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轰炸机指挥部的“黑色星期五”——空袭纽伦堡

1944年初,为了配合诺曼底登陆的“霸王计划”,并进一步削弱德国的军事工业生产能力,英国统帅部命令皇家空军加紧对德国本土军工基地的轰炸。3月,轰炸机指挥部司令阿瑟•哈里斯(Arthur Harris)决定选择纽伦堡进行一次大规模轰炸。纽伦堡不仅是德国重要的工业中心及交通枢纽,其对N粹党也有特殊的意义。对它的轰炸无疑具有政治和军事的双重意义。

为了尽可能不过早暴露轰炸意图并避开德国防空力量最强的鲁尔及法兰克福地区,轰炸机指挥部制定计划时舍近求远,选择了曲折迂回的长距离轰炸航线。


具体为皇家空军机群出发后向东南穿越比利时,然后再转向东进入德国。从鲁尔区南部穿过,接着突然转向南,直扑纽伦堡。估计往返整个航程2000多公里,耗时约8个小时。由于轰炸机需要长时间在敌方空域飞行,危险性很大,因此计划能否成功十分需要天气条件的配合及对轰炸目标的隐藏上。轰炸机指挥部计划派出部分轰炸机担任佯攻,轰炸其它城市以干扰德军地面指挥的判断,为计划的顺利实施创造条件;同时采用快速投弹以缩短在目标区上空的停留时间,降低危险。


3月底,皇家空军轰炸机指挥部及下属人员为这次轰炸计划进行着各种各样忙碌的准备,而几天前对鲁尔区的埃森(Essen)的成功轰炸也极大增强了他们的信心。

3月30日上午,哈里斯将军下达了作战命令。随即英国各地数十处机场上数以千计的地勤人员行动起来,为当晚准备参战的数百架飞机加油装弹,检查机况,做好出击准备。这次任务轰炸机采用的标准配弹方式为4枚1000磅重高爆弹及3000磅重的RS弹。整个出击机群的携弹量将近3000吨。英国人相信这数千吨的炸彈将会给德国人带来毁灭性的洗礼。而为了应对长达2000公里的航程,每架轰炸机上6个油箱将加注超过2200加仑燃料。

出击前任务简报会上,任务军官向参战飞行员们介绍了任务相关情况:

“纽伦堡位于慕尼黑以北90英里的佩格尼茨(Pegnitz)河畔,城市人口35万,是一个重要的工业中心及交通枢纽。著名的M.A.N公司在那有全套的加工装配中心。而因为位于柏林的工厂遭到轰炸,西门子公司已经加强了其在纽伦堡工厂的电动机、探照灯及地雷引信等装备的生产能力。”

“这次我们集结了大规模的部队参加轰炸任务:第1大队将有10个中队,第3大队将有8个中队,第4大队有7个中队,第5大队有12个中队,第6大队有6个中队以及第8“探路者”(Pathfinder)大队的12个中队共55个中队,总计820架轰炸机参加这次行动。另有15架蚊式将担任搜索攻击任务,搜寻并消灭德军的夜间战斗机。所以这次行动你们将有许多同伴同行,特别提醒到达转向点时每个人都要睁大眼睛仔细观察,防止相互碰撞。”

“H-hour(轰炸时间)是从0105到0122(17分钟),当PFF(The Pathfinder Force)的飞机投弹标定目标后,主力部队将从H-hour + 5时投弹轰炸,持续12分钟时间,投弹高度保持在20000-25000英尺。”

“起飞时间定在晚上10点。祝你们好运,旅途愉快。”


气象军官介绍预测的气象信息到:

“…你们一路往返于目标的航线上将有云层的掩护,不过海岸线地区将有一些低云层及降水。”

“风速大约为40-50英里/小时,风向西南至南…。”


随后领航军官及轰炸领队就航线、轰炸方式及彈藥装备等情况作了说明,而情报军官介绍了掩护战术:

