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人齐妃八部 作品相关 一回:扁杂的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76.html

序言:骗是马扁,是拍马的人该扁。


是得打趴下,趴乃足走的八字路,趴了均八字路。

竟是把嘎路。我想是因由,即偏吧。偏是嘴骗,嘴过吹号子的我明理,“不会”也可发新号。再提齐国那烂

竽的充耳不闻的把齐宣王骗了。但王子到位后,都变啦。变就是又亦不例外,即骗人不了。齐头并进,该是

不是从那齐王子儿子齐湣(min)王继承了王位后开始的,是齐骗还是齐扁,听妹妹穿透你地心,穿越古齐国。

沿着穿过你的黑发的手,黄发是不可让您穿的, 穿山越岭,穿云破雾,穿凿附会总是穿越的越冬作物的去寻那竽了,这本是个梦,也是扁梦,白日梦,白日依山尽,看岁月去扁流。就叫《扁楼梦》。但现仅叫骗人齐妃,这也对男主外,女主内。女主人公是扁的齐妃,真的回去地妹妹给你讲扁去吧,“扁一扁呀,扁一扁,哪有妹妹扁,

扁的回春,还是回纯,还是回村,到老皱纹扁扁地走入扁。。。。。。”一挑扁但约七十螺圈腿老 太太,的歌词进妹妹耳里。她见我道:你们2012前都疯啦,听说穿约齐国都千万次了,有的地方设2012前穿越特区啦。”见大乐的虎牙,他又道:“我带你选举去吧,那缺个皇妃,看你性感的三围,就知你已胜八成啊。”不礼貌地我,急拍她地肩,又不好意思地抢过她的担子,斜笑看见里面恰好有我可穿的齐人衣服,且我忙问:“我穿那衣服就去啊,她道:得先回她家帮她把房子漏水处,处理好。”我想:“行贿就是干房水,好歹她不是男地,是就是那一夜呗。”哪一夜谁伤害了我,我知道,你不知,这是不该写的。想着,走着来到云雾僚绕的山间,梯形山坡连接处,种田长的扁形脸地女人,在扁行田里扁扁地种地.

均唱:“扁一扁呀,扁一扁,哪有妹妹扁.”

“扁的回春,还是回纯,还是回村,到老皱纹扁扁地走入扁。。。。。。”我泪扁扁地打在脚下,扁扁地走入扁山间云雾里,扁扁的南方地大雁飞回啦。。。。。。扁粪扁道我扁嘴间,我鼻闻到了粪味,是人间走扁道的粪味,是相对的肉体人走的相对地粪味,即你认为哪样走,哪样做,哪些事,哪朝代是人味,你就是人味。味就是未启地嘴。


不启嘴是味,今我是启嘴,天下写的忍耐人都是写嘛,你会懂得的。好快我就在她家睡觉了,而我的衣服是谁不明地脱了,这事,是有“人味”的干的,你说要是你能把老太家人抓到衙里吗?难对吧,陪人家少爷这不能提,是谁不该提,当按摩啦。摩就是用手搓,不是自摸,是他摸。被窝火地我,懊恼地被弄地汗液冲出了旁边男人。第二早就爬起盖房子去啦,盖世无双地我刮过大白,盖过楼,防水是小活啊,在我老家六岁,爸就带我在工地干活啊。累死爸后。我考入高中,读起了书。。。。。。不费力,把人家老太房子那回活完工,我急不可待地穿好衣服去报名了,假乡试合格证她用油粘纸做好,我激动人心地来到齐市报名处。不费力的通过了面试和笔试,这都是银子多啊。很快就在城里住下,纳闷街里提竽的特多啊,竽是武器吗,令我见到更纳闷的了。眼前些拿竽的有人喊叫:“别打啦,竽官都吓死了。”竽报名过者,可进皇宫殿,到老都不用下地,且可娶宫女,或更可封官。但此刻,报名点排对打架正常,但死人就太可怕。我从而有了习武想法,和那一竽男过了一夜,当然是没被打死的竽男啊,竽乃宫廷皇室爱听的乐器,三百人齐集着吹,那是齐湣(min)王他爸,而儿子就不爱齐听,听者爱轮着,逼着些假竽拼死报名点后,大多灰心丧气地习武走了,因武可抢夺啊,当寇又低等,大多当侠士啊,侠士春秋战国那时很少,主要是为某些王爵,富人跑道,欺上瞒下的捞告老还乡混饭吧了。混,就是在昆仑山当王,捞饭吧了。捞一把就行啊。古昆仑剑法高就是侠士高产量。他那拿竽的小伙太帅了,领我真的飞到昆仑山炼好了昆仑竽剑,内功,外功在底气早足的我,在昆仑树做的竽窝里大睡觉,他硬梆梆的把我爱抚。转眼轻飞下山离开已入佛门地他,而我飞到哪你们读者想,我来到齐市,冷板凳坐下等比试皇妃,看着个个哭着逃避现实地摸泪走地少女,那是被文武真全地比试吓走的。连排号的冷板凳都靠打架。打靠武,所以,我抢了好几百号冷板凳后,已半年过去。目前,我排第三名,离决战仍剩二天,连那扁老女人都摇头道:“一名皇子妹妹,一名皇妹妹的姐姐,人家要自摸啊,还比嘛?”

