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唐宋散文八大家》读后记[五.一][蓝剑军团]

巴夫 收藏 10 1514
导读: 《唐宋散文八大家》读后记 所谓唐宋散文八大家,是指唐朝的韩愈、柳宗元,宋朝的欧阳修、苏洵、苏轼、苏辙、王安石、曾巩。这一称谓始于明初朱右选辑上述八人文章,题名为《八先生文集》。明代中期,唐顺之纂集《文编》所选文章仅限于上述八人,渐后茅坤本朱右、唐顺之之说,选集《唐宋八大家文钞》,唐宋散文八大家之说亦成定论。 《唐宋散文八大家》为中国古典名著系列丛书之一,所辑文章六十篇(实则五十九篇),韩愈十一篇,柳宗元七篇,欧阳修五篇,苏洵六篇,苏轼十五篇,苏辙五篇,曾巩五篇,王安石五篇


《唐宋散文八大家》读后记


所谓唐宋散文八大家,是指唐朝的韩愈、柳宗元,宋朝的欧阳修苏洵、苏轼、苏辙、王安石、曾巩。这一称谓始于明初朱右选辑上述八人文章,题名为《八先生文集》。明代中期,唐顺之纂集《文编》所选文章仅限于上述八人,渐后茅坤本朱右、唐顺之之说,选集《唐宋八大家文钞》,唐宋散文八大家之说亦成定论。

《唐宋散文八大家》为中国古典名著系列丛书之一,所辑文章六十篇(实则五十九篇),韩愈十一篇,柳宗元七篇,欧阳修五篇,苏洵六篇,苏轼十五篇,苏辙五篇,曾巩五篇,王安石五篇。

韩愈文章,雄奇奔放,“如长江秋波,千里一道,冲飚激浪,瀚流不滞。”语言简练准确,鲜明生动,既创造性运用古语又善于吸纳时代口语,语句新鲜,句构灵活,读之如饮甘露如品酲醇。如《送李愿归盘谷序》中“穷居而闲处,升高而望远,坐茂树以终日,濯清泉以自洁。采于山,美可茹;钓于水,鲜可食;起居无时,惟适之安。与其有誉于前,孰若无毁于其后;与其有乐于身,孰若无忧于其心。车服不维,刀锯不加,理乱不知,黜陟不闻,大丈夫不遇于时者之所为也,我则行之。伺候于公卿之门,奔走于形势之途,足将进而趑趄,口将言而嗫嚅,处秽污而不羞,触刑辟而诛戮,侥幸于万一,老死而后止者,其于为人贤不肖何如也。”《送孟东野序》:“大凡物不得其平则鸣。草木之无声,风挠之鸣;水之无声,风荡之鸣。其跃也或激之,其趋也或梗之,其沸也或炙之;金石之无声,或激之鸣。人之于言也亦然:有不得已者而后言,其歌也有思,其哭也有怀,凡出乎口而为声者,其皆有弗平者乎!乐也者,郁于中而泄于外者也;择其善鸣者而假之鸣,金石丝竹匏土革木八者,物之善鸣者也。维天下于时也亦然,择其善鸣者而假之鸣。是故以鸟鸣春,以雷鸣夏。已虫鸣秋,以风鸣冬,四时之相推夺,其必有其不得其平者乎。其于人者亦然。人声之精者为言,文辞之于言,又其精也,尤择其善鸣者而假之鸣。”《师说》“古之学者必有师。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人非生而知之者,孰能无惑?惑而不从师,其为惑者终不解矣。生乎吾前,其闻道也故先乎吾。吾从而师之;生乎吾后,其闻道也亦先乎吾,吾从而师之;吾师道也,夫庸知其年之先后生于吾乎?是故无贵无贱,无长无少,道之所存,师之所存也。”《进学解》“国子先生晨入太学,招诸生立馆下,诲之曰:业精于勤荒于嬉,行成于思毁于随。方今圣贤相逢,治具毕张,拔去凶邪,登崇俊良。占小善者率已录,名一艺者无不庸。爬罗剔抉,刮垢磨光。盖有幸而获选,孰云多而不扬。诸生业患不能精,无患有司不能明;行患不能成,无患有司之不公。”千古名句,精当不可移动半句。就此篇中就有“爬罗剔抉”“刮垢磨光”“细大不捐”“焚膏继晷”“补苴罅漏”“含英咀华”“跋前踬后”“动辄得咎”“头童齿豁”等成为成语流传千古。《论佛骨表》立论精当,论据充分,议论宏阔,结论让人信服。“事佛求福,乃更得祸。由此观之:佛不足事,亦可知矣。”在《柳子厚墓志铭》“今夫平居里巷相摹悦,酒食游戏相征逐,诩诩强笑语以相取下,握手出肺肝相示,指天日涕泣,誓生死不相背负,真若可信。一旦临小利害,仅如毛发比,反眼若不相识;落陷阱,不一引手救,反挤之而又下石焉,皆是也。”针砭社会百态,市井炎凉,入木三分,穷骨尽相。《杂说四》不到一百五十字,一个完整的故事流传千古,而伯乐相马更成为识才用才的圭臬。“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策之不以其道,食之不能尽其材,鸣之而不能通其意。执策而临之曰:‘天下无马’。呜乎!其真无马耶?其真不知马也!”

