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令人心痛的韩战小说:我是金达莱(上)

08tank 收藏 4 6794

我是金达莱

坦克 七月



一九五二年二月的朝鲜北部山区。

一场大雪几乎掩盖了战火留下的一切痕迹,被炸断的树枝和被烧毁的房屋,石头上的弹坑和土壤中渗透的血。

白色的山野犹如一个童话般的世界,尽管这些被掩盖的东西并没有永远地消失,只是暂时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白雪皑皑的山谷渐渐笼罩在夜幕中,散落的朝鲜民居冒出几缕炊烟。

远远的山路上,隐约晃动着几个人影,突然,路边冲出一个端着苏式轮盘冲锋枪的哨兵:“都举起手来!”接着是一句英语、一句朝鲜语,大概说的都是一个意思。

枪栓拉动的声音在旷野中格外清脆。

“是自己人,新兵蛋子!”一个浓重的东北口音传来。

四个抬担架的朝鲜老乡停住脚步,呆呆地看着面前的枪口,担架后边闪出了陈二楞,把卡宾枪往身后一背,一屁股坐到路边一块石头上。

“陈营长,是你呀!真巧,你一来就轮到我站岗。”长着一副娃娃脸的哨兵张石蛋摘下帽子,满头冒着热气。

“别叫营长了,我现在和你一样,是大兵!”陈二楞嘟囔一句。

“反正你当过我营长,你就是营长。”娃娃脸嘻嘻一笑,“营长,又送来两个伤员?那还歇啥,赶紧抬手术室去!”

“不用急,这两个是死的。”陈二楞往身后的树上一靠,树枝上的积雪哗哗直掉。

“是死的,一个是我们蔡军长,一个是尹营长。”战士赵水生打开水壶,喝了一口水,他不说话张石蛋还以为他是棵树,全身上下都是白的。

娃娃脸把水壶递给陈二楞,“是酒,我站岗偷着喝的。”

娃娃脸说着,打开担架上的白布袋子看了一眼,一张惨白发青的脸,鼻孔处还有一点血迹。

“尹营长就是接替你那个?”

“是接我的班。”陈二楞摸出一支美国香烟来。

“那可是替你死的啊!”

“我要指挥这一仗肯定死不了,你新兵蛋子懂个屁!美国佬那子弹见到我都躲”,陈二楞抬起腿踢了娃娃脸一脚。

娃娃脸转过头去问赵水生:“蔡军长怎么死的?”

“美国飞机炸死的。”

“那个营长呢?”

“炮弹炸的,我们营死了一大半,都撤下来了。”

张石蛋沉吟了一会儿:“怎么样,水生,当上班长了吧?”

“我们班就剩下两个人,我给谁­当班长?”

陈二楞冲着张石蛋喊了一嗓子:“你这个逃兵,跑到这里享清福来了,有本事上去打仗啊,你们国民党就是孬种。”

“我早就不是国民党了,我现在是解放战士,营长老是小瞧人。”娃娃脸张石蛋没好气地说。

陈二楞站起身,挥了一下手,朝鲜老乡抬起担架就走。



志愿军某兵站医院就设在山谷中的朝鲜老乡家里。

院长郑家干夹着烟卷的食指被熏得焦黄,满屋子是烟味。

陈二楞推开门打个立正:“报告首长,战士陈二楞护送两人安全送到。”

郑家干头也没抬,还在那里写东西。

陈二楞凑上前去:“老首长,这一仗打得太惨了,你替我说说情,这回让我当营长算了,我保证改正错误,多杀美国鬼子!”

郑院长歪着头斜了他一眼:“二楞啊,你把我们老二团的脸都丢尽了,我要是不替你说情,彭总早就把你毙了。”

陈二楞拿起桌上的一盒美国香烟,抽出一支。

“老首长,现在接替我的营长死了,你不想想,我再不出马,我们老二团的底子都打没了!让我当战士,连战士们都不好意思。”

郑院长掏出一个美式打火机,给陈二楞点着了烟。

“什么好意思不好意思的,让你去抓个舌头,你把人家美国娘们儿给搞了就好意思?”

“这事儿就别提了,老团长。”二楞的声音一下子哑了。

“说正经的,当不当营长那是以后的事儿,现在有个重要的任务派你去。”郑院长的表情一下子变严肃了。

“只要能打美国佬,让我当个班长也行!”陈二楞一下子打起精神。

“总部首长指示,蔡军长是开战以来我军阵亡的最高级别的首长,一定要把遗体顺利地送回祖国。”

“啥?让我送回国?我是上前线打仗的料啊,这么简单的事儿派个新兵蛋子不就行了?”陈二楞脸红脖子粗地嚷嚷着。

“蔡军长这一死,把毛主席都惊动了。总部首长对此事很重视,而且最近我军可能要后撤,美军的机械化部队肯定会追过来,情况有可能很复杂,派你到这个护送队,是确保万无一失。”

陈二楞打个立正:“是,首长,坚决完成任务,当好护送队长!”

