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默川情仇 正文 土默川情仇6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09.html


土匪们骑马来到大青山下一个村子,郭三青在村外等候,让老没调带土匪进村,挨家挨户叫村民出来。不一会儿,三三两两的村民陆续来到村外一片开阔的场地。郭三青看见来了不少人,给老没调使了个眼色,让他开始讲话。

“乡亲们——”老没调咳嗽几声,清了清嗓子,“我们是八路军。后面站的是我们司令,我是个副司令。我们是专门来收拾日本人的。自从日本人来了土默川,没少祸害咱们的女人,听说前两天日本人去了城南一个村子,把全村女人都祸害了一遍。上到七八十岁的老太太,下到七八岁的小闺女,连怀上娃娃的也不放过。你们说灰不灰?”

“就是灰!”几个土匪帮腔。

“日本人祸害完女人还不歇心,把男人都脱光了捆在一起,用蘸了水的皮带往死里抽。我还听说,日本人进村把粮食都要抢走,抢不走的堆在一起烧了,把牲畜能拉的拉走,拉不走的拿机关枪都打死。机关枪,知道哇?打起来突突突,一阵阵打倒一大片。你们说,可怕不可怕?”

“真可怕!”土匪们继续帮腔。

“今天来你们村,就是告诉你们不要怕,有我们保护你们,日本人就不敢来。我们住在大青山,平时不出来,到了后半夜,我们进城把日本人的房门弄开,一个一个剁下他们的头。昨天晚上就剁了几十个日本人的头,今天黑夜准备再去剁狗的几个。这回你们放心了哇?”

“你们放心哇!”郭三青也在一边大声帮腔。

“乡亲们,我们来还有个事。从昨天晚上到现在,弟兄们一口饭也没吃。打日本人不能饿上肚子打哇?古话说得好,当兵为吃粮,吃不上谁当兵呢。八路军靠谁养活?就靠乡亲们。你们不养活我们,哪有力气打日本人。所以,乡亲们行行好,给我们匀兑点儿粮食。我们要的也不多,一家出50斤白面,没面的出100斤麦子。现在回家准备,一会儿我让弟兄们一家一家的收。好了,回哇!”

大部分村民开始往家走,有几个人站着没动,脸上都带着怀疑的表情,一边斜眼看着老没调和郭三青,一边小声嘀咕着什么。老没调猜想,这几个人可能有点儿不相信他说的话,笑嘻嘻地走过去,好言好语地说服他们。几个村民一边听一边点头,没有一个和他争辩的,听老没调说完,都低着头走了。

“灰你姥姥的。”郭三青笑着来到老没调跟前,“你个老圪泡,还挺能灰说,把咱们做的事,都安在了日本人头上。我看,除了你喜欢睡那怀上娃娃的女人,别人才没这个喜好。”

“你就会取笑我。哪一次都是你们把大闺女、小媳妇占住了,就给我剩下了肚子大的,我有甚办法?”

“好说。下次给你找个小闺女,让你老牛吃嫩草,好好过过瘾。”

“七八十岁的也行,我从来不挑拣。”

“说得不赖,还给自己安了个副司令,我看挺合适,就这么说。”郭三青命令土匪们,“弟兄们!去哇,一人去一家,就装白面和麦子,其他东西不能拿,不能让村里人看出咱们是土匪。记住了吗?”

“记住了。”土匪们提着口袋进了村。

过了一会儿,土匪们陆续回来了,每个人口袋里的粮食有多有少,有二三十斤的,也有三五斤的。

“不赖不赖。”郭三青挨着看了看口袋,哈哈笑着,“头一回这么刨闹粮食。日本人的主意就是不赖,咱们以前咋就不懂?弟兄们,再往西找个村子,把口袋装得满一点儿。天黑以前回家,走哇!”

土匪们纷纷上马,一路奔西而去……


王银锁带着人一路马不停蹄,快到大车店时远远下了马。几个人牵着马沿干河沟走进小树林,刚把马拴在树上,二虎旦领着大黑狗跑了过来。王银锁问他:“二虎旦,有人进那个房房没有?”

“没有。就看见有个人出来,好像尿了一泡,又回院里了。”

“现在咋办?”王银锁问白天明。

“巴队长,听你的哇。”白天明扭头看着巴特尔。

“嗯……”巴特尔想了想,跟大家商量,“这样好不好?咱们悄悄过去,想办法搞清楚有多少土匪,有几杆枪。如果土匪人多,今天就不能动手,如果人少,咱们见机行事。怎么样?”

