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要感谢我们的好先生,就是蒋介石。”----《我们党的—些历史经验》(《毛泽东文集》第7卷)


“很感谢国民党对我们的经济封锁。”----《同斯诺的谈话》(《毛泽东文集》第8卷)


“ 我们要感谢何应钦,他不给八路军、新四军发饷,他这样一困,我们就提出了是解散,是饿死,还是自己动手搞生产的问题。解散不甘心,饿死不愿意,那剩下一条,就是首长负责,自己动手,发展生产,克服困难。”----《在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结论》1945年5月31日


唯心历史观的破产----------作者:毛泽东 (一九四九年九月十六日)


中国人之所以应当感谢美国资产阶级发言人艾奇逊,不但是因为艾奇逊明确地供认了美国出钱出枪,蒋介石出人,替美国打仗杀中国人这样一种事实,使得中国的先进分子有证据地去说服落后分子。不是吗?你们看,艾奇逊自己招认了,最近数年的这一场使得几百万中国人丧失生命的大血战,是美国帝国主义有计划地组织成功的。中国人之所以应当感谢艾奇逊,又不但因为艾奇逊公开地宣称,他们要招收中国的所谓“民主个人主义”分子,组织美国的第五纵队,推翻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政府,因此引起了中国人特别是那些带有自由主义色彩的中国人的注意,大家相约不要上美国人的当,到处警戒美帝国主义在暗地里进行的阴谋活动。中国人之所以应当感谢艾奇逊,还因为艾奇逊胡诌了一大篇中国近代史,而艾奇逊的历史观点正是中国知识分子中有一部分人所同具的观点,就是说资产阶级的唯心的历史观。驳斥了艾奇逊,就有可能使得广大的中国人获得打开眼界的益处。对于那些抱着和艾奇逊相同或者有某些相同的观点的人们,则可能是更加有益的。


我们原子弹成功时,主席还“感谢”过赫鲁哓夫。


“感谢美国人给我们运来一批重炮,当运输大队长的是蒋介石。”----《中法之间有共同点》1964年1月


“世界上没有杜勒斯事情不好办,有他事情就好办。所以我们经常感觉杜勒斯跟我们是同志。我们要感谢他。”--《杜勒斯是世界上最好的反面教员》(《毛泽东外交文选》)

美国空军很守规矩,它总是和我们的海岸保持一定的距离。有一次我们打下一架美国飞机,因为它越了境,但美国不做声,不要我们赔。”



这是毛泽东在1959年5月10日接见德意志民主共和国人民议院代表团时说的一句话。


不知为什么,自从看到这句话之后,就一直不能忘怀。往往不由自主地会想起来,并且总是在揣摩着,当时美国人听到这句话时,不知是什么感受?那一定是窝了一肚子火,又无可奈何吧?


毛泽东有时会正话反说,例如对日本人说,我们应该感谢你们侵略,因为你们的侵略教育了中国人民,把一盘散沙的中国人民打得团结起来了。如果日本人听懂了这句话,就应当听出这句话里包含的教导和警告之意,就应当后悔当年的侵略,就应当反省当年的狂妄,就应当吸取教训,再也不要做入侵中国的傻事了。


同样,这句表扬美国空军的话,虽是对民主德国访问团说的,其实是说给美国人听的。说美国空军很守规矩,也是正话反说。美国空军当然不会守什么规矩,他们不远万里跑到中国家门口来,可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但是当被我们打下来之后,却又不敢声张,好像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是因为被打痛了,所以就守规矩了。当他们以为中国的武器装备不足以构成威胁时,就又不守规矩了。例如他们有了U-2飞机后。但是当U-2飞机也被我们打下来之后,也就又变得老实了。


毛泽东也承认,美国是强国。美国能把航母开到中国沿海,把飞机开到中国领空。但是中国也不是好欺的,你在门外摆罢威风可以,但是真的要进来,那咱们也不客气,该揍就狠狠揍你一家伙,揍了你,你还不敢声张,叫你偷鸡不着蚀把米。


在维护国家主权和利益上,在原则问题上,毛泽东可以说是坚如磐石,软硬不吃,油盐不进。所以往往会让他的敌人恨得咬牙切齿。但是即使他的敌人,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对手的伟大。例如美国尼克松总统,在中美没有建交的情况访华,到毛泽东的书房会见毛泽东,握手言和,当面赞扬毛泽东改变了世界。为什么在双方经济和军事实力相差悬殊的情况下,能和对手平等谈判,签定平等的协议?是毛泽东使天平平衡了吧?


毛泽东的伟大,倒不仅在于有人崇拜他,而更在于有人仇恨他。正是由于某些人如狂犬吠日般坚持不懈地攻击,才使人们更加无法忘记他的功德,更加感觉他的伟大。如此说来,这些反面教员的功劳可谓不小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