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令人心痛的韩战小说:我是金达莱(中)

08tank 收藏 2 5499
导读:我是金达莱 坦克 七月 一 一九五二年二月的朝鲜北部山区。 一场大雪几乎掩盖了战火留下的一切痕迹,被炸断的树枝和被烧毁的房屋,石头上的弹坑和土壤中渗透的血。 白色的山野犹如一个童话般的世界,尽管这些被掩盖的东西并没有永远地消失,只是暂时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白雪皑皑的山谷渐渐笼罩在夜幕中,散落的朝鲜民居冒出几缕炊烟。 远远的山路上,隐约晃动着几个人影,突然,路边冲出一个端着苏式轮盘冲锋枪的哨兵:“都举起手来!”接着是一句英语、一句朝鲜语,大概说的都是一个意思。

十二

车在爬坡,走得很慢,陈二楞抱着枪在打盹。

石蛋捅了捅他:“喂,前面好像有汽车声,我们赶上部队了,这帮家伙走得也太慢了,就这速度还不让美国佬追上?”

陈二楞晃着头还在打盹。

“营长,不对呀,快醒醒!”石蛋大叫。

“喊啥呀,刚做个梦,我晚上一直没睡。”陈二楞说。

“营长,是美国佬,我们好像跟的是美军的车队。”

陈二楞一听到美国佬马上挺起身子,端起了枪。

长孙下了命令:“先跟着,等到拐弯处就停下来,我们下车,二楞掩护,最后撤。”

前面的美军卡车转弯了,石蛋猛一踩刹车,这时,他从后视镜看到后面有一个车影。

“不好,后面有辆美军坦克。”

长孙和朝鲜老乡抬下担架,崔京淑往一个子弹箱里又装了几颗手榴弹。

担架抬进了树林,长孙喊着:“二楞石蛋,快撤!”

后视镜里的美军坦克渐渐驶近,石蛋喊了一声:“来不及了,我要把坦克引开!”

石蛋发动汽车,加大油门。

坦克轰隆声淹没了石蛋的声音,那炮口已经清晰可见。

陈二楞的卡宾枪响了。美军坦克越来越近。

石蛋喊了一声:“营长,你快跳车,我把坦克引走!”

“不行,我们想办法甩开它,一起走。”

“不可能,前面还是美军车队,死两个人不值得,你快跳车去找队长他们。”

陈二楞没声了,石蛋知道他肯定是在犹豫,他急了。

“坦克快追上了,它会把我们撞烂!营长,快跳。你记住,我现在是志愿军了,以后别管我叫国民党,也别管我叫新兵蛋子。给我家里写封信,就说我当了志愿军了,没给老家丢脸。”

陈二楞跳下了车。

石蛋猛地一踩刹车。

就在美军坦克撞上汽车的一瞬间,石蛋向车厢里扔了一颗手榴弹。

弹药箱爆炸了,美军坦克歪在一边。

一团大火冲天而起。

“为了送两个死人,我们死了两个人,下一个还不知道是谁­。”

陈二楞的抱怨声打破了山洞里的平静。

长孙、小崔和三个朝鲜老乡都不作声,大家的目光都盯着地上的两副担架。

不用说,谁心里都明白,他们的任务还能不能完成,现在是个很大的问号。

崔京淑问陈二楞:“这一路就是你牢骚多,你打过仗,你说怎么办?”

陈二楞蔫了,把嘴闭得紧紧的。


“我也不知道往后的路什么样,但有一点大家要搞清楚,我们已经­没有退路。”长孙说。

崔京淑欲言又止。

“我送过这么多次首长和伤员,数这次麻烦。我们谁­死了不重要,任务必须完成。”

“人都死了怎么完成任务?”

