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无名 正文 第三章 真假吉川

xl66821 收藏 0 5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7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78.html[/size][/URL] 一九四一年春天。 在日军华北司令部不远处的大街上有一家叫做“潇湘”的书屋。书屋的老板叫陶思齐。他的真实身份是中 共天津地下党员。 这个书屋主要出售各种文学书籍,甚至还有原文的日本名著。 吉川富郎在战前就来到了中国,曾经以东北商人的身份出入关内各种场所。他精通汉语,一口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78.html


一九四一年春天。

在日军华北司令部不远处的大街上有一家叫做“潇湘”的书屋。书屋的老板叫陶思齐。他的真实身份是中 共天津地下党员。

这个书屋主要出售各种文学书籍,甚至还有原文的日本名著。


吉川富郎在战前就来到了中国,曾经以东北商人的身份出入关内各种场所。他精通汉语,一口流利的中国话根本让人想不到他竟然是一位日本人。

吉川富郎很喜欢到潇湘书屋去购买各种书籍。慢慢地,他和书屋的老板陶思齐熟悉了起来。陶思齐懂一点日语,这让他对这个老板很有好感。

不过陶思齐却随时都感到紧张,因为他知道这个叫吉川的日本人的身份。

其实吉川也很怀疑陶思齐的真实身份,他总是在无意中询问这个老板的来历。


陶思齐的老家就在天津郊外一个叫陶家村的地方。他的出生并不好,他的父亲是那个地方的小地主,多年前他到北平求学的时候被进步思想影响然后加入了共产党,但是这一切他的家人并不知道。

吉川当然不会放过到陶家村去调查他的机会,但是他没有发现任何的疑点。当他得知这位书屋老板的父亲还是当地皇军维持会会长的时候他更加地放心了。

不过陶思齐却仍然放心不下,因为老是有一个日本特务机关的课长在自己眼皮底下出入,这让他根本就无法开展工作。


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他只好借进书的机会跑到北平向自己的上级汇报情况。

中共北方局北平负责人欧阳川听到了他的汇报后也觉得事情有些棘手。因为如果在这时候将书屋搬到天津的其他地方的话一定会引起那个叫吉川的日本特务的怀疑。当然,撤离是绝对不行的。

“走吧,思齐,我们去喝点酒。我们慢慢想办法。”欧阳川拍了拍他自己的头说道。

陶思齐叹着气跟在他的后面朝一家酒楼走去。

刚进到酒楼,陶思齐顿时就怔在了那里——他看到在酒楼大堂的一张桌上,那个叫吉川的日本特务课长正和几个人在一起喝酒。不过他今天穿的却是一件中式长褂,完全一付中国人的装束。他轻轻地惊呼了一声。

“怎么啦?”欧阳警觉地问他道。

他没有回答,因为他忽然发现了异常——那个吉川的眼光竟然也投向了他,但是却没有一点认识他的感觉。陶思齐大为奇怪。

欧阳发觉了他的异常,急忙拉着他就往楼上的雅座而去。


“怎么回事情?”进入雅室后欧阳严肃地问他。

“我刚才看见的那个人是日本天津特高科的课长。他叫吉川。就是我给您说的那个日本人。但是他看见我的时候却好像不认识我的样子。”陶思齐疑惑地回答道。

“你没有看错吧?”欧阳问道。

陶思齐直摇头:“他经常到书屋来,我怎么会看错呢?”

欧阳想了想,道:“既然他已经看见你了,那你应该去给他打一个招呼才是。不然他肯定会怀疑你的。”

“现在还来得及吗?”陶思齐犹豫着说。

“如果他问起的话你就说与老熟人谈生意没来得及打招呼就是。”欧阳说。


陶思齐从雅室出来直接往楼下走去。

大堂里面吃饭的人很多,声音也很嘈杂。他心里惴惴地一步、一步朝吉川所在的那个地方走去。

“哎呀!吉川先生,你怎么也到北平来了啊?”他走到距离吉川不远处的地方抱拳对他说。

这一桌的人都抬起了头来、惊讶地看着他。

“这位先生,你是在与我说话吗?”吉川在问他。

“这个日本人在搞什么鬼?”陶思齐心里暗暗地道,嘴里却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说道:“对不起,这位先生,我认错人了。”

他说完就转身准备离去,“这个人肯定认错人了。”那个吉川在说。

这个日本特务肯定在搞什么鬼名堂!陶思齐想道。


“怎么样?”进入雅室后欧阳急忙问他道。

“很奇怪。他假装不认识我。”陶思齐回答道。

“一定是他在这个地方搞什么地下活动。不好!这对你今后回天津很不利。因为你发现了他的秘密!”欧阳焦虑地道。

这时候店小二进来问他们需要什么酒菜,欧阳道:“按照两个人上菜就是。顺便来一壶你们这里的好酒。”

店小二正准备离开,陶思齐却叫住了他:“你们楼下靠窗的那桌客人都是些什么人啊?他们是不是经常来这里吃饭?”