“当你们穿越海峡时,蚊式飞机将攻击荷兰的德国夜间战斗机基地,为你们打开缺口。而与此同时,先期出发的49架哈利法克斯将在特克塞尔(Texel)及赫尔戈兰湾(Heligoland Bight)布雷;另外34架蚊式将攻击亚琛(Aachen)、科隆(Cologne)和卡塞尔(Kassel)。它们的佯攻行动将迷惑德军指挥部门。”

他最后补充到:

“可以预期会碰上德国夜间战斗机,但由于云层的掩护及蚊式的袭扰,大部分敌军战斗机将会被留在地面上。我们相信,这将使来自敌军夜间战斗机的威胁降至最低。但请注意保持警惕。还有雷达操作员们,保证你们的‘鱼塘’(fishpond,一种近距离警戒雷达)一直保持正常工作。”

不过很显然,以后的情况发展表明情报军官的预期显然只是一种奢望。



俗话说计划不如变化,很快计划中重要的一环便出现了问题。30日下午发回的最新气象预报显示当晚的气象条件已经不利于皇家空军的空袭行动。


30日下午15:25分,一架担任气象侦察的蚊式向轰炸机指挥部发回天气预报。他们的预测结果是当晚飞向纽伦堡的长距离航线沿途将几乎没有云层掩护,轰炸机部队很可能会直接暴露在月光下飞行。同时纽伦堡上空的云层到晚上可能依然存在,这将影响PFF飞机的行动: 它们无法依靠月光找到目标,为主力机群标定投弹点。16:40,进一步的报告送到了皇家空军轰炸机司令部副指挥官罗伯特•桑德比(Robert Saundby)中将的面前:“纽伦堡:大量高层积云,高度8000英尺;薄片状云,高度15000-16000英尺。”


鉴于这种情况,桑德比将军建议取消这次行动,另择时机。但哈里斯将军仍然决定按原计划行动。许多年后,桑德比爵士回忆说:

“当时根据气象预报及其它条件,每个人,包括我自己在内都期望哈里斯可以取消这次任务。然而我们很吃惊他最终还是决定继续任务。我猜想这次轰炸任务可能包含某些不为人知的政治原因。这些原因是如此绝密,以至于我都不知道。”


同时这份气象报告也未传达给当夜参战的数千名轰炸机部队空勤人员。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将得不到计划中至关重要的云层掩护,而将直接暴露在明亮危险的德国夜空中飞行数小时之久。这将导致他们成为德国人的盘中美食。


晚上,全体飞行人员完成了起飞前的最后检查,坐在自己的座机上整装待发。飞行员们的心态倒不错,第432中队的E. K.Reid中尉还和机组开玩笑,叫他们出发前别丢了女朋友的电话号码,回来时还用得着。

21时许,宣告出击的绿灯亮起。21:16分,第一架兰开斯特从Elsham Wolds机场起飞,行动正式开始。随即各处基地的轰炸机一架接一架起飞,直到23时全部飞机才起飞完毕。机群在北海上空编队后,排成一条110公里长的纵队向东南方向飞去。

实际上当晚飞向纽伦堡的782架轰炸机中,在到达比利时海岸线前已经有57架因引擎、氧气供应及雷达设备等故障而被迫返航。剩下的700余架轰炸机依然继续着它们那前途未卜的航程。


实际上英军轰炸机群尚未飞越海峡时德国人便已经发现了英国人的大规模行动。通过“维尔兹堡”雷达及截获的大量英军H2S地形雷达信号,德国人已经知道英国人发动了大规模夜袭。部署在各处的夜间战斗机部队第一时间就受命进入战备状况。对于德军指挥官来说,现在最关键的就是判明英国人的航线及到底哪座城市会成为英军目标。