“当队长?想的美,队长由我们医院的护士长刘长孙同志担任。”

陈二楞急了:“啥啥?连这么个芝麻小官也不让我当,连你也看不起我。”

“少废话,这是我们医院的任务,你当过侦察连长,我特意要你来,是为了保证路上的绝对安全。等一下你和护送队几个人认识一下,准备准备,明早就出发。”

郑院长往陈二楞手里塞了一包美国香烟,算是下了逐客令。



“我们这个护送队代号叫‘金达莱’。任务大家都清楚了,从现在开始不准再叫遗体,叫首长,蔡军长叫一号,尹营长叫二号。别的我就不多说了,叫我队长也行,叫长孙也行。先认识一下,张石蛋、崔京淑都是老同志了,赵水生、陈二楞,院长专门调来的兵。”

“我说孙子队长,谁­是兵?我当连长的时候你还穿开裆裤呢!”陈二楞冲着刘长孙喊。

“我不叫孙子,叫刘长孙。”

“我听成了孙子。”陈二楞说完伸伸脖子。

“打仗你是老兵,但送人你是新兵。你的光荣历史院长已经­给我们介绍过了,在这里谁­也别摆老资格。我告诉你,你再嘴不干不净我给你缝上。”长孙的声音不大,但语气很硬。

“就是,老营长,以后别老是管我叫新兵蛋子。”张石蛋接着话茬儿。

“说你是新兵蛋子那是客气。你当兵虽然早,但那是国民党的兵,你解放过来才几天?在我们营你就是新兵蛋子。轻伤不下火线,你那点伤好了还不赶紧归队?”陈二楞凶巴巴地说。

“郑院长说,这次任务非常重要,必须完成。院长还说……”

“别老是院长院长的了,都知道,不就是送两个死人嘛。”陈二楞还是故意和长孙过不去。

“陈二楞同志,请你对我们院长尊重点儿!”

“我怎么不尊重了,那是我老团长,我跟着团长打四平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儿吃奶呢。要不是老团长受了伤,他也不会跑这里来。”

长孙没搭理陈二楞,转向大家说:“现在的主要问题是,那四个朝鲜老乡回去了,我们另外找了四个,不熟,所以,小崔还要当翻译。”

崔京淑摘下帽子,露出乌黑的头发:“这没问题的,他们也会说一点中国话。”

“你还是个女的?我还真没看出来。”陈二楞冒了一句。

长孙走到赵水生面前,“小崔原­来是朝鲜人民军的,路上你多照顾她。”

赵水生的脸一下子变得有点红,低声说了一句:“是!”

“还是我照顾她吧?!”陈二楞说。

“你的主要任务是照顾两个遗体!”长孙话音没落,张石蛋就在旁边偷笑。

陈二楞瞪了石蛋一眼。

“我说队长同志,我看不用带那么多弹药吧,后方也没有美国佬,多带点吃的就行了。”

“吃的和弹药同样重要,吃的好找,弹药不好找,这是战场。”

长孙还是那种平静的声音。

赵水生偷偷瞄了崔京淑一眼,正好和那双乌黑亮闪闪的眼睛相撞,他赶紧低下头。

崔京淑的目光越过赵水生,落在刘长孙的脸上,那眼神中有一种火辣辣的光芒。

刘长孙感到脸上一阵灼热,他知道那是小崔无声地对他说话,或者说在用湿润的嘴唇亲吻他的眉毛,这种感觉是他所熟悉和无法躲避的。



卡车在山路上剧烈地颠簸着。

赵水生双手紧紧抓着方向盘,身体一上一下地颠着。

张石蛋把棉帽子的耳朵往下拉了拉,捅了捅赵水生:“你们这个新营长尹大山我认识,以前当过我的连长。他打仗不行,一点都不干脆。”

赵水生直视着前方。

“其实也不怪他,这天实在太冷了,仗还没开始打,人就冻伤了一小半。我们在阵地上趴了两个多小时,有个战士手都粘在枪栓上了,一使劲,揭掉了一大块皮。你别说尹营长的坏话了,他死得挺惨的,外面看不到伤,身子里面都被炮弹震碎了。”

汽车猛然停了下来,等了一下,又听到汽车发动的声音。

陈二楞随着汽车的启动后仰了一下:“队长,你那是个啥名字?”

