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注定是一个关键的月份,一个新周期的起点。

对于欧元的命运,确切地说,2010年的这一幕,早已注定。

我在《中国怎么办——当次贷危机改变世界》一书的第九章“借次贷危机绞杀欧元”的最后一段(原书第165页上)做了如下判断:

美国次贷危机,像一个巨大无比的蝴蝶,对着欧洲,拼命地煽动着翅膀,即使这次危机逃过,下次危机不久后还会到来。欧盟,能够一直抗衡下去吗?2000年,欧洲议会制订了‘里斯本议程’,确定到2010年把欧盟建成‘世界上最有竞争力、最有活力的知识经济体’。这一目标,何尝不是亮出了美欧决战的日期?”

决战必然发生在2010年——趋势一旦明确,日期的推导就显得有迹可循。当这一天临近,人们面对的是现实而不再是怀疑。

对希腊的围杀,只是等待一个开始。当拯救方案敲定,西班牙就成为新的猎物。这一切,都在5月静悄悄地展开,只有身临其中者,才能深切感受到其中的悲壮与冷酷。

从希腊到西班牙,再到紧随其后随时可能引爆的葡萄牙爱尔兰意大利……欧元即使仍存于世,但武功已基本被废,其影响力再也无法恢复到从前。

欧元身上爬满了形形色色的寄生虫。它们期待希腊等主权债违约风险逐渐加大并向欧元国扩散,如是,那些隐藏在CDS羽翼下的大鳄才能轻松获取暴利。

在这一过程中,美元的强势是顺理成章的事情。而我此前演讲中已经断言:在这一过程中,金价与美元同步的现象,将成为常态。我们应该习惯于目睹这种现象。不是未来,而是现在开始,直至这个时间段的结束。失去欧元制衡的美元,将变得肆无忌惮——决战结束之时,也是美元强势终结之时,也是资源类周期开始之时。

我们同时应该习惯于,把黄金看做一种信任度最高的货币,而非一种单纯的贵金属。否则,将无法正确评估黄金的价值。而且,应该放在一个周期内去评估投资品价值,任何抛却时间段对投资品的估算都可能犯下严重错误。

搏杀的过程,给投资者带来的是新的机会——尽管这种表述显得过于冷漠,但是,把握趋势,顺势投资,必须保持这种冷静的态度。

目睹欧元国的无助,我们不应该是幸灾乐祸者,因为,下一个临到的就是我们自己。

西班牙的围杀,是一个加速的过程。它不可能再像希腊那样,延续数日。5月,注定是一个密集搏杀时段。我们需要静心等待。

欧元国的赤字,是一个沉重的枷锁。

中国的财政赤字,表面的和隐性的,更加骇人。所不同的是,政府控制央行,而非发达国家的央行是独立的。如此,则可以通过货币的投放,悄然稀释自己的债务。

这意味着,购买力的下降,将成为常态,尽管一些数字游戏可以遮掩,但人们的感受,早已可以清晰地得出结论。在经济学家不讲道德的时代,人们更应该相信自己的感受而不是数字。

当所有的因种下,结果也被种下。

所有的这一切,都不是我们所能改变的。

我们只能面对和等待。

作为投资者,应该做什么?

当然是寻找机会——相对于责任,这是一种很沉重的感觉。但是,我们也只能如此。

我一直遵循一种主线,以一种连贯的思路紧随周期和节奏。

2010年3月30日,我在《“资源为王”第二阶段(含投资、货币、趋势等问题)》一文中写道:农业是“资源为王”第一阶段最后一个被传导到的板块——它是一个周期的结束,也是另一个周期的开始。农业是“资源为王”体系中最核心的一环。随着第二个周期的展开,在纸币没有最烂只有更烂的情况下,“资源为王”的重要性将日趋为人所熟知。当农业股在调整期走过一段低调的辉煌后,重点配置资源类品种,黑色的金子、黄色的金子、液体的金子(以时间为序排列)……

当2009年8月底,我开始调仓农业板块时,当时,农业板块还鲜有人提及。

当我强调“农业是‘资源为王’体系中最核心的一环”时,人们还更习惯于用市盈率判断农业板块的投资价值。

很多时候,我们需要调整。市场永远是对的。伴随着这次的股市下跌,农业板块尤其种子类再次走出令人惊讶的强势。这也是我称它为“一段低调的辉煌”的原因。

伴随着农业板块这种“低调的辉煌”,美元的强势为第二个周期展开后的调仓,提供了天赐良机——当然,只对投资而言。

背负责任者是痛苦的。

翻看过去的文章,发现很多文章中的表述或者逻辑不够系统和严谨。我需要更认真地对待文字,以免传递错误的信息。我是一个感性过多的人,对于研究者,这是必须克服的弱点。因此,需要更多的时间自省,更用心地读书、做研究。我需要用更多的理性而不是情绪化的东西,来表述观点。

这需要一个过程。

希望在这个过程之后,自己能够慢慢成长。

祝福每一位默默支持我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