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警马车 正文 第十六章 心语

就小 收藏 2 2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48.html


从禁闭室出来后,梓寒心里一直揣着很重的疑虑。回去服了几颗安眠药,半夜也没睡着,便给吴悦琳发了几条短信,没有任何回音。只好拨打汪兢的电话。电话立刻接通了,汪兢带着浓重的睡意说,半夜了,叫魂呢?梓寒不好意思地说,实在抱歉,脑子里一直在跑火车,能出来陪我聊聊天吗?汪兢二话不说,挂上电话就出来了。围着羊毛围巾,身上裹着厚厚的夹克,嘴巴里还不停地滋滋哈哈呼着冷气。看到梓寒,一副久别重逢百感交集的样子,上来就要拥抱,被梓寒抽身躲开了。

梓寒去他肩上轻轻拍了一下,说去,也该坐下先找找感觉呀?

汪兢笑了。就手做了两个扩胸动作,然后信心百倍地坐下了。谁知在茶座里待了不到几分钟,两人就吵起来。原来汪兢以为梓寒想他,半夜找他来倾诉衷肠的,没想到她一张嘴又是马车,弄得他火冒顶梁。

我说怎么回事呢!这么长时间没理我,为了他你才打我电话,你是不是爱上姓马的了?

梓寒笑着说,你看有这个迹象吗?

汪兢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懒洋洋地说,采访者爱上被采访人,这种事情电影里常有的,用不着拿我作陪衬呀?

拿你当知己呢,梓寒委屈地说,想不到还是小肚鸡肠!

汪兢说,我就是再大度,也不能看着别人唱对手戏,三更半夜的跑来当听众……跟我说说,唱到哪一出了?

梓寒说,马车关禁闭你知道吗?

汪兢显然是知道的。因为他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惊讶。

很正常。汪兢说,在马大队长身上发生什么都很正常,这点小事也值得您半夜失眠?

梓寒说,真不像人说的话,看样子你还挺高兴的?

汪兢说,我心情好坏,都不能帮助他出来。这个鬼地方我算看透了,属于群魔乱舞之地,牛鬼蛇神当道。反正我过一个阶段就要走了,政法大学那边有个出国进修名额……我的主业是高端刑侦理论研究,在这待着也没啥用。怎么样,你跟我一起走吗?

梓寒无奈地说,案子没有眉目之前,我能回去?

汪兢盯着梓寒看了半天,然后将羊毛围巾拽下来说,你是不是对自己的定位出现了问题?案子破与不破,跟你有直接关系吗?把稿子抓紧整出来,跟上头交差就算完了。多一句少一句的有什么,还真当自己是专案组的了?

梓寒似乎有点发懵,过了一会,才缓过劲说,我是不是专案组的并不重要。马车现在一地鸡毛,身陷重围,作为他的采访者甩手走人,于情于理仗义吗?

汪兢不咸不淡地说,一人一个平台,他马车就是这个命,别人又能怎么着。你还看不出来,现在整个社会大环境就是这个样子,他还真当自己是佐罗了,吃苦还不是自找的。

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梓寒其实对汪兢挺有好感的,觉得他看问题的思路,视野总归比自己要开阔些。加上汪兢的绅士作派,时不时流露出来的小资情调,有时跟她还是蛮合拍的。偶尔有些亲昵的动作,心里也挺受用。想不到他今晚的话竟然句句不入耳,就有点后悔约他出来了。又不想跟他争论,只好闷着头猛嗑瓜子,或无滋无味,一口一口地呷着绿茶。碟子里,茶几上瞬间堆满瓜子壳,竹筐里的小吃却半点没动。中间本想说点俏皮话调节一下气氛,又怕汪兢上了劲不好招架,就囫囵咽了回去。

汪兢本来也想献殷勤的,因为话题中间隔着一个马车,搜肠刮肚地找了几句话,半空里扔过去,见对方不是嗯嗯呵呵就是基本上没有回应,也就没了兴味。没等到添第三拨茶,两个人就索然分手。

告别的时候,汪兢习惯性地伸手去揽梓寒的肩膀,却被对方有意无意地闪开了。看到梓寒衣着单薄,汪兢又忍不住把羊毛围巾扔给她。然后攥了下梓寒的手,无奈地叹了口气。第二天下午到街上办了几件事,又到局里采访过几个与材料相关的人。梓寒心里老觉得惴惴的,有点什么在那里搁着。吃过晚饭后不知不觉又来到公安局宿舍附近。看到家属院后面几栋楼的灯陆续亮起很多,蓦地想到要找一个人。本想先去肖政委家问问,一想到她姨妹的架式,又怕引起不必要的疑虑。只好拐到门岗那里打探。门岗干瘦,手里拎着警棍。他警惕地问梓寒从哪里来,找哪个。梓寒想前几次也没这么严格的盘查呢,就说了戚玲的名字。门岗说巧了,刚回来,就在前面某某号楼某某室,你运气不错,平时根本撞不上的。