陈二楞说了句泄气话。

“二楞,现在谁­都不要再说牢骚话,听队长的,否则我们就无法完成任务。”

陈二楞从没见过崔京淑的脸色这么难看。

“别说了,是我的坏毛病,我向队长道个歉。水生死了,石蛋死了,石蛋临死时对我说,以后不要再管他叫国民党,叫新兵蛋子。我是个大老粗,直筒子,脾气臭。出发前我瞧不起队长,还找他的茬,我不好,我给队长赔礼。”

二楞说着走到长孙面前,摘下帽子,鞠了一躬。

“以后我坚决服从队长命令,你们看着,我陈二楞嘴不好,但心不坏,我不是狼心狗肺那种人。现在你们两个就当我爹我妈,把我当儿子,认打认骂,我心服口服,决不还嘴。”

“二楞,你别说了,先出去侦察一下。小崔再跟朝鲜老乡做做思想工作,不能再跑一个。”

崔京淑临走前表情很复杂地看了陈二楞一眼。

十三

远处又传来猛烈的炮火和枪声。

凭着多年的战场经­验,长孙和二楞都知道一定是一场激战在打,他们相互对视了一下。

“你打仗有经­验,你看那边这场仗我们能不能顶住?”长孙问。

“够呛,我看独立师他们的减员太多,冻伤不少,战斗力很差。”陈二楞答。

“那你看我们怎么办?”

“附近有我们的人,也会有敌军,我看还是走吧,虽然有点冒险,但比留在这里等死强。”

“走,小崔,你也帮着抬担架,弹药箱还不能扔,说不定又碰到美国佬。”长孙下令道。

前边出现了一座草房。

崔京淑自告奋勇先去看看,她急冲冲就跑了,连枪也没拿。

十几分钟过去了,没见小崔的影子,长孙觉得有点不对头,陈二楞端着枪悄悄地摸近那座房屋。

突然响起了枪声,接着是卡宾枪的对射。

长孙隐约看到了陈二楞的身影。

“是南韩伪军!小崔被抓了。”陈二楞跑了回来,脸上有一块血痕。

“几个人?”

“五六个,我听到有人叫,肯定有人被我打中了。”

三个南韩伪军押着崔京淑走了出来。

小崔被反绑双臂,军装胸前被扯开,露出了两只乳房和雪白的皮肤。

陈二楞站起身,双手高举着枪,慢慢向前走去。

长孙大喊:“回来,你疯了!”

陈二楞继续往前走。

远处传来崔京淑的声音:“二楞,救我啊,队长不会救我的!”

长孙又喊了一声:“二楞回来!”

崔京淑喊道:“队长,你让二楞救我啊!”

长孙没有回答。

崔京淑了解长孙,这时队长是不会救她。她也明白,这时任何一个指挥员都不会决定救她,但她不想死,她不管别人怎么想。

“别丢下我,队长!”接着,崔京淑喊了一句朝鲜语。

一个朝鲜老乡突然从大石头后面冲出去,一直向崔京淑跑去。

一梭子子弹扫来,朝鲜老乡倒下了,鲜血把雪地染红了一大片。

长孙将三颗手榴弹捆在一起,大喊一声:“二楞卧倒!”

轰的一声,集束手榴弹爆炸了。

陈二楞从雪地上爬起来,踉踉跄跄地跑过来。

“你炸死了小崔,你把我也炸死算了,你就抬着两个死人去领功吧,你去升官吧!”

长孙从石头后面跳出来怒吼着:“二楞,你给我冷静点儿,小崔的命保不住了,我不让你去送死。”