柳宗元,字子厚,河东,今山西永济县人,二十一岁登进士,三十一岁为监察御史里行,四十七岁死于柳州被贬任上。柳宗元一生创作十分丰富,真实反映了社会生活许多重要方面。贬官柳州以后,作品采用寓意形式,讽刺当时的腐败社会和政治。传记散文多取材被侮辱被损害的下层人物。《种树郭橐驼》“橐驼非能使木寿且孳也,能顺木之天,以致其性焉尔。”“苟有能反是者 ,则有爱之太恩,忧之太勤,旦视而暮抚,已去而复顾。甚者爪其肤以验其生枯,摇其本以观其疏密,而木之性日离矣。虽曰爱之,其实害之,虽曰忧之,其实仇之,故不我若也。吾又何能为哉!”揭示了种树要顺其自然本性,就养人术而言亦是也,依本性顺自然恬适身心,减少外界干扰让其自由生长。柳宗元散文最著名的是山水游记,抒写了他的不幸遭遇更表达了对现实的不满,既得到了精神安慰,又为后代留下了脍炙人口的名篇。《始得西山宴游记》为永州八记之一,“其隙也,则施施而行,漫漫而游。”写西山之景:“其高下之势,岈然洼然,若垤若隙。尺寸千里,攒蹙积累,摸得遁隐。萦青缭白,外与天际,四望如一。然后知是山之特立,不与陪嵝为类,悠悠乎与颢气俱,而莫得其涯:洋洋乎与造物者游,而不知其所穷。引觞满酌,颓然而醉,不知日之入。苍然暮色,自远而至,至无所见,而犹不欲归。心凝形释,与万物冥化。”誉己志在山外不与丑类同。《钴姆潭西小丘记》:“铲刈秽草,伐去恶木,烈火而焚之,嘉木立,美竹露,奇石显,由其中以望,则山之高,云之浮,溪之流,鸟兽之遨游,举熙熙然回巧献技,以效兹丘之下,枕席而卧,则清泠之状与目谋,营营之声与耳谋,悠然而虚者与神谋,渊然而静者与心谋。”“噫,以兹丘之胜,致之沣、镐、鄠 杜,则贵游之士争买者,日增千金而不可得。今弃是州也,农夫渔父过而陋之,贾四百,连岁不能售。”抒写自己怀才不遇之处境。《至小丘西小石潭记》:“隔篁竹,闻水声,如鸣佩环,心乐之。伐竹取道,下见小潭,水尤清冽,全石以为底,近岸卷石底以出,为坻为屿,为堪为岩。青树翠蔓,蒙络摇缀,参差披拂。潭中鱼可百许头,皆若空游无所依。日光下澈,影布石上,怡然不动,憷尔远逝,往来翕忽,似与游者相乐。”抒写与大自然的亲近,沉醉于人与自然之乐之中,并借山水之乐发泄自己心中的苦闷,表达“凄神寒骨,悄然幽邃”之感。《捕蛇者说》阐明一个道理“苛政猛于虎!”“苛政毒于蛇!”捕蛇者那悲伤无奈的口气,读来让人心酸下泪:“盖一岁之犯死者二焉,其余则熙熙而乐,岂若吾乡邻之旦旦有是哉!今虽死乎此,比吾乡邻之死则已后矣,又安敢毒矣!”

