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镜 正文 二 被自杀

秋硕 收藏 0 3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0.html[/size][/URL] 飞机还有好几个小时,邱笑苍习惯性地打开电脑,他没去常混的那些坛子,而是打开了百度仙源吧,想看看有没有章尚文跳楼的帖子. 不得不说,这是个资迅发达的时代,在仙源吧,邱笑苍看到好几个有关章尚文跳楼的帖子.从帖子中邱笑苍才知道章尚文是半夜跑到医院的楼顶跳下去的.而之所以去医院,是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0.html


飞机还有好几个小时,邱笑苍习惯性地打开电脑,他没去常混的那些坛子,而是打开了百度仙源吧,想看看有没有章尚文跳楼的帖子.

不得不说,这是个资迅发达的时代,在仙源吧,邱笑苍看到好几个有关章尚文跳楼的帖子.从帖子中邱笑苍才知道章尚文是半夜跑到医院的楼顶跳下去的.而之所以去医院,是因为两月前,他因为美尼尔病,曾在医院住院治疗过一段时间.医院楼顶的楼门是锁起来的,医院住院部最高层是八楼,而八楼到楼顶是没有楼梯的,章尚文是怎么半夜上的顶楼,没人知道.当时好几个科室值班的护士曾听到一声剧响,不知道是啥声音,后来有病人发现地上有一黑影,一看是具头颅摔碎的尸体,忙叫来保安并报了案.因为章尚文在小县城的身份,很快就被辩明了尸体.小小的仙源吧关于教育局副局长跳楼自杀事件,成了关注的热点,有骂贪官污吏的,有说是为情而死的,还有高谈灵异事件的,更有很多网友认为这是一起”被自杀”事件,甚至本省的一些媒体也闻风而动,派出了记者.

在仙源吧有一个回帖较多的,缅怀章尚文的帖子,看来尚文同志的确是个好同志,很多回帖中都带着深深的缅怀之情,并认为章尚文是个好局长,他这些年的作为不同于那些让百姓们恨得咬牙切齿的贪官污吏.而在所有帖子中,尽管什么样的猜疑都有,但没有确凿的“东窗事发”畏罪跳楼的信息。到是好多人在怀疑他的死是不是因为啥深层的内幕,而“被自杀”了。

“被自杀”,邱笑苍苦笑了一下。看来今年注定“被**”将会成为网络流行词语,象去年的“打酱油”一样。


叶小青除当天凌晨看到丈夫的尸体,昏天昏地的哭过一场后,已经不再流泪了.

她知道现在不是流眼泪的时候,就是把自己身体内的水份都变成眼泪,也不可能把丈夫哭活.这两天自己应付着各种各样的场面:公安局的调查,教育局的悼唁,县上领导的慰问,加上亲朋好友来家哀悼的同时对丈夫突然死亡的质疑。她知道现在外边肯定是流言四起了。而所有的人来哀悼的同时,都想从她这儿了解点章尚文跳楼的疑点和内幕。

公安来调查的时候,已经初步认定是跳楼自杀的,但叶小青不同意自杀的说法,因为丈夫出事前,一点也没有自杀的迹象,至于谋杀,她也难以相信。丈夫作事向来稳重低调,在外几乎没得罪过什么人,在工作上,也是上司赏识下属爱戴的。谁会有这么大的仇恨,能半夜把章尚文叫到医院楼顶这么一个奇怪的地方,并把他推下楼呢?

丈夫死后叶小青虽然没上楼顶去看过,但是尚文的铁哥们李驷上过楼顶,说楼顶上啥也看不到出,除了楼顶的边缘的灰尘有一点点被蹭掉的痕迹,公安局认为楼顶没有搏斗的痕迹,自杀前他也没有接过啥电话,半夜被人约上楼台顶的可能可以被排除。医院的顶楼,除非搭上梯子,打开锁着的楼顶盖板,再顶开,才能爬上楼顶.可是事发后顶楼盖板那地方没有梯子,生锈的铁锁也没打开的痕迹.据当时医院八楼值班的护士说,当时当班护士和实习生正面对着窗外聊天,忽见一个黑影从窗外落下去,然后听见楼下一声巨响.不一会儿就听见下边有人喊着说有人跳楼了.根据八楼的护士所见,章尚文只能是从楼顶跳下去的.

没人知道他为什么跳楼,更没人知道他是如何爬上医院的楼顶的.

