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柔情之古道惊风 第十三卷 千里入蜀 第二百八十章 妃园对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45.html


第二百八十章 妃园对句

无双对在旁边伺酒的香枝道:“香枝,快给大家倒酒!”香枝连忙捧着酒壶为各人斟满一杯酒。

楚枫端起杯子一嗅,只觉香浓酒味之中还渗着丝丝荔花香味,十分特别,忍不住一下倒入口中,入口更是醇和中带着酸甜,不由赞了一句:“好酒!”

无双一瞪眼,道:“楚大哥,我们还没对对子,你怎先偷喝起来啦?”

楚枫一脸委屈道:“我这人一见酒就馋嘴,忍不住就偷喝了,我也控制不住。香枝,快倒酒!”香枝连忙又给楚枫倒满一杯,楚枫闻着酒香,问:“无双妹子,这酒好像带着荔花香?”

无双道:“这是荔枝酒,是用三十年前的荔枝酿造的!”

“三十年前的荔枝?”楚枫十分愕然。

“是阿,这酒已经藏了三十年,若非上官医子到来,太君还舍不得拿出来呢,你却一口糟蹋了!”

楚枫不禁哑然失笑。

无双道:“好,那就由我先出对子,大家听好啰。有啦,刚才楚大哥说这酒有荔花香,我上联是:花香凭酒送!”

“好句!”楚枫赞了一句,无双大感得意,这时“啁啾啁啾”几声鸟鸣传来,太君开口道:“老身先附和一句如何?”

“哦?太君这么快就想到了?太君快说!”无双嚷道。

太君道:“我下联是:鸟语随风传!”

无双拍手道:“好对子!鸟语对花香,太君脑筋还灵光得很哩!”

众人当然齐声附和,太君一时笑得合不拢嘴。

无双转向兰亭道:“上官姐姐,到你啦!”众人一齐望向兰亭,兰亭略一抬眼,见夜空清明,月光正透过重重枝影洒下来,带出众人身影映在地上。

楚枫见兰亭望着上空明月若有所思,亦抬头望去,他一动,修长身影也移了移,兰亭脱口道:“月影籍君移!”

无双拍手道:“上官姐姐这‘籍’字真是妙,意境全出,我就不晓得用了。”

楚枫笑道:“你当然不会用,你就晓得嘴馋,比我还嘴馋,一盘凤尾酥被你吃了一大半!”

无双一瞪眼:“楚大哥,到你对了,对不上可要罚酒!”

“嘻,喝酒是我强项,我先自罚三杯!”

楚枫正要举杯,无双却一手抢过他手中杯子,道:“别人对不出是罚酒,你对不出却是不准喝酒!”

“嗬!这是什么道理?”

“这是我们唐门的道理,你对不对,不对不给喝!香枝,把酒壶抓紧,别让人抢了去!”香枝果然很听话把整个酒壶搂在怀里,还远远躲着楚枫,生怕楚枫一手抢了去。

楚枫看着无双手中那杯酒,挠挠头,望了兰亭一眼,又望了还散着腾腾香气的凤尾酥一眼,灵机一动,伸手拈起一块凤尾酥送至兰亭前道:“酥香暖佳人!”

“不对!”无双即时嚷道,“我上句已经有‘香’字,你怎还对‘香’字?不工整!”

楚枫却道:“我可不是对你的‘花香凭送酒’,我是对医子姑娘的‘月影籍君移’,医子姑娘,你说工工整不工整?”

无双嚷道:“不行!不行!你这是想耍赖,罚酒!”

“好哩!”楚枫一手抢回杯子,仰头一饮而尽。

无双瞪眼道:“你……”

“无双,是你说罚酒的,我可没有耍赖!”

无双无话可说,乃气鼓鼓对香枝道:“香枝,不许再给楚公子斟酒!”

太君笑道:“丫头,楚公子跟你逗着玩嘛。”

无双撇嘴道:“我就是不让他呵,看他嘴馋样子!”

楚枫耸耸肩,对兰亭道:“医子姑娘,你再不接我这酥子,我手都要递麻了!”原来他还拈这那块酥递在兰亭跟前。兰亭惟有轻轻接过,太君道:“好,今次让老身也出一句,让大家对对,大家听好,我上句是:三代夏商周!”

无双一听,马上嚷道:“咦,太君,你怎出这如此难的对子?”

原来这上句看似简单,实际非常难对,因为起首数字“三”,是与后面的“夏商周”三字对应,所以下句必须也是以数字起首,却不能是“三”字,而整句五个字既不能增多也不能减少,所以十分难对。

众人苦思冥想一会,总想不出好的下句,无双望着兰亭道:“上官姐姐,你也想不出下句么?”

兰亭微微一笑,道:“四诗风雅颂!”

众人一听,登时拍手称绝,原来,风、雅、颂均为《诗经》中的诗,而‘雅’又分‘大雅’和‘小雅’,故‘风’、‘雅’、‘颂’合称四诗,当真绝对。

这时又一阵清风吹过,楚枫灵光一闪,道:“我也对个下句如何?”

“你也想出了?”无双颇有点意外。

楚枫清了清嗓子,乃道:“我下句是:一阵风——雷——雨!”

众人不禁哈哈笑起来,不过楚枫这句倒是对得工整,无双嚷道:“现在只有风,没有雷雨哩,不工整!”

楚枫嘻嘻笑道:“清风先起,雷雨后至!”说着赶忙把杯子偷偷递向香枝,“香枝,快倒酒!”

“不许倒!既然‘雷雨后至’,那就等雷雨来了再给他倒!”

无双虽然这样嚷着,香枝还是抿着嘴给楚枫倒满一杯。

唐拙道:“既然……楚兄……对出……‘一阵……风雷雨’,那……我……也对……一句附……和!”

“三哥也想出下句了?”

唐拙道:“我……下……下句是:一牢……牛……羊……豕!”

无双拍手道:“一牢牛羊豕,好工整,三哥不愧为我们唐家三少!”

楚枫却一脸不平道:“喂,无双妹子,你怎这般偏心?我的‘一阵风雷雨’不是跟你三哥的‘一牢牛羊豕’一个模样么,怎么你三哥就工整,我就不工整?”

无双撇嘴道:“这你就不懂!我们外院有一大牢圈,里面就关着牛、羊、豕,所以我三哥的‘一牢牛羊豕’,不但工整,而且还是实有的,不像你的‘风雷雨’,只有‘风’,没有‘雷雨’!”

楚枫无话好说,兰亭却道:“无双妹子,你三哥‘一牢牛羊豕’中的‘牢’,恐怕不是你所说的‘牢圈’呢!”

“哦?那是指什么?”

“古时帝王祭祀社稷用太牢,太牢就是牛、羊、豕三牲全备,你三哥句中之‘牢’指的是恐怕是‘太牢’。”

无双不由望向唐拙,唐拙笑道:“医……医子……当真……才学!”

楚枫不禁嘻嘻笑起来,无双瞪眼道:“你是不是笑我?”

“没有!我只是想起那个关着牛、羊、豕的牢圈,就忍不住笑!”

无双被楚枫一挖苦,登时气鼓鼓道:“香枝,不许你再给他倒酒!听到没有?”

“是!小姐!”香枝连忙应了一句。

楚枫耸耸肩,太君笑道:“无双也丫头就爱淘气!好了,老身也对一句附和附和如何?”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