“俺叫刘长孙,就是我爷爷的大孙子。”

“队长,我是个粗人,嘴上不干净,但没坏心眼。”

看队长没理他,陈二楞转头去看崔京淑,正昏昏欲睡的样子,他闭住了嘴。

崔京淑的脸红扑扑的,和他老家姑娘的脸蛋一样。

“喂,朝鲜同志,你那俩红脸蛋儿,在我们老家叫高原­红,又叫‘红二团’,我当年就是大名鼎鼎的红二团侦察连长,小时候练过拳脚,还救过我们老团长郑家干,也就是你们院长的命呢。”

陈二楞满脸讨好的样子。


汽车下了山道,前面出现了一片开阔地。

长孙推了一下陈二楞:“快过桥了。”

话音未落,传来两声枪响。

汽车来了个急刹,陈二楞抓起枪对准了前面。

长孙大喊一声:“是美国飞机!快下车隐蔽。离汽车远点儿。”

四架野马式飞机远远飞来,炸弹接连在桥边爆炸。

看到飞机飞走了,陈二楞爬了起来,叫朝鲜老乡抬起担架。

“别动,还有飞机!”

果然,长孙话音没落,又是四架美国飞机嗡嗡地飞来,一阵机关枪扫射,打得地面的雪片飞溅起来。

两个朝鲜老乡扔下担架就跑。

陈二楞朝他们大喊:“回来,回来!”

朝鲜老乡还是拼命跑。

长孙端起卡宾枪朝天打了一个连发,崔京淑用朝鲜话向正在跑的朝鲜老乡喊了一句。

那两个朝鲜老乡停了下来,转过身慢慢向回走。

陈二楞拍了一下崔京淑:“你跟他们说了什么,这么听话?”

“不回来就开枪打他们!”长孙替小崔回答一句。

长孙走到车旁,汽车轮胎被打瘪了一个。

陈二楞喊:“水生,还不换轮胎,等啥?”

“别换了,水箱也打漏了!”

长孙说完大步流星地走了。


天上飘着雪片,护送队留下的脚印很快就被覆盖了。

赵水生走前几十米,后面是张石蛋和崔京淑,再后面跟着两副担架,陈二楞和长孙走在最后。

一行人悄无声息地走着,他们身上都披着白色斗篷,远远看去,和白茫茫的山野混成了一体。

“歇一会儿吧,队长。”陈二楞停下了脚步。

“不行,现在白天还可以走,到了明天,白天走就危险了,先赶路。”

长孙依然甩开大步走,陈二楞只好紧追着。

张石蛋回头说:“老营长,这你就不知道了,过这座山,美国飞机经常来轰炸,一暴露目标就麻烦了。我们白天都不敢出来,火车汽车都在山洞里猫着。”

陈二楞瞪着石蛋说:“我有啥不知道的,再咋说这也是后方,还有前线那美国飞机凶?”

“我下了前线才知道,哪分前方后方啊,这美国鬼子专门找我们医院和指挥部炸,那炸弹扔得不比前线少。”张石蛋不服气地说。

“少说话,保持身体热量和体力。”长孙用命令的口气。



翻过一道山岭,水生跑了过来:“前面有个村子,我们歇歇吧,那个人民军崔同志好像走不动了。”

“对了,我忘记了,院长交待过,小崔这两天身体不舒服,马上休息!”长孙说。

“队长还挺疼女人啊。”陈二楞小声嘟囔。

石蛋神秘兮兮地趴在二楞耳朵边说:“队长和小崔关系可不一般。”

“都少废话!”长孙朝抬担架的朝鲜老乡摆摆手让他们停下。


水生端着枪向一座房屋走去。

水生找到一间空房子,看起来很久没人住了,长孙下令安营扎寨。

崔京淑走来对长孙说:“我找到一家老乡,在那里吃饭,住在那里也暖和一点。”

“‘首长’放在朝鲜老乡家里不好,我和二楞留在这里看‘首长’,你们去老乡家住。”

陈二楞又嚷嚷:“遗体,不,‘首长’放在外面不就行了?反正没人偷。”

长孙皱了一下眉:“不行,必须放在身边看着,就这么定了,晚上轮流放哨,石蛋站第一班岗。”

石蛋对长孙说:“老营长说的也对,‘首长’就放外面吧,和死人一起睡觉挺吓人的。”

长孙突然提高了声音:“这是命令!你给我记住,我们是7个人,不是5个人,死人也是人。”

长孙走到崔京淑身边,低声对她说了几句话,崔京淑转身出去了。

石蛋扮个鬼脸:“队长,和崔同志说啥悄悄话呢?我早就看出来了,崔同志对你挺有那个意思。”

长孙瞪了他一眼:“你胡扯什么!那几个朝鲜老乡我不大放心,让她再去摸摸底。”


长孙走出房门,听到不远处有人在说话。

他走近几步,是崔京淑和那四个朝鲜老乡在争吵,看到长孙,几个朝鲜老乡赶紧溜走了。

“情况怎么样?”