长孙朝天打出一长串子弹。

陈二楞突然仰天大笑,又埋头大哭起来。

长孙跑到崔京淑的尸体前,一把抱起她的身子。她的头部插进了一块弹片,前胸已经被炸得血肉模糊。

长孙和陈二楞把小崔和那个朝鲜老乡的尸体拖到那块巨石旁。

那个叫金永浩的朝鲜老乡呆呆地看着他们,用手比划着一个相反的方向。

长孙这才发现,另一个朝鲜老乡往树林里跑去,陈二楞抓起一支卡宾枪就要打,长孙上前将他的枪口推向了天空,一梭子子弹射到天上,被打断的树枝和雪片纷纷落了下来。

“该死的东西,这个高丽棒子到底是熬不住了。”长孙骂了一句。

陈二楞向金永浩走过去。

金永浩吓得倒退了两步,眼神里露出了惊恐。

陈二楞做出了一个很意外的举动,他不是挥起è­头,而是扑通一下跪在了金永浩面前。

“你答应我,你不能跑!”陈二楞热泪横流。

长孙上前抱住陈二楞和金永浩,肩膀开始剧烈地抖动。

十四

“走吧,担架已经­没法抬了,把‘首长’从袋子里搬出来扛着,我扛一号,金永浩扛二号,多背一支枪,二楞你警戒。”长孙说。

二楞用两个白布袋子裹上一些弹夹和几颗手榴弹,往肩上一扛,走到了前面。

翻过了一道山岭,又听到剧烈的枪声和手榴弹的爆炸声,但没有炮声。

远处显然是一场小型的战斗,一直持续了半个多小时。

长孙已经­筋疲力尽,停住脚步。

陈二楞到四周巡视,忽然气喘吁吁地跑了回来。

“不好了,队长,有几个美国鬼子,我听见哇啦哇啦的说话声,肯定不是韩国伪军。”

长孙连忙站起来抓枪,金永浩也抓起一支枪。

陈二楞把两个“首长”分别摆在雪地上,还分别放上一支枪。

几个美国鬼子已经­走近。

“举起手来!缴枪不杀!”

陈二楞喊了一声,他手里已经­握着两颗手榴弹。

长孙能看到一个黑人,愣愣地站在那里。

显然,这几个美国兵听到了树后面传来的声音,他们也清晰地看见地上趴着两个人,两支卡宾枪对准了他们。

一个军官说了句什么,几个美国人纷纷把枪扔到地上,举起了双手。

长孙躲在树后,枪口伸出来对准美国兵。

陈二楞走上前去,将美国佬丢下的枪捡了起来。

那个黑人士兵突然惊叫了一声,比划着地上趴着的两个“首长”。

长孙明白了,那个黑人发现地上只是两具尸体。

“二楞,把他们捆起来!”

陈二楞手里的枪突然吐出了一道火舌,几个美国兵应声倒下。

金永浩冲了上去,用枪托朝每个美国兵的头上狠狠砸了一下。

“你杀俘虏!”长孙瞪了陈二楞一眼。

“没办法,不杀还留着?”陈二楞没听出队长的口气有怪他的意思。

“我看这几个可能是被打散逃出来的,你看,有两个还负了伤,看来我们的部队打赢了。”

“那我们的部队应该离这里不远了,我们应该安全了。”

长孙的嘴角露出了微笑。

长孙上前把三个美国兵的皮鞋都脱了下来,还从他们的口袋里翻出几块巧克力。

“把鞋换上,吃点美国糖,这玩意儿吃了身上暖和。”

陈二楞和金永浩背起两个“首长”往前走。

长孙把美国佬的几支枪埋在雪里,从后面跟上来。

静静的山林里,只有雪地上发出吱吱呀呀的脚步声。

黄昏时分,他们终于走出了一个山谷。

陈二楞从山上跑下来报告长孙,远处有炊烟。

长孙看了看地图说:“大概是快到火车站了,这座山我好像有点儿印象。你去侦察一下,快去快回。”

长孙和金永浩钻进一个山洞,升起了篝火。

两个“首长”被陈二楞靠在洞口的两棵树上,树枝上挂着两支卡宾枪,这是让死人继续给他们“放哨”。

长孙望着金永浩,一边比划,一边说着半生不熟的朝鲜语。

金永浩明白了,那意思是说他终于可以回家了。

长孙拿起一支卡宾枪,教金永浩放枪的要领,还掏出几张红色的纸币,塞到他手里。

金永浩把纸币塞回给长孙,端起枪向洞口方向瞄了瞄。

长孙摆摆手,意思是让他快走。

金永浩摇摇头,一动不动。

十五

长孙和二楞去找火车站,留下朝鲜老乡金永浩看守“首长”。

两个人一前一后,朝山上爬去。

“队长,一开始我瞧不起你,你不生气吧?”