店小二想了想道:“他们原来是北京大学的先生。北京大学南迁后他们经常来这里喝酒。”

欧阳大奇:“他们都是北京大学的先生?”

店小二点头道:“是啊。我都认识的。”

欧阳与陶思齐面面相觑。

陶思齐忽然想起了一个事情来,他顿时记起了刚才自己与那位吉川在说话的时候吉川的口音有些不对。这个吉川说的是标准的京片子。而天津的那位吉川却带有东北腔。

难道自己真的认错人了?他在心里想道。

“那我问你,那一桌那个穿着长褂的人叫什么名字?”陶思齐心里一动、急忙问店小二道。

“那位先生姓宋,具体叫什么名字我可就不知道了。”店小二回答道。

“好啦。我们只是随便问问。你去给我们准备酒菜吧。”欧阳给了店小二一点钱然后道。店小二欢天喜地地离开了。


“认错人了。”两人对望了一眼,异口同声地道。

“没想到他们两个人长得那么相像。刚才吓了我一跳。”陶思齐摇头道。

欧阳在那里若有所思。

店小二不多一会儿又进来了,他用一个托盘端着几样凉菜和热菜。还有一壶酒。

“你先吃,我去去就来。”欧阳忽然站了起来对陶思齐说。

陶思齐点了点头。组织上有规定,他不能问欧阳要去做什么。除非欧阳自己愿意说。但是他隐隐地感觉到了欧阳一定是去调查楼下那个假吉川的事情去了。

假如用这个姓宋的人去冒充那个吉川的话,那会是一种什么情况?陶思齐忽然想道,但是随即却被自己这个疯狂的想法惊呆了。

那是不可能的。这个姓宋的人虽然长得和那个日本特务一模一样,但是他却不一定懂日语,而且也对日本特高科里面的情况不熟悉。陶思齐心里想道。

这个世界太奇妙了,居然有长得这么相像的人。如果在世界的某个地方有一个人与我自己也长得一模一样的话,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景?陶思齐想象着,自己都不禁笑了起来。


欧阳一直没有回来。陶思齐忐忑不安地吃完了饭,静静地坐在那里等候。他没有喝酒,因为他没有独自一人喝酒的习惯。

后来有一个人进到了雅室,“先生,欧阳先生让我通知你,他说既然已经谈好了生意,你就可以回去了。”

陶思齐点头,给了那人一张纸币。

那人却没有接,直接转身走了。陶思齐估计这个人也是自己的同志。


天津的春天仍然寒冷。雪地里的树枝偶尔地发出几支嫩芽似乎在告诉人们春天已经来到。寒冷的季节人们不大爱出门,但是潇湘书屋里面却暖融融的,因为陶思齐在书屋里面生了大大的一炉炉火。这种暖融融的环境吸引来了不少的爱书者。人们在享受了温暖过后总是会买几本书然后离开,因为他们觉得自己空手离去的话会对不起这个书屋善良温和的老板。

吉川又来了。“陶先生,你可真会做生意啊?”看着这里的光景他夸奖道。

陶思齐做了一个禁言的手势然后朝他坐了一个怪相。

吉川无声地大笑、笑得双肩不住地颤抖。

“可惜了一件事情。”吉川笑着说,“你这里没有酒。”

陶思齐笑道:“在这里喝酒的话我的客人们就不会上门了。这里最需要的是清净。”

“你们中国人不是有句话吗?叫‘李白斗酒诗百篇’。这不喝酒就没有读书人的样子了。”吉川诧异地问。

陶思齐心想:这日本人号称中国通,毕竟对中国文化知之甚少啊。

“那是诗人的做派。我这里可是做生意的。不过吉川先生想喝酒也很容易,你跟我到后面去就是了。我让人准备酒菜。”陶思齐笑道。

“太好了。我今天真想喝酒呢。”吉川很高兴的样子。

“那就请吧。”陶思齐做了一个手势。随即吩咐伙计照看好书屋的生意。


陶思齐的女人叫白洁,也是一名地下党。她是陶思齐在北平求学时候的同学,陶思齐喜欢的是她的贤德、端庄,同时还因为她是自己的同志。

“去给我们准备点酒菜,我陪这位日本朋友喝几盅。”带着吉川到书屋后面的家里后陶思齐吩咐白洁道。

白洁应答一声后出去了。

“陶先生看来不是一个标准的读书人啊。”吉川坐下后笑着说道。

“为什么这样说呢?吉川先生。”陶思齐诧异地问。

“你卖书啊。读书人是不会卖书的,也不会将这个行当称为生意的。”吉川指着他大笑道。

“那我就只有饿死了。”陶思齐苦笑着说。

吉川大笑,“不过陶先生的品德一定很高。”