“有一个不想干了,两个说要加点工钱,还有一个没说什么。”崔京淑说。

长孙摇了摇头:“我就觉得有点不大对头,前面是很危险,也难怪他们。我们部队可能要后撤,没这几个人,我们的任务很难完成。有情况随时汇报,回去睡吧。”

崔京淑站在那里没动。

长孙转身正要离开,崔京淑突然从后面抱住他。

“部队有纪律!”长孙一把甩开她。

崔京淑冲到长孙前面,拦住了他,眼睛里滚出两颗泪珠。

长孙递给她一个手绢:“我不是营级干部,不能结婚,再说,就是营级干部也不许和朝鲜人结婚!”

崔京淑上前抱住长孙的肩头,低声饮泣,“你可以不娶我,我不要结婚。”

“那也不行,我家里有娃娃亲。”

长孙挣开崔京淑的手臂,迈开大步就走,一脚陷在雪坑里。

崔京淑的眼泪继续流着,她一直盯着长孙的背影,那目光是一条渐渐拉长的直线。



夜深了,崔京淑睡得很熟。

石蛋捅了一下水生,“我睡不着,咱俩聊聊。”

水生揉揉眼睛,欠了欠身子。

“喂,你说崔同志长得好看吗?”石蛋看着崔京淑说。

水生没吱声。

“我觉得不好看,朝鲜人都是大饼子脸。朝鲜女人都是单眼皮的,你发现没?”石蛋压着嗓门说。

水生还是没理他。

“喂,你娶过老婆没有?我起义以前在那边,有一次要打日本鬼子,我们在一个小县城里休整,我睡过一个女人,我就睡过那一次女人”,石蛋满脸冒着兴奋的光。

“你们国民党都是那个熊样,跟牲口一样”,水生翻过身嘟囔一声。

“别以为你们有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我们国军也有纪律,我们那个师是绝对的正规军。不过,那次要阻击日军,团长说了,这一仗,就看谁­的命大了,我平时对弟兄们管得严了点儿,这两天,该吃点啥就吃点啥,困了就好好睡一觉。”

石蛋腾地一下子坐起来,接着说:“我一想啊,大鱼大肉我都吃过了,就是还没摸过女人的边儿呢,就算犯了纪律,我也得睡一个,就是第二天死了也值了。再说了,团长不也是叫我们好好吃好好睡嘛,那睡是啥意思,还不是睡女人的意思?就是没明说。”

水生好像来了一点儿精神,翻过身来:“那人家良家妇女就让你睡?是个窑子吧?”

“不是窑子,真的是良家妇女,还没嫁人呢!那个晚上啊,我那个过瘾啊,我干了五次。”

“你真是个畜牲,还不把人往死里搞,那你给人家钱了,人家就跟你睡?”

“给啥钱哪,我给了,人家不要,说就喜欢敢打日本的男人。后来我听说,好像那几个女人是我们团长找来的,我们团长就是那地方人。”

水生还真的来了精神,睁大了眼睛说:“你们团长还拉皮条啊?”

“你可别说我们团长的坏话,他平时对我们可凶了,谁敢睡女人,他掏出枪就敢毙了你,连军法处都不用送。”

石蛋的目光在黑暗中很迷茫:“听说,我们团长的媳妇可漂亮了,但就是不让她随军,一直在老家放着。团长说了,女人涣散军心。我们团长那一仗也死了,被流弹打死的,一枪正好打脑袋上,脑浆都打出来了。”

正说着,长孙推门看了一眼,两人赶紧装睡。

听到关门声,崔京淑慢慢睁开了眼睛,眼泪慢慢地流到了脸颊上,不知道她听没听到水生和石蛋的对话。



二楞下岗回来,脱掉鞋子,发现脚上打了个泡,用手慢慢挤着。

长孙不知啥时候爬起身子:“不能挤,要用针线穿。”

长孙打开急救包,拿出针线,递给陈二楞:“把针纫上。”

长孙用酒精棉擦了一下针线,慢慢地把针穿过水泡。

陈二楞连忙用手去拔线,长孙按住了他的手,轻轻把针取下,留下一小截线在水泡里。

“这线要留在里面,不能拔出来啊,让里面的水顺着线慢慢流出来,要不然,水泡的口一封上,里面还是有水,明天你就走不了路了”,长孙那口气非常自信。

“这穿个水泡还有这么多讲究?”

