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界 正文 新世界1

夜_雨 收藏 0 2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79.html[/size][/URL] 1773年12月16日,注定是世界历史上不平凡的一天,不平凡到上了书,而且是畅销书。因为这天,地球上干净利落地报销了342箱茶叶(如无意外将超过我一生的饮用量)。除了数量巨大以外,这批茶叶的处理方式也很特别,没有用天然泉水煮,没有用紫砂壶泡(或者说根本没人喝),没有太多的讲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79.html


1773年12月16日,注定是世界历史上不平凡的一天,不平凡到上了书,而且是畅销书。因为这天,地球上干净利落地报销了342箱茶叶(如无意外将超过我一生的饮用量)。除了数量巨大以外,这批茶叶的处理方式也很特别,没有用天然泉水煮,没有用紫砂壶泡(或者说根本没人喝),没有太多的讲究,简捷明快,直接——扔海里去了(陆羽该气坏了)。

这一不平凡以至于刊登上畅销书的事件,在历史中有它的专用名词:波士顿倾茶事件(The Boston Tea Party)。那么我所说的畅销书你也应该猜到了,对,就是我们可爱的历史教科书。

作为一个外国人,此事自然可以拿来随口说说,毕竟没有太强烈的感情(反正茶不是我倒的,找谁也别找我)。然而对于美利坚民族来说,这将是一次新生(正规说法叫导火线)。数千年的陈旧世界,即将迎来一个新世界的破壳而出。

不知道水下的鱼群,对从天而降的片片茶叶作何感想,可以确定的是,陆地上的情况,是很严重的。

其实波士顿倾茶事件,之所以会发生,简单地说,是许多矛盾许多年积累之后的总爆发。最直接的导火索,则是一场商业事件。

在茶被倒掉之前,英帝国在北美十三州忙一件事,卖茶。在英帝国的地盘,按理说,想卖出点东西是很容易的。事情之所以会搞砸,是因为英国采用的销售方式比较特别,学名叫倾销,具体的做法,是强买强卖。

英国销售到北美十三州的茶叶,来自东印度公司,积压多时,急待售出,在英国全球所有的殖民地中,经济繁荣发展的北美十三州,无疑是最理想的销售地点。为此英国政府颁布《救济东印度公司条例》(名字很直接),给予东印度公司到北美十三州销售茶叶的专利权,减免关税,只进行象征性收取,同时明令禁止北美十三州贩卖“私茶”(是不是很眼熟)。东印度公司因此垄断了北美十三州的茶叶营销。

相信在很多人都印象中,波士顿倾茶事件就是邪恶的英帝国对北美十三州贪婪的压迫和掠夺导致的后果,殖民地人民奋起反抗。实际上,出乎很多人意料,从某种角度来看,其实这是宗主国英国在北美十三州举办的一次优惠活动。因为根据英国《救济东印度公司条例》(又名《茶税法》)的文件精神,转化成实际效果,那就是,条例实施以后,北美十三州人民将可以享受较原进口茶叶,优惠将近五折的大酬宾。也就是说,如果只从经济的角度考虑,大家从此以后的茶叶开销(当时北美饮茶之风已经流行,相当普及)可以节省一半。

相信好 多人会很惊讶(包括我就呀过一次),但这确实是历史的真实。

如此看来,英国的条例应该会很受欢迎。但更加出人意料的是,对于这样天上掉馅儿饼的事情,北美十三州人民的态度是:坚决不干!

当年还没有流行抵制家乐福的运动,人们拒绝的理由也并非跟钱包过不去,之所以如此强烈的反对,正是因为茶叶太便宜,便宜得有些诡异。诡异得有些离奇。正如前文说的,是倾销。北美十三州的人们并不傻,很快看穿了英国的如意算盘。

相信很多人知道这个词,尤其是学经济的朋友,肯定是再清楚不过。关于这个过于庞大的题目,我不准备(其实是不会)写出几十万字的论文来砸人(我被砸的可能性更大),秉承精炼的原则,我按照自己的理解,把倾销行为概括成为以下的文字。

话说你卖东西,价钱很低,很低很低,低得变态(低于商品价值)。所以大家都来买你的东西,你成功的把所有的同行挤走,你垄断了整个市场,然后提价,然后大家都来买你的东西(没办法),然后你就赚疯了。

倾销大致是这样,再结合政治因素(北美十三州是英属殖民地),就是倾销加强买强卖。论证了很多学术问题,但至少从表面上看,似乎还不足以说明北美十三州人民反对的原因。

毕竟大多数人都是居家过日子,又不是伪劣产品,东西卖便宜些总是好的。只有唯一的危害,就是会打击到本地的茶叶销售,本地的茶叶商贩和种植者会因此失去生路。当然,还不至于对北美十三州的社会发展造成致命伤害。所以,波士顿倾茶事件,应该有另一个更加重要的动机。

自由。

放着现实的利益不要,却追寻一个遥不可及(至少现在是)的概念——自由。甚至情愿付出生命的代价(这是后话)。

难以理解,实在不可理喻。这样的坚持,理由却实在可笑。不好听的说,是没事儿找抽型。对于这样的结论,我一直是十分认同的。

可能是因为我们的现世已经有太多不自由,自由,反而早已变得模糊。遇到心里憋屈了可以嚷嚷两句,可真要为自由去拼搏,付出一切去实现,就发怵了。对于波士顿发生的这些事,在旧世界过于沉淀的思维体系中,也许注定是难解的。明明价格更便宜,却不要这实惠,为了区区茶叶,至于吗?大不了就买英国独家的茶叶,有什么关系呢?又不是家家种茶叶,过不下去的只有那么些人,与更多数人何干呢?垄断就垄断吧,英帝国差不多都垄断全球了,何况北美东海岸的区区十三州弹丸之地乎?

