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房价暴涨的三大原因

在沸腾民怨中,国务院出重拳点穴式整顿了房地产业。楼市新政“国十条”宝剑一出鞘,顿使象服用了伟哥一样坚挺的中国楼市,终于跌了。跌得那么兵荒马乱,跌得开发商无可奈何花落去。


楼市踉跄而跌,是一群良知学者和千千万万蜗居者梦寐以求的。按理,飙升的房价嘎然而止,幸福应该写在我们的脸上。但是,从经济学家到小百姓,没有人从下跌的楼市中,读出多少胜利的喜悦。


中国楼市暴涨的速度,堪称世界奇迹。老人辛苦积蓄一辈子的钱,本准备给儿女买套新房,看看数万一平米的房价,总觉得太贵,观望中迟疑不决,盼望降一点再买。过三个月去看原来的房子,已经涨上三分之一。老人更不甘心,还是没有出手。又过三个月,原来房子涨上一倍多。原来买一套房的钱,只够买个洗手间了。这是发生在杭州的真事。


海南三亚今年春节一周涨一倍的楼市疯狂,就更不用提了。春节前,我去海南出差,由于杭州飞海口的三天内机票,全部被炒房团抢订一空,只得绕远路从上海浦东起飞。到了海南,四处可见售楼小姐眉开眼笑。三亚凤凰岛的房子飙升到12万一平米,仍然一房难求。而很多人辛劳一辈子的积蓄,也许只够买下它一张茶几大小的面积。


房子在中国,已经成为权贵阶层和财主们的投资乐园。市场经济中涌现的权贵资本主义,早已泯灭了“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传统社会价值观,背离了社会大众根本利益。“蜗居”和“房奴”,成为小百姓们窘迫辛酸的身份标签。


中国楼市的涨,不仅仅是一幢幢建筑物的价值提升;中国楼市的跌,也不仅仅是一幢幢建筑物的价值回落。楼市早已是中国经济一张浮肿的脸。楼市有病,是体制沉疴与经济发展新病所导致的。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是什么使中国楼市如此疯狂呢?



第一、地方政府


地方政府热衷房地产之目的,更在于土地出让金是地方政府财政收入的最大最肥的一块。正是在这种体制和机制的刺激下,地方政府自然要拼命地炒高地价,绞尽脑汁使商业用地价值最大化,地王层出不穷。地方政府既然把土地拍卖给房地产发商时要狠赚一笔,房地产商难道就不能按照市场规律,让楼盘价值最大化吗?房地产业对地方政府的GDP和财税收入的贡献巨大,政府官员从心底里根本不愿意房价下跌。官员们的政治公权力力与地产商的经济攫取力,在此拧成了一股合力的利益钢索。


第二,房地产商


房地产商的恶意炒作,囤积居奇,积压闲置土地,控制房源供给,联手哄抬房价,想方设法榨取购房者最大的利润。房地产业的成本和利润率到底有多少,外界全然不知,这点也是很多人对房产开发商格外不满的原因。但房价的坚挺并非仅仅地产商的单独行为所致,政府、银行都要借助高房价大赚一笔。


据工商部门统计,长三角地区上规模的工业企业中,有80%以上涉及房地产业。令人亢奋心跳的暴利,使各路资本趋之若鹜,急剧地向楼市汇聚,房价岂能不水涨船高?


还是马克思那段经典名言,来形容房地产商追逐利润的贪婪,最为恰当:“一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会非常胆壮起来。只要有百分之十的利润,它就会到处被人使用;有百分之二十,就会活泼起来;有百分之五十,就会引起积极的冒险;有百分之百,就会使人不顾一切法律;有百分之三百,就会使人不怕犯罪,甚至不怕绞首的危险。”中国楼市的暴利,能让房地产商睡梦中笑出声来,还有什么险不敢冒的?




第三,炒房团


从温州炒房团到山西炒房团,从炒房到炒地皮,房地产一直成为各路财神投机炒作的热点。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追逐利润是资本的本能;温州商人或山西煤老板有充足的闲散资本,辅助于灵敏的“获利嗅觉”,他们在其他城市购房获利也就理所当然。市场上的追本逐利行为无可厚非,温州炒房团只不过是发现了市场机会,只不过利用资金优势和市场敏感性,在这个巨大的利益链条里分了一杯羹而已。他们远远不能决定市场本身。


温州炒房团的存在,正好折射出中国房产市场存在着结构性的不合理。可以说,这些年房价飙升的主因是地价的飙升,而地价的飙升又是地方政府“调控”的结果。


国际热钱大量涌入


房价的高企和现阶段我国市场上流通过多的人民币有直接关系。人民币的持续升值以及升值预期,吸引了大量国外游资流入了中国市场,这就是所谓的国际热钱。这些“游资”目的就是赚钱,根据资本的“洼地效应”,哪里预期有利润就会冲到哪里。国际热钱前赴后继地通过各种合法的或非法的渠道流入,一方面增加了中国外汇储备从而引发通胀,一方面也推高了中国股市和楼市。


是泡沫,必有破灭的一天。经济问题严重就会演变成政治问题。中国房地产业的病变已经到了非化疗不可的地步。房地产价格要理性回归,急涨急跌都对经济发展、对房地产行业发展不利。在房地产整合期,政府应该给不同品质的房地产企业留出发展的空间,使优质企业可以脱颖而出,拉开房企整合的序幕,提高房地产的质量。同时政府应当促进住房市场发育和有序发展,有力监督和调控住房市场,提高保障性住房比例,使开发商不能通过垄断形成定价权,促使房价走势平稳。


更重要的是,深化******,彻底改变政府官员的政绩考核体制,打造阳光政府,真正做到“立党为公,执政为民”,使国民经济成为名副其实的国民经济,惠及每个公民,而不是官商经济、权贵经济、政绩经济。


杭州 郎遥远


本文内容于 5/10/2010 1:35:23 AM 被但恃铁血报中华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