“说不生气你信吗?我恨不得宰了你。”

“那是我浑!我一个老兵油子,最爱看不起人,我不知道你也有两下子。”

陈二楞咧着嘴傻笑,长孙也傻笑。

“队长,没想到你们后方也挺不容易啊!”

“废话,什么前方后方的,还不是一样挨美国飞机炸?那回我们有个医院撤退来不及,都被美国佬俘虏了。”

“也是的,前方后方没啥区别。你说国内那才是真正的后方,搞什么三反,连前线部队也搞。”

“都搞了,我们也搞。”

“我开始不明白啥叫三反,后来一问,就是反谁­糟蹋东西了。你说我们这里有啥可糟蹋的,除了子弹就是手榴弹,吃的都不够,谁也不会糟蹋。”

“那叫浪费,不叫糟蹋。你也不能这么说,那是毛主席让搞的,肯定错不了,那是你水平低,啥也不懂。”

“我知道是毛主席让搞的,所以我才填表,我就写,浪费100发子弹,5颗手榴弹,其实都是瞎编的。”

“这你就不懂了,搞三反不光是说浪费的事,还有揭发检举坏人坏事。”

“你医院那里能有啥事?这不是胡扯?”

“我也以为没啥事,但一搞运动还真搞出点事来呢。”

“还真有事啊,啥事?”

“我们医院有个护理员回国送遗体和伤员,顺便把一个朝鲜女人运回山东老家了。”

“干啥,想留着做老婆啊?”

“当兵的哪有想这事儿的,还不是看着可怜呗。”

“那是你们后方医院,我们前线部队有啥坏人坏事?除非是逃兵。那还用揭发,早就当场毙了。别说把逃兵毙了,就是行军有人走不动了都得干掉。”

“你大老粗就是没觉悟,我看你那里肯定也有事,你强奸美国妇女那不是事?我看被人揭发你就是事儿,糟蹋东西都不行,糟蹋妇女肯定不行。”

“看来这毛主席真英明啊,就是神啊,这么大老远的事都逃不过他的眼睛,比古代皇帝可厉害多了。”

“是啊,我们院长说了,你那事儿是彭老总给你兜着,将功折罪了。彭老总跟毛主席红军时候就是老战友,毛主席肯定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再说了,这事儿说出去给咱志愿军丢人,替你捂着呗。”

“队长,你说男人不想女人那是假的。我一见那美国娘们儿就把啥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全忘了,要是你见了肯定也受不了。”

“受不了也不行,这是纪律。”

,“你别跟我说纪律了,石蛋都告诉我了,你跟小崔就……”

“我跟小崔怎么了,没怎么。石蛋都死了,我上哪儿问他去?”

“不说这个,就说说我们老团长吧。我们郑团长也想女人啊,打四平之前就娶个卫生员当媳妇,模样可俊了。人家父母从老家捎话来说要看看女婿照片,你猜怎么着,郑团长嫌自己长得老,把我照片给寄去了,嘻嘻!”