然而,北美十三州的人就是这样不知好歹,口口声声要自由,搞抵制,不惜以殖民地身份与全球最强大的宗主国为敌。简直不可理喻。

“北美人民为什么要拒绝比自己进口还要便宜一半的东印度公司的茶叶?”

所幸,所有的难解和无解,终于获释。当我晓得两件事情之后。

我终于理解了北美十三州人们的行为,和他们一定要坚持的理由。

自由的源头。

北美十三州的自由感,来源于两个地方。

第一个,是五月花(注意,不是报名即送笔记本电脑那个五月花),是一艘船的名字,五月花号。

1620年12月,一艘来自英国,船名五月花号的船,在北美大陆的普利茅斯靠岸。当时欧洲早已进入大航海时代,每天穿梭在广阔海洋上的船只无以计数。五月花号,只是众多航船中极不起眼的一员,而五月花号此行带来的巨大历史意义,让它在茫茫海洋中脱颖而出,成为影响了历史的船,它的航行,也成为影响历史的航行。

在搬出诸如伟大历史意义,划时代转折的大道理之前,先来看一份约定。

以上帝的名义,阿门。我们这些签署人是蒙上帝保佑的大不列颠、法兰西和爱尔兰的国王——信仰和教会的捍卫者詹姆斯国王陛下的忠顺臣民。

为了上帝的荣耀,为了增强***信仰,为了提高我们国王和国家的荣誉,我们漂洋过海,在维吉尼亚北部开发第一个殖民地。我们在上帝面前共同立誓签约,自愿结为一民众自治团体。为了使上述目的能得到更好地实施、维护和发展,将来不时依此而制定颁布的被认为是对这个殖民地全体人民都最适合、最方便的法律、法规、条令、宪章和公职,我们都保证遵守和服从.据此于主后l620年11月11日,于英格兰、法兰西、爱尔兰第十八世国王暨苏格兰第五十四世国王詹姆斯陛下在位之年,我们在科德角签名如下。

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五月花号公约》。抵达美洲大陆时,五月花号上共有一百零二人,《五月花号公约》是其中四十一位男乘客共同讨论定文,并签字承认的约定。

这是一个看上去很怪异的举动,举个例,一般来说,坐完长途车,抵达后第一件事是上厕所,如果手头比较宽裕(地球人都知道车站商品的价格比较厚重),而路程实在是很长,那么也可以先吃点东西。如果是体质欠佳的人士,则会赶紧下车呼吸新鲜空气,伸伸胳膊,踢踢腿。接着念台词,自从坐了这长途汽车呀,腰也酸了,腿也痛了,身体也……

五月花号上的乘客大致就相当于坐长途汽车的情况,而且痛苦的多,因为他们的路程实在是超级长途,国际长途,漫游加长途(如有兴趣,可以测算一下英国到美国东北的距离)。找这样的折腾情况看,五月花号乘客下船后的举动应该和下长途车类似,而且是加强版。

然而人类交通史上的意外(不是交通意外)发生了,正如大家知道的那样,乘客们没有急着登录,人们围坐在一起,完成了他们之间的约定。请试着想象坐长途汽车到站,不下去。一车人挤在一起开会(商讨公约),此过程中不时做享受状感慨,汽油味道真舒服啊……

这就匪夷所思了,而在看似奇怪的行为背后,是一种身份的牵引。

要知道坐长途汽车虽然累,但好歹下车就回家,多少有个盼头。五月花号不一样,船上的人不是回家,正好相反,这是从欧洲,从自我家园的一次出逃。

清教徒。

追溯到事件的起因,要从五月花号乘客的出走说起。

五月花号航行发生的时代,即十七世纪的欧洲。在宗教(也就是***)范围内,正如火如茶,不,如荼的进行着一场变动,在历史上,有其专用名词,欧洲宗教改革。这是一场持续一个多世纪,规模和影响力都非常巨大的运动,是欧洲历史一个重要阶段,被认为是欧洲从中世界走向资本主义时代,在宗教上的重要标志。对之后欧洲资产阶级革命起到巨大推动作用。

