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资死夺定价权蒜农没好处 大蒜还要“疯狂”多久

bxin0116 收藏 15 2195
导读:蒜农没好处外资死守定价权 大蒜还要"疯狂"多久   编者按:大蒜大蒜,谁说了算?对待涨价,种蒜者乐观其成,反正多少也有点赚头;炒蒜者喜不自胜,一轮涨价下来,收入比种蒜强就足以自慰;真正笑到最后到是掌握定价权的外资,他们不动声色,隐藏在资本与供求背后,大赚特赚。   3个大蒜3元钱。过去只有几毛钱一斤的大蒜,如今整整涨了几十倍,有的地方甚至上百倍。   商务部最新统计数据显示,自今年4月中旬大蒜价格开始上扬,7.5元、12元、15元、17元、20元……大蒜价格上升曲线异常“坚决”,如今,早已

蒜农没好处外资死守定价权 大蒜还要"疯狂"多久


编者按:大蒜大蒜,谁说了算?对待涨价,种蒜者乐观其成,反正多少也有点赚头;炒蒜者喜不自胜,一轮涨价下来,收入比种蒜强就足以自慰;真正笑到最后到是掌握定价权的外资,他们不动声色,隐藏在资本与供求背后,大赚特赚。


3个大蒜3元钱。过去只有几毛钱一斤的大蒜,如今整整涨了几十倍,有的地方甚至上百倍。


商务部最新统计数据显示,自今年4月中旬大蒜价格开始上扬,7.5元、12元、15元、17元、20元……大蒜价格上升曲线异常“坚决”,如今,早已贵比猪肉了。


种蒜者:恢复性上涨


“大蒜价格有序波动本属正常,但像今年这样的涨法确实罕见。目前每公斤生蒜价格已突破历史最高点。”中商流通生产力促进中心主任刘普合表示,正常的价格波动是供需关系变化的信号,但剧烈的价格波动更是价格扭曲和市场无序的信号。


但“大蒜之乡”——来自山东省金乡县的种蒜者看法与专家并不一样。这个县每年流通大蒜达160多万吨、占全国大蒜产量的1/5,仅2009年,金乡县的大蒜出口供货量在120万吨以上,占全国的70%以上;直接出口40万吨以上,出口日、美、俄等130多个国家和地区,年创汇2亿多美元,故有“世界大蒜看中国,中国大蒜看金乡”的说法。


“今年大蒜价格的猛涨,是大蒜价格受市场制约,多年低谷运行的一种自我调节,和其他的农产品价格上涨一样,是市场的恢复性上涨的结果,有些媒体所说的游资炒作并不是最关键的因素。”金乡县副县长刘鹏表示,2007年、2008年由于大蒜价格严重偏低,蒜农种植成本在每亩1200元左右(不含人工成本),加上人工,总成本约在2000元左右,也就是说每公斤大蒜价格在1元左右时,蒜农仅赚取人工辛苦费。而蒜农亩均收入2007年为1400元左右,2008年为700元左右,亏损严重。蒜贱伤农,在2008年秋,种植面积大幅减少,金乡减幅在15%左右,全国减幅在25%左右,由于种植面积和蒜农生产性投入双双减少,导致2009年全国大蒜总产大幅减少,约比2008年减少30%以上。


刘鹏表示,货源紧缺,国际市场需求增加,国内需求趋旺,形成了大蒜价格上涨的情况。刘鹏表示,具体上涨的原因有三个:一是总的供应量不足。以金乡为例,2009年5月初冷库内有上年度冷藏蒜40多万吨左右,而现在只有7万吨左右。二是今年大蒜的出口量不断上升。以金乡为例,今年一季度,受国际大蒜需求强劲的拉动,共出口大蒜5.7万吨,比去年同期上涨了10%。出口量的骤增无疑让原本就紧张的大蒜供需矛盾更加突出。三是国内需求迅速增加。国民对大蒜的医疗保健作用的认识也逐步提高,加上国内一些疫情的发生,食用量、医疗、保健、添加剂需求上升,国内市场持续升温进一步加剧了供求不平衡。


倒蒜者:谁还去种蒜?


市场供应相对紧张,大蒜价格算是“火借风势,越烧越旺”。然而,一轮涨价下来,真正的蒜农并没有得到多少好处。原因何在?种蒜的不如倒蒜的。拿业内流行的一句话说:现在谁还去种蒜啊?


记者替蒜农算了一笔账:每家以10亩计,以目前4000元/吨的高价算,10亩蒜产10吨,收入4万元,扣除每亩1500元的成本,纯收入仅为区区2.5万元。在当前社会条件下,该收入离小康或致富的标准相差甚远。


作为处于产业链最低端的蒜农,往往获取的价值最少。刘普合表示,市场不是万能的,价格扭曲的例子很多,尤其在是小生产与大市场矛盾突出、农业生产经营组织化程度很低的情况下,只靠“市场调节”是不能保护弱势群体的农民利益的。这需要依靠两手来解决问题:一是着力提高农业生产经营的组织化程度,这也是中央一号文件的明确要求,要形成示范社、示范村和示范产区的有机的经济体;另一方面,要着力提高大蒜市场流通的组织化程度,即市场要活跃、有序、公平、保护农民。这两手都离不开政府的作用,政府的各种作用中,加快制度供给、形成较为完善的市场规划至关重要。


外资:死守定价权


“大蒜问题只不过是中国经济话语权丧失一个典型的情况。”东方市场股份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王涛表示,虽然中国是大蒜最大生产国,山东是大蒜生产最多地区,但大蒜价格却不由他们说了算。定价权问题在中国很普遍,中国的大豆产业、钢铁产业、纺织产业,几乎都是世界最大的生产国,但都没有话语权,最根本问题在于产品定价权掌握在外资手中。


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统计,中国大蒜出口约占世界大蒜贸易量的90%,可大蒜的定价权却不由中国说了算。


或许正是看到这方面的弱点,山东方面加强了对大蒜价格的定价权争夺。刘鹏表示,目前,金乡刚和中商流通生产力促进中心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计划建立全球的金乡交易官网,出台全球性的大蒜价格指数,这样也可能会进一步增加对价格的影响力。


“争夺行业定价权,是中国许多产业目前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王涛表示,只有取得行业价格话语权,中国的经济快速发展所取得的绝大部分利益,才能归中国享有,否则,中国的角色就将长久地在产业链利润最薄弱处挣扎。(来源: 中国新闻网)

1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