“你这个臭嘴,到处说人家坏话,再出去说我和小崔的事我可不饶你。”

“算了算了,小崔也真是不错的姑娘啊,可惜死得冤哪。要是我跟她干过一回,背个处分也值了。”

“我可跟你说啊,我和小崔可没那事,你别让死人不得安宁,小崔才不是那种人,她要明媒正娶才跟你的。”

“队长,我看你是把小崔给浪费了,她对你那眼神,谁都能看出来,只要你愿意,她肯定干。要不是石蛋说你和小崔有过一腿,我早就上去了,朋友妻不可欺嘛,我陈二楞这混事儿绝对不干。”

“算你有种,小崔才不会看上你呢,她就是对我有那意思我也不会干,我就那么没出息?我家里有老婆放着,我不能吃碗里的还瞅着锅里的,你说对不?你别听石蛋瞎说。”

十六

他们终于听到火车的声音。

陈二楞找到一个放哨的志愿军战士,那个哨兵指路,他们向山下的火车站走去。

那一路下山简直就是连滚带爬的,三个人高兴得简直忘乎所以。

上了火车,陈二楞和金永浩都睡着了。

长孙也很困,但他很兴奋,怎么也睡不着,眼前总是浮现出水生、石蛋和崔京淑的影子。尤其是崔京淑,她那血肉模糊的前胸,那白嫩的皮肤在血迹中衬得更加刺眼。

长孙见惯了血肉模糊的身体,在战场上,在手术台上,但女人受伤的身体他还是第一次见。况且这是个不同寻常的女人,是他所熟悉的一个异国女人的身体,青春的气息像春天刚刚长出的野草,散发着狂放的气味。

火车停下来了,说是要到河边加水。

长孙推了推陈二楞:“醒醒,要上水了,警惕点儿。”

“都到这里了还警惕啥,这里也没美国鬼子。”

“你不懂,在朝鲜就没有安全地方,到处都有南朝鲜特务,你就是到了鸭绿江大桥也得小心点儿。”

陈二楞不说话了,准确地说,他不想再和队长过不去了,这一路上他没少和队长顶嘴。

“有一段时间,南朝鲜特务还扮装成朝鲜人民军呢,穿上军官服,还开着吉普车,都被我们识破了。”

长孙没管陈二楞心里想的啥,还是继续说。

“还有这事儿,那咋识破的?”

“那时候我们有介绍信,南朝鲜特务也有我们的介绍信,是伪造的。我们发现有特务,就在介绍信下面画上红杠杠,一道杠代表单程,两道杠代表往返。南朝鲜特务不知道这个秘密,一拿出来介绍信就露馅了。”

“你一说我也想起来了,我刚入朝那天,火车在山洞里闷了一天不敢出来,说是有美国飞机。结果后来说是南朝鲜特务造的谣,根本就没有美国飞机。那天在山洞里差点都煤气中毒,整个山洞里都是烟。”

“是啊,南朝鲜特务到我们后方侦察,然后就给美国飞机发信号弹。后来我们来个将计就计,他一打信号弹我们也打,他打几发我们也打几发,他打啥色儿我们也打啥色儿,他打哪个方向,我们就打别的方向,到处乱放,把美国飞机给整懵了。”

火车在河边加完水,开回车站。

长孙又开始给陈二楞上课了:“这火车和人一样,也得喝水。但是美国佬就是搞不明白我们在哪里上水。他们派飞机到处找水塔,怎么找也找不着。嘿嘿,我们哪有水塔啊,根本就没有,都是修个岔道,开河边去上水。你没看刚才河边那里有个铁管子,上边用树枝伪装的?那管子有个弯头,火车一开过来,用个水泵把水抽上来,顺着管子弯头就灌到火车里了。”

二楞都听傻了,小时候听说书的都没让他听这么傻。

长孙看二楞那个呆样子就觉得好笑,他给二楞讲这些就是为了这效果,这显得自己多有学问啊。

“这都是咱志愿军的发明,美国佬都被我们唬住了。”

长孙说得正得意,突然,陈二楞猛地推了他一把,长孙摔了个仰面朝天。

长孙正要爬起来,车厢立即遭到剧烈的撞击,紧接着,车门随着撞击的惯性猛然关上,正好撞上站在门口的二楞。

“这他妈的怎么搬的道岔?”