“你还说是老兵,连这个都不懂。”

“我看你这人脾气还不错。”陈二楞说。

“我是护士,打仗是你的特长,这是我的特长。早点儿睡吧,明天还要赶路”。

长孙说着倒头便睡。

陈二楞又冒出一句:“你说这蔡军长运回去还对,那营长死了还运啥?”

“这是志愿军总部的规定,营级以上干部牺牲后,遗体必须运回祖国,人家美军连士兵的骨头都运回去。”

长孙的嗓音有些沙哑。

“三年前我就是营长了,我早就混到这个级别了,我光知道营级干部可以娶老婆,还不知道有这待遇,死了都和别人不一样。要是能混上遗体被运回国的待遇,死了也值了,也算回家了。”

“那时候行,如果是那时候,你死了我就送你回国,但现在你就不行,现在你是战士,就地就埋了,谁让你不争气啊!你那丑事把院长的脸都丢大了,你那叫强奸妇女,简直是志愿军的败类。”

长孙说得有点急,轻轻咳嗽一声。

“我这事现在也不是秘密了,我这是跟你说实话,其实那算啥强奸?那是美国娘们儿,是敌人,我这是报仇。不是说打倒美帝国主义嘛,抓着美国佬,男的就应该杀了,女的全奸了。他们也没少祸害我们中国人,我干那个洋娘们儿也应该算‘抗美’。”

长孙没说话,背对着他。

陈二楞说得正在兴头上:“我那次的任务干得利索,抓了一个大舌头回来,那个俘虏还是个中校呢,可重要啦,彭老总亲自下令给我们营记功。”

长孙还是背对着他,一动不动。

陈二楞推了推长孙:“你别睡啊,听我讲完。这事我一直憋着一口气,没人听我说。我就觉得那不算强奸,那个美国娘们儿是个美国军官,又不是美国老百姓。我摸进那个帐篷的时候,那俩家伙正干着呢,那个洋娘们儿叫得可骚了,你要是听了肯定也受不了。我当时把那个中校捆起来,嘴塞上,那个女的不知道怎么处理,带两个回来太危险。你猜怎么着,那洋娘们儿的军装都敞开的,两个乳头都露在外面,我一看就懵了,当时血都冲到脑袋上,上去就把她干了。”

长孙已经发出了鼾声。



天一亮崔京淑就急匆匆推门进来:“队长,昨天晚上跑了一个老乡。”

“他妈的,我们跑大老远帮他们打仗,就这觉悟?”陈二楞骂骂咧咧的。

“不能这么说,小崔昨天问了,那个老乡有具体情况,他家里老婆要生孩子。”长孙说。

陈二楞愣了一下说:“也是的,人家扔下家里活人来抬死人,是有点不地道。”

“小崔,注意那三个老乡的动向,多做做思想工作,我们必须要他们在。”

长孙走到崔京淑面前,他们贴得很近,几乎能直接闻到对方的呼吸。

崔京淑点点头,她的眉毛轻轻撬动着,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红晕。

护送队加快了脚步,长孙出发前说了,再走一段山路,就会进入志愿军某师的一个营地。

山路上忽然传来一声枪响。

长孙大喊一声:“是防空哨,有飞机!”

四架野马式飞机飞来,转瞬间,几颗炸弹在公路上爆炸,气浪把一个担架冲倒。

水生扑在二号首长身上。

敌机飞走了,水生还趴在那里不动,长孙一边大喊一边跑过去。

水生慢慢动了一下身子,发现左腿的棉裤上被打了一个洞。

长孙跑过来,“水生,你负伤了,小崔,快把药箱拿来!”

水生的裤腿被血浸透了一大片。

崔京淑跑过来,拿剪刀剪开他的裤腿,麻利地为他包扎。


石蛋背起水生就走,两副担架跟在后边。

陈二楞气呼呼地说:“一个死人你趴他身上干啥?打一个眼儿是死,打十个眼儿也是死。”

“就是,就算是掩护别人,你也应该掩护一号,也轮不到二号”,石蛋接着陈二楞的话。

“都少说两句吧,水生也没错。二楞你这话说的就不对,死了的都是烈士,不分级别。”

“怎么不分级别?我当营长,有通讯员,有人给我打洗脚水,我当了战士还要帮别人背枪。再说死了的待遇都不一样,人家死了都要抬回家去埋。”

“这倒好,跑了一个,伤了一个,你受伤我们还多了一个累赘。”

石蛋嘟嘟囔囔的。

水生一听急了,一个猛子从石蛋身上蹿了下来,摔到雪地上。

“队长,把我留下吧,我不能抬担架了,还是个累赘。”

水生用乞求的眼光看着长孙。

“先原­地休息。”长孙下了命令。

几个人面面相觑。

大家心里都明白为何刚出发不久队长就要休息,谁­也没说话,都看着长孙。

长孙问:“水生要留下,你们看怎么办?”