此前英国人的佯攻小把戏并没有唬住德军地面指挥人员,德军地面雷达操作人员已经从雷达侦测信号上判明了英军主力机群的航线方向。很快,待命的夜间战斗机群受命出击。来自NJG1、NJG2、NJG3、NJG5及NJG6等联队的约246架德国夜间战斗机纷纷起飞,在地面指挥中心引导下杀气腾腾的扑向皇家空军轰炸机群。此时双方的数千名空勤人员还不知道,他们即将展开一场载入史册的著名夜间大战。

Quote:德军当夜的地面无线电指挥控制引导中心主要有两处:波恩(Bonn)地区的“Ida”及法兰克福(Frankfurt)附近的“Otto”。


午夜刚过,RAF损失了第一架飞机。它在比利时列日(Liege)被高炮击落(注1)。


现在英国飞行员们完全没有发现预报中的那些云层,轰炸机群完全暴露在晴朗的夜空及明亮的月光下。而它们前方,德军战斗机群正散成一张大网,慢慢等待猎物们落入陷阱。


PFF部队第83中队的一名机长Neville Sparks中尉回忆道: “我们在19000英尺高度飞行,比主力部队的飞行高度高3000-4000英尺。与天气预报相反,根本没有厚重的云层可以掩护主力机群躲避德军战斗机。它们在明亮的月光映照下一览无遗。”

而第467中队的Jim McNab上尉说:“明亮的月光简直就是我们飞机的死敌。当时月光亮得以至于我甚至可以看清飞在我旁边的兰开斯特的部队及机体识别编号。”

德国夜间战斗机部队很快开张了。III./NJG 1的马丁•德雷维斯上尉(Martin Drewes)打下了当夜夜间战斗机部队的第一个战果。他用 “斜乐曲”(Schräge Musik)打着了这架第467中队兰开斯特的机翼。随后德雷维斯在“Ida”无线电引导中心的指引下继续追击英国轰炸机群。而此时其它夜间战斗机也陆续咬住了英国轰炸机群,展开攻击。


广阔明亮的空域中晴朗无云,同时由于高空的冷空气,英军轰炸机留下了明显的冷凝尾迹。德国人很轻易就可以发现猎物的踪迹,英国人无处可藏。德雷维斯在当夜随后又接连打下了两架轰炸机,其它的夜战飞行员也纷纷开始了自己的夜间狩猎。

即使是经验丰富的皇家空军机组在这种条件下也无力躲开德军的攻击。第156中队的Irving Topping中尉和他的机组曾先后参加过49次任务,每次均能平安返航,然而这一次他们的好运到头了。他们的兰开斯特被Koeberich中尉的Ju88击落。根据德军记录,操刀的应该是Koeberich的后座炮手Kramel。Topping中尉的机组只有一人生还。而起飞前还和机组开玩笑的Reid中尉在前后躲过德机两次攻击后最终还是被击中引擎,飞机燃烧坠落。中尉和三名机组人员阵亡,剩下的人成了德国人的俘虏。


此时,来自2./NJG 6的王牌,中队指挥官马丁•贝克尔(Martin Becker)中尉正继续书写着自己的胜利记录。贝克尔中尉刚在几天前取得了1夜击落6架轰炸机的重大胜利。而这一夜他的收获也将颇丰。


贝克尔中尉和他的机组成员雷达操作员卡尔-路德维希•约翰森(Karl-Ludwig Johanssen)及后座炮手维尔芬巴赫(Welfenbach )在23:43分驾驶1架BF-110G-4夜间战斗机从芬腾基地(Finthen)起飞,由‘Ida’导航控制台引导定位抵达战斗空域,开始搜索目标。