长孙知道又是撞车了,骂了一句。他爬起来,喊了一声二楞,刚才那话还没说完就被二楞推个跟头,他正莫名其妙。

二楞根本没搭理他。

长孙上去就扯二楞的胳膊,这一拉,陈二楞就像一段木头一样顺势倒了下来。

长孙俯身一看,二楞的头部在流血。他明白了,是刚才那一下撞车,把二楞的脑袋夹扁了。

十七

长孙拔出手枪,发疯一样地跳下车,金永浩也跟着跳下去。

长孙抓住一个戴铁路大檐帽的人,怒吼起来:“你他妈的打的什么信号?出人命了,你知道不?”

大檐帽吓呆了:“我没有打信号,不是我打的信号。”

“你他妈的拿着信号灯,不是你是谁­,是我吗?我他妈的毙了你!”

大檐帽的腿都吓软了,一瘫就跪倒在地上。

这时,金永浩突然大惊失色地指着正走过来的一个人。

长孙看到另一个大檐帽提着信号灯走过来,那模样一看就是个朝鲜人。

金永浩显然认识这个人,他端起了枪。

那个大檐帽突然拔出手枪。

枪响了,金永浩中弹倒下。

长孙的卡宾枪响了,那个大檐帽跑了几步扑倒在地,他的头已经被打烂。

不用说,这个被打死的大檐帽就是长孙刚刚给二楞讲的南朝鲜特务。本来被车门夹死的应该是长孙,是二楞推了他一把,救了他一命。

金永浩的胸口涌出鲜血,他的双眼还睁着。

长孙的眼睛变得通红,他呆立着,卡宾枪也丢在地上。

几个全副武装的志愿军战士跑过来,谁­也不敢上前和他说话。

两个战士抬着金永浩的尸体,长孙跟在后面。

长孙走到一颗松树下,两个战士用镐头刨出一个坑。

长孙一个人留在那里,他用雪堆起一个坟头,插上一个木牌。他又掏出一支毛笔,写上几个字:“朝鲜老乡金永浩”。

天色蒙蒙亮了,长孙还在那里坐着。

“二楞,我一定把你带回去!”

长孙仰天长啸。

火车徐徐停下,到了鸭绿江大桥检查站。

“这是什么,打开检查!”哨兵指着三个白布口袋问。

“检查个屁,是你爷爷!”

“你是什么职务,这么大脾气?”

“什么职务?老子身上打个眼儿,比毛主席小不点儿。”

“检查!打开检查!”哨兵提高了嗓门。

“不让看!就是不让看,你不配看!”

“首长,这是我的职责,求你了!”哨兵有点服软。

“战场上运下来的死人。”

“运死人回来?真是笑话。”哨兵笑了。

“你新兵蛋子懂个屁。”长孙递给他介绍信。

白布口袋打开了,哨兵傻眼了。

长孙系上口袋说:“帮我搬一下。”

“首长,这介绍信上写的是两个人,现在怎么是三个?”

“你少废话!”

哨兵挡在他前面不肯动。

“如果你不让他过,我就把你装进去扔到江里。”

长孙拿枪顶住哨兵的头。

哨兵想喊又没喊出来,他的脸变得惨白。他不知道这个疯子一样的人会不会真开枪,或者会不会真的把他装袋子里扔进江里,他确实是个新兵蛋子,这时他才明白啥叫新兵蛋子,就是遇到事情不知道老兵怎么办。

十八

火车拉响长长的汽笛。

“六院二所接伤员”。

长孙一下火车就见到一个接站的牌子。

长孙掏出介绍信,递给一个穿军官服的人,那人看了他一眼,一挥手:“上车!”

汽车径直开到志愿军后方接待处,长孙没有排队,在一边打盹。

“金达莱,谁­是金达莱?”有人在喊。

长孙忽然醒了过来:“我……我是金达莱!”

长孙冲上前去:“报告,金达莱按时完成任务!”