水生挣扎着欠起身子说:“把我留下吧,你们快走,要不然就完不成任务了。”

石蛋先说话了:“队长,他只是腿受了轻伤,留在这里他会死的。”

“不行,水生留下,其余的人出发!”长孙的口气很坚决。

“这一路都是他照顾我,要留下把我也留下照顾他。”

小崔走到长孙面前,目光里带着乞求。

“执行命令!”长孙挥了一下手,朝鲜老乡抬起担架。

陈二楞跳了出来:“不能留下他,要走一起走,要死一起死。我们只有他会开车,我去想办法搞辆车来。”

长孙大声喝道:“他已经­不能开车了,我们要完成任务就必须留下他,如果我走不了,你们就丢下我。执行命令吧,给水生多留一些食品和水,我们走!”

“他是我的兵,你敢?”陈二楞端起卡宾枪对准长孙。

“陈营长,队长说的是对的,你把枪放下!”水生朝陈二楞喊道。

陈二楞的枪口依然对着长孙。

长孙瞪大眼睛拔出手枪:“你敢违抗命令?”

“营长,你要惹大祸了,把枪放下!”

水生的声音有些颤抖,见陈二楞一动不动,他猛然拔出一把匕首,将刀尖对准自己胸口。

陈二楞的枪慢慢放下了,他头上青筋暴跳,眼睛瞪得很圆。

长孙走到水生面前,递给他一支信号枪和一颗手榴弹。

水生明白了队长的意思,所有人都明白了长孙的意思。

崔京淑的眼睛里涌出泪水,她走过去,把自己的水壶放在水生旁边。



小分队默默前行,忽然,身后传来几声枪响。

“水生出事了!”

陈二楞从身上取下卡宾枪往回跑去。

长孙愣了一下,立即推了石蛋一把:“快,你也去!”

石蛋朝陈二楞追去。

远方传来几阵卡宾枪和苏式轮盘枪的声音,接着是手榴弹的爆炸声。

陈二楞和石蛋回来了,看到他们没有挂彩,长孙叹了一口气。


接下来的一路都是沉默,只能听到棉鞋踩到雪地上的声音和担架发出的吱嘎声。

崔京淑一个人走在最前面,本来都是水生走前面的,从她的背影看,她的心情还没有平静下来。

长孙在最后面,他的耳边还回响着石蛋的声音:“是几个韩国伪军,好像是逃兵,他们抓到了水生,我们开火了,水生拉响了手榴弹……”

护送队在一个废弃的矿洞里过夜,点了一堆篝火取暖。

所有的人都沉默着。

崔京淑的手里捏着一个志愿军胸章,那是水生的胸章,是石蛋从水生身上撕下来的。

崔京淑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她的哭声激怒了陈二楞。

陈二楞冲到长孙面前,一把抓住他的衣领:“水生是被你害死的,如果我们带着他,他就不会死,他是用手榴弹把自己炸死的,要不然我们会把他救回来,他就是用你给他的那颗手榴弹,你害死了他,你为了抬两个死人害死了一个活人,难道死人比活人还重要?!你说,你说呀!”

长孙轻轻推开了陈二楞的手,没说话,表情依然平静。

陈二楞的心情他当然明白,崔京淑的心情他也懂,此刻他不是无话可说,但在这个时候,沉默就是队长的唯一职责。

陈二楞的火气越烧越大,他再次冲到长孙面前:“是你把他留下的,是你让他去死的,现在他死了,你满意了吧,你就可以去完成抬死人的狗屁任务了吧,你是不是想早点混上一个营级待遇,死了也让我把你送回老家?你这个孙子!”

长孙还是没说话,但这次他动了拳头。

他的拳头重重地击打到陈二楞的鼻子上。

那一瞬间,他像一头暴怒的公牛或者狮子,他发疯一样地大吼一声,陈二楞的鼻子在他的吼声中流出了鲜血。

此刻,他的拳头就是他想说和要说的话,他无法再平静,他不想再说什么,但不能不做什么,他要做的就是一件事——狠狠地打陈二楞一È­,因为他心里也有要发泄的东西。

长孙的吼叫把所有人都吓呆了,连陈二楞都傻眼了。

陈二楞知道把队长惹火了,此刻,他猛然意识到自己确实说的有点过分,尤其不该骂队长是孙子,骂别人孙子和骂队长不同,谁让队长的名字叫“长孙”。

没想到,陈二楞后悔已经­来不及了,长孙的手枪柄又砸到他脸上。

这下子砸得有点没深没浅,陈二楞确实觉得队长下手太狠了,他的左脸很疼,下意识地抓起卡宾枪对准长孙。

崔京淑冲上去抱住陈二楞:“你们干什么?枪是打美国鬼子的。你动不动就拿枪对着队长,你还当过营长,你是个猪!”