陶思齐今天被这个日本人搞得莫名其妙。“这又是为什么呢?”他再次诧异地问。

“我听说三国时期的诸葛亮娶的女人长得很丑,但是却很贤惠。我就想了,诸葛亮那么聪明的人为什么会娶一个那么丑的女人呢?后来我想通了,他看上的是那个女人的才德,只有品德高尚的男人才会去娶那样的女人的。”吉川说着不住地朝着陶思齐眨眼睛。

陶思齐苦笑道:“吉川先生是在说我女人长相很丑陋是吧?吉川先生真是中国通啊,说我女人的长相居然都说得那么透彻。”

吉川“哈哈”大笑。


白洁没有听到他们的这段对话。不过她很快地就准备好了酒菜。

“吉川先生,今天你有什么事情这么高兴啊?对不起,我不该问你的。”陶思齐忽然发现了自己似乎犯了眼前这个日本人的忌讳。

“没什么的。”吉川笑了起来:“我可以告诉你我今天为什么这么高兴。因为我们在昨天晚上捣毁了国民政府在天津的一处谍报机构。”

吉川的话让陶思齐异常地吃惊,同时也感到非常的紧张,因为他不知道自己应该采取一种什么样的态度来对待他告诉自己的这个消息。

“陶先生难道不为我的功劳敬我一杯?”吉川看着他在笑,眼神里面却透出一种阴冷之色。

“我为什么要敬你?虽然我只是一个书商,但是我总是中国人吧?”陶思齐冷冷地道。

吉川盯着他良久,陶思齐萎顿地去端起酒杯:“祝贺你。吉川先生。”

“是我的不是。对不了,陶先生。如果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我们日本的话,我也会像你这样的。”吉川忽然笑了起来。

陶思齐大大地舒了一口气。


几天后欧阳通知陶思齐见面。这次见面的地点就在天津。

宝和轩茶社。

台上有两人在说着相声,下面的人们一边在喝着茶、一边在听着台上的人讲相声。

天津是相声的重要策源地,这里的相声名家辈出,如张寿臣、马三立、常宝堃和侯宝林等都出自天津这块相声土壤。相声,是一种幽默的语言艺术,讲究说、学、逗、唱。说一段儿,有头有尾;学一段儿,学谁像谁;名角儿逗一段儿,一说一捧;唱一段儿,几可乱真。说相声时,既要“抖包袱”逗哏,又要装傻充楞,惹人发笑。

欧阳选择这个地方见面很有道理。一是因为这里是天津人喜欢来的地方,二是茶社里面所有人的注意力都会被集中在台上。

不过今天的宝和轩茶社有些冷清,台上讲相声的也不是什么名角。自从日军侵占天津后这里的情况就是如此了,人们已经没有多少心思再进行这种娱乐活动了。


“那个人我们已经查到了。就是那个长得与吉川一模一样的那个人。他叫宋清平,东北人,曾经留学日本,后来被聘为北大历史系副教授。抗战爆发后北京大学内迁,他却留了下来。”两人坐下后欧阳小声地说道。

陶思齐讶然地问道:“真的要实施那样的计划?”

欧阳点头,“我向上级汇报了。上级已经批准了我们的计划。不过,这件事情在整个华北地区只能限于我们两人知道。他今后将直属于延安社会部管辖,而且延安社会部知道他的人也会很有限。”

“问题的关键是,这个宋清平同意吗?”陶思齐担忧地问。

欧阳忽然笑了,“这件事情你就不要管了。”

“需要我做什么?”陶思齐敛容问道。

“继续与那位吉川接触。但一定要注意安全。最近一段时间你要停止与组织上的所有联系。”欧阳严肃地道。

“是。我明白了。”陶思齐道。

“你要想办法尽量地了解这个吉川的性格、爱好等,越详细越好、越细节越好。但前提是,你必须保证自己的安全,你千万不能让他感觉到你在研究他。”欧阳接着又说。

“他喜欢喝酒。也许在酒后会流露出一些他的本性的东西。” 陶思齐笑道。

“他喝得再醉你也得注意。日军特高科的课长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当上的。”欧阳严肃地道。

“是。”陶思齐心里顿时一紧,他即刻明白了自己的错误了。地下工作最忌讳的就是想当然和浮躁。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