不像德雷维斯及其它很多夜战飞行员,贝克尔并不习惯于使用“斜乐曲”,他还是擅长使用传统的前射火炮。他的BF110G-4座机也就没安装Schräge Musik。当然,没安装“斜乐曲”系统的贝克尔的座机机体更轻,速度也相对更好,这在战斗中具有相当的作用。另外,贝克尔同样也没有采用占据敌机6点钟位置攻击的传统战术,他有一套自己独特的攻击手法。贝克尔通常尾随在敌机机尾右侧方,与敌机保持一定距离,这样就使敌机尾部炮手很难发现他。紧接着,在选好攻击时机后他便快速掠过敌机进入其左侧下方,拉起机头,瞄准敌机左翼引擎进行精确的速射。敌机往往来不及作出反应即被击落。然而采用这种攻击方式对攻击时机的选择掌握及飞行员的技术有很高的要求。


当夜贝克尔的首个牺牲品是皇家空军第432中队切斯特•R•拉卢姆少尉(P/O Chester R Narum)驾驶的哈利法克斯轰炸机,编号MZ 504。尽管当时哈利法克斯机尾及机身中部炮手都已经发现接近中的贝克尔座机,然而他们还未来得及作出反应就被眼疾手快的贝克尔抢先开火击中。30mm炮弹撕开了舷侧机舱,飞溅的弹片及碎片当场杀死了机长等3名机组成员,其它乘员被迫弃机跳伞。最终剩下的3名幸存者被关进德国人的战俘营,对于他们来说战争已经结束了。然而对于贝克尔来说这夜属于他的表演才刚刚开场。


贝克尔拉起飞机重新开始寻找目标,仅仅三分钟后他再次采用其独门攻击法将第二个猎物打成一团火球。随后他不停的向东一路尾随追杀英国夜间轰炸机群。此时机上的三人就像上了发条的机器般精准的重复相同的步骤:搜索、发现、接近、攻击。00:20—00:50仅半小时之内贝克尔在维特兹拉尔(Wetzlar)及富达尔(Fulda)上空接连击落了3架兰开斯特及3架哈利法克斯四发轰炸机。就在此时,杀的兴起的贝克尔发现彈藥快要告馨了,他决定返航加油补充彈藥。


现在轰炸机群的先头部队已经到达最后的预定转向点,调整方向,向着南边的纽伦堡进发。而此时通往纽伦堡的航线已成为恐怖的杀戮屠场,德国夜间战斗机就像扑入羊群的狼一般疯狂的追逐着英国轰炸机,到处都是燃烧着坠向大地的英国轰炸机。熊熊燃烧的英机残骸宛如路标一般映照出从列日到最后转向点间的265英里航路。在这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内,英军已经有59架轰炸机被击落(41架兰开斯特及18架哈利法克斯)。


许多英国飞行员认为在如此猛烈的攻击下几乎不可能完成任务。第10中队的J. D. Whiteman少尉返航后曾告诉他的大队指挥官Cam将军:

“(当时)我都没想到我们可以飞到那该死的目标,更别提能返回基地了。”


德机装备的“斜乐曲”在战斗中发挥了出人意料的出色效果。之前被击落的59架轰炸机大部分是被 “斜乐曲”所击落。通过使用“斜乐曲”,德军飞行员可以从英军轰炸机下方安全的接近,从容攻击其薄弱的机腹,而英国轰炸机对此毫无还手之力。同时,德国人在实战中使用“斜乐曲”时很少装填使用曳光弹,以免暴露自己的位置,而这对英国轰炸机机组乘员特别是尾部防御枪手来说简直是一场噩梦。英国防御枪手们眼睁睁看着自己周围的轰炸机一架架被击中、燃烧,坠落,却根本无法定位攻击者位置。自己机尾后方一切平静,他们根本不知道那些该死的炮弹是从哪冒出来的击中己方的飞机。他们只能祈祷自己的飞机不要被那些鬼魅般潜行在漆黑夜空中的德国夜间战斗机盯上。由于德军的拦截,原计划01:00到达目标上空的主力机群已经落后于计划进度。只有先头部队的飞机在1时左右飞抵纽伦堡上空。00:58分,第627中队的蚊式开始投掷金属干扰条以干扰德军的高炮炮瞄雷达,掩护后续机群。然而随后到达执行标定目标任务的PFF飞行员们发现目标上空被厚厚的云层所覆盖,同时目标地区风速也远超预期。这使得他们的任务困难重重。