陈二楞这次抓枪其实和上次不同,他纯粹是装装样子,捍卫一下面子。他是个大老粗,不懂得怎样打圆场,就是错了也不会道歉,一急就知道拿枪说话。

“要论打架,就你这个背药箱的,是个书呆子,十个八个不在我话下,告诉你我是侦察连长出身。”

陈二楞说完又转向崔京淑:“我知道你们两个好,你们……”

陈二楞本来说这番话的时候口气就不硬,他是以进为退,说到这里他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哽咽在那里。

篝火还剩下残存的一点火苗,山洞里的气温陡然下降。

然而,比寒夜更让人冷彻骨髓的是这支小分队每个人的心。



“小崔同志,这金达莱是个啥样的花?”石蛋问。

“是野花。”崔京淑说。

“山上的野花这么多,金达莱是个啥样?”

“春天开得最早的,就是它了,漫山遍野一片红彤彤的。”

“就是那个花啊,不就是我老家那山丹丹嘛?”石蛋的娃娃脸兴奋起来。

“我南下时在南方也见过这种花,那里叫映山红。”陈二楞接了一句。

长孙站了起来,往篝火里填了几根柴,他的面前晃动着火苗。

“金达莱有五个瓣,正好就是我们五个人。”

这句话似乎触动了每个人的心,大家的脸上都掠过了一丝难以察觉的感伤。

“水生死了,谁­心里不难受?他本来可以不死的,去年他受了伤,我送伤员回国的时候就认识他了。后来我第二次回安东,他的伤快好了,就在留守处等着我,非要跟我回来。我说你可以不回去了,为啥还要上前线送死?”

长孙停顿了一下,“他说他遇到了一个孩子,听说他是志愿军,天天到医院去看他。有一天,那个孩子对他说,养好了伤快点回前线杀鬼子,他听了就答应了。他回前线就是因为答应过那个孩子,说话算数。他说把鬼子打走了,那个孩子长大就不用再打仗了。他对我说,他是个孤儿,无牵无挂的,这条命就交到朝鲜了。”

长孙的眼前闪耀着飞溅的火星,每个人眼前都闪耀着火星。

长孙走到崔京淑面前,小崔手里还握着水生的胸章。

“水生住院时都是小崔照顾他,他撒不出来尿,都是小崔帮他排的,用嘴,懂吗?”

所有的人都呆呆地看着小崔。

“我知道小崔,也知道二楞的心情,但是哪个战友没感情?我们都是老兵了,我们见过的死人还少吗?打仗天天都死人,死人是最平常的事,昨天是水生,明天就是你和我!不管认识还是不认识的,都是人,都是战友,谁­死了我们心里不难过?谁要是能活到战争结束,当了英雄,一定要告诉那些孩子们,长大了再也不要来打仗,再他妈的也别发动战争。”

矿洞里的空气是凝固的,每个人的脸都涂满红晕。

他们一定都在想着关于死亡的事情,只不过每个人眼前出现的死去的战友面孔不同。

“小崔唱个歌吧,来个道拉基。”

长孙的语调变得异常和缓。

崔京淑的眼里早已含满泪水,仿佛一段忧伤的旋律:

白白的道拉基哟

长满山野,

只要挖出一两棵,

就可以装满我的小菜筐……

一个朝鲜老乡随着崔京淑的歌声跳起了朝鲜族舞,矿洞里的气氛轻松下来。

陈二楞走到跳舞的老乡面前说:“老乡,好好抬担架,这次完成任务回来,我把钱都给你。小崔,你给翻译一下啊!”

崔京淑不动声色地看着陈二楞。

那个朝鲜老乡诧异地望着他们。

“你为什么不把我的话对老乡说?”陈二楞疑惑地看着崔京淑。

“你不要再叫他朝鲜老乡,他和你们一样,也是战士。这里并不是你们的故乡,你们不理解失去家园的人心里想什么。你们为死了一个人可以打架,可以动刀动枪,你们也可以把死人抬回家乡,在你们眼里,他们只是朝鲜老百姓,是你们用钱雇来的民工。其实你们这样想是错的,他们不是为了赚钱才来帮你们的,也不是你们用枪可以逼来的,他们当你们是自己兄弟!”