梓寒喜出望外,赶紧朝戚家走去。

拉开门,女主人一看她就笑了。知道你早晚会来的,边说边将梓寒朝屋里让。梓寒诧异地问,你怎么知道的?戚玲说,满世界的人都知道你在追着马队长跟踪采访,作为他的“身边人”之一,怎么会放过我呢?梓寒听见她这么说,有点不好意思。特别是后面那句话,听起来有些扎耳。她借落座的间隙扫了戚玲一眼,发现她正忙着端茶倒水,似乎并没有特别的意思,就稍稍定了定神,用开玩笑的口气说,以前约过几次都没成功,我以为你不会欢迎我呢。

戚玲穿着绿格红花的宽松萝卜裤,棉毛套头衫,一把头发用手帕绾着胡乱甩在脑后,跟家常妇女一般无二。她将梓寒安顿下来,然后从茶几底下花花绿绿拽出一大堆东西,光瓜子就有好几种,有绿瓜子,黑瓜子,松子,葵花子,炸腰果,核桃仁啥的。也不找盘子,顺手扯了几包堆在那里,有的还特意倒出一部分在茶几上。这个细节,让梓寒感到戚玲性格粗疏的一面。她端起茶杯,慢慢顺着杯沿吹开碎茶沫,发现把手处缺了个小豁口,就想不仅是性格问题了,连日子也显出单身女人的敷衍。由于刚倒的水太烫,她只好将杯子放到茶几上,然后静静地坐在那里,看着对方忙碌。

戚玲却不觉,依旧在那里风风火火地张罗着。她的手指头比较粗,属于那种竹节手,不像是柔弱女人的。梓寒随手捻起几粒瓜子,放到嘴里嗑着,发现有股子哈味。也不再拘束,就说戚姐,你这些瓜子搁了好久吧?怎么不放到冰箱保鲜室里呢。

戚玲哈哈大笑,说你真厉害,这还是三个月前同学来玩,在门口超市买的,我这整天忙得屁股不沾板凳,哪有闲心嗑那玩意儿!

几句话对下来,梓寒心情大好。她突然觉得,这是个很容易对话的女人。作为记者,她见过太多顾虑重重欲言又止的被采访者,很多时候,她只能凭着职业本能从无数不着边际的对话里剥离出对自己有用的东西,今天所有外在的枝蔓似乎都省略了。

果然,一切前奏过后,戚玲一屁股坐到沙发上,笑嘻嘻看着梓寒说,没照面,是因为时间老不凑巧,材料写到哪搭了?

梓寒摇了摇头说,很难写。这段时间又采访过几个人……手头掌握的材料太抽象,大家好像都说不出什么来。

戚玲说,很正常。中国的英雄模范,故事可能千差万别,但有一点却是相同的,那就是整到字面上一律成了空心人……六亲不认不讲,还没有人情味;跟自己的老子满口大道理,整得跟领导做工作报告似的,那才叫语不惊人死不休呢!再不就是本人或家里啥人得了绝症,这不明摆着咒人家嘛,你可不能这样子搞我们马队呀!