一个戴眼镜的军官说:“这个什么陈二楞怎么回事?介绍信上没有,不能收。”

“怎么不能收?他是为了送首长牺牲的,都到了江对面了,收下他吧。”

长孙有点急了。

“江对面又怎么样?江那边是朝鲜,这边是中国。”

眼镜军官的口气一板一眼。

“没有他,我们就不能完成任务,他临死的愿望就是想埋到祖国,他救了我的命,就是背个处分我也要把他带回来。”

“我说你这人很自私,救你的命算什么大功劳?”

“求求你了,收下他吧,他以前当过营长的,营长就可以回国的。”

“他现在是战士,只能按战士待遇,以前当过司令也不行。说不能收就不能收,他不够级别,再说就是够级别没介绍信也不行。”

眼镜军官已经不容商量,而且很不耐烦。

“你不收让我咋办?你不是让我再把他带回去吧?”

“带不带回去我不管,那是你的事。”

“你不管也得管,不管什么级别他也是志愿军啊!”

“级别不够就是不行,再说也不能开这个先例啊,连毛主席的儿子都埋在朝鲜了,这个什么二楞算个啥?你私自把他带回来是犯错误的,我不追究你就算了,快走,你没看我这里忙吗?”

眼镜军官给了长孙一张收条,喊了一嗓子:“通讯员,带金达莱5人去吃饭。”

“金达莱只剩下我一个人。”长孙黯然低语。

“一个人?那好啊,粮食省下了。”

眼镜军官有点怪声怪调,不知道他是否经­常这样对前线下来的人说话,反正这一次算他倒霉,因为他的鼻子上立即重重地挨了一拳。

几个战士冲上来按住长孙。

“关副科长,把这小子送派出所吧?”

“你有种现在把我毙了,你不毙了我你就是狗娘养的!”

那个关科长在擦鼻血,眼镜已经­不见了。

长孙被五花大绑带进派出所。

“你为什么打人?”

长孙抬头一看,问他话的人脸上有块很大的伤疤。

“你问他,他知道我为什么打他!”

“他说你毫无理由就动手打人,是不是打仗打惯了,打人就像握手一样啊?”

“我不打好人,只打美国鬼子。”

“他是美国鬼子吗?他是自己同志。”伤疤脸发脾气了。

“好人坏人我能分清楚,要是你和他一样,我也打你!”

“你打我,我以为我吓大的?我打日本的时候,你还在你妈肚子里转筋呢,你这个新兵蛋子。”

“对不起,首长。我以为你没打过仗。”长孙鞠了一躬。

“好好说,为什么打人?”

“我们小分队5个人奉命护送首长遗体,一路上都死了,就剩我一个,他说省粮食了。”

“原­来是这样。”

伤疤脸走到长孙面前,为他解开身上的绳索。

“是该我说对不起,这种人你打得好。你打这个科长是刚从地方上调来帮忙的,还是个书生,不懂。”伤疤脸说。

长孙愣了。

“你回去吧,要记住,下次不要当着人面打,吃眼前亏。”伤疤脸拍拍他的肩膀。

长孙慌忙摘下帽子,鞠了一躬,转身就跑。

跑到门口,他停下来,回头对伤疤脸说:“你那脸上的伤是刺刀划的吧,没缝好啊,破相了。”

十九

长孙又回到留守处,他有点犹豫,或者说不想再去见那个眼镜军官。

一个小战士跑过来:“喂,老兵,你被放出来了?”

“你是谁­?”

“我就是昨天要带你去吃饭的通讯员啊。你昨天打关,副科长,那一拳真解气啊,他太没,良心了,说那种话。”

“他咋样了?”