我答:“不怕,我有决的”而皇上听后笑问:“嘛绝的啊,我家招人,能瞎用人吗,莫非你可帮我灭了昆仑外吐藩鬼。”我答:可以。道:你嘛时令我去。他说立刻,但后天中午12时,你得凯旋归来。我苦笑道:行。这就飞到昆仑了,见了竽哥,他给我本佛经,说可保平安,我要和他那个,他答,对不起,不行啊,你有要事啊,回来行。他关好门,一女人骂音飞驰我耳边,本姑活差啊,你快关门。门户之见更使我别离的玩命的杀到昆仑山顶靠土藩处,土翻人,人高马大,十个汗人也打不过他们,说到底也就是山高人家下来累,要不汗人江土早是人家的,好啊,但妹妹我竽功狠心肠的把攻炼到的是破昆仑吐藩九阴功,若炼到九阳功得去大理段室。到时,仅可全武侠第二。真的第一是无人可达,得有破五岳之攻,挡外来之星啊,即有专须或耶稣之本领,得有味,仍是扁味啊,得为民扁啊。不久,我就把土藩人都打服了。我立个法规,令当地人年年给我设那的省府恭恭敬敬地献银子,我收银后更买了些打手和我混,而令当地人学儒家仁慈,不侵略扩张,且身高不该过一米。称得上巨人管着小人,街上汗人霸道的身高,小人就怕,但汗人文明,从不欺软怕硬。不久。我飞了回去交差,皇上看我急时赶回,却假苦着脸道:啊,你,你,你,也太,太,快了吧,真完成了。看着我提吐藩王的人头,他哭了。对不起,皇妃早已无权让我定谁了,您看姐妹俩肠子都打出了,她们看你走后,认定你得死啊,决定把你给让出的第一位置,给决出,打了47个小时了,而我却乐,亏了她们沉不住气,要不打,我回来,皇上还真可把皇妃给我这妹妹外人!“天啊,都倒了,乳房罩里浸满血,高跟鞋都是昆仑人的鞋,也有血。”对,我该立你为皇妃啦,皇上答。就如此,我第二天,在文武百官下,皇上告于天下,我和皇上踏着刚扫净地血肉小道,在烂竽充分调动的表演下,把婚礼进行,而从昆仑飞来只和平鸽,嘴里含着两个信,我打开后,明晓,昆仑省的盛典也在贺我们,而令一信是我那竽哥已当爹了。

在皇室里我的年龄最小。仅18,天天听烂竽,这烂也仅我认烂,而其他人却乐的不管好歹,人啊,为何那么烂,是都在骗或扁啊,骗是把拍马的打扁,扁是足不出户的齿齿相连地去吹灯拔蜡,也就是扁是百姓,不出户的灭灯后生孩子们,但越生越穷,越穷越该扁,即便你不该扁,也无机会扁去,也无力拍马,你家马咋拍都行,而有的马你拍完了,你就该扁了,天下没有分不开的宴席,宴席,就是把宝官一日压成女人,买下了,用够了,你就出席吧。席是席地而坐,就是扁之。也均是回家提扁之人,提是用手指挥,你说是。这些你们咋定扁呢。 咋挨扁呢。鼻子得打出血,血是牙那几条缝,流血。往往是被扁的,鼻子扁是打的或多或少是点吧。常屈服的真是扁的,不是暖的。北极人是硬梆梆的,不是被打硬的,是常打硬的才不被扁的。于是乎,人间古今走正道的,儿时天未晓就读书了。书包开始是扁的,无东西的,但好比空瓶可存多的,而粪便肚大的孩子们,是富人的,学就会偏的,偏重于骗人的,仅可做假救豆娥的。但骗不了,天眼灰会,乎下六月雪,雪上加霜都是血上加霜。霜是箱子上哭成扁人的妹啊,箱是本低价格却猛上涨的装你,我,他的盒啊。谈到盒了该带你穿了,别急啊,你先喝口水,我先尿泡尿。尿是打扁那个人后,有的人不文明的举动了,在上了,就斜眼了。我看“脑血全”是你,我,他看到的斜眼,瞎子背瘸子早完得扁。今天,就带你看洗劫一空的西门家族咋扁的,西门乃西门庆古齐国先人,喝酒醉打外鬼,从此封王。外号色王,妓院鼻祖。祖乃,衣食住行足者,即王者,呈上升趋势的地位不变,叫祖。对于后辈叫先。先公后私是先。也有先睹为快,先见之明,先发制人,先进分子,先下手为强。当然了。后发制人,后患无穷等也有好果子,但往往如果字,定在架后品味,往往是扁味。

