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锋线——王牌警匪的终极碰撞 正文 42

雪亮军刀 收藏 1 13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4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45.html[/size][/URL] 42、 张伟好像已经闻到了死亡的味道,刚才的子弹差点就打中了,他从未像今天这么害怕过。他感觉自己身后追过来的这个警察,就像一头不断咆哮的猎犬,而自己就是一只夺路狂奔的兔子。 不管怎么样,我要跑掉,只要现在能跑掉,我就有机会,我要活下去,我要跑掉。 张伟压低了身子,快速穿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45.html


42、

张伟好像已经闻到了死亡的味道,刚才的子弹差点就打中了,他从未像今天这么害怕过。他感觉自己身后追过来的这个警察,就像一头不断咆哮的猎犬,而自己就是一只夺路狂奔的兔子。

不管怎么样,我要跑掉,只要现在能跑掉,我就有机会,我要活下去,我要跑掉。

张伟压低了身子,快速穿过菜市场。

现在已经五点多了,菜市场里面仍然还有很多人,不少人是提前下班之后,来到这里买点菜。

张伟快步穿过摊位,他一边走,一边脱掉了蓝色的电力抢修制服。他把衣服卷成一个小卷,然后顺手扔到一旁。

距离他六十多米的陈平,在紧张地寻找着,菜市场的人太多了,他努力找着那个蓝衣人。

他在哪儿?他会往什么地方跑?

该死,汗水一滴一滴流到他的眼睛里,张伟也顾不上擦,继续快步走着。

陈平努力地寻找着,他快步穿过菜市场,堵在门口。紧跟着,几个武警战士也冲了过来。

“快,把所有的出入口堵上,找一个穿蓝夹克的。”陈平大声命令着。

“执行命令,快点。”周波冲着自己的战士吼叫道。

警察们马上行动起来,把菜市场的几个出入口全部堵上。来买菜的人也开始一片哗然,他们不知道这些拎着枪的警察跑过来干什么?

有个卖假冒食用油的摊主,已经打算逃跑了。

张伟走到一个摊位边上,扭头观察了一下,几个武警正在往这边跑来。他强压住内心的恐惧,在摊位上面顺手买了一把青蒜和一把青菜,然后给了钱,拎塑料袋往外走。

武警注意到了张伟,但是看到他穿着白色衬衫,手上拎着菜,便很快把视线挪开了,开始注意其他人。

张伟大摇大摆地从他身边经过,感觉自己的心脏在狂跳。

张伟出了菜市场,但还是不敢回头看,他也不敢走的太快,努力平衡自己的步态,不然他可能就会忍不住狂奔起来。

他又走了一百多米,看到路边有一个麻将馆,他走到门边,回头看看,武警已经在门口拦住了路人,不让更多的人进入。

张伟很庆幸,他要是晚走几分钟,赶过来的警察可能就会抓住他了,因为警察都看过他的照片,但是这几个武警战士没有看过。

张伟确定自己没有被注意到,他继续朝街上走。短短的几十米,他感觉像走了一辈子那么长。

到了路口,他拦了一辆出租车,然后钻了进去。

去哪儿呢?张伟想着,现在不知道什么地方安全,但目前绝对不能回藏身的租住地了,天知道那里是不是有警察在堵着门。

火车站和汽车站也不能去,荷枪实弹的警察肯定在那里盘查所有人。

“师傅,你去什么地方啊。”司机问道,他扭头看看张伟,他有些奇怪,这个乘客看上去有些紧张,脸色苍白的要命。

司机关心地问道:“师傅,你脸色不好,是不是病了?”

张伟完全是机械性地应付他,“嗯,不太舒服。”

“你哪里不舒服?我送你去医院吧?”司机说道。

张伟一激灵,对,去医院,医院有椅子,可以休息一下,而且医院人多的很,自己也不太容易暴露。警察不可能在医院里面大搜捕。

“好,你送我去最近的医院,我肚子疼的要命。”张伟说道。

司机很热心,把车开得飞快,二十分钟后,司机就把他送到了最近的武警总医院。

张伟下了车,司机还关心地问道:“要不要我扶你进去?”

“没事,我好多了。我自己进去。”张伟说道。

张伟走进了医院,在门诊部的急诊门诊那边找了地方站了一会儿,这时,他才勉强回过神来。

现在的问题是,孙勇和李明亮怎么样了?他们两个逃出来了吗?要是他们两个有一个被抓,那藏身的租住地就绝对不能回去了。

怎么办?要抓紧时间想。

他的脑子里面快速搜索着以前坐牢期间听过的各种逃跑办法,但是这些办法都被他一一否定了。

怎么办?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逃走,否则的话,无论是李明亮还是孙勇被抓了,自己就非常危险了。

但问题是,现在身上只有三千多块钱,我能逃到什么地方去?

