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镜 正文 五 迷的镜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0.html


无意中走到一家书店门前,邱笑苍渡了进去,乱转了一圈后,竟然在书架上发现了一本正找着的书<博尔赫丝谈艺录>,邱笑苍赶快买下,回到宾馆后简单地洗嗽了一下,就抱着书自序上了床.

拿上书本后,邱笑苍的感觉就已经回来了, 这本书他一点也不陌生,他也曾经象章尚文一样细细地读过,这本博尔赫斯的读书笔记,主要是在谈讨人类精神领域的一些问题,老博在书中谈讨最多的还是隐喻,象征,梦魇,镜子,时间这一类有些神秘的东西.对的,有一章节是专门讨论镜子的.邱笑苍翻开目录,找到了142页<迷的镜子>一节,.

“如今我们是对着镜子看,模糊不清,到时候,就要面对面了.如今我们所知道有限,到时候我们就会走进镜子,进入镜子后边的世界”(注:小说中引用名著的东西,半真半假,为了增加小说的神秘氛围,小说中所引用的都是经过秋硕改动的话语,请读小说的各位不要翻出原著对照,然后骂秋硕引用有误.)读着语焉不详而又神秘难解的话语,邱笑苍不禁身上一冷,抬起头看了看屋子里的大镜子.,并且记起了中国和西方关于镜子的一些神秘传说.

消失在镜子中的魔术师,传说一位魔术师经过多年的修炼,终于可以把手伸进镜子,拿出镜子中的东西.于是魔术师就开始四处表演镜中拿物的绝技.有一天表演的时候有人提议魔术师把外边的东西拿进镜子,并在镜子前边放了块金表,于是镜子里面伸出了一只手,拿着金表缩回了镜子.由于镜子前边没有了金表的实物,拿进镜子的金表就消失了.丢了金表的观众让魔术师把金表变回来,魔术师试了几次却怎么也变不回来,再后来有人提意让镜子中的魔术师走出来,镜子中的魔术师试了几次,却每一次探头探肩的时候象撞上玻璃一样,走不出来.丢了金表的观众一直怀疑是魔术师通过魔术手法贪了自己的金表.无夸的魔术师只好说:我试试能不能走进镜子,看能不能给你找回金表.于是在众目睽睽之下,魔术师经过几次尝试,终于慢慢地钻进了镜子,然后和自己的影子一起在镜子里消失的无影无踪.

还有传说,在一间放满镜子的空屋里行走,就会迷失自己,最后人消失在镜子中.邱笑苍想,可能从来没人谁神经到真的在一间空屋子里摆满不同角度的镜子,更没有人愿意进入那样的房子去面对四面八方真假难辩的自己的影子.但是,如果真有那么多镜子的房子的话,那些镜子中的影子是不是都会一个样子,通过光线的无数次折射,再加上光线时间上的延迟,虽然光速很快,这微弱的延迟小得难以计算,但延迟还是存在的.那些镜象和现实的参照物还是会有差别的.如果是无限次的反射折射之后呢?参照物也变了无数次,还能分得清,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吗?

镜子的本质是什么?复制幻影,复制虚假的,不存在的空间.但我们知道在镜子中,空间的投影同样会有长宽高,同样会有时间流逝,如果镜子的前边没有物体遮挡,镜子中的影像甚至可以到我们眼睛不能看清的无限远.那么,我们难道还要固执地说,镜中的世界是不存在的虚拟投射吗?

读书读累了的邱笑苍不知道啥时候站在了镜前发呆,他看见镜中的自己皱着眉头若有所思的样子,觉得有点可笑.突然他看见镜中的自己嘴角微微向上,诡异地笑了起来.邱笑苍一惊,自己怎么可能作出这种奸邪的笑容?他摸摸脸,脸上并没有笑的表现.而镜中自己的后边,一片漆黑,看不清后边的影像,一只猫从远出探出半个脑袋,眼中发出碧绿的妖异光茫.


下午李驷一家吃过晚饭.李驷的老婆吴静牵挂叶小青,就打电话过去.叶小青说还在娘家,并说这几天就先住娘家了.女人们打起电话唠叨起来就没完没了,叶小青虽然心中有事,这几天实在不想多说话了.但中午的梦魇实在过于奇怪,就在电话中和吴静唠起了中午的经历.

李驷见吴静和叶小青一打电话就是半个多小时,觉得有些奇怪.中午自己和邱笑苍去叶小青家,叶小青也没说到几句话.还没等李驷询问,吴静就说:”这事儿有鬼,小青今天遇上灵异事件了,我就觉得章尚文的跳楼背后肯定有啥不对的情况,果然不假.”

李驷看着一副八婆样子的吴静,没有问啥.他知道想让女人的嘴里保守住什么秘密是不可能地.想知道女人嘴里的秘密,最好的办法,就是象现在这样摆出一副不想知道的样子.