“队长,咱们杀不杀土匪?”来顺问。

“不能随便杀人,除非不老实就杀!今天主要是救人。”巴特尔嘱咐王银锁,“王哥就在这里等着,发现三毛驴回来,跑过去喊一声。”

“嗯,知道了。”

几个人猫着腰快步跑到大车店东侧的土墙跟前。喜子脚踩来顺的肩膀爬上墙头,看见大院里静悄悄的,有个土匪正在井台上提水,他下来向巴特尔说了院里的情况。

“你们在这儿等着,我进去看看。”巴特尔说完就要走。

“巴队长,还是我去哇。”白天明一把拉住了巴特尔。

“也好,小心点儿,搞清楚有多少土匪就出来。”

白天明绕到大门跟前,向院里看了一眼,果然只有一个土匪站在井台上提水,他不慌不忙地走进大院,心想应该把屋里的土匪全都引出来,故意高声向提水的土匪打着招呼:“兄弟,你忙呢?”

提水的土匪冷不防听到有人说话,吓了一跳,扭头看见一个头戴白帽的男人笑呵呵地走过来,大声问:“你……你是干甚的?”

“兄弟,我是过路的,要口水喝,麻烦你了。”

“去去去!没有!”土匪不耐烦地一摆手。

“不要这样吗。出门人不容易……”白天明说着走到了土匪身边。

“快来人呀!这个人硬往里闯呢!”土匪大声叫喊起来。

二娃子和三娃子首先从大房间里跑出来。紧接着从旁边一间屋里又冲出来三个土匪,其中两人端着步枪,一起围上了白天明。

“你们……你们这是干甚?”白天明装出很害怕的样子。

“你胆子不小呀?也不打听打听这是个甚地方,就敢往里走。”一个拿枪的土匪眼睛上下打量着白天明,走到了他面前。

“兄弟,我……我就是想喝口水……”白天明一边向后退,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大洋递给土匪,“我花钱买你们的水喝,行不行?”

土匪接过大洋仔细看了看,往大洋上吹了口气,放在耳边听了听,瞟了一眼白天明:“把大洋都掏出来!”

白天明又掏出一块大洋递给土匪。一个土匪搜了搜白天明身上,确信再没有大洋了,嘿嘿一笑:“赶紧滚哇,想喝水多带点儿大洋。”

几个土匪哈哈大笑,互相争抢那两块大洋。白天明扭头向大院四周看了看,没有发现其他土匪。一个拿枪的土匪发现白天明站着不走,眼睛还东张西望的,举起枪喊道:“看甚呢?还不快滚?”

白天明二话没说,转身出来了,绕到东墙根,告诉巴特尔只看见了六个土匪。喜子又踩着来顺的肩膀爬上墙头看了看,发现那两个小土匪进了大房间,其他四个进了旁边的房间,立刻报告了巴特尔。

“这可是个好机会啊!”巴特尔抽出“王八盒子”,“现在就冲进去,白掌柜和马贵收拾大房间的,我们对付那几个,走吧!”

喜子抽出“独角牛”手枪,来顺举着手榴弹,跟在巴特尔身后冲进了大院,直接来到土匪房间门口。巴特尔拉开门,看见四个土匪坐在炕上正准备赌钱,身边放着两杆步枪,他用“王八盒子”指着土匪,大喊了一声:“都别动!”

四个土匪听到喊声吓了一跳,瞪着眼不敢说话。

“都趴在地上!快点!”巴特尔向前走了几步。

土匪盯着巴特尔的手枪,不情愿地下了炕,慢慢蹲在地上。喜子走过去,抬起腿狠狠踹了一个土匪一脚,其他三个立刻乖乖地趴下了。

喜子和来顺一人拿起一杆步枪背在身上,又从屋里找到了一根粗绳子,让土匪背靠背,然后五花大绑、结结实实地捆绑起来。

大房间里的三娃子听到外面好像有动静,推开门刚走出来,正好与门口的白天明打了个照面儿,惊诧地问:“你……你又来干甚?”

白天明没说话,一把掐住三娃子的脖子,推着他进了屋里,看见二娃子坐在炕边上,大声质问他:“你们抢来的闺女在哪呢?”

“你……你问她做甚?”二娃子腾得一下站了起来。

“我领她回家!”

“你……你敢!知道这是甚地方?”

“哼!三毛驴的地方哇?你和他说,白大爷把人领走了。不怕死的,让他来城里找我!”

二娃子斜眼瞟了一下身边,顺手抄起个凳子,扑过来想打白天明。后面跟进来的马贵猛地上前两步,飞起一脚踹在二娃子胸口上。二娃子四脚朝天摔倒在地,两手捂着胸口,脸憋得通红,就是喘不上气来。

“快说!人在哪呢?”白天明松开手问三娃子。

三娃子喘了口气,直挺挺站着不吭声。

“你说不说?”白天明伸出一根手指头使劲捅了一下他的胸脯。

“妈呀!”三娃子疼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身体不由得慢慢向后挪动,战战兢兢地说,“在……在里屋呢。大爷饶命!大爷饶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