西门乃西边被灭门了。此回,不提名了,名乃卸耱杀驴的产物。物乃,不吃牛皮就吃牛肉的人,死后均说疼。疼啊,是冬季运动后病倒的感触,倒第一做半截美或进口车,超到第二后,跳车累酸的腿。腿是一月累酸的机关腿,办公屋里新闻腿下遮布偷着差过的腿。突发性的,想到嘛,十三香啊。禾苗啊,脆弱啊,你忍心啊,那个差啊,就如今个儿妹妹让你啊,汗液哪时出,哪处多,哪儿嫩,你都笑眯眯过啊,有的人过五妹赚六情,累啊。摩拳擦掌啊,那屋是你的歇息的扁屋啊。扁的流血是头回的,但扁够了,你就走了。但犯你手时,你会无情的说,你是哪一个,快给币子,系好皮带,你咋不认啊。认是,人讲话带的理啊。理是,一大王控制几里路。路是,各有足且一个独扁道,走过去你扁他,过不去他扁你。你是,你追我赶。我是寸步难行。所以,今人仍得虚心,但不虚怀若谷。也不虚度年华。

虚度年华的人啊就别提了。写虚怀若谷的西门先人,帅的在吸引了我。象酒醉的探戈啊。探囊取物的把握机会的把囊里女人填满。却早爱我梦寐以求,嗯:我是穿凿附会的去的,抓人的,穿越督促检查的。给我上水无用,陪他仅是卧底啊。底是嘛呢,是广是见着各氏的人却低头一点,那还不在底下挨扁。有时沉水里也得扁啊。想到水底已弯腰的.扁是足不出户牙打出的血啊。血肉相连啊,是被扁久了,胜了就月月生了,防挨扁的孩儿少。说这么多,就别提那儿姓西的咋扁的。肯定灭九族了:富了,富贵不能淫吗,往是都淫了。有明,有暗,有红,有紫啊。大红得发紫,就是喂的纸见紫啊。紫外线是,日头带来的,说给你暖,却害你短命,那爱的故乡的云是故宫博物院里的事。你爱他说睡了,醒了就是 狮。山不在狮,有民则灵啊;水不在深啊,被扁就民啊。就会扁的我,念道《猛回头》了还有那,读书人,动言忠孝;全不晓,忠孝字,真理大纲。

是圣贤,应忠国,怎忠外姓? 分明是,残同种,灭丧纲常。

转瞬间,西洋人,来做皇帝;这班人,少不得,又减圣皇。

想起来,好伤心,有泪莫洒;这奴种,到何日,始能尽亡?

还有那,假维新,主张立宪;略珍域,讲服重,胡汉一堂。

这议论,都是个,隔靴挝痒;当时事,全不道,好像颠狂。

倪若是,现政府,励精图治;保得住,俺汉种,不道凶殃。

俺汉人,就吞声,隶他宇下;纳血税,做奴仆,也自无妨。

怎奈他,把国事,全然不理;满朝中,除媚外,别无他长。

俺汉人,再靠他,真不得了! 好像那,四万万,捆入法场。

俄罗斯,自北方,包我三面;英吉利,假通商,毒计中藏。

法兰西,占广州,窥伺黔桂;德意志,胶州领,虎视东方。

新日本,取台湾,再图福建;美利坚,也想要,割土分疆。

这中国,那一点,我还有份? 这朝廷,原是个,名存实亡。仅此下文本:不是否认某些网的互推功能.今看过某网互推功能后,蒙起互推的感触。高点击,高排行咋弄的,某些靠互推的

