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当年有俩倒霉蛋,哦不,热血青年,一个叫唐尼,毕业于耶鲁,一个叫费克图,毕业于波士顿大学,他们读书时都是橄榄球校队球员(感觉A merica片里的校队橄榄球员都是四肢发达,头脑却不复杂的那种),相关资料对他们的描述是性格外向,富有魅力及幽默感,总之是素质极佳,前途光明。但是这俩有为青年却放着医生、律师、华尔街奸商不做,非要从事特工这一很有前途的职业。终于他们在光荣入局不久执行第一次海外任务的时候被小白兔钓鱼。。。


1949年,小白兔建立了新中国,米帝虽然坐看光头同学垮台,但是对小白兔也是在考虑着接下来红烧还是烧烤的问题。于是CIA怀着超强的责任感,为了把新中国从小白兔魔爪下“解放”出来,亲自培训并准备向中国派遣大量的所谓“第三势力”。随着小白兔开赴思密达半岛和米帝抢夺泡菜,这些“第三势力”更是备受重视,他们的任务被定义为通过促免煮反政府的游击行动把中国用朝鲜战争的资源消耗在国内。这个“第三势力”都是由华裔(他们的工资应该远高于5美分)组成的小分队,计划通过空投的方式潜入中国,联络当地游击队,然后进行情报搜集,破坏行动和开展心理战等任务,并通过电台与总部保持联络。这是OSS(美国战略服务局,是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前身)在二战欧洲战场采用过的成功模式,需要当地围观群众的支持与合作,很显然,事实证明这一套在小白兔中国行不通。


唐尼和费克图本着伟大的国际主义精神加入了项目组训练免煮特工,谁知一开始就走霉运。由于资源有限,华裔特工的训练被一再推迟,直到1952年4月才终于派出了第一个“第三势力”行动小组。这个四人小组被空投在中国南方,从此渺无音讯(孩子没了,小白兔却没套到。。。。。


百折不挠的CIA又于1952年7月中旬把第二支五人小组空投到吉林。换了地方后运气不错,这个小组很快与CIA建立电台联络,并在8月和10月分别接受了空投补给。期间该小组成员的第6个成员作为小组与总部的联络官也被空投过去。11月初,小组反馈已经与当地反抗头目建立联络并取得有价值情报,所以他们要求总部派飞机“空中回收”(CIA进行过相关训练,但是从未尝试过实际操作)联络官进行汇报。CIA见这么快就取得了成绩也就很痛快的答应了他们的要求。


当时的空中回收技术要求飞机超低空飞行,并且垂下一根绳套进行作业,像牛仔套牛一样套住目标然后用绞盘把目标回收,稍不注意就可能把回收变成空难或者绞刑。这要求飞行员进行特殊训练,飞机也要特殊处理。因此CIA特地派出了自己掌握的民用空运公司(CAT)(民用工具干龌龊事是CIA的优良传统)的飞机和两个优秀飞行员参与行动。

1944年美空军手册空中回收插图


正义的柿油也会失败?!小白兔和大叔一起钓鱼的故事

11月29日,经过一段时间相应特殊训练的唐尼和费克图登上C47从思密达半岛飞向目的地,有趣的是费克图在飞行途中打开了救生箱,然后郁闷的发现里面的点32口径手枪居然没有弹药。。。当时他只是开了句玩笑而没放在心上,浑然不知前方还有更不幸的事在等着他。

原来先前空投的小组早已被小白兔俘获并且痛快地招出了他们所知道的一切,而他们在电台里报告的联络到反抗头目等等只不过是小白兔用来钓鱼的鱼饵。小白兔就这样大张着魔爪等着飞机的到来。


飞机来到了接头地点,飞行员很快在森林边缘的空地上找到了地面识别信号,并且看到了那5个特工,其中一个面向飞机的航道,似乎做好了回收准备。于是C47降低了飞行高度并采用几乎失速的低速飞行以便回收。这时地面上的那几个人突然对准飞机开火,同时从森林里又冲出了一大批人马。一刹间飞行员下意识的想拉起机头,但是飞机失去了控制,冲入森林后断成两截。两个飞行员当场死亡,而唐尼和费克图,都只有轻微擦伤,似乎运气不错,虽然他们还没逃离现场就被一群小白兔包围。


多年以来,CIA一直没有就这次失败行动进行解释。无论如何派遣两名熟知各项内情的CIA特工执行有可能被俘的高危任务都是愚蠢的。而在这次钓鱼事件后再也没有CIA特工飞到中国大陆领空。

据一位CIA特工透露,他曾根据行动小组反馈回来的信息分析出他们有90%的可能已经背叛,但当他把这个分析报告上级时却被告知该分析缺乏事实根据。他固执的坚持自己的观点,换来的结果就是被调到其他部门。在行动失败后,这个上级特地把他叫回来,并要求他保持沉默。同时没有任何关于谁决定派遣唐尼和费克图执行任务的记录保留下来,很显然也就没有任何人需要为此负责。(米帝也有体制问题,还好两个人被小白兔给俘虏了)


再回到中国,善良的小白兔们欢欢喜喜得绑起了远方的客人,并把他们带回附近的村庄(很可能是接头地点安图附近的某个公安局)招待。很快,前期空投的联络官被带了出来并向一个小白兔指认了唐尼。那个小白兔身上的皮夹克和腰间的手枪显示了他的身份,他指着唐尼的鼻子用英语说:“你完蛋了”,而费克图也被告知“你丫木前途”。事已至此,费克图很痛快地向那个小白兔交代了自己的全名,以免错过将来微不足道的救援机会。紧接着这两个CIA的特工被一群武装小白兔簇拥着浩浩荡荡的欢送到了沈阳监狱,在那里他们配着脚镯,享受着单人间。