欧阳修字永叔,江西人,四岁丧父,母划地教子,二十四岁中进士,逐步成为高官和文坛领袖。他的散文,无论状景写物,叙事怀人,都摇曳多姿,委婉含蓄有如澄净潋滟的陂塘。《朋党论》是欧阳修为反击保守派对范仲淹等革新派的打压而作,语言犀利,观点分明,充满了政治火药味和社会经验。“臣闻朋党之说,自古有之。“大凡君子与君子以同道为朋,小人与小人以同利为朋。此自然之理也!”我过去以为在社会上“既不结死党也不结死仇”是最好的适应社会生活的法则,在大半辈子的生涯中实则是一个失败的教训。“朋”有真伪之分,高下之别。志同道合者为真朋,因利苟合者为伪朋。君子之朋,所守者道义,所行者忠信,所惜者名节。以之修身,则同道而相益;以之事国,则同心而共济,始终如一。但事实是在现实社会中,一切都是以利益而划分的,没有没有利益关系的朋党。这种利益既可以体现在政治方面的利益也可以体现在经济方面的利益,而政治利益是最大的经济利益,所谓志同道合不过是披上了迷彩服的利益而已。一个人的生活不可能脱离具体的环境,脱离开自己的小社会,而在小环境中不可避免地要与具体的人和事接触,而在接触中就有了亲疏之分,这就无形之中形成了朋友圈子,这是不可避免的社会现象,想超脱避免是不可能的事情。《醉翁亭记》是欧阳修的名篇,呤诵全篇如饮醇酒如吸甘露,如久渴之饮清泉,苦寒之入母怀,夏日之沐春风,饥饿之得奶酪。字字如珍珠,句句如玉串,损一字不达其意,增一字破坏其景。其情属欧阳修,其乐属欧阳修 ,而其文亦属欧阳修矣,非他莫属,非他莫能!这也是他自鸣得意之处,“醉能同其乐,醒能述其文者,太守也。太守谓谁?庐陵欧阳修也。”《与高司谏书》体现了欧阳修的另外一种性格。在我的印象中欧阳修是一个谦谦君子,事不红脸话不高声,言不失和行不逾规。而在与高司谏的书中言辞犀利,直言表白,不饶弯路不留余地。“今者推其实迹而较之,然后决知足下非君子也。”“今足下家有老母,身惜官位,惧饥寒而顾利禄,不敢一忤臣相以近刑祸,此乃庸人之常情,不过作一不才谏官尔。”“足下在其位而不言,便当去之,无妨他人堪其任者也。作日安道贬官,师鲁待醉,足下尤能以面目见士大夫,出入朝中称谏官,是足下不复知人间有羞耻事耳!”《秋声赋》既是对事物理性之认识,也是对人生之感叹,一问一答借题发挥,“秋声”既是借题发挥之对象,又是描写议论之对象。“此秋声也,胡为而来哉?盖乎秋之为状也,其色惨淡,烟霏云敛;其容清明,天高日晶;其气栗冽,砭人肌骨;其意萧条,山川寂寥。故其为声也,凄凄切切,呼号愤发。丰草绿缛而争茂,佳木葱茏而可悦;草拂之而色变,木遭着而叶脱;其所以摧败零落者,乃其一气之余烈。”“嗟乎!草木无情,有时飘零;人为动物,惟物之灵。百忧感其心,万事劳其形。有动于中,必摇其精。而况思其力之所不及,忧其志所不能,宜其渥然丹者为槁木,黟然黑者为星星。奈何以非金石之质,俗与草木而争荣?念谁为之戕贼,亦何恨乎秋声。”《六一居士传》既有人生之旷达又有人生之无奈,老思亦壮,暮而生哀,借物言志依物传情。“居士曰:‘吾家藏书一万卷,集录三代以来金石遗文一千卷,有琴一张,有棋一局,而常置酒一壶’” “客曰:‘是为五一尔,奈何?’”“居士曰:‘以吾一翁,老于此五物之间,是岂不为六一乎?’”乐在其中,“泰山在前而不见,疾雷破柱而比惊”!这是何等的专注挚着!这种精神正是我今天应该具备和学习的。吾老矣!一生蹉跎件事无成,心虽在天山之外九霄之上,而身处泥沼之中 。虽有余力而居闲处废,虽有羡渔之情而无结网之具,悲乎!岁月无情时不我待,自寻其乐顺天由人!学醉翁之文章,追醉翁之仙踪,得居士之意趣,消磨吾生之余年。

“人生有娇子,莫过是苏洵。”苏洵,眉山人,号老泉,是苏轼,苏辙的父亲,流芳千古的“三苏”之一,相传二十七岁始发奋读书,专力古文写作,“不为空言,而期于有用。”在文学史中无专章,但依然不能淹没他在中国历史长河中的身影。《六国论》在我国历史上第一次提出了秦灭六国的个人看法,总结了历史教训,是中华民族智慧的结晶。《名二子说》数十字,说明了苏轼苏辙名字的由来。“轮辐盖轸,皆有职乎车,而轼独若无所为者;虽然,去轼则吾未见其为完车也。轼乎,吾惧汝之不外饰也。天下之车莫不由辙,而言车之功。辙不与焉;虽然,车仆马毙,而患不及辙,是辙者善处乎祸福之间。辙乎,吾知免矣。”体现出父亲的殷切之情,博大胸怀寓于数字之中。

苏轼二十岁已经“博通经史,属文日数千言”,二十一岁中进士,后丁父母忧,熙宁三年(1069)年回到京都,因反对王安石的变法外放杭州、徐州等地。苏轼的散文一是议论性,二是记叙性,前者多政论和史论,后者多随笔,短札,包罗万象。《刑赏忠厚之至论》、《留侯论》、《贾宜论》等属前者,《喜雨亭记》、《超然台记》、《前赤壁赋》、《后赤壁赋》等属于后者。《前赤壁赋》既写朋友相游之快乐,又感叹人生无常之短暂。“壬戌之秋,七月既望,苏子与客泛舟游于赤壁之下。清风徐来,水波不兴。……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浩浩乎如冯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飘飘乎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


本文内容于 2010-5-13 8:26:51 被巴夫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