比我清楚的很。互,为人人沟结。成死党,有些法西斯标记。推,为用手堆积如山到头。互推,就是互推的堆积如山,上上做王。今,到提互推,当然接上回,我差些忽退到做西门那情妇了。都明,他被互推的色王了,在办公时,把我强得底下掀了羞布。羞,为差些丑。丑,为刀劈开始立足的,说你立你立不立也立;说,你不立,立也不立,立也白立,白立,是脸白的可立,脸是,给你脸,你有脸,没脸也有脸,敛为,文者的勤俭,心计可建国。穿越的我看嘛了,看越了,走到戍卫的境地走了,走四方,几个到哪都低头做儿的,成才之路是关起门--逃避现实。

而我这做妹妹的,百姓杂文网里常写杂文的,刚学写穿越小说,就写嘛体才的,是写现实杂文类穿越小说,不知这

是我首创吗。该是啊,是非功过古今穿越的我,今情妇不做,做个文人齐妃,和烂竽趋走那王过愚人节。一日,流星雨在我穿着白带睡裙,和齐王凉台下跳棋时,给我们眼前描写了新闻,中东专须即耶稣后人,即愚公开移西马拉雅山了,以后那天就定愚人节,骗人,那节不罚款。而后,王摸我令我夜里喊救命,他会抱紧我喊骗人齐妃我爱你,那时不久,大臣互推我为骗人齐妃,和王领兵收些岛屿也会用骗术。但宫里骗人的宦臣,嫉恨我,且多回在我休憩时,把录像机藏匿我下,那时录像机是嘛呢,基本上是用蜘蛛画在多层次上的镜子里照到的景况。而训蜘蛛,会最难又危机四伏,你得用美女的身体,在身体上撒满臭虫,且以不同形式撒满臭虫。后令蜘蛛个抓到。蜘蛛体内注射蓝色染料,抓过哪会画出新图画。而,这是第一部古录像机,推动了偷梁换柱的行业,如盗墓等。和

我一样穿越过古代的人就,爱去皇室。可吃喝玩乐,有可揭穿古皇室疮疤。疮,为仓多,广了,就疮痍满目了。痍

为你姨病的,躺下不分男女。就会令你疮痍满目,是你穿山越岭,穿凿附会,穿云破雾的去穿越的动力。而且,也互推的去穿越了,他推陈出新,你推波助澜,我推倒重来,总之:前方后浪推前浪,浪费时间,浪漫主义也得浪潮滚滚而来的互推的穿凿附会了,到此我们常写手的早该开个会了,谁当穿越督促检查啊,我行吗,忽然推荐我吧,谢哥,那就妹妹了。妹妹是,未被互推或推荐的女人啊。骗局呢,提过骗术。那骗局,是骗警察局吗。该皇室里首创,皇是白做王,即白日做王,夜里却那个事,而妹妹我穿越的去后看嘛了,也看,贵人为白日也打麻将,特设双休日了,休憩时可趋马车找玩乐。这些事得合法,巧立日了,怪不得姓日狠啊,有时日你个八九不离十。骗局啊。多啊。提到多,想到多尔滚了,滚滚而来的把王位拿下,后又造个骗局,把王位给儿子。学古今中外,骗局不是学咋去骗谁,是去咋防被骗,马扁,我提是拍马的该扁。咋还老有人学骗局呢,是老有人被扁,扁的牙齿流血。但,我牙流血是因不唰牙。突然想到,公子哥请您给我杯茶了,请给我杯茶,茶余饭后在唰牙的我,你,他,此时不得互推的穿山越岭的却穿针引线的等互推的骗取名不见经传的片刻,排名了。名垂青史吧,因骗取了。

群是嘛先不提。先提取字。取是又耳目一新的听了,取得实效了,取长补短了,取而代之了,更会取缔的。因常此写杂的,有不爱看的,会伤痕累累的,伤自尊的,尊老爱幼的今都写杂了。

人生一世伟业攀,尊老爱幼在其间。

父母养儿心力瘁,儿孝父母理当然。

尊老尊在恰实处,老人疾苦儿当先。

老有所为有所乐,心情舒畅度晚年。

爱幼爱在根本上,德智体美齐发展。

正面教育从小起,栋梁之才基础坚。

尊老爱幼做表率,中华美德代代传。 这是人家写的,而我们呢???都已常写穿凿附会了,依附着互推的在骗局里,开会了。。。。。

仅穿越给某些西门先人啦。尿不尽,则也得憋。佩服,佩服,咋都赶不上吴佩孚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