尽管如此, PFF的飞行员们还是尽力投下了指示弹,但云层及大风的影响使指示弹向东偏离了预定目标。此外还有一部分PFF飞机绕道穿过Forchheim小镇飞向纽伦堡时到达了纽伦堡东北方10英里处的劳夫(Lauf)。劳夫在英军的H2S地形雷达屏幕上的特征信号与纽伦堡相似,两者都坐落在河边并被森林所环抱。结果也误使部分PFF飞机在此投下指示弹。


01:10时一路历经重重拦阻,损失惨重的主力机群终于到了。到目前为止英军已有79架轰炸机被击落,只有约512架轰炸机成功抵达目标空域。此时除了云层干扰以外,英国飞行员们还困惑的发现居然有两片目标标定区:纽伦堡一片,东北方的劳夫一片。这使他们无从选择下手。


但正如训练手册中所要求的那样:“找到你的主要目标,依照计划准确投下炸彈是最重要的”。(“To reach your primary target and jettison your bomb load according to plan was the number-one priority”)许多轰炸机冒着相撞及遭到攻击的威胁沿着城市绕圈飞行,等待PFF的轰炸引导机重新进行目标标定。


PFF的飞机在劳夫上空重新投下了指示弹,许多轰炸机便在此而不是在纽伦堡投弹。剩下的飞机即使在纽伦堡上空投弹,其弹着点也远远偏离了预定目标。许多炸彈落在城市边缘的乡村地带,没有给城市造成严重损害。在整个行动中,英军总的投弹落弹面积达100多平方公里,完全没有达到轰炸效果。


第15中队的O.V. Brooks少尉说到:“目标(如果那真的是目标的话)根本没有被标定清楚。我们在ETA(estimated time of arrival,估计到达时间)左右向一个目标标定点投下了炸彈,但并没有看到很多火光。很显然,虽然炸彈纷纷被投下,但实际上很少有人知道我们炸的到底是哪。”


同时不少空勤人员已经在长时间的飞行及战斗中有些歇斯底里了。第467中队的W. D. Marshall中尉回忆道:“我们到达目标时已经晚于预定时间了。由于遭到德机追击,我还在想我们拍不到清楚的轰炸照片了。然而随后一个疯狂的兰开斯特炮手朝我们拼命射击,想把我们揍下去。”


除了到达纽伦堡的500多架轰炸机外,另外100多架飞机因各种原因误炸了其它地方。

由于领航的蚊式雷达出现故障,而航位推算也受到大风变化的影响。至少有100架轰炸机被错误的带到位于纽伦堡西北55英里处的施威因福特(Schweinfurt)(注2)。凌晨1时左右,偏航的英军飞行员们发现了一片防守严密的工业区,他们想当然认为那就是纽伦堡。随后首批炸彈及指示弹被投下,爆炸的火光吸引了更多的轰炸机投弹。其中部分轰炸机拍下了清晰的轰炸照片,然而等行动结束后分析人员分析照片时才发现他们实际上炸错了目标。不过英国人的轰炸还是造成了三座滚珠轴承工厂受损。除此以外,也有部分轰炸机在发现自己迷航后便扔掉炸彈返航。


扔掉炸彈后英国人开始从纽伦堡及施威因福特上空返航,大约1小时后它们按预定计划越过莱茵河(The Rhine),从斯特拉斯堡(Strasbourg)南边进入法国境内。长时间飞行的疲惫、任务失败的挫败感及痛失袍泽的悲痛弥漫在返航飞行员之间。然而现在他们依然没有摆脱危险。许多之前返航加油装弹的德国夜间战斗机再次起飞追击英军轰炸机群。其中贝克尔中尉在追击中打下了当夜他的第7个战果。当时他使用老式的暗夜拦截(“Himmelbett”)战术,在卢森堡附近成功击落了第429中队一架单独返航的哈利法克斯。该机机组乘员全部跳伞逃生,其中2人成功逃过德军搜捕返回英国。其它德国战斗机在追击中至少击落了5-6架轰炸机,高炮部队击落了2架轰炸机。


