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和团运动的起因

弥撒 收藏 11 2678
导读:1 同治元年(1862年),江西巡抚沈葆祯为教案事曾派员到民间密访,问起民众为什么要与教士拼命,民众回答说: “他们要夺我们本地公建的育婴堂,又要我们赔他许多银子,且叫从教的人来占我们的铺面田地,又说有兵船来扶制我们。我们让他一步,他总是进一步,以后总不能安生,如何不与他拼命?” 可见,教方妨害其生计的侵略活动,是迫使他们起来反抗的最直接原因。由于民受害最深,抗争也就最坚决。当查访者问及“教方真的有兵船来,难道你们真的与他打仗吗?”民众回答说: 目下受从教的侵凌也是死,将来他从教的党羽多

1

同治元年(1862年),江西巡抚沈葆祯为教案事曾派员到民间密访,问起民众为什么要与教士拼命,民众回答说:


“他们要夺我们本地公建的育婴堂,又要我们赔他许多银子,且叫从教的人来占我们的铺面田地,又说有兵船来扶制我们。我们让他一步,他总是进一步,以后总不能安生,如何不与他拼命?”


可见,教方妨害其生计的侵略活动,是迫使他们起来反抗的最直接原因。由于民受害最深,抗争也就最坚决。当查访者问及“教方真的有兵船来,难道你们真的与他打仗吗?”民众回答说:


目下受从教的侵凌也是死,将来他从教的党羽多了,夺了城池也是死……横竖总是死。他不过是炮火厉害,我们都拚着死,看他一炮能打死几个人。只要打不完的,十个人杀他一个人,也都够了。





2

德国圣言会传教士安治泰说:“哪里有教民,哪里就发生词讼。”





3(清亲洋或杀拳团出名的大臣的)



备受教案困扰的曾国藩在奏折中写道:“凡教中犯案,教士不问是非,曲庇教民;领事亦不问是非,曲庇教士。遇有民教争斗,平民恒屈,教民恒胜。教民势焰愈横,平民愤郁愈甚。郁极必发,则聚众而群思一逞。”




张汝梅在处理完大刀会案件后指出,教民“一经入教,遂以教士为护符,凌轹乡党,欺侮平民,睚眦之仇辄寻报复。往往造言倾陷,或谓某人毁谤洋教,或指某人系大刀会匪,教士不察虚实,遂欲怵以兵威。不知教士之势愈张,则平民之愤愈甚”。




袁世凯尽管极端仇视义和团运动,然对于民教相争一节,仍坦陈“东省民教积不相能,推究本源,实由地方州县各官,平时为传教洋人挟制……往往抑制良民……而教民转得借官吏之势力,肆其欺凌,良民上诉亦难伸理。积怨成仇,有由然也。”




1861年恭親王奕□奏:“傳教士每以民間瑣事前來干預,致奉教與不奉教之人訴訟不休。……奉教者必因此倚恃教眾,欺侮良民……為地方官者,又或以甫定和給,惟恐滋生事端,遂一切以遷就了事,則奉教之計愈得,而不奉教者之心愈不能甘。”





4

美国历史学家帕尔默(R.R.Palmer)和科尔顿(JoelColton)曾经把当时中国的情况设身处地作了一个对比说:“读者不妨想象一下,在美国如果外国战舰在密西西比河上巡逻一直到圣路易城;如果外国人在美国全国往来而不受它的法律管辖;如果纽约新奥尔良和其他城市都有不受它的裁判权管辖的外国居留地,而其中却集中了所有的银行和管理机构;如果外国人决定关税政策,征收货款收入,并将其中大量税金汇寄他们自己的政府;如果华盛顿的西郊曾被焚毁(如圆明园)、长岛和加利福尼亚曾被来自远方的帝国所并吞(如香港和印度支那)以及整个新英格兰又被两个紧邻的帝国所垂涎;如果这个国家的当权者在与这些外国人串通勾结的同时又受到他们的迫害欺骗……那美国将会成为一个什么样子的国家了呢?因此,他就能够理解,上个世纪末的中国人是怎样观察问题的了,而‘帝国主义’这个词又是为什么会被世界上这么多的民族所憎恶的了。




赫德说:“英国首相索尔兹伯里曾经劝告在1883年成立的英国樱草会(PrimroseLeague)会员说:‘每个人都要在自己的地区尽其可能地去创立一个来服枪俱乐部。让自己有能力去抵抗入侵之敌这一点要成为每一个有本事的英国人的责任。这种气氛如果一旦波及国外,……那么你们就将拥有一支防御的力量,它不仅将击退来犯的进攻之敌,并且将使那些进攻者的命运如此之坏,以致于根本就不会有进攻者出现!’这正是引起义和团运动爆发原因的真正的思想。”不同之处只是拳民俱乐部没有来服枪,只能靠练习拳术来救国罢了。



赫德指出:"义和团运动无疑是官方鼓励的产物,但是这个运动已经掌握了群众的想象力,将会像野火一样烧遍中国。简单说来,这是一个纯粹的爱国主义的自发的运动,其目标是使中国强盛起来--以实现中国人的计划。就通过实力来达到它所提出的目的,即达到根除外国宗教和驱逐外国人的目的,它的第一次实验并不是十分成功的;但是,就它所作出的试探--试探自发运动是否能起作用--来说,或者就其作为检验方式方法以供将来选择的一次实验来说,它并不是一次失败。"他认为,总有一天中国民族将实现民族的自抉和自治,并把外国人赶出去。只有两种办法可以延缓中国民族觉醒的过程,一个是瓜分;另一个是"***得到奇迹般的传播"。事实是欧洲已经深深地伤害了中国,因此赫德预测:"五十年以后,就将有千百万团民排成密集队形,穿戴全副盔甲,听候中国政府的号召,这一点是丝毫不容置疑的!如果中国政府继续存在下去,它将鼓励--而这样鼓励是很对的--支持并发展这个中华民族运动;这个运动对世界其余各国是不祥之兆,但是中国有权这样做,中国将贯彻她的民族计划!"


1900年10月美国驻华特使柔克义致海约翰信中说:“赫德爵士认为,义和团起义是中国摆脱外国人的束缚,争取民族解放的爱国运动。






5


(看多了国人引的拳团传单,也看看外国人记载的.)



欧弗莱区在《列强对华财政控制》一文中论证义和团运动时说:“关于它兴起的原因,劳顿引证了义和团领袖于栋成所发布的一个布告,布告写道:‘若辈洋人,借通商与传教以掠夺国人之土地、粮食与衣服,不仅污蔑我们的圣教,尚以鸦片毒害我们,以淫邪污辱我们。自道光以来,夺取我们的土地,骗取我们的金钱;蚕食我们的子女如食物,筑我们的债台如高山;焚烧我们的宫殿,消灭我们的属国;占据上海,蹂躏台湾,强迫开放胶州,而现在又想来瓜分中国。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