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45.html


第二百七十九章 十八娘红

楚枫挠挠头,问:“为什么?”

无双转头问兰亭:“上官姐姐最是才学,一定知道!”

兰亭微微笑道:“恐怕是与‘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这句诗有关吧。”

无双拍手道:“还是上官姐姐聪明。唐朝那个大美人杨贵妃最爱吃荔枝,还是我们涪陵荔枝。听太君说,唐朝天宝年间,因为杨贵妃爱吃荔枝,唐玄宗为保荔枝鲜味不变,专门开辟从涪州至长安的贡道,限三日内从涪州运送荔枝至长安。当年送往长安的荔枝,就是从我们唐门这园子摘采的,唐玄宗还御笔亲书‘妃子园’匾额,用御车送来唐门。”

“哦?就是嵌在拱门上的那块玉石匾额?”

“正是!”

“呵!想不到唐玄宗那手字还真不赖,比我的还好,不错,不错!”

兰亭忍不住“哧”笑了出来,楚枫又道:“这样说来,这里竟然是皇家园林,御吃荔枝?呵,等这荔枝挂果之时,我无论如何也要再来尝一尝这当年御吃的荔枝,看是不是真的特别不同!”

“那还用说?告诉你,这院子的荔枝可不是寻常荔枝,可是有来历的?”

“哦?怎样有来历?”楚枫来了兴趣。

“听过‘十八娘红’没有?”

楚枫一听,不由与兰亭对望一眼,惊喜意外道:“难道这些荔枝就是传说中的‘十八娘红’?”

无双瞅着楚枫,道:“听你口气,好像倒也听过‘十八娘红’?”

“嘻嘻,略有所闻!略有所闻!”

“那你知不知道这些荔枝为何叫‘十八娘红’?”

“这……”

无双道:“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女子叫陈玑,排行第十八,故名十八娘。她见当地民众灌溉艰辛,乃变卖自己金钗首饰,帮助老百姓挖掘了一条水道,以灌溉农田,并在水道两旁种上了荔枝,这种荔枝尤为甘甜,后人为纪念十八娘,就将这种荔枝取名为‘十八娘红’。我们这园子每一株荔枝都是‘十八娘红’!”

“呵呵,想不到无双妹子也是学识渊博!”

“书是这样写的!”

“哦?什么书?”

“《枫亭志》”

“《枫亭志》?”

“我们唐门就有一本,要不要给你看看?”

“不用,就是我和医子姑娘所写的那本志嘛!”

“阿?”无双瞪着楚枫,又望向兰亭,兰亭抿嘴而笑,唐拙笑道:“楚公子……名……楚枫,上官……医子……名……兰亭,《枫亭志》……自是……他们……所写!”

无双笑道:“原来楚大哥在逗弄人家!”

唐拙道:“楚……楚兄……喜欢……说笑!”

无双道:“怪不得刚才三哥笑得如此大声。对了,楚大哥,你想吃荔枝,不用再来,你待在这里直到挂果,岂不更好?”

楚枫瞄着兰亭,道:“那你要问问你的上官姐姐,她待到什么时候,我就待到什么时候?”

无双果然转向兰亭问道:“上官姐姐,好不好?”

兰亭一时不知如何回答,惟有道:“这等我为太君把脉后再说。”

这时,有一个丫鬟走来道:“三少、小姐,老太君请各位去用饭!”

楚枫笑道:“这里花香鸟语,还真舍不得走呢!”

无双一拍手,道:“不如我们就在此摆下酒席,边赏花边喝酒,岂非更妙?香枝,你快去告诉太君,说我们要在这亭边设席!”

“是,小姐!”

无双对兰亭道:“上官姐姐,你马上就能尝到太君亲手做的金钩凤尾酥了!”

很快,亭边就摆好了一围酒席,太君与唐傲亦来了,众人坐下,楚枫道:“花香鸟语,真是雅致,是不是,医子姑娘?”

兰亭含笑点点头,旁边无双已迫不及待嚷道:“太君,怎还不上金钩凤尾酥?”老太君笑道:“就数你这丫头最嘴馋,看,不是正来么?”

果然,香枝捧着一托盘而来,轻放在席上,只见盘中放着一个个黄金黄金的酥子,微微翘起,既似凤尾,又似金钩,散发着腾腾热气,飘香阵阵。

无双首先捻起一个,递与兰亭道:“上官姐姐,快尝尝!”兰亭连忙道:“太君先请!”太君笑道:“老身吃得多了,大家别客气,快动手,否则就不给老身面子了。”说着拿起一个,放入口中。

太君一动手,大家也动手了,楚枫闻着酥子香味,早按捺不及,一手抓起一块,放入口中一嚼,果然酥酥软软、滋润松化,十分可口,不禁连声呼道:“好吃!好吃!”又抓起一块塞入口中。

兰亭轻咬了一口,亦赞道:“酥子酥软而不粘滞,味郁而不油腻,太君真是好手艺!”

太君即时笑得两眼咪成一条线,道:“医子这嘴就是讨人喜欢!”

无双却撇嘴道:“太君每次做凤尾酥,我都大夸好吃,却不见太君有多高兴,现在上官姐姐说两句,太君就笑得这般开心了!”

太君道:“你这丫头只晓得好吃,却不晓得好吃在哪里,你上官姐姐一开口就说中点子了。”

无双得意道:“那当然,我上官姐姐可是天下第一才女!”听她语气、瞧她神气,仿佛她才是天下第一才女!

楚枫却愕然望向兰亭,小声问道:“天下第一才女?”兰亭没有作声,无双一瞪楚枫:“楚大哥真是的,连上官姐姐是何许人物都不知道!”

楚枫讪讪一笑,唐拙道:“今日能……得吃……太君……之……凤尾酥,真……托楚兄……光临哩!”

楚枫笑道:“我算什么,全赖医子姑娘,我也是沾了医子姑娘之光哩!”

兰亭道:“公子言重了,蜀道崎岖,公子一路屈尊随行,我还未谢过公子呢。”

无双嚷道:“你们两个怎这般客气,真让人头痛!”

楚枫和兰亭不由对望一眼,急又把目光闪开,一时不知说什么。

无双又道:“我看单是吃菜没啥劲,不若我们对对子,输了要罚酒?”

太君呵呵道:“好!老身许久没有这般高兴了,就不知这脑筋还灵不灵光!”

兰亭道:“太君健如松柏,这对对子如何难得太君?”

“呵呵,医子可是比无双这丫头还晓得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