直到清晨6:00最后一架参战飞机才飞越英吉利海峡,返回英国。期间还有9架轰炸机在英国坠毁。 7:25分,所有幸存轰炸机都已降落,皇家空军轰炸机指挥部最为惨痛的一次任务宣告结束。这一天也被称为皇家空军轰炸机指挥部的“黑色星期五”(Bomber Command’s ‘Black Friday.’)


皇家空军轰炸机指挥部在纽伦堡之战中遭到噩梦般的损失,共有95架轰炸机被击落(64架兰开斯特及31架哈利法克斯),71架被击伤,另有9架在返航途中坠毁在英国,损失总数高达104架(注3)。人员方面共有545人(包括174名军官)阵亡,200人受伤,159人被俘。这也是轰炸机指挥部在战争期间所遭受的最大一次损失。

而德国夜间战斗机部队损失轻微。它仅仅损失10架战斗机:4架Ju88,3架Me109,2架Fw190及1架Me110。共有11名机组乘员阵亡。


纽伦堡在空袭中只有133人丧生(包括75名平民),412人受伤。一些房屋及几处工厂设施受损,铁路运输暂时中断。考虑到英军的空袭规模及之前柏林及埃森遭受轰炸损失,纽伦堡的损失完全处于可接受范围之内。英军的战前目标根本没有达到。


许多德军王牌飞行员在战斗中取得优秀战绩,不少新手也在此战中赢得自己的第一次胜利。这其中马丁•贝克尔以7架战果成为当夜最耀眼的王牌。战斗结束返到基地后,贝克尔显得即兴奋又得意。他对手下的飞行员说从没想过有机会能击落那么多的飞机,并吹嘘道那些被击落的英国轰炸机就像“一群呆鹅”,“我们用苍蝇拍就能把那些轰炸机拍下来”。 家空军当夜也涌现出不少英雄人物,第578中队的西里尔•巴顿少尉(P/O Cyril Barton)就是其中的典型。在行动中,他的哈利法克斯遭到重创,一台发动机停车。而更糟糕的是由于通讯问题导致包括领航员及无线电员在内的三人提前跳伞。在此情况下,巴顿少尉依然坚持飞到目标上空完成投弹并尝试将飞机飞回英国基地。借助风力他成功飞越了海峡到达了桑德兰地区。然而此时由于燃料耗尽飞机剩下的3个引擎先后停车,巴顿尝试进行迫降。不幸的是他本人在迫降中丧生,然而其他三名机组成员却因此得救,他们仅仅受了轻伤。

为了表彰他的英勇行为,西里尔•巴顿少尉被追授维多利亚十字勋章(Victoria Cross)。


英军此战的失败有多方原因。首先便是当哈里斯已经获知当晚的天气不利于作战后仍然决定继续执行任务,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失误,也成为了一个谜团。也许就如桑德比将军所说,这其中或许包含着什么不为人知的政治原因。当然,战后哈里斯在接受访谈谈及纽伦堡时也为当时的决定做了解释:

“……

有些人说我们应当知道当时月光明媚,云层将会消散,或者过会将会刮起大风。”

“我要说我们并不是全能的上帝知道每一件事……天气预报即使在今天来看更像是艺术而不是科学,即使现在有了计算机及其它科技的帮助。在战争年代,我们对高空急气流一无所知,也缺少适用于大西洋战线有效的(气候)数据等诸如此类的信息。”

……

“你真的认为我会让那些我所珍视的小伙子们去冒不必要的风险么。”


