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默川情仇 正文 土默川情仇6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09.html


二十一

早晨,大车店的土匪们还在睡觉。

住在里屋的郭三青已经起来了,正在高声大嗓地骂着云凤:“灰你姥姥的!一晚上给爷爷个后背。天天给你好吃好喝,就没见过你一次笑脸,哪有这种老婆?咋和村里那些女人们一球样?等爷爷晚上回来的,看见你还是一副苦瓜相,非往死了闹你!”

云凤一丝不挂地蜷缩在墙角,浑身不停地哆嗦,两手紧紧抱着腿,低着头不说话,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脚背。

郭三青穿上衣服走到外屋,喊叫土匪们起来:“弟兄们,赶紧起!坐了这么多天,该出门啦!”

土匪们开始穿衣服。

三娃子端来了烟灯、烟枪。郭三青坐在桌子旁边,一边抽大烟一边高声说:“弟兄们,天气快冷了,咱们得多刨闹点儿粮食。我上次看见日本人用的都是好枪。我盘算好了,给日本人也刨闹点儿粮食,换上几杆好枪,以后做甚也顺手。对不对?”

“对的!”土匪们回答。

“今天都装扮成八路军进村。”

“三哥,八路军是干甚的?”一个土匪问。

“估计是共产党的队伍。土默川过去就有过共产党,他们和村里人混得不赖。你们进了村都给我喜眉笑眼的,不能发脾气。听懂了吗?”

“懂啦!”土匪们答应。

“我一张嘴就是粗话,进村就不说了。老没调,你去和村里人说,咋能哄得他们交出粮食,说明你有本事。”

“我听你的。”老没调点头。

“三哥,八路军穿的甚衣裳?咱们穿甚呀?”一个土匪问。

“管球他八路军穿甚呢,村里人有几个见过八路军的?咱们都穿成黑衣裳,起码看见像个正规部队。我听说……共产党有个红军,肯定穿的是红衣裳。咱们胳臂上都缠它一圈红布,有那个意思就行。”

“老三,城南的人都认识咱们,用不用把脸蒙上?”老没调问。

“灰你姥姥的。蒙上脸还像个八路军呢?一看就是土匪!这样哇,咱们去狗的城北面,把大青山下面的村子横扫一遍。”

“那是李德厚的地盘,咱们能去呢?”老没调提醒道。

“我给日本人刨闹粮食,还管球他谁的地盘呢。听我的,就去城北面,吃饱喝好了上路。”

土匪们赶紧张罗做饭。

“哦,对了。”郭三青想起云凤,“二娃子三娃子,你们留下守家。”

“三哥,就留下我们俩不行哇?”二娃子问。

“你们俩就管看好你嫂子,别的不用管。锁上里屋门,拉屎尿尿都不让她出来。”郭三青用手指着几个土匪,“你们也留下,看好院子。”

土匪们吃过早饭,都穿上黑衣黑裤,每人胳膊上都缠了一块红布。郭三青来到院里,从马厩牵出他的黑鼻梁大白马骑上去。土匪们纷纷上马,跟着郭三青离开大车店,一路向北飞驰而去……

小树林里,王银锁看见郭三青带着一大帮土匪走远了,赶紧把躺在树底下睡觉的二虎旦叫醒:“二虎旦,快起来!”

“三爹,起来干甚?”

“听三爹的,你在这儿好好盯住那个房房,看看有谁出来进去。”

“你是不是丢下我走呀?我害怕呢。”

“不要怕。听我说,领你掏雀儿的凤凤姐就在那个房房里,让土匪欺负的快死呀,三爹找人来救她。以后你娶媳妇,三爹给你代东,不听话看娶不成媳妇的。没人代东,你咋娶媳妇呀,对不对?”

“哦,三爹,你给我代东呀?”

