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镜 正文 四 残忍的四月

秋硕 收藏 1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0.html[/size][/URL] “小青,叶小青,快开门.我们知道你在里边.“一阵门铃和敲门声,再加上男人的高声喊叫,惊醒了正惊恐万状的叶小青.她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坐在书房的椅子上。. 心还在”咚咚”地跳个不停,刚才的经历难道是在作梦?听到外边是李驷的声音,叶小青终于舒了口气.自己总算从梦魇中走了出来,如果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0.html


“小青,叶小青,快开门.我们知道你在里边.“一阵门铃和敲门声,再加上男人的高声喊叫,惊醒了正惊恐万状的叶小青.她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坐在书房的椅子上。.

心还在”咚咚”地跳个不停,刚才的经历难道是在作梦?听到外边是李驷的声音,叶小青终于舒了口气.自己总算从梦魇中走了出来,如果再晚一会儿,她真的怀疑自己会被吓死在自己的梦中.

整理了一下衣服后,叶小青赶紧开了门,站在门外的是李驷和邱笑苍.打过招呼后三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邱笑苍和李驷看见叶小青的脸色很差,苍白中带着惊恐的样子.因为章尚文刚死,两人以为叶小青这两天因为悲伤和劳累所致,也没说什么,只觉一阵心痛.让一个女人突然遭受这么大的变故和痛苦.上苍也够残忍的.

邱笑苍简短地说了下自己刚从南方赶回来,只想最后见上章尚文一面,送上自己哥们一程。问起后事的安排,叶小青说,因为要作尸检,尸体现在还在殡仪馆冷冻着,啥时候举行葬礼,暂时还不能确定。

问起最近到底有没有发现章尚文情绪上的异常,或者在家里找没找到遗书之类的东西,叶小青摇了摇头,然后进书房拿出了那张最后一句是”我要死”的纸条.

叶小青把小小的纸条递给邱笑苍和李驷。两人看了一眼,然后同时摇了摇头.

过了一会儿,李驷说:“小青,这个可能是尚文随手写的,这段话是艾略特<荒原>的题记,没啥意义的,上学的时候尚文曾经很喜欢读<荒原>的,虽然到现在,我们都还读不太懂这首长诗.”

“我虽然没读过那本书,但<荒原>我当然听说过,我家的书柜里好象并没有这本书. 这首艾略特的长诗,到底写了些什么?我只想知道尚文他最近心里到底都想些啥.’

李驷刚要张嘴,邱笑苍打断了他:“别急,让我想想,现在正好是在四月么,我记得荒原的第一句正好是;四月是最残忍的一个月,而第一章的题目就叫:死者的葬礼,难道尚文他真想暗示点什么,或者,至少,他真的看开了什么,有自杀的念头?”

叶小青听邱笑天说”看开了什么”,有点不高兴,邱笑天虽然是章尚文很要好的朋友,因为在外地,自己和他不是太熟,所以没有把不高兴表现在脸上.人家听到尚文的死讯后能立即大老远地专门跑回来,叶小青觉得很感动了.

邱笑苍和李驷都很明白,这小小的纸条,虽然说明不了啥,更不能当作是遗书,但章尚文很有可能是心理上有啥想不开的,自杀的可能性很大.因为<荒原>的最主要寓意是:幻灭.

三人好久没有说话,邱笑苍打破沉默问:“小青,这两天你去调过尚文的电话单吗?”

“这还用说,警察肯定调过通话记录,昨天我也调了一份,前天晚上8点以后他的手机就没有通话记录了.”回答的是李驷.

叶小青接着说:”8点以后没啥事,他关了机,早早地睡了,他啥时候起床的,我不知道,更不明白他为啥会爬到医院的楼顶去跳楼.”

“前天晚上我喝醉酒了,但半夜曾接到过尚文的电话,但奇怪的是,我的手机上也找不到通话记录.开始我以为是作梦或幻觉,但我仔细回忆过,接电话绝不是作梦.他在电话中提到了些奇怪的事,他说,我们都生活在镜子中,一切都不是真实的.唉,都怪我那天喝酒,详细的记不太清了.”

说到镜子,叶小青心里一紧,说:“最近一段时间,他是很喜欢照镜子,开始我还以为有啥情况了,他突然注意自己的形象了,但后来我发现他照镜子不是在看自己,而是在看镜子的后边.因为发现他并不是刻意注意自己的打扮才喜欢照镜子的,所以我也没在意。”

叶小青停顿了一下,接着说:”有一天他在镜子前,说过一句很奇怪的话,他问孩子说,女儿,你说爸爸如果穿过镜子,走进镜子里边,镜子后边的世界会是什么样子?正在看动画片的孩子没有理他,我回答了一句:不是美女就是妖怪,还能有啥,他嘿嘿笑了笑说,也许后面才能找到世界的真谛.你们知道他这人有时候会说些莫名其妙的话,我并没在意.”

埋头抽着烟的李驷抬起头说:”小青,尚文他走得实在让人难以相信,我和丘八想尽最大努力找找他死的原因,不管是自杀还是被杀,我们总要弄明白,你没意见吧?”