在尸体的处理上,叶小青选择了尸检,不能这让丈夫这样死得不明不白。为这事,她还和农村的公公婆婆 闹得有点不愉快。好在,公公婆婆被叶小青的父母拉到走了,四岁的女儿也被父母带回娘家去了。

迷信的婆婆昨天不停地叨念老家的狗最近老半夜叫,叫声中带有哭的声音,并说最近房前的树上老有不知名的鸟叫。看着哭哭啼啼的婆婆和不停叹气的公公,叶小青,真有点不知道怎么面对他们。想想,自己一夜之间竟然成了“未亡人”,叶小青实在不知道自己现在该如何当好这个未亡人。

丈夫跳楼前的日子,一直和往常一样,有应酬就打个电话说要晚点回家,如果没应酬,下班后就回到家里。章尚文一直是个很顾家的男人,当年叶小青和尚文结婚的时候,还多少有点免强,这个丈夫,算是父母帮自己选的,当年年龄还小的叶小青,一方面是觉得丈夫的个子有点不够理想,才168厘米,而自己的个头就165厘米了,她觉得两个走在一起,章尚文看起来还没有自己高,另一方面,觉得他年龄比自己大六岁,还有点老土。当时刚二十开外的叶小青从来没想过自己的另一半会是这个样子,而自己一个美人坯子,还没好好地谈过恋爱,就被父母相中了一个男朋友,实在是不情愿的。但在恋爱之中的叶小青虽然对章尚文说不上喜欢,也从来没有觉得他讨厌过,从一开始她就觉得章尚文是个实诚可信的人,加上父母相中的女婿,一直在她耳边说小章这好那好的,叶小青就和章尚文平平淡淡地谈了一年恋爱,然后结婚了。

真正和丈夫产生感情还是在婚后,特别是有了女儿后。这个顾家而有有些才气的丈夫,让自己越来越觉得有些小女人的幸福感了。可能因为年龄相差六岁的原因吧,叶小青觉得自己和丈夫在生活中可以相互关怀,但自己从来不曾走进丈夫的心灵中,这,一直是她最近几年的遗憾。生活中的事情,丈夫在外边的应酬还有丈夫工作上的一些事情,自己如果问的话,章尚文从来没有啥事对自己掖过捂过,但尚文平时心里到底想些啥,自己却从来不知道。有时候她觉得丈夫的目光很是遥远而陌生,但也只是一刹那的遥远。当丈夫发现自己在看他的时候,会马上把目光收回来的。

事情出了后,母亲曾悄悄问过她,小章有没有可能在外边有人了?叶小青立即说绝对不可能,她相信自己的丈夫,更相信自己夫妻间的感情。而且这么多年来,从来没从任何细微处发现丈夫和别的女性有过热的接触。而章尚文除一些场面上的应酬外,平时的朋友圈子,自己也是很熟悉的。

就在丈夫跳楼的那天晚上,也是和自己温存过后才悄悄离家的。那天下午章尚文在外边没有应酬,准时地下了班,吃过晚饭后带上女儿,一家三口去河滨广场转了一圈,回来哄孩子睡后,两口子也上了床。叶小青因为例假刚过,在例假期他们已经有一周没温存了,所以两人玩得有点疯狂,事后叶小青就沉沉睡去了,好象章尚文也和自己一起睡着的,他什么时候爬起来的,叶小青不知道,为什么会凌晨两点穿戴整齐地跑到医院的楼上去跳楼呢?

章尚文已经死亡有两天了,因为要进行尸检,所以有关葬礼,有关尸体处置的事,现在还不能确定,很多要来悼唁的人,都被单位或自己的父母挡了,今天下午叶小青关了手机关上房门,想小小地休息一下,却怎么也睡不着,于是就在屋子里翻箱倒柜,试图能够找出丈夫死因的蛛丝马迹。

很快她就失望了,家里的一切自己打理的多,一切都是自己整理的样子,在房子中叶小青似乎找不到过多的有关丈夫的气息。除了那些丈夫的衣服和丈夫的书柜。

想到书柜,章小青就开始在书房翻检。但最后她还是失望了。前几年丈夫是很喜欢读书的,尤其喜欢读一些叶小青看着就头疼的历史和哲学文艺方面的书。以前叶小青还开玩笑叫他书呆子,老夫子。最近两年因为工作上的应酬比较多,丈夫读书的时间明显少了。反而是叶小青现在闲着的时候常常读些小女人们喜欢的杂志和小说。

记得丈夫最近一段时间在读一本《博尔赫斯谈艺录》,叶小青找遍书架却找不到那一本书了,她觉得有点奇怪。尚文不可能把书带到外边去,身为教育局副局长的他更不可能在上班时间读这种莫名其妙的书。

叶小青好不容易在霍金的《时间简史》中发现了一张小纸条,章尚文在上边用楷书工工整整地写了一句奇怪的话“是的,我亲眼看见古米的西比尔把自己吊在一个笼子里,孩子们在问她:西比尔,你要什么的时候,她回答说:我要死”

叶小青觉得这句话有点眼熟,却记不起在哪见过,但看见最后的“我要死”,叶小青不得不怀疑,这会不会是丈夫死前的暗示或者遗书?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