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从涨价中获益?揭蔬菜价格快速上涨的多元诱因

文轩少帅 收藏 0 377

蔬菜价格快速上涨的多元诱因


据报道,“五一”刚过,全国大面积的蔬菜价格持续上涨让工薪阶层难安。不少城市已吃不到3元以下的蔬菜了。据工信部网站消息,蔬菜价格远远超过居民食品消费价格水平,3月份全国百家大型零售企业蔬菜类零售额增幅在所监测的各类食品中排名第一,同比增速达47.7%,而同期1-3月居民食品消费价格涨幅分别为3.7%、6.2%、5.1%。国家统计局在全国50个城市进行的调查结果显示,4月11-21日,大白菜价格比3月份月同期上涨约40%,西红柿、土豆分别比3月份同期上升10%-13%。


与翻了个长的房价相比,蔬菜价格上涨是小巫见大巫了,但对城市工新阶层来讲,吃饭是一个要天天面对的东西,这样个长法也难忍受。诸君要问了,这一软的蔬菜价格上涨原因何在?老夫分析是多元诱因造成,非单一因素引起,气候异常变化、疯狂涨价的房价上涨带来的攀比效应、高的通胀压力预期、民工荒短缺用工成本上涨等一系列因素:


其一是气候影响。

今年我国整体气候异常,是目前蔬菜价格上涨的主要原因。西南五省的持续大旱对本地的蔬菜供需都产生不利影响,西南气候很适应蔬菜种植,而蔬菜是需水很强的作物,长时期的干旱缺水,蔬菜产量受损很大,使西南蔬菜产量严重下降。而北方蔬菜主产区如山东、河北、辽宁等地又不断出现不正常天气,3月15号以后居然还出现降大雪,倒春寒天气使北方大棚蔬菜生产受到严重影响,产量与生长周期都受到冲击。而南方蔬菜北运又受到海南毒豇豆的影响,北方蔬菜销区对海南等南方蔬菜产生极强的不信任感,区域调剂受阻,也是诱因之一。


其二是囤货炒作。商家囤货 抬升菜价 游资炒作推高蔬菜价格上涨的"多元诱因"

部分黑心批发商故意囤货抬高菜价也是一个重要原因。多家媒体曾报道,很多批发商为了赢利,开始利用冷库囤积部分耐贮存蔬菜,明明有货也不卖,导致人为紧张,加剧了蔬菜的价格上涨。有报道称,今年绿豆价格大涨,除了绿豆主要产地东北、云南等地大旱,产地的批发商囤货也是抬高价格的主要因素。去年东北绿豆几乎绝收,当地的批发商就囤货或者惜售,或是通过 “炒豆”而牟利,谁出价高就卖给谁。


同时,通胀影响、食品价格上升的大环境,也间接影响了蔬菜的价格。另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比价因素。比如一种蔬菜涨价了,其他品种也跟着“涨”。从而导致所有的蔬菜品种一片涨声。


其三是原材料成本快速上涨。

此外,多数接受采访的菜农、菜商认为,当前各种商品普遍涨价,蔬菜同样应该涨价。很多消费者也有这样的预期。蔬菜批发市场的一名负责人表示:“不少商品价格都在上涨,难道就不允许蔬菜涨价?”这一观点代表了不少人的心理。张新华等蔬菜经销商均表示,现在钱不好赚却好花,商品价格都在涨,三五百块钱买不到什么东西,高价在一定时期内仍将持续。


原材料多数在涨价

专家分析,蔬果价格上涨只是表象,深层次原因的是上游生产成本攀升。这些成本包括农药化肥、运输、储藏成本,还有劳动力成本。专家认为,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振荡走高加大了输入型通胀的压力。4月最后一天,国际原油价格突破86美元/桶,市场估计,今年的目标价很可能在100美元/桶上下。另外,劳动力成本由于今年初的“用工荒”也明显上涨。5月1日起,广东开始执行新的最低工资标准,平均增幅达21.1%,广州增幅达19.8%。这也将令生产成本有所增加。

同时,由于一些地方的蔬菜产量不能满足本地老百姓的消费,商家不得不从主要的蔬菜产地引进,这无形中加大了蔬菜商家的运输成本。蔬菜的成本价提高了,市场价当然会相应的上涨。

山东洛城农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夏文英说,随着露天菜进入收获季节,蔬菜价格下降是必然的。时来滨则认为,当前能源、运费、生产资料价格上涨,必将增加蔬菜产销成本,不利于价格回落。以寿光到哈尔滨这条蔬菜运输路线为例,过去20吨的菜运一趟需要运费6000元,目前低于7000元根本没有人愿意去。同时,人工费每人每天从100元涨到了150元,再加上蔬菜包装成本上涨等因素,将对菜价形成支撑。据了解,随着国际原油价格一路攀升,在时隔五个月之后,4月14日国内油价再度上调,汽油价格目前每升在7元左右。


其四是谁从涨价中获益?

谁会在这次上涨中获利?

有人认为菜价上涨未必不是好事。菜价在合理、可控的范围内有一定上涨,在某种程度上更有利于刺激菜农的信心,激励菜农种出更多更好的蔬菜,菜农也可以通过菜价上涨获利,提高收入。 但是,也有人担心菜价上涨的受益方不会是菜农。那是因为蔬菜批发商可能低价收购、囤积蔬菜,大幅提高出货价格,而后从中牟取暴利。并且菜价上涨、产量却减少,菜农的收入并没有真正的提高。同时,过快增长的菜价实实在在的加重了消费者的菜篮子。消费者抱怨今年的一篮子蔬菜,开销却是去年的一倍还多。同样的情况还延伸到了餐桌上。涨出来的部分最终还是由消费者买单。


怎么办?农超对接?

同时,批发地的蔬菜最终被运到超市后价格将更高,过多的流转环节仍是蔬菜价格居高不下的重要原因。时来滨告诉记者,中间商仍然扮演着给菜价“加码”的重要角色。以寿光为例,蔬菜从田间运到物流园后,至少还要倒手3次才能出现在全国各地消费市场的终端。他举例说,假定一根小黄瓜卖3元钱,运到哈尔滨超市后可以卖到7元,而当前的高价赋予了经销商更大的加价幅度。在这一点上,国外有所不同,他们的蔬菜从田间地头可以直接进入超市,节省了很多成本。


在蔬菜价格快速上涨的时候,有关政府部门也应有所作为。不能只是以气候原因为借口来解释近年来菜价的持续上涨,而要把菜价控制中一定的范围内,避免出现类似于“炒大蒜”的“炒豆炒菜”等事件,影响到普通老百姓的切身利益。

三个因素阻碍菜价回调

业内人士认为,随着北方天气转暖和新菜上市,菜价有望下降。但他们指出,生产成本提高、过多经销环节以及对通胀的预期,将对高价形成一定支撑,回归去年春天水平将难实现。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