朝鲜老乡的眼神有些惊慌,他一定以为崔京淑在和陈二楞吵架。

“对不起,小崔同志,我在战场上见到的死人太多了,简直都麻木了。但这几天,我想明白了很多事,水生死的那天晚上,我一直做噩梦,我现在很怕小分队再有人牺牲,我们不能再死人了,我再也不想看到有人死。”

张石蛋走到那个跳舞的老乡面前:“你叫什么名字?”

“金永浩。”崔京淑说。

“你告诉他,这次回来,让他不要再出来当民工了,谁来找也不去,给钱也不去,好好守着老婆孩子,熬到战争结束,你一定要活下去啊!”

石蛋激动地说。


十一


远处传来隐隐的炮声。

陈二楞停住了脚步,对跟上来的队长说:“又打起来了,这是美军进攻前的炮火,我们一定是在阻击。”

长孙回头望望,“美军都是机械化,进攻速度很快,搞不好我们这里都会变成敌占区。”

“队长,你还真懂行啊,我们的后勤供应不上,弹药和食品一般就够一个礼拜的。尤其是冬天,我们那棉衣棉鞋比美军的差远了,人家那是鸭绒睡袋,大皮鞋,装备也比我们轻。后来李奇微发现了我们供应不上,管我们叫礼拜攻势,我们一进攻他就后撤,到了一个礼拜,他估计我们弹药给养快用完了,他们就开始反击了。我们的两条腿跑不过美军的汽车轮子,那些打阻击的部队就惨了。”

陈二楞简直像个军事教员。

长孙回头喊了一声:“石蛋,你会不会开车?”

石蛋三步两步跑过来:“能开,我以前当警卫员时给长官开过,但和水生比肯定不行了。”

“要想办法搞到汽车,再往前到火车站,恐怕还要两天的路程。”

长孙转头对陈二楞说。

斜阳照在雪地上。

石蛋的左腿一瘸一拐的,慢慢地落在了后边。

陈二楞回头问:“腿怎么了?”

“脚崴了一下,很疼。”

陈二楞把石蛋的枪拿过来背上,又架起了石蛋的胳膊。

前面是崔京淑的背影。

再前面,长孙和三个朝鲜老乡抬着两副担架的背影。

“我发现小崔同志确实是很喜欢队长啊。”陈二楞说。

“那是啊,小崔同志原­来是人民军的卫生员,受伤掉了队,自己爬了两天两夜,被一个朝鲜老乡发现了,跑到我们医院报信,是队长把她背回来的。”

“怪不得,那队长对她还那么冷,有时还挺凶的。”

陈二楞有点为崔京淑打抱不平。

“队长这人脾气有点怪,按说小崔和队长的关系不一般,他们还干过那事儿……”

“真的?”

“那还有假?我亲眼看见的。”

“那队长就不对了,还装得假仁义干啥?”

担架停了下来,陈二楞和石蛋不说话了。

前面的山谷里传来汽车声。

陈二楞跑回来报告:“队长,是我们的人,好像是前线退下来的。”

长孙见到A兵团独立师一个参谋长,听口音都是东北老乡,老四野的。

看到老战友,长孙就不客气了,让他照顾照顾,给一辆车。

参谋长挺好说话,说请示师长。

参谋长偷偷对长孙说,部队要往后撤,美军随时会追来。有一辆弹药车轮胎瘪了,师长意思是命令把弹药搬到别的车上,把这辆车留给他们用。

有了车,长孙觉得肩上的担子卸了下来。他命令小分队先休息,好好睡一觉。

石蛋一边换轮胎,一边对陈二楞说:“这车胎是被钉子扎的。这种钉子是美军飞机扔下来的,有四个爪,扔到地上总会有一个爪朝上,车一轧上就麻烦了。”

陈二楞拿起那钉子一看就笑了:“这玩意儿我见过,以前我们用这东西对付过日本鬼子,这四爪钉就像我们老家那蒺藜,我们都叫蒺藜钉,兵工厂做这钉子的人说,古代这玩意儿就发明了,专门扎马脚的,那时候的马没有铁掌,都是赤脚大仙。”

长孙这一觉睡了五六个小时,等他醒过来,天已经­蒙蒙亮了。

他爬起来就埋怨崔京淑没叫醒他,耽误了赶路。

陈二楞顶了他一嘴:“都太累了,是我让你多睡会儿的,我们有车,明天就赶上火车了。”

石蛋往后车厢看了一眼,里面还有几箱手榴弹和子弹,他上了驾驶室。

陈二楞坐在石蛋旁边,这情景让他想起了水生。



2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