“我给你代呀,放心哇,保证给你娶个白脸蛋儿的好媳妇。”

“嗯,三爹,你去哇,早点儿回来。”

“让黑子留下陪你,不要让它乱跑。”王银锁摸了模大黑狗的头,“黑子听话,不能乱跑。”说完站起来,一路跑回了白马营村……


中午,白天明和马贵做完礼拜,从清真寺出来,他自言自语地说:“已经五六天了,云哥那个事咋还没消息?”

“就是啊。天明哥,你是不是有事呢?”

“也没甚大事。二日本劫走的那批货是段掌柜给牧区商户送的。我想备好了货,天冷前再走一趟。不办完云哥这件事,不能走呀。”

“再等两天,估计那个三毛驴快出门了。”

“我先回大院了。”白天明说完直接去了骆驼队大院。

马贵回到牛羊肉店,刚坐下没一会儿,只见杨满山领着骑马的王银锁急匆匆地跑来,他赶紧迎了出去。

“马贵,三毛驴上午出门了。”杨满山气喘吁吁地说,指指王银锁,“老王和云哥一个村的,就是他亲眼看见的。”

“好,你们等着,我去找天明哥!”

马贵一路小跑去了骆驼队大院。不一会儿,只见白天明、马贵、巴特尔、喜子、来顺骑着马回来了。王银锁在前面带路,六个人沿着旧城大街一路向南飞奔,很快出了城……

杨满山看见他们走远了,赶紧去王福成家报告好消息。两家人听说还跟着三个游击队的人,一个个高兴得不知道说什么好。

送走了杨满山,云明旺喜悦中又有点儿担心,不知道这次能不能救回来女儿,一个人站在院里发愣,心里七上八下的,不知道应该干点儿什么,猛然想起应该去庙里上上香,进屋端出一盆水,招呼媳妇换上干净衣服出来,两人洗干净脸和手,准备去大召。王福成听说亲家要去上香,也要一起去,一家三口也换了衣服,跟着云明旺两口子出了门。走到大街上,迎面遇见了云奎。云明旺兴奋地告诉儿子,白天明和游击队的人已经去救云凤了,让他跟着一起去大召敬神上香。

“你们先去哇。”云奎说完头也不回地拉着车跑了。

几个人互相看了看,不明白云奎什么意思,难道他怕耽误了拉车?云明旺摇摇头没说什么。两家人向大召走去。

云奎拉着车一直跑到骆驼队大院,向院里一个伙计说,白掌柜是去救自己妹妹的,想押下人力车借匹马去追赶他们。伙计虽然不认识云奎,还是同意了,让他自己选匹马。云奎骑上一匹黑马,沿着旧城大街一路狂奔,向南出了城……

云明旺和王福成两家人进了大召,径直走到大雄宝殿,每个人都跪在释迦牟尼佛像前磕了头。云明旺点燃三柱藏香,恭恭敬敬向佛像鞠了三个躬,把藏香敬献在香炉里,跪下又磕了三个头,虔诚地默默祷告,祈求慈悲为怀的佛祖饶恕自己的罪过,恳请各路神灵保佑女儿能平安回来,然后站起来,把一块大洋放进功德箱,长出了一口气,心里感觉踏实多了。

离开大雄宝殿,两家人来到了西院禅房。喇嘛六爷看见他们过来,非常高兴。云明旺向喇嘛六爷介绍了亲家两口子和梅梅,接着把婚礼那天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讲了一遍。

喇嘛六爷一边给大家沏茶一边听着,当听说云凤被土匪抢走了,直到现在还没回来,拿着茶壶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

云明旺告诉喇嘛六爷,刚才已经有人去救孩子了,除了回民武师,还有几个游击队的人。喇嘛六爷慢慢坐下来,自言自语:“阿弥陀佛。佛法无边,善恶有报,多行不义,必食恶果!应该收拾这些乱世的孽障!”

“六叔,麻烦您给念念经,保佑凤凤能回来。”

“嗯,我会念的。放心哇,凤凤一定能回来!”

“谢谢六叔。”云明旺听到喇嘛六爷说的这么肯定,心里更踏实了,觉得女儿今天应该能回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