梓寒被她逗笑了。说没那么严重,只是想写得更生动也难呢。

戚玲说,你跟踪采访也好,避免总在会议室里听那些大话套话,但下基层短时间很难奏效,有时候人家还会嫌你碍手绊脚的。

梓寒听到她这样说,联想到近日来搜集材料的种种不易,对戚玲的好感又增加了几分。

戚玲咕咚咕咚灌了半杯茶,然后将嘴巴抹了抹说,想听什么呢?敞开来问吧!然后坐在那里很专注的望着梓寒,等她开口。

梓寒揣了一肚子话,经她这么一说,反而不好意思张嘴了。

戚玲见她不说话,就主动讲起来。谈话主要是围绕马车进行的。她说话很直爽,从不避绕什么,到激烈处再伴之手舞足蹈,使整个谈话显得生动有趣,不知不觉就过去很久。

梓寒暗自庆幸自己把手提电脑带过来了。我跟车子是真正的生死之交。从农村招合同制民警那年,本来我要进供销社的。路上碰到车子跟一帮人去考公安,听说还有制服,就跟着去了。那年几个村报名的有三十多,最后就考了我们俩。都分到乡下派出所,一干就是七八年。后来先后调到刑警队,本来可以成一对的,可阴差阳错,马车娶了朱桂芬。车子是火爆脾气,他老婆是犟筋头,在队里,经常看到他两口子吵架,院子里隔三差五就要看一回戏。我个人的婚姻一直不如意,秉性不合是其中一个原因。原本素不相识的两个人,硬鼓捣到一起,真正过好的能有几个?反倒是没那张纸,男人跟女人处起来就容易多了。车子是顺毛驴,捋顺了一百样听话,弄不好就撂蹄子,朱桂芬是撞倒南山不回头的主,结婚十几年也没摸透男人的脾气。偏偏车子见了我跟猫似的,挺闷的一个人,满嘴跑俏皮话儿。队里就说前世我们应该是夫妻。说得多了,两人也就笑一笑,都不吭声。

我调来时马车已经是刑警队副队长了。由于工作忙,有时候在乡下一蹲就是几个月。老婆又没正式工作,顾孩子顾不上他。经常穿得跟打铁匠似的。我看不过,有时洗衣服就帮他捎带着拾掇一下。久而久之,车子好像习惯了。下了班不往家里跑,在队里躲着打牌。问急了,就说回家怕吵架,未知真假。这些年,我其实是看着车子一步步熬过来的。那次到临水抓犯罪嫌疑人,将罪犯堵到屋子里,人家在暗处,马车在明处,上去一酒瓶,就从腿上蹭了一下。当时没在意,结果后来化脓了。大夏天,车子挽着满是血渍的裤管在队里走来走去。我就纳闷了。这家里没女人吗?一问吵架没顾得上换。车子为事业忙,女人为糊口忙,理由都很充分。有时晚上从乡下赶回来,队友都去饭店小聚,马车急匆匆赶回家里。那时候他老婆也从街上刚收摊,只能忍着腰酸背痛胡乱对付点吃的,一闻全是馊味,车子火了,将碗哗啦一推摔门而出,身后则是指天挖地的数落。

车子拖着两腿在大街上乱走,碰到我。我从市场上刚转回来,拎着一堆刚买的生熟食,还有一条尾巴乱摆的大青鱼。一看他的狼狈相,就知道怎么回事了,到我那去吧,我说,炖鱼头豆腐给你吃。车子犹豫了一下,忍住腹中的饥饿说,合适吗?我说我不会杀鱼,就算请你帮忙啦。没等再吭声,就把他拽走了。

到了家里,我将鱼倒到盆里,也不搭理他,就挽着袖子去洗菜。车子站在那里,走坐不是,只好帮着杀鱼。开膛破肚,下锅,炖上。等锅里冒了圆气,心里依旧惴惴的,思忖着要不要坐下来吃这顿饭。我猜这个时候他的大脑和肠胃分成两个阵营,理智一再命令自己离开,肠胃却疯狂地抗议,搞得他生生像被扯开一样。我把鱼头豆腐端上桌子说,多大事儿?不就一顿饭嘛!吃了这顿,你就不是马车了?车子这人有个毛病,就怕激将法,一激就蹦。本来想走的,循着话音,反而一屁股坐下了。我又加了几个配菜,还开了一瓶酒。车子变得少有的乖觉,几杯酒下肚,一口菜没吃,却抱着脑袋哇哇哭起来。我由着他哭去。知道他需要释放。这是个缺少呵护的男人,从头面到身心,都长期处在重压状态。哭够了,车子挣扎着要离开。我劝他吃点东西,勉强喝了几口汤,就走了,还是心里没底。

那个阶段,正是车子内外交困最严重的时候,在他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我的关照给了他很大安慰。端汤送水的事多了,队里就有闲言。肖政委听说后,旁敲侧击地提醒过他,被他噎得翻白眼。说老子行得正坐得直,又没做什么出格事,操闲心的纯属胡扯淡!政委看他烟熏火燎的样子,语重心长地说,老同学,后院不能起火啊。戚玲谈了很多。她说话又急又快,声音高低错落,梓寒有时候甚至跟不上速度。手底下不断出现跳字,错字,也顾不上修改了,一路跟着敲下去。正敲得起劲,荧屏倏地暗下来,窗口画面消失了。等换过电池,戚玲从瓶子里倒出一堆山核桃,说歇会儿,然后让她用小锤子砸着吃。梓寒砸了几颗,蛮费力的,口感也不怎么好。就停下来,微笑地看着戚玲,催她继续说下去。

