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勇军 第十章逃亡 第十四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02.html



穿着汉奸的衣服总是有点好处,路上可以正常的住店吃饭休息,不过麻烦的是刚被鬼子击败的吉林自卫军的兄弟们可拿张三他们真当汉奸。此时伪满政权还在筹备,伪军也没变更名字,还自称自己是东北军剿匪军什么的,服装跟九一八事变前也没啥分别,这也给张三找来不少麻烦,鬼子和汉奸以为他们是冯占海的部下,而抗日武装怀疑他们是投靠了鬼子的伪东北军。

张三正骑着战马赶路,路上忽然窜出十几匹马,马上的人端着枪喊,“站住,不站住就开枪了。”穿着东北军制服的士兵大声喊道,张三急忙把马停下来,他也不知道对面什么人,小股部队鬼子也不配备顾问,他们是汉奸呢还是抗日武装,张三仔细一看这些人制服破旧穿着不整齐,脸上还带着菜色,就猜测出他们是被打散的爱国东北军,张三客气的作揖问:“各位好汉的那位将军的部下,是丁超将军还是李杜将军,要么就是冯占海将军,我部跟诸位将军一起战斗过,我们是混成旅的,哈尔滨没丢之前是冯将军请我们去参加的吉林自卫军,现在各部都打散了,怎么谁也不认识谁了。”

拦路的一听张三说的有点印象,有个兵问:“是张道远旅么?”

“当然是呀,我们也被打散了,我出来单独执行点任务,各位给个方便。”张三说话很客气,路上的十几个骑兵把道路让开,张三带着随从小六继续赶路,这样的情况多了去了,只是对方想抓活的所以不提前开枪,要遇个愣头青吓打一气,张道远就见不到张三回来了。


经过几点的奔波张三终于追上了队伍,混成旅残部现在离开黑龙江进入吉林东部,因为冯占海部开始向日军发动小规模反击吸引了很多日伪军,所以混成旅南下受到的阻力小了很多,吉林省内也是到处是抗日武装,张道远带着部队拉着大炮所过之处的小股武装都对他们刮目相看,小股武装都对他们刮目相看,平射炮野战炮迫击炮,谁有这么全套的火力配置呢,还有重机枪营在队伍里,很多抗日武装都没见过这么多机枪,张道远安全的走过兵力空虚的吉林。

部队一进入辽宁又走不动了,弹药和粮食依旧缺乏,虽然已经是春天可野外也没什么能吃的东西,这么多人打猎是在太浪费子弹又暴露目标。在无人居住的树林里张道远让部队扎营休息,现在张三也回来了,大家可以议一下派谁去解决补给问题。

东方海坐在旅部会议上抢先发言,“旅长派我出去吧。”

“你有什么好办法?”张道远问。

“还是老一套么,您可以出去征粮杀汉奸,养着我们这么多弟兄不用干嘛,这些小事比打仗容易做,还是我们去吧。”东方海觉得没打仗没意思,出去征粮也能枪毙几个汉奸过瘾,还是自己去的好,张释信说:“我怕你们带着队伍出去乱来,不该杀的杀了怎么办,得罪了普通百姓不是加速让他们投靠鬼子么,我看这次该我出去了,你们那个功夫比我好呀,我可以不开枪不伤人就把钱拿到,你们拿钱出去卖粮就是。”

张三说:“我让骑兵待命,随时准备帮助取粮。”

“不用你去,我跟旅长一样,一个人去,让维持会的混蛋自己押送粮草给我们用。”张释信觉得自己这两下也不含糊,应该做的十分顺利,张道远想自己出去,不过张释信也有本事,让他也出去锻炼一下,他也需要活动一下筋骨,现在不是行军就是宿营,练功时间都没有,就让他用实战锻炼一下。

“还是释信去吧,你们好好休息,没事别乱动,肚子里就那点东西,你乱跑的饿了怎么办,现在粮食这么缺乏,大家都别浪费体力,战马也别动,每天按时喂水喂草,除了弄粮食的事情,还有你们做的,东方海、张三,你们派人四下侦察,看看那有敌人的补给站,我们急需补充子弹,另外帮我打听一下,那里有鬼子的75山炮,我们的野战炮太老太笨,应该补充点新东西,免得行军时候笨重的炮总陷在坑里。”张道远对一吨重的三八野战炮失去了兴趣,这东西炮弹没几个了,炮太累人,要是能轻便点就好了。

“这就派人去侦察,我亲自带队。”张三这次打算亲自弄炮去,轻便的山炮他也见过,鬼子部队里多得是,估计也给伪军补充了,伪军里有沈阳兵工厂生产的仿制75山炮,这也是伪军除了迫击炮外最常见的火炮。

东方海好容易捞着机会派人出去,他先积极的换上平民衣服第一波出去侦察,义勇军混成旅主力呆在营地不动,步兵骑兵营派出精干的侦察组去四下侦察,要弄清楚敌人的位置和数量,敌人的补给站的位置,弹药类型也要弄清楚,不过出去侦察的官兵都拿着钱,侦察时候半路上还能找个酒家放松一下,只要不出事就好。

离开军营的东方海很快侦察到一个小客栈,客栈不再村镇里,就在路边,赶路人要是来不及投宿在村镇里就可以住在这里,省的露宿野外,东方海带着一个化装的士兵走了进去,先要了点酒菜,然后慢慢坐下来喝茶等着上菜,客栈的生意因为战争的原因不怎么好,伪军没事还来骚扰他们,好容易来了顾客老板还是很高兴,东方海也大方,饭还没吃就先给了钱,让老板很愉快的领着伙计准备酒菜。

“您尝尝这酒,这可是我们从关外买来的二锅头,从北平买来的。”老板把酒和凉菜摆上,东方海不计较是那个地方的酒,只要够劲就可以,他拿着筷子吃了口花生米又品尝了酱牛肉然后端起碗大口喝酒,二锅头他第一次喝感觉还凑合,算不上软绵绵但跟家乡的烧刀子差远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