也有资料指出关于纽伦堡轰炸的情报之前已经被泄露。据一些在纽伦堡之战中被俘的飞行员回忆,审问他们的德国官员声称德军指挥机构在战前就已经获得关于纽伦堡轰炸的完整、全面情报。而一些参战的德军夜间战斗机飞行员也曾表示事先获得过关于这次轰炸的情报。


另外当晚的天气状况的确是主要因素之一。预报中的云层并没有出现给长距离飞行的英国轰炸机带来掩护,反而是纽伦堡获得了厚重云层的保护 。这直接导致英军飞机暴露在德军夜间战斗机面前。同时远超过预测的大风(80-90英里/小时)给英军的飞行导航也带来了很大麻烦。不少飞机在大风的影响下出现导航错误,偏离了预定航线。同时云层及大风也干扰了轰炸机的投弹精度,大大影响了最终轰炸效果。


德军夜间防御体系在此战中的出色表现也是重要的一个因素。皇家空军报告指出当晚皇家空军机群尚在诺福克地区上空还未飞越英吉利海峡时,德军的维尔兹堡雷达便发现了它们。随后各夜间战斗机联队便接到命令迅速进入战备状态。另外德军作战指挥官施密特将军并没有被英军的佯攻行动所欺骗,英军主力机群动向也被德军雷达人员判明。当英军进入欧洲大陆后没多久便遭到有所准备的德军夜间战斗机进攻,这大大出乎英国人预料。


皇家空军第420轰炸机中队指挥官Arthur G..Plummer回忆说:“朝东的长途飞行开始不久后,我们便开始看到前方不断出现状况(战斗)。我们所看见的许多景象无疑便是我方轰炸机在一片火焰中坠向地面。我很清楚的记得当时我对机组乘员说:“德国佬肯定知道我们来了。”


德军在此战中主要采用的 “家猪(Zahme Sau)”战术也获得极大的成功。而“斜乐曲”+SN-2雷达的黄金组合更是夜间战斗机部队的王牌杀手锏。


相比于旧式雷达,SN-2雷达的探测范围更广,同时还能破解英军的“天窗”干扰。“斜乐曲”更是成为英国人的梦魇。英军飞行员事先并不知道德军装备这一系统,对此毫无准备。以至于不少飞行员被俘后还认为自己是被高炮击落的,还有飞行员在返航后向情报人员声称德国人在此战中使用了新型彈藥。


最后还有一点,皇家空军认为此战中轰炸机的自卫火力过于贫弱,其主要装备的.303口径(7.7mm)航空机枪威力太小。哈里斯也曾表示过纽伦堡的灾难除了主要的天气因素外,还有轰炸机的防御火力不足以对抗德军夜间战斗机。另外,战后有许多报告指出此战中轰炸机(尤其是兰开斯特)上的.303口径机枪在战斗中多次出现失灵现象,这导致飞行人员在战斗中赤手空拳面对着敌机的进攻。事后分析这很可能是由于气候及湿度的变化造成的。


当然,英国参战的飞行员对这次行动也有自己的想法,John Coopers中尉表示:“我想主要的原因是:大多数飞行是在明亮的月光映照下,同时我们事先并不了解德军战斗机装备了斜射火炮。许多轰炸机都是因为这两个因素而被击落的。”


正如Williams在Nachtjager一书中所写:“one battle does not win a war”。虽然德军夜战部队在纽伦堡取得了辉煌胜利,但却无法扭转整个战争局势的发展,而其在纽伦堡的胜利也宛如昙花一现般再也没有重现过。此后德国夜战部队也随着千疮百孔的帝国一起不断走向自己的终点。


相对的皇家空军轰炸机指挥部则不断加强人员、装备及技术上的投入。很快新的电子对抗及干扰设备投入使用,德军新战术及SN-2雷达的优势不在。轰炸机指挥部再次压倒德国夜战部队,并把优势一直保持到战争结束,最终赢得了这场在欧洲上空持续数年的漫长、残酷夜间战争的胜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