作为一个享受着改革开放丰硕成果成长起来的新生代(更普及的说法叫八零后),和大多数同龄人一样,我对宗教是毫无感情的,对祖辈烧香拜佛那一套也是敬而远之(虽然现在也有很多年轻人开始信教,但个人感觉都比较假)。不过对于某些必要的概念,该阐述还是要阐述,偷不得懒,上文关于欧洲宗教改革的评价,是我以理论资料为基础,用自己写作的方式进行的表达。我自己看了一遍,能看懂,所以,相信你也能看懂。

至于清教徒,概括的说,清教徒可以看成欧洲宗教改革的发起者,推动者,同时,也是改革行动的产物。产生更多的清教徒。

清教徒,包括其信奉的清教,是世界历史上一个重要的存在。从五月花号公约,到美利坚民族,乃至后来的美国,所表现出来的共同点,和相似的精神面貌,都可以从清教徒的身份中获知起源。

与中国世俗式社会不同,宗教一直是欧洲社会极重要的一环。尤其是在中世纪,一个人出生入死都要和宗教挂钩。在欧洲占据绝对主导地位的宗教,名字相信大家都知道,是***。***是一门历史悠久的宗教,发源于1世纪的迦南地(今天的巴勒斯坦地区),之后不断向外传播,逐渐发展壮大。在其发展初期曾遭受当时罗马帝国的迫害(任何势力的壮大对统治阶级都不是好事),许多教徒被处死(比如火烧,欧洲特色)。而随着***的继续传播(仍然在发展),罗马帝国的皇帝们逐渐意识到,***教义中所宣扬的如来世观念,禁欲主张。恰恰符合(捡到宝了)帝国的统治需要。因此对***的态度逐渐从抑制,压迫,改为承认和扶植。之后,***的地位便一路扶摇直上,不仅被罗马帝国承认了合法性(四世纪初),而且在罗马帝国(西罗马帝国)被日耳曼人灭亡之后。又做为日耳曼人的精神选择(其实是没得选,当时的日耳曼人还是彻头彻尾的蛮族,一群职业军人加文盲,社会文化完全被接受高等教育的***士垄断),***因此得以延续。继续扩展影响,直到成为整个欧洲的指导思想。

中世纪的***渗透进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在每个欧洲人的心中树立了绝对权威。

比如某王国新君登基,第一件要忙的事不是筹备登基典礼,戴花花,抹腮红。而是先要恭恭敬敬的通告教皇,用庄子儿子的儿子的态度说,请教皇大人批准(当国王)。乖乖等着教皇同意的批复下来了,才能够合法的(注意这个词的分量)成为国王。

对普通人而言,日常生活也是由***全天候把持的,比如你去剧院看戏剧,会惊喜的(如果有的话)发现,昨天,今天,明天(以此类推)上演的剧目都是宗教故事(多取材圣经)想看韩剧,好莱坞大片,港片,通通的没门儿(人文主义还没影的事)。当年纪稍大些,就得洗澡(洗礼)入教,加入上帝门下的第一大帮派(不入教,就是异教徒,下场会很惨)。

可能有人会说,既然***如此折腾人,那我放弃娱乐(不看戏),不当国王(这个很容易实现),老老实实入教,权当个形式,这样惹不起总躲得起了吧。如有此种想法,只能说很傻很天真,因为就算你躲得了初一,也逃过了十五,有一样东西,确实永远逃不掉的,税。

找一头八条腿的猪容易,找一个不收税的国家,很难。***教士不是八条腿的猪,是收税的人。中世纪的欧洲,人们除了向国家缴纳赋税以外,还得另外给教会交一份,什一税。什一税是种很古老的东东,内容却相对简单,顾名思义,是收取个人财产的十分之一,做为神职人员,教会的花费,当然,还需要说最关键的一点,什一税是强制性的收你没商量。这就是中世纪***对欧洲社会的严密控制,晓得这一点,对与了解之后的清教徒是很有必要的。

这样的搞法,肯定是不得人心,于是搞到十六十七世纪,就出问题了。什么问题呢

时间长,搞腐败了。

在漫长的时间里,***都享受着至高无上的地位,从教皇,及其以下的神职人员拥有人世间最高的权力,世俗政权服服帖帖,上帝(根本没有)老大教会第二,实际上,也就是老大。日子过得那叫一个爽,那叫一个滋润。

要知道,人心都是肉长的,教皇教士们大爷当太久了,心里难免飘飘然,具体表现是,真的把自个儿当大爷(上帝才是大爷)了。刚开始,生活虽然好,但也念念经(学习教义),不时外出传教布道,阐释世间真谛,开导民众的心灵。总的来看,还算尽职尽责。到了后来,生活条件更好(教权加强),欧洲的物资税收源源不断的流入教会,生活却腐化了。上至教皇,下到教士,全都搞起了贪污腐败,神职,包括教皇一职,都公开标价出售,光坐等捞钱不够,还大力开展创业活动,比如卖赎罪券(据说购买之后可以豁免罪罚,积累功德,有包治百罪,解脱灵魂之功效)。当时教士在兜售赎罪券时的名言是,“银钱叮当落银库,灵魂立即出炼狱”。本来就不甚发达的中世纪欧洲,被这群贪婪的寄生虫弄得乌烟瘴气,民怨四起。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