“咋样?被你把鼻梁骨都打断了,送医院了。临走他还交代两件事,一是让派出所严肃处理你,二是让我们通知你部队首长,说你私自带人回国,应该处分,还写了一封信呢。”

“本来我想到留守处求他们把陈二楞的遗体收下,你这样说我就不进去了。”

长孙在自言自语,他转身就走,小战士还在后面喊他。

长孙转来转去,又转到派出所门口,他想起了伤疤脸。

伤疤脸给他倒了一大杯茶水。

“首长,我们护送队一共5个人,外加4个朝鲜老乡。两个老乡跑了,其余都死了。”说着,长孙的眼里涌出泪水。

伤疤脸不言不语,一直在听长孙讲这一路的故事。

“首长,我在这里谁也不认识,我明天就回朝鲜了,只好来求你。你是个好人,送佛送到西天,帮人帮到底吧,我求你了!”

“你想把这一路上牺牲的队员登记为烈士,这个不大好办。留守处不负责登记烈士,只负责按照介绍信接收伤员和遗体。登记烈士要回原­部队,再说,朝鲜人民军的事要找人民军的原­部队,这也真是不好找啊!”

长孙一直盯着伤疤脸的眼睛,他在寻找希望,哪怕一点点希望。

“你的心情我理解,但我们都不能感情用事,我是想帮你,但这事确实难办,帮都不知道怎么帮。”

长孙还是盯着伤疤脸的眼睛,他相信现在只有他能帮忙。

“先说张石蛋同志和赵水生同志吧,你不管在哪里登记烈士,尸体都找不到了,搞不好给你算失踪。”

“那我可以证明他们确实在战斗中牺牲了。”

“你没明白我的意思,我话说难听点儿,如果你也牺牲了呢,别说你为他们证明,谁­为你证明都难说了。”

“那二楞呢?”

“再说陈二楞同志的事,更难办。这话要从两方面说,这第一呢,陈二楞同志级别不够,留守处不敢收,收了也不好处理,部队上有纪律,这你是知道的。这第二呢,退一万步说,陈二楞同志不是在战场上牺牲的,是在过江的时候牺牲的,最多算工伤,或者殉职,能不能算烈士,我看很难说。”

“那他们不是白死了?我不管他们的事,怎么对得起他们?”

“我以前也认为打仗的事很简单,后来才知道啥事都不简单。就说我吧,师长在火在线提拔我为团长,后来师长也牺牲了,战场上的事没人证明,也就算了,我也不计较了。比起那些死了的人,能活下来就好,还有什么想不开的?”

“我明白了,首长,我走了。”

长孙恭恭敬敬地给伤疤脸敬了个礼。

“你明白啥,你啥也没明白,连我也不明白,你保重!命大的话,下次回来我们还能见面。”伤疤脸低着头说。

长孙走了。

他不指望伤疤脸帮他什么了。他内心里一点都不怪伤疤脸,而且,伤疤脸是他这一辈子见到的最与众不同的一个首长。具体哪里不同他也说不出来,总之一句话,伤疤脸说的都是热乎乎的大实话。

想来想去,长孙的心情放松了很多。这时,就算是见到了眼镜军官他都不会动怒,伤疤脸说他其实啥也没明白,但他还是觉得心里挺明白的,明白了也就好受了很多。

至少有一件事他是明白的,那就是在离开祖国的最后一个晚上,他能做点什么和他应该做点什么。

长孙给二楞换上一套新军装,那套军装是在留守处领的。

留守处是按照他穿的型号给的军装,二楞穿有点小,但还算能穿进去。本来,长孙想去换一套大一点的,但想想又没去,懒得再费口舌。留守处也挺忙的,现在是战争期间,还是少麻烦别人。

长孙背着二楞走到一个山岗上。

刨坑,埋土,再用雪堆一个坟头。

他掏出一块木牌子插上,用毛笔写:“战士陈二楞之墓”。

这一系列的动作他太熟悉了,他干过不知多少回了。只是在写字的时候他犹豫过,他本来想写“营长陈二楞”,但想想还是写了“战士”,他是个军人,军人不能乱来,不能感情用事,是战士还是营长,他说了不算,连这最起码的东西都搞不明白,那就真成了新兵蛋子了。

长孙在二楞的坟前坐着。

他觉得有点累,有点困,有点饿,也有点冷。


2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