,他往身上浇了一盆水,光着屁股冲进屋里,左躲右闪爬上了炕,摸索着找到装大烟的铁盒子,抱在怀里就往出跑,浓烟熏得他晕头转向,刚出门口就被什么东西绊倒在地,昏了过去。

二娃子赶紧跑过来,抱起三娃子逃出大门外,再看弟弟的屁股和大腿上已经烧起一溜大燎泡,他喊了几声,三娃子耷拉着脑袋昏迷不醒,急得他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嘴里不停地喊着:“妈呀!咋办呀!咋办呀!这可咋办呀!”

四个土匪痴眉瞪眼地站在大门外,看着熊熊燃烧的大火,想到两杆枪也丢了,郭三青回来肯定饶不了他们,互相商量了一下,掉转头向南跑了。

王银锁跑出去很远才停下脚步,转过身站在那里,看着大车店浓烟滚滚,火光冲天,扯下来蒙在脸上的布,情不自禁地拍着大腿放声大笑:“哈哈……今天总算报了仇啦!哈哈哈哈……”他心情激动得实在难以克制,忍不住唱起了二人台《五哥放羊》:

“正月里来——正月正啊,

正月十五呀——挂红灯,

红灯挂在那个大门外,

单等那个五哥上工来。

哎哟,哎嗨哎哟,哎嗨哎嗨哎嗨哟——

哎嗨哎嗨哎嗨嗨哟,哎嗨哎嗨嗨哟——”

王银锁一边不停地“哎嗨哎嗨”唱着小曲,一边蹦蹦跳跳地扭起了秧歌,两个胳膊还随着曲调不停地上下摆动,左右挥舞。大黑狗也好像理解了主人的愉快心情,撒着欢在王银锁的前后左右“汪汪”地大声叫着。王银锁从口袋里摸出最后两个煮土豆喂给了大黑狗,这才一路蹦着、跳着、唱着、笑着,跑回了白马营村。


傍晚,郭三青和土匪们带着冒充八路军收来的粮食,一路说笑着往回赶。快到大车店时,几个土匪远远看见大车店方向正在冒烟,发现情况不妙,大声喊着:“三哥,三哥,你快看!”

郭三青定睛一看:“不好,大车店失火了,赶紧走!”

土匪们快马加鞭,很快来到了大车店跟前,看见已经烧得房倒屋塌,歪脖子柳树也烧得只剩下枝枝杈杈,只有四周的院墙和两个大门垛子还算完好。郭三青气得七窍生烟,大声地骂着:“灰他姥姥的!这……这是咋回事?看门的人去哪啦?”

土匪们纷纷下马四处寻找。郭三青骑马转了一圈,发现远处的地上好像躺着两个人,过去一看正是二娃子和三娃子,只见两人一脸黑灰,满身是土。二娃子抬头看了一眼郭三青,抽泣着不敢说话。三娃子光着屁股,仰面朝天躺在地上,闭着眼睛不停地哼哼着,手里还抱着装大烟的铁盒子。郭三青跳下马,一把拽起来二娃子:“这是咋啦?”

“三哥……”二娃子委屈地哭出了声,“有个……有个戴白帽帽的白大爷,抢走了嫂子,把……把房子也烧了。”

“白大爷,哪的个白大爷?”

“他……他说是城里的。”

“一共多少人?”

“可……可多人呢,还有条可厉害的大黑狗。”

“没说他们是干甚的?”

“没说,就让我告诉你,说……说你不怕死,就去城里找他。”

“灰你姥姥的!”郭三青一听火冒三丈,狠狠扇了二娃子一个耳光,“废物点心,连个家也看不住,咋没烧死你们?”

土匪们围着废墟,一个个唉声叹气不说话。

“老三,黑夜住哪呀?”老没调看见天黑了,走到郭三青面前问。

“住!住!住你姥姥家!你问我,我问谁?”

老没调一看郭三青还在气头上,吓得伸了伸舌头,没敢再吭声。

郭三青一屁股坐在地上,点着了随身带的大烟灯。一个土匪拿过来三娃子手里的铁盒子。郭三青取出大烟狠狠抽了几口,思来想去不明白,究竟是谁烧了大车店?这个白大爷到底是什么人?难道是云凤家里人派来的?看来只能慢慢打听了,看见天完全黑了,收拾好烟具,站起来招呼土匪们:“今天住西沟子,明天再想办法。走哇!”

土匪们纷纷上马。

“三哥!三哥!”二娃子看见人们要走,赶紧爬起来喊着,“你……你不能扔下我们哇?”

“小圪泡,你给爷爷丢了老婆,没了房子,还想咋呀?妨主的货,快死了哇!”郭三青说完上了马,头也不回地走了。

“三哥,带上我们哇!弟兄们,带上我们哇!”二娃子哭喊着。

土匪们没人理睬二娃子,一个个骑上马扬长而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