果然,一会儿吴静就哔里叭啦,添油加醋地倒出了叶小青刚告诉她的梦魇.说完后见李驷还是一副锁着眉头不为所动的样子,又有些八卦地说:”我最近老觉得这仙源县城越来越怪了,打了半年的狗,狗没少到多少,这破地方的野猫却多了不少.而且最近有好多人都说磕睡多了不少,整天昏昏沉沉,一副睡不醒的样子.我班的那些学生现在是早上上第一节课就打盹,有时候一节课上到中途,全班五十多个学生,有四十多个都在打盹,教书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这么多学生打盹的,你说我们这小县城是不是遇上啥邪了.”

“别那么八婆了,没听说过春困秋乏夏打盹么?”李驷虽然这么说,但他也觉得最近班上的学生都表现得有点昏昏沉沉,迷迷瞪瞪的,也觉得有点奇怪.

“哎,你说驿站小学失踪的四个小学生,都快一个月了,还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难道真被鬼抓去了?听说那些学生的家长还在闹学校.章老三跳楼前去了几次解决这事情的,也没见解决出个啥明堂,他这么离奇地跳楼,该不会和那驿站小学的学生失踪有关吧.”吴静继续八卦.李驷没有接话,但他已经决定,明天和邱笑苍一起去驿站一趟.


邱笑苍都快睡着的时候,接到了李驷的电话,李驷问他,还记得柳芸吗,邱笑苍回答:”柳芸?就是以前驿站中学的那个漂亮的代教?”

“是的,你当年在学校呆的时间短,可能没咋接触柳芸.以前她和章尚文很处得来的,但因为她是代教,没有转正的可能,所以当年两人最终没挑破那一层纸.后来清退代教,柳芸也就回家了.然后嫁给了位复员军人,在驿站街上摆了个小店.三年前柳芸的丈夫失踪了,一个月前驿站小学又有四个学生不明失踪,其中就有柳芸的女儿.女儿失踪后柳芸的精神多少有点不正常了,前段时间章尚文因为失踪学生家长找学校闹事,去解决问题,也常去看望柳芸.”

李驷提起柳芸,邱笑苍记起了女代教当年的样子.直到现在,邱笑苍还觉得 柳芸是自己走南闯北十多年见到过的最漂亮的女人之一..他也知道章尚文当年和柳芸虽然不算谈过恋爱,但他们两人间是都有那层意思的,但九十年代中期,在谈婚论嫁的时候,有没有正式工作,对一般人来说还是很看重的,当年的章尚文也还是一般人,所以他最终没和柳芸走到一起.

“这事我多少知道些,那姑娘,唉,长得好命不太好.你说尚文这几年也当官了,你说他和柳芸会不会旧情复燃?”

“应该不会吧,就我知道他们这些年也没咋来往,就是柳芸的孩子失踪后,有点神神叨叨的了,尚文常去看他.你明天没啥事的话, 我们一起回趟驿站吧.”

邱笑苍这几天本来没事,这次他算是秘密地回来,自己家里和萧影家,他都不想去。不是不想家里的老人,实在是,回家后老人就要问结婚的事情,他现在是怕回家,怕见一切对自己关心关注的人。

他原以为回来后赶上章尚文的葬礼,会需要他帮忙的,但因为尸检,暂时办不成葬礼,,明天正好没事,就答应和李驷回一趟驿站.

驿站不是小小的驿站,而是仙源一个大乡镇的名字,出仙源县城向西不到十公里,就进入了山区,一路都是山,在大大小小的山的缝隙里,公路延河谷蜿延而行,三十公里后,一个河谷边的约二十多平方公里的冲积盆地就出现在眼前.小盆地的四周山壑优美,层林茂密,穿小镇而过的河水清沏见底。在古代这里是川陕道上的一处较大的驿站,传说俗名叫“空欢喜”,当年行走在崇山峻岭中的商侣仕子,看到这一处大的盆地,以为已经走出了乏味难行的蜀道,不想这驿站的四周除了山,还是山。驿站西北的一个小山谷,据说在古代有一条便道,可以通往陇南,再由陇南直接走入河西走廊,或者向南进入康巴藏地.在古代这儿曾是商侣仕子们在乏味难行的蜀道上的一个大的歇脚点.也是一个中等的商品集散地.十多年前的春天,邱笑苍看到驿站四周星星点点的桃花,就曾固执地认为当年崔护人面桃花的艳遇就发生在驿站这个地方

.安史之乱后,唐德宗李适南狩(其实是被朱泚叛军赶出长安,向陕南四川逃命,但皇帝老儿好面子,离开京城,就叫巡狩),曾在驿站驻跸,见驿站四周云雾缭绕,象仙境一般,加之当地老百姓给皇帝老儿供奉的吃的东西可口,在逃难路上首次吃饱饭的唐德宗一高兴,就给驿站题名仙源,神仙住的地方,呵。唐宋以来这儿一直叫仙源驿站。后来不知道咋弄的,仙源这一名号被当成了县名,而驿站就没有了名字,只能被干巴巴地叫作驿站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