“你们不查,我也会查的,不管咋样,我要搞清楚他为啥这么狠心,就这么一声不吭地丢下我们娘俩.”这几天一直坚持不流泪的叶小青终于没有忍住,头埋在沙发上哭了起来.

过了好一会,邱笑苍觉得叶小青已经哭得差不多了,有点迟疑地问:”小青,先别哭了,既然我们要搞清尚文他为啥而死,我们就得了解些情况,你们夫妻关系好吗,你知道男人如果压抑或者抑郁也会想不开的.”

叶小青当然明白邱笑苍话中的意思,她用纸巾擦了擦眼泪,红着脸说:”我们很好的,你们别乱猜疑.”

“你们知道他最近除了上班外,去过啥特殊的地方吗?”

“还不是老喜欢去你们以前呆过的驿站中学,人家搞基建,他一副职,一不管钱二不管物的,我也不知道他老去那儿干啥.也不嫌人家烦他碍事.’

听了这话,邱笑苍心里一阵疑虑,现在各单位的基建后边都有些不为人知的猫腻,难道章尚文真的是在基建中陷入了啥内幕或知道了些啥不该知道的事,”被自杀”的?

邱笑苍正想继续发问,李驷偷偷踢了他一脚,邱笑苍心里更加疑虑,就改变话题,问起了章尚文的后事安排情况.

叶小青几次想张口说出自己刚才奇怪的被困在楼梯的感觉,她怕邱笑苍和李驷觉得她神神叨叨.所以她最终没有说出来.到现在,她是真有点怀疑这世界也许存在鬼魂或别的不为人知的东西了.

叶小青说要回娘家看看孩子和老人.中午的梦魇还历历在目,她是真不敢一个人呆在这有些诡异的房子里.

出门分手的时候,叶小青有点迟疑地问李驷:”你知道最近尚文在看一本书,叫<赫尔博斯谈艺录>吗?但奇怪的是,我家的书柜里找不到那本书了. 我记得他曾在那本书里有时候用笔作些圈点的,如果你有这本书可不可以借我看看.现在想起来,他自读那本书后,就老喜欢照镜子,眼光却不是镜子中的自己,而是镜子的后边.”

李驷和邱笑苍在学生时代曾翻过那本书,但因为其内容博杂而神秘,所以两人对那本书的内容已经没啥印象了.

李驷说自己手头没有这本书,但他会想办法找到这本书,自己先读读的.邱笑苍简单的行李还在车站寄着.以李驷的意思,让邱笑苍就住在自己家,邱笑苍却不愿意,说自己取了行李后去登记宾馆吧,李驷陪邱笑苍取了行李住上宾馆后,就先回家了.邱笑苍现在萧影不在身边,没啥牵挂的,李驷自己还得回去向老婆孩子报道.

一年多没回来的邱笑苍觉得小县城的变化还真大,很多老房子老街道都折了或正在折迁中,一些建筑正在街边拔地而起.,在街边他还看见正在修建的楼房旁边,有几间破旧的老房子被写上了大大的”折”字,门口挂着两面国旗.全国的折迁和拒折都一个样子的.邱笑苍想.

不时有野猫从街边的暗影里一闪而过.前几个月老家这边因为狂犬病而打野狗,已经是全国闻名,曾经因打野狗的事在网上被吵得沸沸扬扬.保狗派和打狗派的口水战到现在还没平息.现在街上那些自由散步的脏兮兮的最野狗是少多了,但邱笑苍明显觉得野狗虽少了,野猫却多了很多.好在没啥狂猫病,否则打起野猫来,怕不太容易.那些猫的影子总象精灵一样一闪而过,能上房能爬树,就是有专职的打猫队,那些人可能一天下来连根猫毛都抓不着.

回到老家有太多的亲戚熟人.邱笑苍现在都不想打扰,所以这次回来,除李驷外,他没给这边任何人打过电话.邱笑苍独自走在街边,除了看到野猫影子外,看到更多的就是那些新修或正在新修的一幢幢房子.听李驷说,这小县城的房价已经快3000一平米了,邱笑苍两年前本来打算在仙源县城买套房子的,萧影却觉得在这破小县城买房子没意思.要不然两年前买了,即使不住,现在一转手赚上个十几二十万是不成问题的.唉,房子,永远都是中国人肩膀上的痛.

四月是最残忍的一个月.荒地上

长着丁香,把回忆和欲望

参合在一起,又让春雨

催促那些迟钝的根芽

默记着<荒原>的前边几段,邱笑苍对自己的记忆还觉得满意,邱笑苍觉得现在自己所站的小县城街道,不也正在繁华的下边,象艾略特的诗句中那样,腐烂和兴旺参合在一起,一些家乡原有的东西正在消失在在死亡吗?到最后,可能中国所有的地方都会变成一个样子,钢筋水泥的巨兽张开大嘴,毫无止境地复制,有形无形地吞噬着人们的积蓄,劳动,和生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