另一方面CIA总部按时收到了反馈信息,显示“空中回收”计划进行顺利。然而直到1952年11月30日早晨C47都没有回航。CIA异常高效地与民用空运公司(CAT)统一了口径:12月3日,一架CAT飞机在从思密达到AV国的商业飞行途中不幸失踪,12月4日推断飞机很可能坠海,四位成员随机失踪,唐尼和费克图则被定义为米军的非军事雇员。同时米军劳师动众地组织了海上大搜救,结果当然是一无所获。中央情报局长Walter Bedell Smith遗憾地签署了给他俩家庭的慰问信:“I have learned that [your son/your husband] was a passenger on a commercial plane flight between South Korea and Japan which is now overdue and that there is grave fear that he may have been lost.”(英文原文比较有喜感)


12月中旬,发布了人员失踪的官方公告,在局里的远东部门也倾向于唐尼和费克图及两个飞行员殒命于空中回收任务。由于小白兔方面没有发表任何关于两个CIA特工的消息,CIA在1953年12月4日(事件发生一年又一天之后)宣布唐尼和费克图“推定死亡”。 Allen Dulles局长随之签发了给两个家庭的吊唁信。


CIA被小白兔钓鱼执法的故事(2)


当然,这两个人还好好的活着,虽然只有小白兔知道(一般人俺不告诉他)。由于被隔离招待,唐尼和费克图有两年见不到对方。与此同时,和小白兔的单独谈心也开始了,谈心时间通常持续4小时以上,偶尔谈的兴起也会彻夜长谈。他们常常半夜被从梦中叫起,然后被告知米帝的种种恶行,以及如何将他们的弃之如履,所以他们应该深刻认识问题,反省所犯错误,远离邪恶力量,积极向组织靠拢,老老实实的向小白兔交心,切莫自绝于人民云云。所有谈心内容都是本着治病救人的目的,像CIA人员,各种行动,相关地点啥的善良的小白兔一个也没问过,当然,他们愿意主动说小白兔也不拦着。


由于小白兔手里早有了足够的俘虏,了解了这个行动相当多的情报,唐尼和费克图在CIA训练的反谈心技巧很难施展,两人都表示压力很大。事实上费克图由于加入时间太短,更缺乏相关经验:“我们孤立无援,这让我很痛苦。在孤独的时候我总是玩自己的耳朵(耳朵怎么玩?),我也无法确认我的一切应对是错是对”他记得在受训的时候被告知:“如果你被小白兔请回了家,你最好告诉他们你所知道的一切,因为他们迟早会从你那里弄到的。”唐尼从教官那里学到的也大同小异:“如果你被俘虏,你迟早会招供。”当然这些废话对现实中的他们毫无帮助。


他俩一开始就尝试用准备好的腹稿应对,他们宣称自己是CAT雇员,这是CIA特工常用的掩护身份,米军非军事雇员身份往往能很合理的解释很多事情。不幸的是,如前所诉小白兔手里早已有了太多的俘虏,他们曾经的属下显然是靠不住的,于是错误的招供也带给了他们更多地杯具。


善良的小白兔从不采用暴力的方式,更多的是触及灵魂的长谈(小白兔版尤里式谈心)。费克图回忆他在最初的10个月里常常被要求带着脚镯面壁思过,特别是当他的谎言被迅速揭穿的时候。唐尼回忆里也没有暴力执法的内容,更多的是感受到的谎言被一再戳穿之后持续增加的精神压力,事后他得出的结论是:说谎需要非凡的记忆力。


由于有太多的人指认唐尼,他终于招了。关于这个他后来回忆了一大堆,大致的意思就是:俺招了,小白兔赢了,世界清静了。


而费克图由于加入时间不长,暴露的也不多,应对稍微轻松一些:我决定把我的职业生涯从1951年11月推迟到1952年6月,这样我只有5个月的工作时间,便于我应付小白兔的谈心。。。他们总是问我名字,名字,名字。我决定只告诉他们局里同事的名,有名无姓,因为我待得时间短,来不及认识。他们还会问这些人的性格特征,外貌身形,我决定把我在波士顿校队队友们的情况移植过来。。。(不知道当时的小白兔拿到这些情报有没能力去外调核对)


沈阳渡过5个月的假期后,他们被带到了北京。他们还是带着脚镯,住着单间,被谈心。当然未免单调,小白兔开始采取新的方式,比如费克图清晰地记得被要求坐在地上盯着墙上的黑点深刻反思自己的罪行。


被钓鱼两年后,他们终于在军事法庭上相见了。费克图记得被带到庭上站在唐尼身边,当时的唐尼看起来十分沮丧,穿着一身囚服。为了鼓励他,费克图对唐尼轻声说道:“你在哪找的裁缝?”玩笑只能解一时之忧,最后作为主犯饿唐尼被判终生反省,从犯费克图反省20年。


1954年11月23日,在CIA宣布他们“推定死亡”一年后,小白兔宣布他们尚在人间,作为CIA间谍就在自家院里反省中。同时宣布被反省的还有B29机组成员,他们的飞机在唐尼和费克图事件之后不久被小白兔捅了下来。


本着对此事的高度重视,局里迅速成立了由局长助理Richard M. Bissell Jr.领衔的专门委员会,最紧要的就是把“推定死亡”改成了“行动失踪”。紧接着委员会决定继续坚持当初编造的有关飞行事故的故事,为此他们要搞定五角大楼,以及与他俩有关的一切人员:家庭成员,保险公司,银行,律师。。。在官方掩盖下,这个故事被继续了许多年。至于唐尼和费克图咋回来,这个嘛,事情嘛总是有优先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