张伟决定先到外面,找个服装店买件衣服再说,天色渐渐晚了,自己穿着衬衫有点冷,而且,现在这个季节,穿着衬衫也会很显眼。

他走出急诊门诊,来到了医院的大厅 ,这时,大厅正在放电视,而且就在放一份通缉令,张伟的照片赫然就在电视上。

“观众朋友们,现在播发紧急通缉令,我市今天下午发生一起抢劫案,两名罪犯企图抢劫四门**通银行分理处,其中一名被击毙,一名在逃。现在画面右侧,就是这名在逃罪犯照片,请广大市民留意,该罪犯携带有枪支,非常危险……”

张伟看着电视,眼泪就流下来了,新闻里面的那具尸体,是孙勇的,看来孙勇已经没了。

张伟感觉像是挨了一棍子,眼前一片金星,他有点站不住了,勉强走到椅子上,然后坐了下来。他深呼吸几下,强迫自己平静下来。

可是,他马上就想到了孙勇的面孔,想起他的笑容,想起他的一切。

我的好兄弟!

我的兄弟!

张伟无法遏制自己的痛苦,眼泪就像河一样,他擦掉,又流下来,再擦,眼睛感觉有点肿了,可眼泪依旧止不住。

而且心在疼,很疼,就像喝得烂醉如泥的时候,身上重重摔了一下,酒醒了之后的那种疼一样。

不行,我要活下去,我一定要活下去,雷子没那么容易抓住老子。张伟擦了擦脸,走到洗手间,洗了一把脸。

他这时才平静下来,刚才新闻说,孙勇死了,有两个人抢劫。等等,李明亮看来是跑出去了,而且警察没有注意到他。新闻说有两个人,一个是孙勇,那么另外一个是自己的照片,我再想想,我一定要好好想想。

张伟把思路重新整理了一遍,现在最大的问题是,警察有没有可能是在隐瞒李明亮被抓呢?

有这个可能!

而且可能性很大。

李明亮如果被抓,那我就要马上跑,不管租的房子里面有多少钱,都要赶紧跑掉。

如果他被抓了,警察迟早会找到我,从现在起,凡是和李明亮去过的地方都不能再回去了,凡是我跟他说起过的朋友,我都不能再联系。

等等,刚才新闻没有说到我的名字,为什么?警察发通缉令,如果知道我的名字,肯定会说出来。李明亮和孙勇都知道我真正的名字。

那是李明亮被抓了,但是还没招出来我的名字?

不,李明亮肯定没被抓,新闻播放的这么快,说明记者赶过去的速度很快。警察都喜欢表功,如果抓了一个,新闻肯定会爆出来。

不管怎么样,现在要小心一点。

张伟在脑子里面想了一会儿,决定还是再试探一下。他出了医院,在路边的杂货摊买了一顶帽子和一副墨镜。尽管晚上戴墨镜有点不对劲,但现在他还是需要这个玩意。

张伟付完钱,又在边上的另一个电话摊子买了一张IC卡。他在路边的IC电话机上,拨通了110。

“喂,110吗?我报警!”张伟说。

“我是报警中心,请讲,什么情况?”

“就是我看了那个通缉令,电视上是你们放的吧?”张伟问道。

“是的,你有什么情况报警吗?”

“你们是抓了两个罪犯吧,现在还有一个跑了的。”张伟问道。

“不是抓了两个,是有两个罪犯,击毙了一个,我们现在在通缉另外一个。你有线索吗?”

“我有啊,我在浏阳路广场看到一个蓝衣服的,跟他长得很像。”

“你说在什么地方?浏阳路广场?”

“是啊,就是浏阳路广场。”

“您能留下名字和联系方式吗?”

“我叫王浩,打这个电话就能找到我,我还有点事,先挂了啊。”

张伟挂了电话,立刻小跑着离开了,他一边跑,一边在脑子里面回忆着刚才电话里的谈话。

刚才电话里面我主动暗示说你们是不是在抓两个罪犯,警察说不是抓两个,而是在抓一个,这说明,他们还搞不清抢银行的是三个人。

张伟觉得值得冒险回去一趟,他在路口打了一辆车,然后让司机送自己到水陆街那边。

出租车沿着主干线驶向水陆街,张伟看到前面堵了一大排车,他的第一反应是:前面肯定有路卡。

张伟让司机靠边停下,然后付了钱,快步走进人群中。

现在怎么办?到处都是警察。

张伟觉得自己就像一只钻进天罗地网猎物一样,不知道该往哪儿去。他看了看小巷子,不知道这里通往什么地方。

但他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现在钻小巷子,到了下一个路口,还是一样麻烦。他想了想,前面既然走不通,那就往回走,看看能不能绕过去。

张伟顺着原路又走了三、四百米,这时,路边有一片隔离带。在最里面的护栏上,栓着一辆三轮车。

张伟走过去,看了看三轮车的车锁,是最容易弄开的插销锁。他看了看周围,隔离带这边没什么人,他抄起一块砖头,砸向车锁的头部,将锁头砸开。

完事之后,他把砖头一扔,骑着三轮车,上了非机动车道,然后快速逃离了。

一直骑了两百多米,他才减慢了速度,然后把三轮车靠在马路边。他在一家小便利店,买了两箱子啤酒,然后让老板帮他把啤酒搬上三轮车。

看来现在就得赌一把了,现在趁着天黑了,光线不好,看看能不能混过去。他把裤兜里手枪保险打开,然后蹬着三轮车,混在人群中,朝十字路口骑去。

远远的,能看到荷枪实弹的武警、警察,在路口盘查行人和车辆。张伟感觉自己的心脏在狂跳,嗓子也在发干。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