戚玲剥着核桃,依旧沉浸在叙述里。她说生活上的事都是鸡毛蒜皮,真正让他们走得近的,其实是长期日积月累的破案生涯。那种看不到白天黑夜的摸索,多少回面对生死的考验,悬崖上眼看要掉下去的互相帮衬,那种你拽着我,我扶着你的跋涉,绝望里的煎熬和挣扎;每一起案子破获中面对的多重压力,上级,亲友,社会的不理解,身处绝境时那份气若游丝的苦撑,破案后抱在一起毫无顾忌的痛哭,大笑和狂欢,让他们在失败的边缘一次次体验事业的甘苦。她真的把他当成自己的男人了。为他笑,为他叫,为他跳,为他担惊受怕,为他的化险为夷欣喜若狂。在人欲横流的当下,这种历经二十多年结成的生死链条,其实早就超越世俗成为融到骨头缝里的东西了。这些年里,他们也不是没有机会做那种事,但从没朝那方面想过。说出来人们都不会相信,不信又怎样呢?未必投脾气的人都得上床。上床的反倒人心隔肚皮呢!朱桂芬是个苦命的女人。她不能对不起她。可他的男人,那个叫马车的刑警队长,本不应该是这个样子啊!

说到这里,戚玲突然流泪了。她淌眼泪的样子亦非那种小女人,而是痛痛快快的,毫无顾忌,连擤带擦。茶几旁边的废物篓里不一会就扔满纸团。她用了一个多小时讲完十几年,讲述了自己的半辈子,让梓寒心里涌起深深的感动。戚玲说了那么多,都没有此刻脸上的泪水那么打动她。这个女强人,拽着自己在漫长的丛林里穿行,时而山重水复,时而柳暗花明,让人的心时而揪着,时而狂跳。现在,她终于要说到那件事了。那是一个结。由于此前目睹朱桂芬太多的不容易,让她在写马车时遇到严重的障碍,即使肖志博,都没能将她的疑虑完全打消,现在,作为当事人之一,戚玲终于发言了。

听完上面所有的,梓寒倒觉得戚玲什么都不用说了。如果是她,这么多年跟马车风雨同舟,她不敢断定自己是否成为戚玲。甚至戚玲做的,她未必能做到。还有朱桂芬,这些好女人,从来不为自己着想的女人,为什么殊途同归,都这么坎坷呢?那天摔下悬崖的时候,我以为他死了。伤得很重,要不是他用膀子托我一下,可能伤得更重。我们躺在悬崖下面,一开始是在两个地方,后来他拼命朝我爬过来,第一句话,问我是不是还活着。我说你在咒我哩。他笑了,血从半边脸流下来,怪吓人的。我们相互帮衬着作了包扎。车摔坏了,根本无法开上去。走开后又怕被人偷走,一台车好十几万,只能待在那里守着。这时候风从山谷里吹过来,像刀子似的割在脸上。夜晚的山谷温度低,他让我走,我不走,我让他走,他也不走,只好偎在车轱辘旁边避风,等着局里派人来救援。那些嚼舌头根子的,也不想想,天寒地冻两个半死的人,哪里还有那份心思……唉,文人写的那些情到极处山崩地裂的感受,净是唬人的。他伤在膀子上,我将警服大衣蒙在他的半边身子上。不一会就看他睡得昏昏沉沉的,哪里还像个男人,完全是个长期没人呵护的野孩子。朱桂芬是苦,可她这么多年吃穿都很敷衍,顾不上是一回事,更多还是性格上不合拍吧。我离异后没再婚,是自己主动的选择,这里头有没有车子的因素呢?谁也说不清楚。

那次省厅来人找我谈话,我该说的都说了。我说情况就是这样,没那码子事。如果你们真要定罪,就处分我吧。每年评选先进的时候,我都在嘉奖的行列,今年不知为什么,莫名其妙被取消了资格。本来想去找领导,后来想想算了。车子因为搞这个案子,面临的阻力是常人无法想像的,局里意见又始终不统一,不能再给他添乱子了。梓寒定定地望着戚玲,回味着马车的另一个版本。不,应该说是戚玲跟马车共同的版本。觉得生活真是既奇妙又不可思议。那天太晚了,戚玲没有让她回去。在她临时支起的,铺盖都很简陋的行军床上,两个单身女人一起谈至夜深。她们像一对多年不见的老朋友,探讨了许多关于男人的话题。中间甚至提到吴悦琳,还有她的老公赵京炜。直至下弦月从天边坠下去,仍旧在絮絮地说着话。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